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香惑天下1残皇,妃要你不可 > 85.085.难道,你是在吃错吗?

85.085.难道,你是在吃错吗?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音儿……”

    李皓天轻念着,望着如音的目光那么入神。

    “咳——”

    如音轻咳一声,冷淡的声音再问一遍:“李将军,今日前来可是有事?”

    这冷淡的声音将李皓天的神思拉回,他暗暗深呼吸:“如今,你对我如此冷淡了。偿”

    曾经的她,追着他念着他,面对他时永远都是温顺关切的。

    身后还有侍女跟着,他这话很容易让人误会多想,如音道:“在七王府,如音算是主,李将军是客,如音理当好好招待李将军。撄”

    “李将军可是想要见王爷?如音这就替将军去禀告。”

    说着她便转身要走,却见陶衍正迎面走了过来。

    “李将军。”陶衍进来对李皓天行礼,道:“将军可是要见王爷,可是真不巧,王爷今天身体不适,刚才已经歇下了,大夫嘱咐切莫打扰。”

    陶衍面露难色,李皓天点头:“我确实是相见王爷一面,但是王爷的身体重要,不便相见也罢。”

    “将军若有什么事,或许属下能代为转达?”

    如音看这里已经有陶衍招呼,就不想再多留了,再次转身要走。

    “也无甚重要的事情,只是路过,所以过来看看。对了……上次我托岳姑娘帮我的私事一个忙,也想问问那事情怎么样了,可好像并没有看见她。”

    已经走出门外两步的如音听到了这一句,脚步一怔。

    原来,他的目的,只是来找岳泠溪的吧。

    岳泠溪失踪了几天,所以他联系不上她了,着急了,找上门来了?

    可是这也说明,岳泠溪是真的失踪了……

    她不想再听,继续迈步往后山去了。

    被陶衍告知岳泠溪外出失踪的情况后,李皓天很是震惊,他这几日联系不上她,原来是她出了意外。

    他跟她的事情一直没有公开,基本没人知道,所以他也不能在陶衍跟前表现得很关切,只是佯装镇定地问了事情的一个经过。

    而当初如音回来后曾告诉御皇柒岳泠溪想要杀她,这件事情御皇柒自然没有瞒着陶衍,陶衍是知情的……以及,李皓天跟岳泠溪之间的事,陶衍也知道,御皇柒也知道。

    陶衍避重就轻地说了是前些日子灯会时岳泠溪陪同如音去城中赏灯,途中遇到刺客,如音受伤得救,而他们还没有寻到岳泠溪的下落。

    李皓天听了更是惊讶:“是什么人要对她与如——王妃不利?”

    “这个,我们七王府也在查,关系到王妃的安危,王爷自然不会轻易放过的。”

    “所以这段时间王府内发生的事情也很让王爷操心,身体自然更不能好。”陶衍微蹙眉,一脸担忧。

    李皓天点头:“皓天知道了。皓天帮不上别的,但是在找人这件事情上,皓天或许可以出力,一定帮助七王府尽快将岳姑娘平安找回来。”

    陶衍感激地抱拳道:“那就先谢过李将军的心意了。”

    再说了几句,李皓天便要离开,陶衍送到门外,看着他骑上马,随行的几名便装兵士也一同离去。

    看任走远了,陶衍才往倾云轩去了。

    -

    每次见到李皓天,如音心中总会升起一股莫名的烦躁,那是不属于她的,残存在这具身体里的执着的意识。

    “看清楚了吗,他喜欢的人是岳泠溪,不是你。为这样一个人值得吗,为这样的人傻成这样值得吗……”

    她对自己说,也是对那残存在这身体里的执着的意识说。

    然后她感觉到了一股涌起的悲哀,不免叹气。

    “不要再想他了,不要再为他伤心难过,这样的男人见异思迁,不值得。”

    跟心里对话,她走着走着,就来到了后山的训练场。

    远远地她那抹红色的身影就特别瞩目,侍卫们看到他们的王妃来了,都更加打起了精神来练习。

    在场上踢蹴鞠时也记着她说的去做,要不然,他们的王妃又要拿晚膳来威胁了。

    最重要的是,他们发现,自从严格按照她安排的阵型来练习之后,似乎他们赢的场次比另一队不用按照她的阵型排开的更多了许多。

    如音站在场边看,顺便整理着因为见到李皓天而起的情绪,深呼吸,世界那么大,时间还有那么多美好的食物,以前的画如音是该放下执念了,他这样的男人不值得人一往情深。

    训练场上意外很容易发生,比如此刻,她出神的视线里,有一个侍卫跑动的过程被人撞到跌倒在地,抱着膝盖龇牙咧嘴。

    “啊呀!”身后是雁还的声音,如音回神,看到了,赶紧快步上去。

    “怎么了?”有两名侍卫围着那个坐在地面的侍卫。

    “回王妃,刚才小山不小心摔倒了。”旁边的一个侍卫先回道。

    如音蹲下身去看,那叫小山的侍卫膝盖被石块磕破了,深色的束腿裤还是依稀可辨出渗出的血渍。

    “扶他下去包扎一下吧。”

