69书吧 > 香惑天下1残皇,妃要你不可 > 206 206.物色一个合适的官家小姐,指给老七做侍妾吧

206 206.物色一个合适的官家小姐,指给老七做侍妾吧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老七的那个媳妇……”

    皇帝略一沉思:“那丫头我觉得挺懂事的,至少是比玉莹要懂事些,也低调,应该,不是你说的那样。”

    “皇上——”

    孟澜衣娇嗔道:“也不是臣妾要对七王妃有什么看法,我与她本又不认识,只是凭自己的感觉说几句话,这也不行么——”

    她微嘟着嘴转了头,皇帝立即将她扳过来,笑着宠溺道:“好好好,你想说什么便说,在朕面前,你都无需顾忌,朕听着。偿”

    说着,他在她唇上亲了一下。

    孟澜衣这才比较满意,任皇帝搂在怀里,又重新道:“皇上说的没有错,但是单从这一次的事情来讲,臣妾觉得太子妃便更对皇上您这个长辈上心些,人总是有犯错糊涂的时候,太子妃之前时,但相信她会知错就改。撄”

    “可是七王妃呢,大家都觉得她懂事得体,现在却慢慢开始变得傲慢无礼,且不说她当时说的那些对皇上不尊重的话,臣妾看她对臣妾的态度,好像也是没有怎么把臣妾放在眼中,或许,她并不承认我这个出身卑微,没有背景的贵妃……”

    说着这话的时候,孟澜衣的脸低下,垂着眸轻抿着唇,一副委屈失落的模样。

    皇帝看着心疼,哪里还顾得上什么,赶紧安慰道:“怎么会这么想,你在朕的眼中就是最好的,别人的想法无须在意。”

    孟澜衣是从广元郡的画舫之上带回,孑然一身,父母皆已过世,没有任何亲人,跟按照宫规选秀而来的那些官吏千金完全不一样。

    “臣妾幸得皇上宠爱,可是臣妾也知,这贵妃的身份确实是让人说闲话……”

    皇帝只觉得她是在自卑,而他现在心里只有她,哪里看得她这样委屈失落的模样。

    将她搂在怀里宽慰:“别多想,朕想给谁什么,便给了,任何人都不敢说什么,你也无需有负担。至于老七的媳妇,你也不必太在意,若真的不喜欢她,不见便是了。”

    此刻的皇帝,已经被美人迷了心,哪里还有什么判断力。

    而且,这些在他看来都不是什么大事,若是宫内没有一些勾心斗角的事情,倒是不正常了,他只是想安抚身边的这个女人,毕竟,现在他的心确实在她身上。

    “这怎么行,她是七王爷的王妃,只要入宫,与臣妾自然不会不相见。”

    “那爱妃要如何才好?”

    看着身前美人胸口那如雪凝脂的肌肤,皇帝忍不住低下头,亲吻着。

    孟澜衣没有反应,依然微蹙眉。

    “既然爱妃不喜欢她,那以后尽量不让她入宫了,可好?”

    皇帝此刻只想一亲芳泽,却一直没有得到回应,不得不讨好。

    “皇上,皇子们向来身边多有服侍的人,太子身边也有侍妾,可是七王爷身体不好,身边却一直只有一个七王妃,怕是照顾不好七王爷呢。”

    孟澜衣突然又道。

    皇帝稍一沉思:“老七向来性格内敛不多话,这个朕倒是考虑不多。”

    “那不如皇上给七王爷指一个侍妾,也好分担着替七王妃照顾七王爷,毕竟七王妃是镇国将军千金,怕是金枝玉叶也不会照顾人。”

    皇帝沉思着她的话,孟澜衣悄悄睨着皇帝的脸色,对于皇帝的态度也不是太有底。

    “嗯,你想的很周到,朕倒是疏忽了,老七这人性子清淡,不喜与人过于亲近,倒是让朕忘了这一桩。还是爱妃善解人意——”

    皇帝伸手捏上她的小脸,宠溺道:“过两日,让他们物色一个合适的官家小姐,便指给老七做侍妾吧。”

    “现在爱妃可满意了?”

    说了好一会关于别人的事,皇帝软香在怀早就已经忍不住,这会便直接亲上那娇嫩的唇,抱着她倒入龙榻之中。

    孟澜衣躺在床榻里,目光楚楚地望着俯身在她之上的男人,那惹人爱怜的神色,没有男人能够抵挡。

    皇帝低头去亲她,手抚上那纱衣缚胸上,握着那柔软饱满,揉捏。

    她轻喘一声,便让身上的男人更多几分欲`望,下腹一热,身子紧贴着她的,压着。

    她的身子扭动了动,紧紧相贴的地方便磨蹭起来,皇帝低沉地深呼吸,吻上她凝脂一样的胸间。

    她动手将他的腰间的玉带解开,明黄的龙袍也褪下。

    而她的纱衣也已经松开,缚胸的纱褪去,整个人呼吸更顺畅,便搂着这最尊贵的男人的腰,让他索求。

    皇帝热切地亲吻落在她的胸口,心上,她的丰满被温热的大掌覆盖,身子轻颤。

    身子已经有了反应,是自己太寂寞了么,她发现,她爱上这男人触碰她身体的感觉,因为他对她很怜惜……

    身上的男人却突然停了动作,她疑惑地睁开眼,看到他的脸色有些不对。

    “皇上——”

