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098.自入宫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皇帝龙体欠安的事情同样有人传到了七王府,那个时候如音才洗了澡换回了女装,正在吃雁还给她准备的糕点。

    宫里来人是她去见的,因为御皇柒现在身体状况不一般,她不想让任何人去打扰他。

    陶衍也跟着她一起,听到宫里的人的话,如音让雁还给了打赏,便送出门去了。

    她跟陶衍商量:“陶衍,这样的情况该怎么办?”

    “王爷身为皇上子嗣,按常理是应入宫探望的。”陶衍说撄。

    “可是王爷现在根本不可能去……他的身体不允许。”

    如音喃喃道,想着该怎么办偿。

    “王爷向来身体不好这个情况大家都是知道的,不然这样,就由我代王爷入宫一趟,我是他的妻,于情于理都合适。”

    “这……”陶衍有些担忧,想到上一次在宫里发生的事。

    “别可是了,王爷去不了总不能七王府没一个代表去,这样更会让有心人说闲话,我这就去换身衣裳准备入宫。”

    “那属下随王妃一道入宫。”

    如音已经转身迈步,转回头道:“不必,你在这里照看王府,王爷那边指不定还有什么需要你的地方,我带着雁还跟几个丫鬟侍从一起去就行了,这时候不讲究什么排场。”

    “还有一件事,我入宫的事情你别主动去对王爷说,等他醒了自己问起来你再说。”

    御皇柒的脾气她知道的,若是知道她自个儿进宫估计会阻止,即使她在路上都能找人把她拦回去,所以最好的就是等他醒了,主动问起了再说,说不定那时候她已经在宫里了,甚至都在回来的路上了呢。

    她说完转身回了茗幽阁,陶衍想说什么,可如音说得对,这边王府也需要他,王爷需要他。

    不过幸好,王爷在王妃身边安排了暗卫,只是入宫,应该是没有什么大问题的。

    进宫探望御皇柒的皇帝老爹毕竟是件正经事,如音选了一身比较浅素的水蓝暗纹裙裳换上,便带着雁还坐上了陶衍命人备好的马车。

    “王妃路上小心。”他忍不住叮嘱。

    如音点头:“王府里就交给你了,我去去就回。”

    皇宫里那么多人围着皇帝转,她不过就是作为七王府的代表去探望探望,也不需要她服侍什么的,应该很快就能回来了。

    只是,这只是她的想法,她当时能预料到的,或许并不多。

    -

    马车离开王府的时候是午后,如音坐在车内,无聊地挑开帘子往窗外望。

    这两次偷溜出去逛过之后,她对外面没有那么新奇了,说实话,还挺喜欢走在路上感受百姓生活的那种感觉的,不得不说,此刻的诏月确实是国泰民安。

    她突然想起了那天听到那两人在造谣说关于画家还有关于她的事,希望不要真的传开了才好,她自己是不打紧,毕竟这种对她来说造不成什么影响,只是对于对诏月一直忠心耿耿的画家,真不地道。

    画家人听到这样的话一定都会很生气吧,如果让她知道了,她也不会放过的。

    雁还有点担心看着自家小姐,上一次入宫住了几日发生的事情她还记得,这回王爷不在身边,会不会有人欺负小姐啊?

    如音放下帘子,看到了雁还脸上的担忧,她安慰:“别怕,有小姐在,不会让人欺负你的。”

    “小姐,奴婢担心的不是这个,那个太子妃那么嚣张,奴婢担心她欺负您是真的。”

    “她?”如音想到那个总把自己打扮得很艳丽的女子,“我才没把她放眼里,今天去了尽量绕着她就是。”

    她是不怕施玉莹,可她也不想引起任何冲突,因为她知道自己代表的是七王府,而且她是去探御皇柒皇帝老爹的病的,不想出什么别的状况,就姑且绕着施玉莹吧。

    再没有多久,马车便入了皇宫里。

    皇帝的寝宫,如音跟侍从们迈入殿中便有內侍传话:“七王妃到——”

    在里面的御景煊一听,惊讶地转头往外看,她竟然来了?

    刚才才见过,此刻又能见到,他的心里有些暗暗的欢喜。

    施玉莹看向御景煊,她是他的妻,关注着他的一切,怎么会看不出他脸上神色的变化?

    最近他常常给她脸色看,可是此刻他脸上的那种暗藏的欣喜……

    如音迈步入殿中,在外边就看到了御景煊施玉莹还有别的好些妃子,这时候皇后也从里面走了出来。

    “母后,太子殿下——”

    她跟众人打招呼,给皇后行礼。

    “快起来吧。”皇后过来伸手扶她,如音解释:“七王爷他这两日身体不好,宫里的人去传话的时候他还在休息,音儿没敢打扰,就自个儿进宫来了,望母后谅解。”

    “母后理解,柒儿的身体母后还不清楚么,你这么孝顺立刻赶来了,母后很欣慰,进去看看你父皇吧。”

    皇后拉着如音一道入了内殿,御景煊其实刚从里面出来不久,便又要跟着进去,施玉莹拉着他的衣袖:“殿下,我们刚才也陪了好一会儿了,我们先回去吧。”

    她就是不想让御景煊与画如音见面。

    御景煊却蹙了眉:“你这说的是什么话?父皇身体欠安本宫理应侍奉在旁,不止是本宫,包括你,急着回去作甚。”

    说罢他挣开被她扯着的衣袖,迈步入了内殿。

    施玉莹脸都变了,刚才怎么没看到他这么殷勤,这画如音以来,转眼就变了,不肯走了。她气急,但是也跟着往内殿进去。

    太医给皇帝诊脉之后皇帝便一直睡着,如音在旁看了会儿,看那皇帝的脸色,心中暗想问题应该不算大吧。

    后来皇后又示意她到外头说话。

    “母后,太医怎么说?”

