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香惑天下1残皇,妃要你不可 > 137.137.那一刻,他感受到了寻不着她的慌乱

137.137.那一刻,他感受到了寻不着她的慌乱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那一刻如音怔愣着,呆呆地让他吻。

    只是顷刻他便退离,唇上那轻轻一吻仿似绒羽划过,稍纵即逝。

    他不是第一次吻她,曾经在倾云轩他吻过她的,也是很清浅,她只当他开玩笑。而且那时候的她,并未清楚自己心内的感觉。

    此刻,却不一样了,她刚刚才确认了自己的心。

    他的薄唇已经离开,而她仍记得那淡淡的薄凉的触感。

    心里的某处丝丝牵动,说不出是开心还是胆怯,亦或者还有其他…偿…

    “谢谢……”

    他修长好看的手抚着她的脸颊,刚才她哭了很久?眼睛都肿了。

    在这样的环境下她一直没有离开,守着昏迷的他。

    一个如此清浅的吻不足以表达什么,却是他此刻最想做的。

    如音望着他,好一会才找到自己的声音,道:“谢什么?我们是一起的。”

    御皇柒勾起唇角望着她,那是她从不曾见过的温柔。

    以往他的眼神多是清冷淡漠的,唯有此刻,她几乎怀疑是不是自己眼花了,意会错了,还是天上月光角度的关系?

    那一双深邃如渊的眸中,闪动着奇异的暗金,她仿佛能从他的眸中,看到倒映着的小小的自己。

    之前面对白虎时那种惊惧害怕让她的心跳像打鼓,后来他昏迷时她担心害怕,心跳都跟着他的生命流逝一般放慢了下来,沉到谷底。

    而此刻,她的心脏跳得好快——那是一种说不说的小小雀跃和紧张。

    这一天之中,注定她的心率要失常了,全都只因为这个男子而失常了。

    御皇柒扫视他们所在环境的四周,下午入林去寻重明鸟之前他一路有留意,大概知道现在所处的位置。

    “往右边不远……有一个山洞……”

    山洞?

    如音随着他的目光往右边看,光线非常暗淡,只感觉是模糊的一片树林,什么都看不清。

    “你可以吗?”

    能去山洞的话当然比坐在路边好,山洞至少可以降低遇到的危险,而且不会那么冷,深秋的古林当中,寒气逼人,御皇柒的身体状况,绝对不能再继续坐在雾气重的地上了。

    御皇柒轻颌首,手撑着地面要起身,如音赶紧扶着他,他很费劲才站起来,却根本没有力气站稳,如音让他靠着,将他的手臂环在自己肩脖上,一步步往右边走。

    “枭白!”

    她朝站在不远处的白马喊,而她之前骑来的那一匹也停在后面不远,她已经管不了了。

    枭白像是听懂了一样小跑着上来,跟在两人身后。

    御皇柒所说的山洞应该不远,可这每走一步都那么艰难,御皇柒几乎整个人倚着她,他腿又不方便,她怕他摔了或者怎么了,特别地小心。

    好不容易进了山洞,黑漆漆也看不大清楚,但感觉山洞不大,,她扶着他靠坐在洞壁边,伸手解下自己的披风披在他的身上。

    “我去找些干枝,你在这里休息。”

    她说完便转身出去,御皇柒的目光随着她,虚弱道:“小心些……”

    钻出洞外,借着月色,如音只在洞口附近寻找干枝,现在已是深秋,干枝容易找到,她拨了一堆码在一起,然后抱起来,手指有微微的刺疼传来,可她顾不上去管。

    来回几次,便抱回来不少的干枝,她拿出火折子,开始生火。

    火折子燃起后的火光映着御皇柒苍白的脸,他靠着洞壁闭着双眼,疲惫又虚弱,如音每看一次,心中就揪起一分。

    她只想尽快把火架好,好让这洞里暖和起来,让他舒服一些。

    干枝一层层错落铺好,从下边留了空隙点着,火逐渐大起来。

    火光在不远处跳跃,御皇柒眯蒙着半睁眼,那火堆架得不错,不得不说,她明明一个被画府呵护长大的千金小姐,对这些却很在行完全不慌乱。

    她正在往火里添着干枝,低着头认真摆弄,火光映着她的脸微微红润,此刻是不得已在这洞中栖身,这样静静地看着她忙活却也觉得心安。

    突然想到什么,他抬手抚上自己的胸口,摸了摸衣襟内,感觉那东西还在,才放下心来。

    可他感觉到了另有些异样,伸手一摸,摸出来的是她应该戴在上手的那枚龙鱼内丹。

    “为何……会在我这?”

