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唯一的星光 > 第50章 chapter50

第50章 chapter50

推荐阅读: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萌妻鲜嫩:神秘老公夜夜宠童养媳之桃李满天下有个总裁非要娶我傻女逆天:废材大小姐一纸契约:独占宠爱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就在她几乎反悔,想逃回楼上时,一捧鲜艳的红玫瑰忽然伸到面前。

    男人俊朗的脸出现在上面,笑容灿烂,眼睛比星星还要明亮,“as!yheart~”

    简唯愣了几秒,才说:“是你……”

    路宇铭眨眨眼睛,“对啊,是我。”

    简唯看到他的帽子,以及还挂在脖子上的黑色口罩,“刚才,让我同学给我带话的也是你?”

    路宇铭:“不然你以为是谁?”

    简唯慢慢低下头,心里不知什么滋味。对啊,她以为是谁?真是傻,在发生过那样的事后,她居然还抱着这种幻想……

    路宇铭把花凑得更近一点,“这个,给你的。”

    简唯看着,没有接。

    玫瑰是鲜亮的红,硕大的一朵朵,寒风拂过,送来阵阵幽香,夹杂着冰雪的气息。简唯忽然想起来,江屹也送过她这么一束花,她把它们小心地养在花瓶里,勤换水、剪枝叶,每天都要看很多次。她希望它们能开得更久一些,可是没有用,最后它们还是谢了。

    就像她和江屹,曾经有过交集,如今各自分开,也许再不会相见。

    女孩的脸色忽然变了,嘴唇也有些发白,路宇铭一愣,“你怎么了,不舒服?”

    简唯低头,掩饰道:“没什么……那个,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她其实很想离开,但路宇铭特意过来,她的涵养不允许就这么丢下他。

    路宇铭盯着她,沉默片刻,忽然说:“有。我最近一直在思考一件事,一件很重要的事。”

    他语气低沉,表情几乎是凝重。简唯也被影响了,跟着放低声音,“什么事?”

    他又是沉默,久到简唯整颗心都提起来了,才说:“你有没有想过,你和周佩佩,你们的关系也许没那么简单……”

    简唯:“……啊?”

    路宇铭拍拍她肩膀,煞有介事道:“两个人怎么会平白无故长那么像呢你说是吧?搞不好,你们就是失散多年的亲姐妹!我很看好你们啊,不然来个滴血认亲吧!”

    简唯怎么也没料到,他要说的就是这个,几乎无言以对。她打开他的手,半晌,还是忍不住道:“滴血认亲没有科学依据的,你还是在美国念书呢,连这个都不知道?”

    路宇铭像是愣了一下,不说话了。

    月光下,男人手插着兜,神情有些不自在。

    不会吧,这么敏感?被她的话伤自尊了?

    简唯有些不安,不管有意无意,她都不习惯让人难堪。

    路宇铭走近,又一次把花递过来,这回简唯乖乖接过。

    他偏头打量她几秒,忽然伸手,动作快得简唯反应不过来。她只觉头皮一痛,就见男人后退两步,手里捏着根乌黑的发丝!

    月光下,他笑得可恶极了,“既然滴血认亲不行,那咱们就验dna吧!”

    简唯这才知道自己被耍了,还是连着两次,气得一跺脚,扑过去就想抢回来。

    路宇铭一边挡一边道:“别急啊,等哪天我偷到周佩佩的头发,会通知你的!”

    “喂!你够了!”

    简唯瞪着他,嘴巴微鼓,像一只接近暴走的兔子。

    路宇铭看看她,忽地一笑,“你这个样子,可好看多了。不像刚才,垂头丧气,死气沉沉……”

    简唯一愣,然后反应过来,“你故意的?”因为看她不开心,所以故意逗她……

    路宇铭:“我可受不了女孩子跟我在一起还愁眉苦脸的,逗人笑太困难,但气气人我还是很擅长的。”

    简唯完全被他弄得没脾气了,“拔发之恨”也不想追究了,偃旗息鼓道:“谢谢你的花,如果没别的事儿的话,我先回去了。”

    “别走。”路宇铭一把拽住她胳膊,“收了礼就跑,不厚道啊,回礼呢?”

    简唯冷漠脸,“我没钱,回不起。”

    路宇铭:“没钱啊,那就以身抵债吧!”

    简唯一惊,诧异地望着他。

    男人一把揽住她肩膀,“听说a大的梅花开了,踏雪寻梅最是风雅,小生向往已久。走走走,今晚就你给我当向导了!”

    简唯实在没搞懂,自己怎么就招惹上了路宇铭,下着大雪的晚上也被他拽了出来。

    五分钟后,她坐在路宇铭的兰博基尼里,慢悠悠朝梅林开去。

    车里暖气开得很足,简唯捧着杯热水,一边喝,一边还在发抖。她衣服穿少了,从宿舍楼到上车有段距离,冻得走路都在蹦。

    这么一想,忍不住怨念地看向旁边,罪魁祸首开着车,毫无愧色,“干什么,我也想借衣服给你,但我也冷啊!”

    简唯咬牙,“你不叫我出来,我就不会冷。”

    “难得圣诞夜,你就宅在寝室?太惨了。我明明是来拯救你的。”

    简唯觉得自己不是刻薄的人,但这个路宇铭嘴太欠了,不回击他都觉得对不起自己,“听我朋友说,她看到你时你遮得很严实?其实何必呢,你不戴帽子口罩,也没多少人认识。”

    路宇铭:“哇,这么狠!我们十八线就没人权?难道只有江屹他们才可以戴口罩戴帽子?”

