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香惑天下1残皇,妃要你不可 > 158.158.你对这天下,可有野心?

158.158.你对这天下,可有野心?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太后赐了座,如音便在距离她不远的软榻上坐下来。

    再如何养尊处优,再如何保养得当,毕竟已经是年过六旬的老妇人,那布着皱纹的沧桑的眼,半懒的神色,淡然看着如音,如音却感觉那目光在自己身上像是打量。

    她面上镇定,桌案下的手还是不觉握起,人都怎么说来的,姜是老的辣,何况是曾经从皇后晋级为太后的这么一个女人,慈祥的表象不代表实际,她得步步留心。

    侍女送上来茶水,在那华贵老人的面前搁下一盏,在她跟前也搁下一盏。

    太后缓缓喝了两口茶,开口了:“如音啊,你与柒儿成亲的时候皇祖母不在,这是第一次单独召见你,皇祖母该给些见面礼。”

    这是一个侍女端着一个托盘上来,对着如音行了礼,搁在她的身前偿。

    如音看到那深红绒布上是好几样首饰,一样扫过大概有手镯,项链,还有玉钗。

    如音惊讶,道:“皇祖母,您是我跟王爷的长辈,该是我们孝敬您才对。”

    今天是怎么了,显示御皇柒送她一箱子的珠宝,入宫来这个皇太后又要赏赐她。

    太后淡淡笑了:“孝敬是另一回事,皇祖母要给你的礼物却是另一回事。”

    “当初玉莹嫁给煊儿,皇祖母也给了些礼物,你这边同样不能少。”

    蓦然提到御景煊,让如音心里的疙瘩起来,她只能微微一笑,也不推脱了,只道:“那如音谢皇祖母厚爱。”

    太后慢慢品着茶,那苍老的目光微微抬起,看向如音的手腕。

    “今日皇祖母差人请你入宫,也不过是想要闲话家常,便说说,你与柒儿婚后相处如何?”

    她示意如音不必拘谨,如音喝了一口茶,才道:“……还挺好,王爷他,他对我很好。”

    说起那个人,她便也有些想他,不知道此刻他在府中在做什么,与属下谈事情么,还是自个儿在书房看书抚琴。

    “柒儿他身体不好,多劳你费心照顾,皇祖母看你也是个乖巧懂事的孩子,与柒儿定然相处不错,只是——”

    她的话锋一转,如音看着她。

    “柒儿的情况你是知道的,皇祖母还是会多有担心,有些事情,人不能胜天。”

    这话如音听着不是太明白。

    太后却笑着转了话题:“最近皇祖母听说了几件与你有关的事,像是上一次泰山祈福之行,是你替玉莹解了围。”

    “那纯属一个意外,如音其实没做什么。”那件事她可不敢乱邀功。

    太后仍是淡笑:“之前听皇后说,宫内湖中曾有龙鱼现身,你可知,龙鱼是上古神兽,是护佑诏月的神兽,能带来吉祥。”

    如音点点头。

    “皇上在还没有即位之前,曾经有幸得见一次那龙鱼现身,后来,这天下在他的治理下算得国泰民安。”

    “皇祖母听说,那日龙鱼现身,除了玉莹之外,你也在场。”

    如音听着,缓缓点头,她那天确实在。

    “如音,这里也没有外人,你便实话与皇祖母说,那天,到底是你,还是玉莹是那第一个看到龙鱼现身之人?”

    如音这才发现,什么时候,这殿内已经没有任何侍女候着,只剩下她与这雍容华贵的老人单独相处。

    她想了想,道:“这事情,如音还真说不准,因为如音以如音的角度看的,太子妃以她自己的角度看的,或许,说不清谁前谁后。”

    她这样也是算说了实话。

    太后的笑意更深了些,那苍老的眼眸中眸光亦是,“你手上的那枚珠子倒是漂亮,比皇祖母见过的任何一粒珍珠都要漂亮。”

    如音随着她目光看向自己的手腕,这才注意到,她给御皇柒的龙鱼内丹什么时候又系在自己手上了?

    她笑了笑,没说话。

    “如果皇祖母要以别的珍宝,换你手上的珠子,你可愿意?”

    如音一怔,心中隐隐不安。

    太后是知道这珠子的来历了么?还是试探她?