    龙鱼内丹在他的指间散发着淡淡的光晕。

    如音一边往火堆里添干枝,便道:“是我、是我刚才放到你怀里的。”

    “你不是说怕我弄掉了,我觉得在这野外,还是放你怀里比较安全,你暂且替我保管着吧。”

    御皇柒拿着那枚龙鱼内丹,没说话。

    火势燃得很好,如音松了口气,这才转身打量这个洞里,洞不大,但算得干净,她起身去到御皇柒身边,“来,洞口风大,我扶你到里边。”

    往里走了几步,找了个舒适的角度让他坐下靠躺着,她把之前披在他身上的她的披风解下,盖在他身上。

    “会冷吗?一会火燃起来就会暖了。”她轻声道,在他身边挨着坐下,伸手探他的额。

    他的额很凉,她又去握他的手,同样很冰凉。

    “很冷吗?”她问。

    而他闭着眼,只是极轻地摇了摇头。

    又是硬撑,到了这样的时候还要硬撑的也就只有他了,他不说,她便不知道他身上到底还有什么样的感受,除了冷,是不是还会疼,他特别能忍,一脸淡漠无表情,却不让人知道他正经历着什么样的感受。

    “你能不能不要这样,疼或者怎么的,你就说出来。不要总是一个人默默地忍着扛着好不好?”

    “你现在不是一个人,你身边还有我啊,你不知道你这样子我看着有多着急?!”

    她的语气急切而担忧,御皇柒睁开眼睛望着她,伸手将她轻轻搂进怀里:“……太累了,我只想要这样休息一会……你陪陪我,好么。”

    他一说话,她就没了脾气,顺从地靠在他怀里,心里却很担心。

    在这里他没有药,甚至连水,连吃的都没有,从他们进围场狩猎至今,应该都是没有吃过东西的,一整天了,身体怎么撑得住?

    她看到他抬起的手,而他手里是那枚龙鱼内丹。

    他要将它放进她怀中的衣襟,她制止了,“就先放你那儿。”

    刚才在外边的时候他明明已经昏迷,突然又醒来,她总感觉或许是龙鱼内丹帮了忙,发挥了作用,那么便让它继续留在他那儿,她并不需要。

    火越烧越旺,干枝噼啪响,御皇柒不说话了,闭着眼睛,如音尝试着悄悄从他怀里离开,他并未有什么反应。

    此刻受伤这么重的他,已经无力到对一切都迷糊而不敏感。

    她再往火堆里添了些干枝,这火足以烧上好一会儿,再看了他一眼,她悄声钻出了洞外。

    枭白就在洞边,她过去解了缰绳,翻身上马,看了一眼隐隐映着火光的洞口,狠心调转马头往前策马而去。

    她实在没有办法了,她说过要陪着他的,可是他的身体已经明显撑不下去了,她得回去,回去找人来帮忙,御皇柒需要的是一个舒适的环境,一个能安心疗伤的环境,山洞里什么都没有。

    与其期盼着别人能找来,还不如她自己回去找人帮忙。

    “枭白,你快一些,尽量快一些,御皇柒还等着我们呢——”

    她知道自己进入古林深处去寻他花了很长的时间,所以此刻返回营地距离也一定很远,她别无他法,只能希望枭白能跑快一点,尽量减少花用的时间。

    枭白像是听懂了似的,发足狂奔,一人一马,在黑夜的古林中穿行而过,马蹄声,远远近近的兽鸣声,在她的耳中萦绕。

    突然前方路中央出现一个人,她赶紧拉住缰绳才没有让马匹撞上去。

    那人惊慌地跌坐地上,仰头望着马背上的如音。

    如音趁月色打量面前的人,是个男子,看着三四十岁的年纪,衣着朴素,他身边躺着个背篓,其中有果子散落一地。

    “……你,你是什么人?”

    那男人疑惑又防备地看着如音。

    如音骑在马上也有些警觉,问:“你又是什么人,为何在这皇家围场里?”

    男子从地上站起,打量着如音的穿着,道:“我家世代守在这古林当中,你既然知道这里是皇家围场,你又是什么人,为何出现在此?”

    如音今天只穿着轻便的马术装,身上没有什么首饰,唯有那衣裳料子看来还是上乘,让人辨不出身份。

    世代守在这古林当中?

    如音想起了御皇柒说过,这围场中有守林人,难道她遇到的就是吗?

    她打量面前的男子,长相普通而神情严肃……好像,不是坏人。

    她翻身下了马,来到他跟前。

    “我……我是随着皇上一起来狩猎的侍从,我家主子在林中与众人走散了,还受了伤,你能随我去看看么?”

    她没有直说自己的身份,因为她不够放心。

    那男子看着如音,感觉她的着急担心不像是假的,问:“人在哪儿?”

    “我带你去。”

    -

    山洞之中一片安静,御皇柒时而昏迷时而又稍微清醒,他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身边却空无一人,陪伴着他的只有那寂静的篝火。

    环视一圈都没有寻到她的身影,他的心骤然紧张起来:“音儿……音儿……”

    没有任何回应,他艰难地撑起身,看向洞外,外边只有一片漆黑的夜色。

    那一种侵袭全身的紧张和担心,他努力坐起来,起了身,忍着浑身的疼痛,扶靠着洞壁,步伐不稳踉跄着一步步往洞口移去。

    她是否是在附近捡干枝?