    “道是皇上操劳国事所致,哎。”皇后叹气。

    “最近确实发生了很多事情,还有那不祥的天象,真是令人担忧。”

    跟出来的施玉莹道,目光看着如音。

    不祥的天象?

    如音想到了自己在集市上听闻的那些,拉着皇后的手安慰:“母后无须忧虑,父皇一定会没事的。只有那些谣言,并不可信,只怕是有人恶意造谣扰乱民心。”

    “无风不起浪,若真没有的事情,怎么会传开的?”施玉莹觉得如音实在暗指自己,脸色变黑。

    “太子妃,你也听到传闻了?音儿说的又不是谁,你怎么这么激动?”

    这人是跟她八字不合么,一见面就总要针对她?

    “你——”

    “好了,少说两句。”御景煊打断施玉莹的话,“那些谣传外人不知情说说也就罢了,你身为太子妃怎么也跟他们一样。”

    施玉莹被御景煊责备,而且还是当着画如音的跟前,觉得自己的脸没法搁,辩解道:“钦天监夜观星象测出天象有异是真事,怎么会是谣传?”

    “即使天象有异是真的,那就一定指的是某一家?这是钦天监说的,还是有人自己揣测联想的?”如音也不甘示弱。

    “行了,你父皇还在里面躺着,你们少说两句。”皇后叹道。

    “母后,音儿娘家对诏月忠心耿耿,音儿听到那些谣传心里很不好受。”如音给皇后解释。

    御景煊看她这失落的模样心中不忍,也道:“画家代代忠良,你不必为那些谣言伤心。”

    他对她说话时语气温和许多,施玉莹想着自己才是他的妻,心中更是对如音怨恨,可在皇后跟前也不好再多说什么。

    待了一会,皇后让宫女领着如音还有御景煊等人去后花园休息。

    皇后说有话跟施玉莹说,两人走在后面一些,如音走在前,御景煊跟上来。

    “上次摔倒的伤,可好全了?”

    如音客气地点头:“谢太子关心,早已经好了。”

    “过几日便是蹴鞠大赛跟秋季狩猎,你……会来吧?”

    说到这个如音倒是有兴趣,点头:“如音会跟王爷一起来的。”

    “那好。”御景煊笑了,到时候,他会在她面前表现他最好的一面,让她看看他的风采。

    不远处仍跟皇后说话的施玉莹眼睛瞟到了那两人似乎在低语,心里暗暗着急。

    后来御景煊有事不得不离开,皇后跟施玉莹还有如音三人在后花园坐了一会,皇后也有事走开了,只剩下施玉莹与如音二人,以及不远处的宫女侍从。

    如音看天色,顶多再待个半个时辰她就走了,进宫这么长时间也够了,再晚了回去要天黑了。

    施玉莹眼睛瞟向如音身后不远的雁还,轻笑道:“七王妃还真是念旧,出了那么大的事儿还把个犯错的婢女留在身边呀。”

    如音知道她指的是雁还,道:“那件事已经查明是个误会,雁还没有犯错,当然可以留在身边。”

    施玉莹朝自个儿的侍女春芙使了个眼色,春芙便悄然离开了。

    -

    这边,七王府,日落时分御皇柒才转醒。

    醒来时房中有陶衍,关切问:“王爷,您醒了?”

    陶衍去倒了杯水过来,御皇柒撑起身子喝下,环视了一圈:“王妃呢?”

    他好像今天一日都没有见到过她。

    陶衍面色有些犹豫,御皇柒道:“说,她又如何了?”

    如音在府中从来就不安分,看陶衍这神色,不知道她又做了什么事了。

    “王妃……入宫去了。”

    陶衍从不欺瞒御皇柒,把宫里来人传话说皇帝病了的事说了一遍,道:“王爷您别怪王妃,她都是因为您,才独自进宫的。”

    御皇柒眉间微蹙:“去了多长时间了?”

    陶衍算算:“约摸着快是要回来了。”

    御皇柒靠回绣枕,缓缓合上眼,自从新月那日毒发至今,他身上确实很不舒服,人没有多大力气。

    “王爷您不用担心,王妃一会就会回来了。”陶衍依旧道。

    “你让人去看看,若是回来天色暗了,让人好生保护着,别出什么岔子。”

    “还有一件事……”

    陶衍犹豫了之后道:“王妃这两日,好像都不在府中。”

    如音以为自己掩饰得很好,却不知在某些人眼里只是一些不说破的小伎俩。

    “这事我知晓了,先不惊动,看看她到底想做什么。”

    府中的生活确实挺无聊的,他又病着,以画如音的性子坐不住的总会自己早点乐子,如果不是太大的事,他就睁只眼闭只眼。

    “她身上有源泰钱庄的银票,你去查查。”

    陶衍要退下了,御皇柒又问:“那日你与她去西山,她拿回解药之外没有任何异样?”

    “回王爷,并无任何异样。”

    御皇柒对此事一直有些奇怪,可陶衍这么说了,他便不再多想,或许是画如音这样不寻常的性子得那两个怪老头的喜欢呢?

    他现在比较担心的是她入宫遇到施玉莹,两人会不会又出什么问题。

    -

    春芙端着一壶刚沏好的茶过来,放下两只精致的白瓷杯,给两位主子各倒了一杯。

    如音正觉口渴,不疑有他地喝下了。

    施玉莹看着她喝下,唇角浮起一丝淡淡的笑,也将自己杯子里的喝下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香惑天下1残皇,妃要你不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Alice慕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Alice慕灵并收藏香惑天下1残皇,妃要你不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