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唯一的星光 > 第52章 chapter52

第52章 chapter52

推荐阅读:夺舍之停不下来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童养媳之桃李满天下萌妻鲜嫩:神秘老公夜夜宠傻女逆天:废材大小姐龙王传说鲜妻好甜蜜:老公,别太坏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简唯一整天没有吃饭。

    从早上起床,一直到晚上,她都坐在电脑前。浏览器开了很多个窗口,q.q和微信也都挂着,各种信息不断涌现,她努力想要保持冷静,可眉头还是越皱越紧,终于烦躁地喊道:“啊啊啊!搞什么啊!”

    简唯怎么也没想到,明明昨天还一切都好,不过一觉醒来,就已经天翻地覆。

    谢斌被抓,江屹惨遭牵扯,网上一片口诛笔伐,各种脏水都往他身上泼,甚至还有人说他也被抓了……

    你才被抓了!你全家都被抓了!

    简唯气得不行。那些评论是那么刺眼,铺天盖地,之前她也见过别的明星被大范围攻击,可发生在江屹身上还是头一回。

    原来这种感受这么煎熬,看着喜欢的人被千夫所指……

    有这想法的不止她一个,群里的小伙伴也全在线,大家都在想各种办法,试图控制局势。可事情闹得这样大,早不是之前和林泽群粉丝的小打小闹,她们又没有经验,都有些手忙脚乱、不知所措。

    南瓜酱看到居然有人在洗白赌博,怒不可遏:“那些人是没长脑子吗?智障?不会说话就不要说,生怕别人骂你骂得不够狠啊!”

    简唯也看到了那些评论,虽然她怀疑里面有人在搅混水,但不可否认,确实有脑残粉会为了偶像这么做。而这种时候,这样的言论除了让群情更加激愤,没有任何益处。

    简唯深吸口气,让自己镇定下来,“这样,大家都别慌,别生气。听我说,咱们群里的人,微博在粉圈都有一定影响力,现在你们都去发点东西,引导一下粉丝。外界的一切都还只是猜测,并没有直接证据证明江屹昨晚在聚赌现场,我们要有理有据的反驳。但是,不能为了辩解就不顾三观,尤其尤其不要洗白赌博这件事!”

    众人正六神无主,简唯这番强势表态,至少给大家指明了暂时的方向,心里稍微安定了点。正准备各自去办,酒酿圆子却忽然说:“可是咕噜,你真的确定这件事是假的吗?”

    简唯一愣,群里也安静了。

    片刻后,简唯问:“小酒你……什么意思?”

    “我说,你们觉得这件事是污蔑,可万一,不是呢?”

    简唯好半晌才反应过来,酒酿圆子说了什么。

    她不相信江屹。她觉得江屹也许真的做了这些事。

    简唯坐在电脑前,完全呆住了。

    她知道,流言纷纷,有很多粉丝被动摇了。但她怎么也想不到,这里面会包括酒酿圆子。

    简唯认识她虽然比南瓜酱晚,但也有三年了,之前江屹不红的时候,她们三个总是最积极的,一个他当背景板的综艺节目,都能边看边聊一个晚上,还一点不觉得无聊。南瓜酱跑前线跑得勤,酒酿圆子也差不多,她们总是会分享见到江屹的小细节给她,大家一起激动撒花。

    简唯曾经以为,她们会一直这么喜欢下去……

    南瓜酱最先回过神来,生气道:“小酒,你怎么能说这种话!阿屹是什么人你不清楚吗?他怎么可能是网上说的那种恶棍赌徒!”

    “他是什么人,我确实不清楚,其实你也不清楚。我们自认为了解他,但说白了我们算什么呢?不过是隔他千里万里的粉丝罢了。我们见到的他,都是公开的样子,他私下是什么人,喜欢做什么事,我们根本不知道!”

    南瓜酱语气激烈,简唯怕她把其他人也影响了,急道:“真的不是!我有朋友在阿屹身边工作,我问过了,什么被抓了都是谣传,他好好的一点事儿没有。”

    她以为这么说了,酒酿圆子会冷静些,谁知她沉默一瞬,却阴阳怪气道:“哦,你知道。你当然知道。”

    简唯错愕之下,猛地想起,自己和酒酿圆子那一次争执。

    其实不止那一次,更早的时候,南瓜酱就说过,酒酿圆子对江屹走红这件事,并不是特别的开心。她总是抱怨现在的跟风粉太多,见他一面也变得无比困难,还不如回到以前粉丝少的时候。后来因为简唯和江屹的关系,她们俩闹得很不愉快,虽然大家假装什么都没发生,但那之后,她在群里就越来越沉默。

    是积怨已久了吗……

    南瓜酱冷冷道:“其实你只是嫉妒,嫉妒咕噜跟阿屹走得近。你觉得他不属于你了。”

    酒酿圆子忽地一笑,“你错了,他从来就没属于过我。”

    大家一时无言。

    酒酿圆子忽然叹口气,兴味索然道:“算了,这么多年我也累了,以后你们玩儿吧,我不想再掺合。这次的事……我也帮不上忙了。”

    简唯有种不祥的预感,“小酒,你要做什么?”