    她又转身对雁还吩咐:“去取些草药给他们,别单纯止血。”

    雁还走了,小山也被人扶走了,场上的人便少了两个,她看了一会他们练习,其中也有队员在冲撞抢球的时候跌倒什么的,她突然在想,这样的意外很容易造成受伤不能继续比赛,这就吃亏了。

    想到什么,她叮嘱剩下的人好好练习,自己返回了茗幽阁。

    雁还取了草药交给小山,回到茗幽阁看到如音在房里弄针线。

    “小姐,您这是要做什么?”

    自从陪着如音嫁入七王府,雁还就没有再见过自家小姐摆弄针线做女红什么的,今日突然这样,她好奇过去看。

    如音手里的东西一针一线地缝着,对雁还吩咐:“你去找些暗颜色的布料来,柔软一些的那种料子,还有棉花,然后来跟着我一起做。”

    雁还不知道自家小姐是要干嘛,可还是照办了,找了好些布料跟棉花来,然后坐下来跟如音学。

    如音画好版型,裁好布料,然后交给雁还缝制,“这两天里小姐我交给你的任务呢,就是将这些全部缝好,唔,一定要缝结实些,我相信你的手艺的!”

    她满意地看着一桌子的布料棉花,拍拍雁还的肩。

    -

    “王妃,宫里的医女来了。”

    雁还在低头缝着东西,如音正吃着苹果,突然听到侍女来报。

    “宫里的医女来做什么?给王爷诊病么?”她拿着苹果的手一顿,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这个。

    “回王妃,不是的,医女说是来给您诊病。”

    如音一怔,不过还是道:“先请她进来。”

    医女进来后先跟如音请安,道:“王妃,下官是来给您诊伤的。”

    “是谁让你来的?”

    不止如音疑惑,雁还也很疑惑。

    “是太子殿下。”医女答。

    雁还即刻转头看自家小姐,这太子,是不是管的太多了?

    如音自己也是觉得不妥,但是没有拒绝,让医女为自己检查了一遍。

    那天滑倒伤到的地方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得力于陶衍送来呃药酒,后来她听说,那是御皇柒的,是很好的跌打损伤的药酒。

    “好了,你可以回去复命了,顺道替我谢谢太子殿下,但是——”

    她看着医女送来的那只锦盒,刚才打开看了一眼,是支千年山参,上次御景煊来,已经送过一次了。

    这么老送礼,如音觉得怪,何况这一次说是专门送她的,表示歉意。可她觉得自己即使跟这医女说了,她也不一定能将自己的意思转达到位,于是让雁还领着医女去正堂歇息一会,然后她在房中坐下,拿了一张宣纸动笔写了几行字,折好放进信封,让雁还交于那医女,然后再送她离开。

    她将信交给雁还的时候,陶衍回来,看到了,将这件事禀告给了御皇柒。

    如音去倾云轩,御皇柒正坐在书案前看信件。

    听到脚步声,他没有理会,目光依然只落在指间的信纸上。

    如音悄声走过去,只以为是他太认真了未注意到自己,也不敢出声,默默坐在他身边,伸手拿起那方墨块,给他研墨。

    “刚才谁来了?”身边那人终于发现她存在了,第一句话问的却是这个。

    谁?

    “李皓天。”她回答。

    “那之后。”他放下信件,转头看她,脸色有些沉。

    如音不知道他怎么了,那之后……思索,想起来了:“宫里的医女。”

    他这边消息倒是很快啊。

    “嗯,来做什么。”那个人依然平静问,目光又撇开,伸手去拿了一本书册翻开。

    “说是……太子殿下让来给我诊伤的,为那天我摔倒的事表达歉意。”

    御皇柒手里的书放下,脸更沉冷:“他需要表达什么歉意?”

    “这个,我——”如音一直乖乖解释的,看他脸色莫名地越来越难看,也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你怎么了?”

    “没怎么。”那人又拿起书卷,不看她了。

    “奇奇怪怪的。”如音轻声嘀咕。

    “嗯,我是奇怪,我的王妃给太子传信,这倒是不奇怪了。”

    如音一怔,原来这事情他也知道了,她没提,可是她也不是见不得人,给自己辩解:“他不是送了几次东西嘛,突然跟七王府走的那么近,怕是别人要说什么不好,我又不能把这话让医女传达给他,最好的就是写几行字让他自己看了明白,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内容。”

    “这就是你写的?”他再次抬眸看她。

    如音点头:“就写这些。”

    今天的御皇柒真是奇怪,她不禁道:“你到底怎么了,在生气?”