    皇帝的神色有些痛苦,她立刻将他扶躺进床里,关切问:“怎么了,是不是哪儿不适——”

    他呼吸有些重,望着她,“朕……”

    他似乎有什么说不出口,孟澜衣愣了一瞬,却像是突然明白了什么。

    “皇上操劳国事,身体当然会吃不消。”

    她一个翻身虚跨坐上他身上,俯身,主动去亲吻他的喉结,允`吸着,他的呼吸便更粗重,紧紧扣着她的腰。

    “就让臣妾,来好好侍奉皇上……”

    亲吻着男人的颈脖,她的另一手下滑,缓缓探向他的腹下。

    那柔荑所碰之处,男人重重地抽气,呼吸越来越急促,神色却是欢愉。

    身体已经大不如前的他,对于情事本已褪去许多热情,偏偏遇上了这个吸引他的小女人,恨不得日日与她欢好。

    可想要,却力不从心。

    “爱妃、爱妃……”

    他轻唤着她,闭着眼,享受着她的伺候。

    内殿炉火温暖,单衣褪下时也仍有几丝清凉,趴在他身上的小女人缓缓往下爬去,一阵温暖从下腹传来,皇帝浑身轻颤,却也愉悦得几乎晕厥。

    龙榻帐暖,良辰一刻千金难求,此殿此景……却已不多矣。

    -

    七王府

    自从如音搬去倾云轩与御皇柒一起睡,茗幽阁就基本空着了,除开她偶尔回去拿些自己的东西。

    这一次从苍梧郡回来,她也回了倾云轩,将临走时画夫人让她带回来的一些东西搁在她原本住的那个厢房里。

    这里依然是她喜欢的,毕竟自从穿越过来之后,她就一直住了好久,即使搬去了跟御皇柒一起,这里依然是属于她的小天地。

    “小姐,奴婢带您去隔壁看看——”

    雁还突然来拉她。

    如音疑惑,隔壁?隔壁不就是一间空着的房间么,有什么可看的?

    可她还是跟着雁还一起过去了,雁还推开门的那一刻,她抬眸,便怔住了。

    在她记忆中跟其他厢房没有什么区别的一间房间,此刻里面却已经大变样,这里哪里还像是个卧房的样子,而且还给她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小姐,奴婢听说这是王爷从苍梧郡回来后就命人改动的,说是以后给您当什么‘工作室’,奴婢也不是很听得懂,但是是给小姐的无疑了,这不,昨天才弄好,咱们就刚好回来了。”

    雁还在旁边道。

    如音看着这房间的内里摆设……桌案,书架,置物架,以及置物架上那些按照大小整齐排列的小瓷瓶,搁在角落的用来捣植物草药用的石臼……

    这是她来这里后,理想中的一个专门用来研究她的花草香露的一个房间的样子。

    有一次在御皇柒的书房,他在写信函,她便在他不远处的桌案上练字,后来闷了,拿了新的纸张来画画,曾构思过这么一个房间的样子。

    后来御皇柒过来问她画的是什么,她便说了,那张纸后来随手搁在桌案上,早就已经遗忘,向来那样的东西应该早被御皇柒当做废纸扔了。

    却没有想,现在出现在她面前的,是跟她当时所画一模一样的一个房间的样子。

    走进里面转了一圈,确实是满意的。

    雁还这些也是回来后听到七王府里的侍女们说的,便叹道:“小姐,王爷对您真的很好。”

    “嗯……”

    如音一边想象着以后她在这里捣鼓她那些爱好的情景,一边心中充满了幸福感。

    “我去找他。”

    她转身跑了出去,临到门口却遇到陶衍走了来。

    “王妃——”

    “有什么事么?”如音顿住脚步,脸上笑意浅浅。

    “是。”陶衍看如音心情不错,瞥了一眼她身后的那间房,那可是御皇柒特意命人改造,而且要求非常严格,时间也短,能刚好在如音回来前弄好,真是不易。

    “属下是想来问问,王妃觉得空出府中的哪一块地来当花田合适呢?”

    如音怔愣:“……为什么要弄花田?”

    “回王妃,这是王爷的意思,说是辟出一片花田,以后让王妃在府中种自己喜欢的花草用。”

    陶衍说得是很认真,但如音还是很诧异,“我、我先去跟他商量商量!”

    说着,她便快步往倾云轩的方向去了,雁还出来,跟陶衍问好。

    “雁还,以后王妃的饮食起居你要更注意。”陶衍道。

    “陶总管,为什么?”雁还不解。

    “比如,如果王妃突然爱吃酸,这样的事情一定要及时禀告。”陶衍意味深长地说了这一句,转身走了。

    雁还站在原地,挠挠脑袋,小姐爱吃酸……?