    简唯表情微变。

    路宇铭接着说:“对了,你喜欢江屹是吧?上回还在听他的歌……我跟他挺熟的,怎么样,你要是说几句好听的,我可以帮你要签名哦。”

    简唯有些意外。听起来,周佩佩没跟他讲她在《如果没有爱》剧组的事儿?不然他就该知道,她和江屹也是打过交道的。

    她不想接这个话题,透过挡风玻璃望向前方,片刻后轻舒口气,“其实,我觉得你这人真挺奇怪的,我们很熟吗?明明连面都没见过几次吧,你居然在这种日子跑过来……”

    “你怎么不换个思路想想呢?我在这种日子跑过来,是不是对你有意思,是不是在追你啊……”

    他挑挑眉毛,说着暧昧的话,神情却又满不在乎,让人觉得这不过是个玩笑,是个恶作剧。

    然而简唯凝视他几秒,轻声说:“我有喜欢的人了。”

    路宇铭不为所动,“这么重要的日子,他都不在你身边,可见不合格。别喜欢他了,来喜欢我吧。”

    简唯摇摇头,“我喜欢他,但是他不喜欢我。不过这不是他的错。”

    路宇铭终于愣住。

    前方夜色里浮现隐约的轮廓,是梅林到了。

    简唯说:“停车。”

    兰博基尼停下,简唯打开车门,迎面就是一阵寒风,吹得她下意识闭上眼睛。再睁开时,只见漫天大雪纷飞,而梅花,果然已经开了。

    简唯一直是喜欢梅花的,以前冬天也赏过梅,但她从没试过在这样的深夜来看。

    天那么冷,雪下得那么大,可梅花还是顽强盛开。月影横斜、暗香浮动,白雪覆盖枝干、花蕊,绵延起伏。以往所见不过是旖旎风景,而今晚,才是真正的凌寒盛放。

    像一个斗士,那么安静,那么热烈。

    简唯看得入了迷。

    等路宇铭走到她面前,她才回过头,朝他粲然一笑,“踏雪寻梅,原来真的很有趣。谢谢你带我来。”

    路宇铭凝视着她。

    他知道她在等什么人。不是因为她刚才那句话,而是等在楼前时,他看着她冲出来,四下张望。她的表情殷切而畏惧,仿佛既想见到那个人,又害怕见到他。

    这一晚上,她其实是不开心的。

    可是这一刻,漫天飞雪里,女孩笑靥如花,全不见方才的低落伤感。

    原来她是这样的人。即使自己再失意,也会为外物的美好而赞叹。

    路宇铭摇摇头,终于也笑了。

    他脱下大衣,披到她身上。简唯有些惊讶,他却一反之前的嬉皮笑脸,甚至温柔地为她理好了衣领。

    手指摩挲过领子,他说:“你和周佩佩,真的不太一样。”

    简唯有点不自在,“我当你是在夸我啦。”

    路宇铭点头,“嗯,我如果这么对周佩佩说,她肯定也觉得我在夸她。”

    简唯微愣,“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雪花落在车顶,很快覆盖上一层白色,车前灯照射着厚厚的积雪。江屹坐在驾驶座,手握着方向盘,静静看着他们。

    溶溶月色里,她站在梅林前,身上披着男人黑色的大衣。而他一边跟她说话,一边转身折了支梅花。他动手时她仿佛在阻拦,可惜来不及了,梅枝被递到了面前。

    她无奈接过,他满脸带笑,像在等待表扬,可她举起来看了看,忽然就作势要打他……

    他没想到自己会看到这一幕。

    驱车两个小时,冒着大风雪,还有圣诞夜糟糕到极点的交通,他赶到她的学校。

    这一路上,他其实都没想清楚,自己是不是要见她,如果见到了,又要说什么。只是身体里有股冲动,像一团火,燃烧着血液,让他想向她靠近。一点点,再一点点。

    他披戴着风雪,赶到她的身边,却猝不及防,撞上她和别人的良辰美景。

    胸口处闷闷生疼,那晚他拒绝她时,她也是这个感受吗?是他决定放开的,也许,这就是对他的惩罚。

    车门就在旁边,只要伸手就能推开,就能出现在她的面前。可他现在还有什么资格?他的困局依然在,她却有自由的人生,更好的选择。

    其实什么都没改变,他想反悔也没有立场。

    江屹开着车,穿行在车水马龙的街道。他薄唇紧抿、面无表情,眼睛是比夜色还深重的黑。整个城市霓虹灯闪烁,一切都是那么繁华,可落到他眼中,高楼大厦、玉宇琼楼都一点点虚化,最后浮现出的,是简唯在梅林前的如花笑颜。

    他想,他还没有做出选择。但也许,已经不需要他来选择了。

    第二天早上,江屹是被电话吵醒的。他躺在驾驶座上,昨晚漫无目的开了一夜车,不知什么时候随意把车停在路边,就这么在里面睡着了。

    他本来就感冒,现在头疼得更厉害,浑身也仿佛要散架似的。挣扎着拿过手机一看,果然是林皓。

    “喂,屹哥你在哪儿?”

    “在外面。”江屹一开口,发现自己嗓子也哑了,“我现在就往回赶,应该赶不及第一个通告了,你让静姐想办法周旋一下。”

    “别管通告了,出大事了!”林皓急道。

    江屹愣住,“什么大事?”

    “谢斌,谢斌导演昨晚在酒店被抓了!”

    江屹脸色终于变了,坐直身子,“他被抓了,昨天晚上?”

    “是,现在网上已经传开了,说什么的都有……静姐让你做好准备,不知道事情会闹多大,搞不好,咱们就要惹上大麻烦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最强狂兵神藏辣手神医医品宗师诸天至尊料理王最强逆袭天影妙医鸿途

唯一的星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茴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茴笙并收藏唯一的星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