    “音儿……”他又唤了几声,仍无任何应答。

    那一刻,他感受到了心中的慌乱,寻不到她的慌乱。

    胸口的阵阵疼痛不知道是因为毒发还是因为担心紧张,他手抚着胸口,艰难地迈步出洞口,只是夜色太黑,他没有走几步便被地上的枝蔓绊倒,踉跄地摔倒在地。

    他不是第一次经历这样的情景,却没有哪一次如此刻这般紧张心焦,他恨自己的无用,恨自己这无用的身体,而他,想要找她。

    摔倒在地他便再没有力气撑起来,夜间的雾气重,地面微微湿润,他的心比这冰冷的土地还要冷。

    连拴在外边的枭白也不见了,她去了哪里,知不知道这古林之中有多危险?

    从没有过的惊惧袭便全身,他心中唤的都是她的名。

    意识却越来越模糊。

    突然,仿佛听到了马蹄声,他却已经无力抬头去看,脸贴着地面,无力得像在等死。

    如音回来第一眼就看到了倒在洞外的御皇柒,赶紧翻身下马跑到他身边将他扶起。

    “你怎么样?”

    御皇柒靠在她怀里,眉间紧蹙,伸手紧紧握住她的手,眼睛半阖,费劲气力却只说了一句:“……别、别乱走。”

    幸好她回来了,他已无力去寻她,幸好她自己回来了。

    “我没有乱走,我只是想去找人帮忙——”

    看他这模样,她心疼坏了。

    “你说的就是他?”

    如音身后跟来的男子问。

    如音点头:“是、请你帮帮忙——”

    突然多了道男人的声音,御皇柒努力张开眼睛看,视线里除了如音,还有一张陌生男人的脸,五官方刻,看着严肃。

    他蹙眉:“……他、是谁?”

    “他是这守在这古林当中的守林人,我遇到他,请他过来的。”如音跟他解释。

    “这位公子看着状况不大好,还是赶紧随我回去歇歇吧。”

    如音点头,扶着御皇柒起身,男子也上前来要帮扶着,御皇柒却戒备地退开。

    “孙叔是我找来帮忙的,你听我的,跟他一起走。”如音温声安慰。

    她一脸的紧张担心,都像要哭了,御皇柒看着她,最终轻点了下头。

    叫孙叔的男人上来,将御皇柒的手臂搭在自己肩上,健壮的他轻易就扶着御皇柒往前走去了,如音紧紧跟在身边。

    -

    此刻不知道营地那边是怎么样的状况,御皇柒跟她一直都没有回去,营地的人会不会担心,会不会派人找了出来?

    如音不懂路,随着孙叔一起回他家的路上,心中想着。

    但是想到他们对御皇柒的忽视和不关心,她的心里也并不抱着多大的期待。

    只要有她在就够了,她会尽自己所能保护好他,守着他。

    走了不是太远,前面出现一间木屋,如音感叹这古林之大,让她自己走的话怎么转都看不到这其中竟然还有房子存在。

    “到了。”

    孙叔将御皇柒扶进了屋里,燃起了烛火。

    屋内很简陋,只有一张床,一张桌子一把椅子,还有一个靠墙立着的柜子。

    可这怎么都比山洞要更好,御皇柒平躺在床榻上,如音道:“孙叔,能不能给我些茶水?”

    孙叔出去拎了壶茶进来,然后又走了。

    如音过去倒了一杯,扶着御皇柒让他靠着自己,小心喂着他喝下,他喝了两口却剧烈地咳了起来,她放下杯子紧张地给他顺背,心里慌乱。

    “你慢慢喝点,慢慢喝……”她尝试着继续给他喂,这一回他再没有咳了,还好。

    她转身要去放杯子,他却紧握着她的手,她转头:“嗯?”

    御皇柒费劲地睁开眼睛望着她:“别、别轻易相信……任何人。”

    “我知道我知道,我会注意的,你放心好好休息。”

    如音知道他担心什么,点头应他。

    这时门推开,孙叔端了盆水进来,“这是热水,我现在出去给这位公子熬点药汤。”

    “孙叔,不必了,我现在需要的是吃的,你这里——”

    “今天刚捕到了几条鱼,我去熬点鱼汤吧,你们等着。”

    孙叔出去了,如音拧了湿帕子来给他擦脸,他唇角的血渍早已凝固,她为他擦拭着,心都揪在一起。

    “不要什么鱼汤,都不……需要。”

    御皇柒虚弱却倔强。

    此刻他的身体状况他自己清楚,谁这时候想要加害于他最容易不过,可他不能死,也不想死。

    曾经的他求死过,现在——

    望着面前的她,一张担心认真的小脸,他,他想好好活着。(www.. )</dd>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香惑天下1残皇,妃要你不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Alice慕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Alice慕灵并收藏香惑天下1残皇,妃要你不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