    想了一会,她才突然反应过来,一拍脑门,笑了,觉得自己真笨!

    -

    倾云轩

    从宫里回来御皇柒就一直在书房里,此刻,刚将一封信函的纸页举起,轻轻扫过烛火之上,那页纸顷刻便燃起,手指一松,落地,成为一小撮灰烬。

    门突然被推开。

    抬眸,便看见那纤瘦的身影,浅紫的裙裳白色的披风,映着外头暗蓝色的天幕。

    一阵寒风跟着扫入了房中,他轻咳一声,如音赶紧转身先将门关上。

    “怎么突然又咳起来了?是不是回来之后没有照顾好自己——”

    想到下午从宫里回来的马车上,他也是偶有咳嗽,如音不能不担心,这段日子他已经很少有咳嗽的症状了。

    “不碍事。”

    他伸手,将走到身边的她拉下,坐在自己怀里。

    手握上她的手,觉得有些冰,便蹙了眉。

    “天越来越冷,注意保暖自己。”

    他的大掌将她的手掌包裹其中,轻轻揉搓。

    “你竟然悄悄地为我弄了一个房间,还要在府里给我开辟一块地专门种花草?”

    依偎着他胸前很暖,她舒服地轻蹭。

    “嗯,那些都是你说过的,我会一件件为你办到。”

    “我那些都是随口说说而已的——”

    从他怀里出来,她望着他:“我没想到你真的记在心里了。”

    她随意的感慨,那些说过了自己都忘了的话,他却记着了。

    “这里是你的家,你想怎么打造我都没意见,我只希望,这里真的能给你归属感。”

    这也是他现在唯一能给她的,他想给她更多,可是,现在还不是时候……

    归属感……

    曾经这东西让如音想要远离七王府,出去外面追求。但是现在——

    “有你在的地方,就是我的归宿。”

    她望着他,道。

    抬手,修长好看的手指轻捏她的脸颊,“什么时候那么会说话?”

    他那墨色如渊的眸中,难得有清亮的光,只是染上那么淡淡的笑意,便看醉了眼前人。

    如音痴痴看着,直到侍女敲门,要入来摆晚膳。

    用过晚膳之后姜凡来了,如音知道他们有事要谈,便离了倾云轩,回茗幽阁御皇柒刚为她弄的工作室去。

    她央求御皇柒给她的工作室书了一块牌子,上面四个字——天香花露。

    然后让侍从在那房间外门边墙上钉了钉子,黑檀木牌子上鎏金的字很有风骨,挂上去,瞧着真是满意极了。

    以后,这就是她的小天地——天香花露。

    半个晚上一直来往于她的房间与天香花露之间,就是为了按照自己的喜好把自己研制好的香露香料都搬到天香花露去。

    月光就跟在她身后,她走多少回,它就跟了多少回,摇着白色蓬松的大尾巴,像是个小跟班。

    等都弄好了,如音便坐在天香花露里研究答应做给梦凡的香露,期间想起那本武功册子,又拿出来翻一翻。

    当初从苍梧郡回来的时候,册子她是一直搁在怀里的,后来被掳走,到醒来,意外地发现身上册子还在,就好好护着,没敢让任何人看到,直到御皇柒去接回了她。

    一边照着自己写的配方研制香料,在石臼里加一点这个,加一点那个,一边慢慢地捣着,一边小声背那册子里的招式特点。

    突然窗前落下一个小石块,如音看了眼地上,又转头看,为了怕温暖的室内太舒服自己容易打瞌睡,她故意将窗子开着的。

    那熟悉的身影就倚在窗外,她放下手里的药杵,快步过去。

    “明天,武林大赛,要不要去看?”

    她还没来得及说话,夙微生低沉的嗓音道。

    “要要要!”

    武林大赛,听说了那么久,终于是要开始了么?

    如音当然想凑热闹了,这样的盛事。

    “对了,好像之前你跟我提过要参加?”如音兴冲冲地问:“明天是让我去给你加油么?”

    “加油就不必了,只是觉得你在这里也闷,带你出去看看要好。”他清淡道。

    “喂,你总表现得一副帅哥撩妹子的帅气模样,我都差点被你迷到了,明天那样的盛事,人肯定很多,说不定有姑娘喜欢你哟,到时候怎么办?”如音不怀好意地笑。

    夙微生却只是不以为意地睨了她一眼,“刚才我似乎听到你在背什么东西。”

    “啊,你听到了?”

    如音没有默念是因为觉得念出声比较不容易睡着,最近天气越来越冷,她是越来越容易犯懒。

    夙微生等着她回答,她想了想,悄悄在他耳边道:“那个,我跟你说,你别告诉别人哦。”

    “嗯。”他点头。

    “临梦宫的宫主,梦凡,还记得么?”她小小声。

    “他,现在是我师父了……要教我秘术,我正在学,背的是各门派的武功心法跟招式伤害。”

    夙微生脸色一变:“他竟然愿意收你为亲传弟子,教你这个?”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香惑天下1残皇,妃要你不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Alice慕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Alice慕灵并收藏香惑天下1残皇,妃要你不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