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香惑天下1残皇,妃要你不可 > 126.126.龙鱼内丹不见了

126.126.龙鱼内丹不见了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张员外想的跟女儿差不多,要不然他实在找不出什么理由会让已经随七王爷回了皇都的陶衍再度来此地。

    “陶总管,七王爷他可还——”

    张楚楚关心地想要询问御皇柒的近况。

    “将你们张府上下老小,家丁奴仆,全部都叫来,在此听令吧。”

    陶衍打断她的话,道。

    “是、是!偿”

    “还不赶紧去将夫人她们请来!”张员外立即让家奴去唤来所有人

    等人到齐了,都齐齐地跪在正堂之前的院子当中,跪在陶衍的跟前,听候吩咐。

    张楚楚心中激动,想着一定是七王爷御皇柒对她念念不忘,所以才派遣了陶衍回来接她去皇城的。

    她心脏的位置跳得厉害,耳朵却全然竖起,等着听令。

    “张富山一家听旨——”

    陶衍的言语严肃,张富山领着全家上下一齐叩首,等着听旨。

    “张富山以制酒起家,在广元郡中颇有名气。发家致富本应帮助百姓,心怀慈善,却不料为牟暴利以毒酒售卖与百姓,造成郡中多人中了莫名怪病。”

    “此事经查明,为张府所为,现奉七王爷之意,将张府酒窖查封,商铺所售卖之酒全数撤下销毁,并罚白银万两以作惩戒。”

    跪在地上的张富山满心等着听喜讯,然而此刻却怔愣在地,以为自己听错了,一时半会回不了神来。

    这时候门外又有人进来,众人抬头,认得是广元郡当地衙门的人。

    “陶总管,下官来迟了。”

    广元郡的郡守来到陶衍跟前行礼。

    “这张府一家,就由你们审问吧。”

    陶衍冷冷扫视面前跪着的一干人等。

    “小的冤枉,小的冤枉啊!”

    张富山突然在跟前重重叩首,嘴里一直重复道。

    “陶总管,一定是有人看不得我张家好,才对诬陷冤枉我张府,我们堂堂正正售酒那么多年,在这广元郡中大家都是知道的啊!”

    “陶总管,请您一定查明,为小的做主,小的冤枉啊——”

    所有的家眷仆人也跟着一起磕头,这一切来得太突然。

    “是不是冤枉了你,自然能查清。”陶衍的脸依然没有丝毫表情。

    “不——”

    张楚楚突然挪着膝盖来到跟前,拉着陶衍的衣摆:“陶总管,我家怎么可能制售毒酒?这都是诬陷!难道您不是来给七王爷传旨的吗?您不是来接楚楚去皇都与七王爷见面的吗?!”

    她激动得有些语无伦次,紧紧攥着他的衣摆不肯放,一脸期盼地望着他。

    她所想的荣华富贵呢,她所想的皇城的奢华无忧的生活呢,怎么突然之间变成了这样?

    陶衍扯开自己的衣摆,往后退了一步。

    看着面前这浓妆艳抹却依然姿色平庸的女人,他想到了早前不久那一场蹴鞠大赛,那道紫色的身影自信动人,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亦为他们七王府赢得了第一。

    张楚楚,这辈子都及不到画如音的百分之一,竟然还敢肖想与王爷在一起?

    “来人,给我彻查张府,一个角落也不不许放过。”

    他冷冷下令,身后的士兵与衙役一起便朝里面进去了。

    “不、不要——”

    张富山内心惊恐,想要制止,“来人,给我拦下!”

    他站起来,一声令下,身后的家丁犹豫之下也站了起来,想要阻拦衙役的搜查。

    “张富山,你还想抵抗?”

    这句话落时,陶衍已经旋身来到他身边,手里的剑就架在他的脖子上。

    “陶总管饶命,陶总管饶命!”