    “这是王爷送如音的第一样东西,虽然只是一粒珍珠,如音却很宝贝……”她佯装一脸的娇羞和幸福。

    这是龙鱼内丹,对御皇柒有用,她原本给了御皇柒就没有再打算拿回来,别的人,她谁都不会给。

    或许这是她能留给他,最宝贵的一样东西了。

    太后笑起来:“皇祖母与你开玩笑的,那日蹴鞠大赛之后,曾听你说找不到了个珍珠手串,想来便是此物?皇祖母可否看看?”

    如音点头,“是,后来找回来了。”

    她从手上取下那手链子,亲自起身走到太后跟前,双手呈上。

    太后接过了那手链,放在掌中仔细端详。

    以红绳编制的绳结并不繁复,上面只缀着一粒拇指大小的相似珍珠一样的珠子,却比珍珠的光泽更美,胜过她这辈子所见的所有的珍珠,传到掌心有微微的凉意。

    是真的很美,这珠子。

    如音就站在跟前,眼睛也望着太后的手掌中,心里隐隐有些担忧,太后……不会不给回她了吧?

    太后嘴角带笑地端详着掌中,突然,她看到那珠子的光芒渐渐隐去,原本莹润透白的珠子,慢慢变得色泽暗淡了些,渐渐没有了光泽。

    太后脸上神情一点未变,并没有让如音看出端倪,手向如音伸来:“既然是柒儿送与你的,你便好好收着吧。”

    如音点头,赶紧伸手接过来,然后戴回了自己的手腕上。

    太后是上了年纪,但眼神还好,她看到那刚才在她手中明明已经光泽黯淡的珠子,在如音的手腕上渐渐又重新泛起光泽。

    -

    宫中传闻太子在围场狩猎的时候受了伤,当时自己没注意,没想到回来后突然发作了,像是中了毒。

    这事情瞬间传开,皇后很着急,让太医去瞧,也看不出什么来。

    施玉莹在东宫太子寝殿内照顾,而床上的太子却一直昏沉睡着。

    只有张吉清楚其中缘由,却不能说,也只是担心地候在一旁。

    太医虽然没有诊出病因,以多年的医术却知道太子此症不轻,很是棘手。

    皇后从御景煊的寝殿出来,在外殿与太医说话,太医将自己诊断的,还有自己担心的,都告诉了皇后。

    “启禀娘娘,太子殿下此次病情来势凶猛,微臣不敢乱断,只能先开几剂药,再行观察——”

    “那可怎么办?”皇后心急如焚。

    太医也是惶恐,跪下道:“只怪微臣能力有限。”

    皇后看着太医,太医在宫中数十载,如果说他的能力有限,那么谁还有那个能力?

    就先听太医的,再看看今天的情况吧。

    太医去开药了,一名侍女过来,低声跟皇后禀告,说的正是如音被皇太后召入宫的事。

    可现下她也无心去细想,听过这事情心里有数就行了,又再次走入内室去看儿子。

    御翎皓与御紫千听说了这事情也过来了,在床榻看着御景煊脸色苍白,御紫千担心道:“二哥这是怎么了?”

    虽说皇室兄妹不少,可御景煊与她同为皇后所生,有最亲的血缘关系。

    御翎皓也蹙眉看着御景煊,他感觉御景煊这病来得不一般,但并没有说出来。

    皇后担心人多会影响了御景煊休息,没多久便让大家出来,只留下了施玉莹在内室中照顾着。

    “嫂嫂,你别担心,哥哥他不会有事的。”

    临走前御紫千拉着施玉莹的手安慰,施玉莹点点头,看向床榻上的男子,心里却并不轻松。

    昨夜御景煊的状况她是亲眼所见,太不寻常了。

    -

    “嫂嫂——”

    內侍将如音送出太后寝宫,听到唤声,她抬头,看到前面是御紫千与御翎皓正往这边走来。

    御紫千上来,拉着如音的手:“嫂嫂你什么时候进宫的,紫千都不知道。”

    “皇祖母让我来的,你们这是,要去给皇祖母请安么?”如音说着,转头对御翎皓颌首微微笑。

    御翎皓也淡笑着看她。

    “嗯,我与四哥才从二哥那儿过来,二哥他病了!”

    御景煊病了?昨天不是还好好的么?