    她最近可是啥都没干,啥获都没闯,这日子不是平平静静地么,她以为她跟他之间越来越和`谐了呢,可现在的他特别怪。

    突然想到什么,她的手枕着他的书案,笑得明媚地看他:“王爷,难道,你是在吃醋吗?”

    御皇柒眸光轻眺她,唇角也勾起一抹弧度:“你觉得呢?”

    “唔——”

    她佯装思索,却被他伸臂一把拉入怀里,整个人瞬间僵得不敢动弹。

    “先是夙微生,再到御景煊,画如音,本王没想到你的魅力不小——”

    如音眨眨眼,想到夙微生,脱口而出想说一句话,但是又憋住了。

    且不说夙微生吧,太子御景煊的举动确实有些怪,不会是真的对她有点意思吧?

    那天御景煊在七王府当着众人的面抱着画如音会茗幽阁,当自己这个夫婿不存在一般,御皇柒不会忘了那种滋味。

    而今天,御景煊又再度派人来府中,这种明目张胆的行为,简直是不将他放在眼中。

    “我知道这事情你肯定不高兴……可我也不知道能怎么办,他是太子。王爷,我只是不想给七王府惹麻烦,可如果我这样是做错了,那么我很抱歉……”

    如音从他怀里退出来,站好,对他一福身,然后转身走出了倾云轩。

    天空又下起了细细的雨,才晴好没几日,又下起雨了,已经是深秋,阵阵微风送来寒意,她不禁打了个冷颤,双手环着手臂给自己暖暖。

    也没有撑伞,直接小跑着回了茗幽阁。

    而倾云轩的书房中,御皇柒执笔醮了墨,要在宣纸上落笔时,眸光一沉,手臂一拂,案上的纸张笔墨尽数跌落地面,发出一阵轻响。

    他向来爱干净,可是此刻,那翻倒的墨汁将他月白的敞袖染晕开一片墨色,那么突兀。

    就像他此刻的心情,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了。

    叹息着合上眼,他也想知道,极少动怒的他,今天是怎么了。

    -

    回到茗幽阁的如音有些失魂落魄的,雁还关切问她怎么了,她只是摇摇头。

    “雁还我有些累,想睡一会,你先出去吧。”

    她将门关上,一个人贴着门背,脑海里还是刚才在倾云轩里的场景。

    或许她真的有什么地方做错了,才会让从不轻易动怒的他生气了,可是她嫩该怎么办,她不是他,或许以他的智慧会有更好的解决方式,可是当时医女在的时候,她不知道自己还能如何。

    说她与夙微生……夙微生是女儿家啊,等等,难道御皇柒也不知道,夙微生其实是女儿身?

    她无力地坐到桌案边,给自己倒了一杯茶。

    御皇柒这么一生气,她也没心情了,看着雁还做到一半的那些布料跟棉花,突然觉得什么都没劲……

    她这是怎么了,他生气就生气呗,她那么在意干嘛呢,以前她可不是这样子的……

    “烦死了烦死了,御皇柒,你真讨厌!”

    她抱着脑袋低囔一句,却还是不能解决心中的烦闷。

    就像是这天,一直细雨绵绵。

    -

    皇宫

    医女回宫之后,先是到了东宫太子寝殿去复命。

    御景煊听医女说她在七王府跟画如音见面及诊病的经过,听说她的伤已经好转了很多,便松了口气。

    “殿下,这是七王妃命下官转交殿下的信函。”

    医女离开前,从医箱中取出一封信函呈上。

    御景煊一听,眸色都不一样了:“快快呈上。”

    张吉过去,将信函接了,快步道御景煊身边,呈给他。

    御景煊接过信函,张吉便转身让医女退下,同时,御景煊已经迫不及待地将信函打开。

    只有几行字,大致的意思是谢他送的厚礼,然后最后的意思是,委婉地表示不要再这样,怕引起旁人的误会,传出去也不好。

    御景煊反复看了几遍这封信,这字迹是她的,虽不如那琴谱上御皇柒的字,但也娟秀如人。

    理解了她信中的意思,张吉在旁偷偷窥看主子的神色,不知道信上写的什么。

    “她真是善解人意,还会为本宫想到这些,多少人巴不得跟本宫有关系,唯独她……”

    那页信纸搁在案上,张吉扫了一眼,心想,主子您着是理解错了吧,明明那七王妃字里行间都是明确的撇清关系,主子是如何看出来她为他着想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香惑天下1残皇,妃要你不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Alice慕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Alice慕灵并收藏香惑天下1残皇,妃要你不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