    张富山惊惧地嚷道。

    身后的众家丁也害怕得重新跪在了地面,不敢再造次。

    陶衍将张富山退给一名手下,“绑起来。”

    此刻,在这个距离皇城不算远的广元郡,郡中大富豪张员外家翻了天。

    不多时,几个衙役合力抬着个大酒缸出现在面前,张富山的心狠狠一跳。

    “张富山,你这酒缸之中是何物?”

    陶衍走到大酒缸之前,揭开封口的纱布仍在张富山身上。

    “是、是——”

    张富山已经结巴得说不出话。然后紧接着两包东西又扔在他的眼前。

    他颤抖着伸手去打开,那熟悉的气味冲鼻而来他便扔开掩了口鼻。

    为何他们连这些都找到了?!

    陶衍冷冷看着他:“有什么冤枉和委屈的,就留到官府去说吧。”

    转身要走前,他看了郡守一样,便走出了张宅。

    眼看求陶衍是肯定没有希望的了,张员外上来抱着郡守的腿:“大人救救小的,大人救救小的——”

    他平时没少给郡守好处。

    郡守却一脸为难,叹气:“若是惹上别的事情也就罢了,你说你怎么就招惹到了七王爷?这件事已经惊动了皇都那边,我实在无能为力了。”

    郡守拨开张富山的手,也跟着往外去。

    张富山瘫坐在地上,整个人瞬间失去了所有力气,眼前一黑,晕倒在地。

    “老爷、老爷——”

    -

    皇城

    傍晚,宫中后花园处,宫宴刚刚开始。

    朝臣们都在低声说话谈笑,今天的蹴鞠大赛是为明日的秋季狩猎开一个头,皇室的活动刚刚要拉开序幕。

    只是今年,大家的话题却不敢围绕在之前刚结束的蹴鞠大赛上了,毕竟,今年拿第一的不是太子御景煊。

    大家先前在观战台那边看比赛也累了,此刻在这景致优美的皇家花园对酒谈笑,无不是一派轻松惬意。

    如音连喝了好几杯果酒,当她再倒了第四杯,那月白敞袖出现,挡住了她拿起的酒壶。

    她转头看他。

    “再喝,要醉了。”

    果酒不烈,可毕竟还是酒,她有些酒量可御皇柒也不希望她如此喝法。

    如音嘟嘴道:“我高兴,多喝点没事。”

    她为七王府拿下的第一个第一,她真的开心。

    以前在自己原来那个世界,高兴了跟朋友出去吃吃喝喝,喝点啤酒都没事,她现在就是想喝几杯庆祝一下。

    御皇柒的脸色只是淡淡地望着她。

    “好嘛好嘛,不然你陪我喝一杯,我便不再喝了。”她说着拿过酒壶,给他的杯子斟满,再给自己的斟满,左手拿着自己的杯子,右手抬起他的那杯递给他。

    御皇柒知道她心里开心,他本不该喝酒,即使是朝臣与他敬酒他也是能推则推。

    可他还是接过了她手里的杯盏:“你答应了的,只此一杯便不能再喝了。”

    如音笑着主动与他碰杯,凑近他耳边轻声道:“这一杯,庆祝咱们七王府赢了,我很开心,你开心不?”

    御皇柒欲要开口,她伸手,手指覆在他唇上:“来。”

    她怕他又要说什么输赢并不在乎的话扫了她的兴,不让他讲话。

    两人碰杯喝下,她放酒杯的时候手都有些不稳,御皇柒接过来放好,她便突然头一歪,靠在了他的肩上。

    御皇柒将她搂着,低头看她,她微微闭着眼睛,似醉非醉,那浓密的羽睫微微颤动,脸上有淡淡红晕,唇色也愈显娇嫩。

    “……我也,开心的。”

    他轻声对她道,那声音,只有两人听得到,而此刻的如音半醉当中,也不知道她是否听到了。

    此刻正前面还有那么多人看着,即使听不到他们低语的什么,可大家看到了如音靠在御皇柒怀里。

    那时候李皓天正与画玄朗说这话,一眼扫到,稍怔了怔,便恢复了面色继续。

    而画玄朗看到自家小妹与妹夫这么甜蜜,心里倒是欣慰,回去告知父亲母亲,也好让他们安心。

    御景煊一杯杯喝着闷酒,施玉莹以为是因为蹴鞠大赛失掉第一的关系,便来安慰,眼睛无意扫向如音那边,忍不住道:“真是不知检点。”