    如音脸上神色淡淡:“哦?太子殿下怎么了。”

    “这个我们也不是很清楚,据说是前些日子在围场狩猎的时候被什么伤到了,中了毒,现在回来才发作起来,母后都担心死了。”

    御紫千毕竟心思单纯些,便把自己刚才知道的都告诉了如音。

    如音点头,没说什么,一转眼,却发现御翎皓的目光看着自己。

    只是她看过去的时候,他便将目光自然而然地撇开了,道:“不如你们二人在这先聊着,我先进去给皇祖母请安。”

    御紫千说好,御翎皓颀长的身影便从她两身边经过,往前走去了。

    “四哥在外边游历惯了,与我一样也是不大拘泥礼数。”御紫千看着御翎皓的背影,笑着对如音吐吐舌。

    如音心思不在,也不注意听,御紫千说要送她出宫,在跟前叽叽喳喳,突然唤她,她才道:“嗯,刚才紫千你说什么?”

    “嫂嫂,我说,你要不要去看看我二哥?”

    如音一怔,她入宫最怕见到的便是御景煊了,昨天发生那样的事,要她如何面对他。

    本来于情于理,御景煊是太子又是御皇柒的二哥,她既然正好在宫内,去看一眼也没什么,但是……

    她沉默,想着要怎么推掉御紫千的这个提议。

    那时候正好两人就走到东宫附近了,不然御紫千也不会想起这么问。

    她不吭声,御紫千只以为她是不好意思,便道:“不打紧,七哥不在,我有陪着你呢,嫂嫂。”

    说着便拉着她往东宫进去了,如音不想,可这拉拉扯扯的不成样子,再说,如果她执意不去,只怕御紫千会觉得奇怪。

    这么半推半就的,她进了东宫,昨天才来过的地方。

    心里觉得不舒服,御紫千已经朝前喊道:“母后。”

    皇后还在外殿坐着,如音这一看,心想真是不进去不行了。

    “如音给母后请安。”

    皇后点头:“起来吧,如音,你来看煊儿,有心了。”

    御紫千与皇后说了两句,便牵着如音的手往内殿中走。

    进了去,绕过屏风,抬眼便看到床榻上躺着的男子,还有坐在床沿边的施玉莹。

    “二嫂嫂,我带七嫂嫂过来看看二哥。”

    施玉莹起身,看着如音,在这里她不便发作,眼神却冷漠。

    不知道是刚好御景煊本来要醒来还是怎的,御紫千才说完这句,他缓缓睁开了眼睛。

    一声低咳,施玉莹赶忙转回头看床上:“殿下,您醒了?”

    “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儿不舒服?”

    施玉莹的声音很关切,如音跟与御紫千站在稍远一点的屏风边,心里很不自在,她刚才听御紫千说御景煊一直睡着的,怎么刚巧就醒了。

    御景煊并没有回施玉莹的话,目光扫见了房中的如音,还以为是自己在做梦,撑着身子便要起来,施玉莹赶紧扶他,如音却只想往后退。

    “二哥,我带七嫂嫂来看看你。”御紫千笑说。

    “听闻太子殿下身体不适,如音正好在宫中,便代表七王爷过来探望,还望殿下保重身体。”

    “王府中还有事,如音便不久留了。”

    如音微微一福身,转身便走了出去。

    “哎,嫂嫂——”

    御紫千没想到她这么着急要走,追了出去。

    她是在怪他昨天的行为吗?

    御景煊靠着床头坐着,好不容易见了一面,她却如此冷漠,心里,很责怪他吧?

    施玉莹看到他的目光跟随着那人远去,心里嫉恨得不行,他在病中是她照顾,他却一心只惦记着那人。

    她施玉莹哪里比不上画如音?

    -

    “翎皓给皇祖母请安。”

    “免了,赶紧过来坐下吧。”

    太后笑看着御翎皓,那种发自内心的慈祥,与刚才面对如音的时候是完全不一样的。

    “谢皇祖母。”

    御翎皓也笑了,掀开衣摆在太后不远处落座。

    “翎皓听说,刚才七王妃曾来给皇祖母请过安?”

    侍女端上茶水,御翎皓便端起来喝,那神色很放松。

    “是皇祖母请她入宫来的。”

    太后遣退了殿内所有的侍从,看着这个孙儿,那双苍老的眸中都是爱怜和满意。

    “晧儿,这一次回来,便不要再走了,多在宫里陪陪皇祖母,不好吗?”

    御翎皓笑道:“皇祖母,翎皓已经习惯了外面的天地,并不想——”

    “如果皇祖母打算给你一个更广阔的天地,你也不愿意留下?”