    这样公众的场合,画如音竟然不避讳地躺在御皇柒怀里。

    如音觉得自己在靠着的垫子好舒服好暖和,又更凑了凑,小脸蛋贴着御皇柒的胸口。

    御皇柒也并不喊她,任由她在自己怀里。此刻宫宴不好离席,他也看出如音并不算醉,只是需要休息一会,便让她这么靠着。

    怀里的人却突然蹭的一下坐直了,右手抚上左手腕,着急道:“我的珠子呢?!”

    御皇柒这才看向她左手腕,不久前他为她亲自戴上的那枚龙鱼内丹不见了。

    “我的珠子怎么不见了?”

    她看向御皇柒。

    半醉半醒中抬手挠痒痒突然才感觉手腕空了,顿时人都清醒了。

    “先别紧张,想想,是不是落在哪儿了?”

    他温声安慰,记得今天出门乘马车入宫时,那内丹还在她的手腕上系着的。

    如音赶紧看地上寻找,陶衍不在,御皇柒便吩咐身后的另一名侍从带几个人沿路返回后山的蹴鞠场找找。

    “七弟,怎么了?”

    坐在与他们同排不远的御翎皓感觉这边有异样,便问。

    “没事,只是丢了个首饰。”御皇柒轻描淡写道。

    “七嫂嫂丢了什么东西?”御紫千关心道。

    她的音量不小,主位上的人也听到了,皇后问:“如音,怎么了?”

    “回母后,只是丢了个小东西,没事。”如音赶紧笑笑回。

    她可不习惯自己的事惊动那么多人的关注。

    “不知丢的是何物,说出来,也好让更多的人帮着去寻寻?”

    御翎皓倒是热心,可如音道:“谢四皇子,但是不用了,已经派人返回寻找了。大家继续,继续喝酒聊天——”

    她极不习惯众人停下来关注自己,让她浑身不自在。

    “七嫂嫂你便说说嘛——”御紫千却好奇地一定要知道,她正在这宴中无聊,若知道遗失的是何物,还可以回去帮找找。

    “……就是,是一枚珍珠,我一直系在手腕上的,怕上刚才玩蹴鞠的时候没注意就落下了。”

    施玉莹冷声嗤哼,她还以为是多么重要的物件呢,原来不过是一粒珍珠?这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紧张的。

    “就是嫂嫂系在手腕上那一颗?闪闪发光的?”

    御紫千第一次见到如音,亲热的上来挽着她的手臂的时候就注意到了,当时还觉得很漂亮很别致,虽看着像是珍珠,但又似乎比她所见过的珍珠都要美。

    如音点头,御紫千说:“我知道了,这就回去帮七嫂嫂找找。”

    “紫千,有宫人去寻就好,你身为公主便好好坐着罢。”施玉莹道。

    “是啊,紫千,你乖乖坐着,已经有人去找了。”如音也道。

    没多久,被御皇柒派去的侍从返回,却言一路返回仔细寻找,都没有找到所描述的珍珠手链。

    若是普通的东西如音也就算了,可那是龙鱼内丹,如果龙鱼真的可以给人带来幸运,那么她自然不想丢失了这样一个护身符。

    “如音若是喜欢珍珠,哀家这里不少,晚些让他们给你送去。”

    说话的人是皇太后,如音很意外,而施玉莹则变了脸色。

    凭什么她丢了东西就能得到皇太后的赏赐?

    “如音谢皇祖母。可是其实如音并不是喜欢珍珠,只是那一粒珠子对如音意义不一样。”如音站起来回话。

    “你倒说说,如何不一样?”皇太后慢慢品着茶,抬眼看她。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香惑天下1残皇,妃要你不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Alice慕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Alice慕灵并收藏香惑天下1残皇,妃要你不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