    太后打断他的话。

    御翎皓一怔,“皇祖母的意思,翎皓愚笨,并不明白。”

    太后只是看着他,布满皱纹的嘴角带着笑:“看到你,就让皇祖母想起了你的母亲,一转眼,已经这么些年过去。如果她还在,看到你今日如此优秀,必定欣慰。”

    御翎皓是皇帝的惠妃所生,几年前已经去世,后来御翎皓便多在宫外游历,并不经常回宫。

    而惠妃,正是太后的侄女,所以说起来,皇帝的这么多皇子中,太后最为疼爱的,就是御翎皓。这或许就跟皇后对施玉莹特别看重是一样的道理。

    太后突然提起惠妃,御翎皓神色有些怅然。

    “晧儿,在皇祖母心里,一直觉得你比煊儿更优秀。”

    御翎皓的性子低调内敛,相比御景煊更稳重。

    “皇祖母——”

    御翎皓有些惊讶,转头看殿中,才发现除了他们两人,并没有别人在场。

    可是这样的话,即使是身为太后的她也不应该说的,毕竟,他的二哥御景煊是当今的太子,是他父皇心中接下皇位的人选。

    太后笑道:“在我这儿,不怕有什么话传出去。”

    “晧儿,你只管告诉皇祖母,你对这天下,可有野心,可觉得自己有能力挑起这重担?”

    御翎皓心中一凛,离开席座来到太后跟前跪下:“翎皓……不敢想。”

    他向来是知道皇祖母最疼自己,但他没想到,今日本只是过来请个安,却突然说起了这样的事情,如果传出去……

    “没有什么不敢想,只要你想要,皇祖母便帮你。”

    上座那雍容华贵的老人苍老却眸光犀利,御翎皓抬眸望去,心中不禁有种热血沸腾的感觉。

    对着她重重一叩。

    -

    进宫说是去去就回,结果回七王府的时候,已经是午后了。

    马车路过市集的时候如音掀开帘子看外边,人来人往,那是最寻常的百姓生活。

    不久之后,她也可以过上这样的生活么?

    今夜,夙微生会给她带来怎样的消息?

    她发现自己期待,而又有些害怕。

    今天皇太后召她入宫谈话,她总觉得有些什么不对,却又说不上来。还有那偶遇的孟贵人,才入宫竟然知道她的那么多事……

    可见那一副淡然无欲无求的神色毕竟只是表象,为了应付宫内的各种勾心斗角的,孟澜衣还是做了功课的吧。

    不过她想学她做什么香露花蜜,那些并没有什么用处,她估计选错人了,在宫里,讨好施玉莹那样的人才有前途。

    如音为自己的胡思乱想感到好笑,轻摇头,不知不觉,马车已经回到王府了。

    回到茗幽阁,雁还便上来道:“小姐,您可回来了,在宫里可还好?”

    她一脸担心,可没忘记自家小姐入宫被欺负的事。

    “嗯,只是去见了太后。”

    如音看到她的房前候着两名侍女,不像是自己这边的人,问:“这是怎么了?”

    “小姐,雁还正要等您回来与您说呢,刚才王爷差人来搬东西,小姐,您哪些东西要带去倾云轩呢?”

    如音一怔,茫然道:“我的东西为什么要搬去倾云轩?”

    “小姐,王爷不是说以后您便在倾云轩住下了么,所以才派人过来的啊。”

    如音听到这话,想起了从广元郡回来的那晚上,她睡醒了去找他,当时他是说过这样的一句话。

    可是……

    “你们都先别动,回去吧,我自己会跟王爷说。”她打发那两名侍女。

    两侍女虽然疑惑,但也听命行了礼,退下了。

    “小姐——”

    雁还蹙眉上来拉着如音的手,低声道:“这多好的机会,您现在跟王爷感情也那么好,怎么还不搬过去——”

    雁还怎么会懂如音心里的想法,如音叹息道:“乖,我累了,想睡一会儿。王爷那边若问起,就说我回来了。”

    走入房中,她反手便将门关上。

    另一边

    倾云轩内,侍女进来禀告:“王爷,王妃已经回到府里了。”

    “嗯。”

    御皇柒只淡漠应了声。

    那侍女小心翼翼,又道:“王爷,王妃她……说东西先不搬。”

    面前清逸俊朗的男子,眸从桌案上摊开的地图抬起。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香惑天下1残皇,妃要你不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Alice慕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Alice慕灵并收藏香惑天下1残皇,妃要你不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