    酒酿圆子:“我喜欢他是因为我觉得开心。但现在,我不开心了。”

    这句话说完,简唯看到消息提示。

    酒酿圆子退出了该群。

    电脑屏幕布满各种窗口,q.q群对话框在最上方,每个人的字体都是彩色的,衬得那行淡灰色的系统小字格外冷静,格外无情。

    简唯怔怔地看着那一行字,说不出话来。

    群里也好半晌没人出声。

    谁也没料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酒酿圆子,这个群最早的成员之一,粉江屹粉得那么疯狂,在这种风口浪尖,说走就走了。

    都说粉丝最深情,也最无情。喜欢的时候把你捧上天,哪天不喜欢了,就弃如敝屣,不会有丝毫留恋。

    原来,真的是这样。

    简唯忽然站起来,拉开门就跑了出去。

    外面寒风冷冽,刀子般刮着她面颊,火辣辣的疼。

    简唯知道,这一整天,江屹一定承受着极大的压力,但在酒酿圆子爆发前,她都没想过究竟有多严重。

    她不相信他。她抛弃了他。

    连酒酿圆子这种多年铁粉都这样,那其他人呢?

    江屹现在,到底怎么样?

    她气喘吁吁地站在雪地里,茫然四顾,竟不知该往哪里去。

    “不是吧,这种天气,出来夜跑?”一个讥诮的声音传来。

    简唯回头一看。周佩佩身穿黑色羽绒服,戴着红色贝雷帽,亭亭立在前方不远处。

    她跑得肺疼,半晌才说:“是、是你……”

    “对啊,是我。”周佩佩耸耸肩。

    《璀璨的她》在a大拍了一周多,好像就是今天,他们就该结束全部戏份,转战别的地方了。

    所以,周佩佩这是下了戏,在学校闲逛?

    像看出她的疑惑,周佩佩说:“我发现,在a大散步,好像不太容易被围观。”

    因为很多人把周佩佩当成她了吧……

    心里涌上个古怪的感受,简唯觉得有些冷,把手塞到口袋里,沉默不语。

    周佩佩偏头,吟吟笑道:“不开心呀?嗯,某人今天倒了大霉,你是该不开心。”

    简唯皱眉,“如果你是来看笑话的,那你目的达到了,恕不奉陪。”

    她转身要走,周佩佩却在后面轻飘飘道:“听说,江屹晕倒了。”

    简唯猛地驻足。

    她回身看她,不可置信道:“你说什么?”

    周佩佩脚尖踢起一簇雪,笑容嘲讽,“就朱静给他排的那个日程,不累倒才怪呢。长期劳累过度,加上重感冒,身体虚弱,再被外面的狂风暴雨一摧残,终于不负众望地‘哐当’一声,晕过去了。”

    简唯觉得手开始颤抖,她努力攥紧它,问:“你……怎么知道的?”

    “我知道这个很奇怪吗?”周佩佩反问。

    是啊,她当然能知道了。

    简唯咬紧下唇,想让自己镇定,可是没有用,她的世界一片兵荒马乱。

    他晕倒了。

    他那么要强的人,居然晕倒了。

    周佩佩说:“我看你跟他关系不错,所以告诉你一句,接下来要怎么办,自己掂量吧。”

    她说到“关系不错”,简唯却觉得隐有深意,仿佛她看穿了什么。

    简唯仓皇地望向她,“可是,你跟江屹不是有过节吗?为什么……”

    她猛地想起来,曾经看过的一些报道,周佩佩和江屹早期关系也是挺好的。之前那几次所见,江屹对她其实也很容忍,毕竟是同门师兄妹……

    滢滢雪光里,那张美丽的面庞既熟悉又陌生,眉眼间是一贯的嘲讽,可隐隐的,又有一丝温和。

    简唯忽然问:“你是专程来告诉我这个的?”

    周佩佩闻言上下打量她,然后,就像她说了什么异想天开的话似的,凉凉一笑,“想太多。我是凑巧碰上,所以日行一善。”

    简唯站在公寓门前。

    这之前,她打了江屹的手机,关机,打林皓的手机,关机,甚至连赖晓霜的电话都不在服务区。简唯终于确定,自己联系不上他或者他身边的人。

    本来已经无计可施。周佩佩说江屹晕倒了,如果他是悄悄去了医院,那么除非知道具体地址,否则北京这么大,简唯根本找不到他。

    可她忽然又想起来,上一次她的脚受伤,江屹请了私人医生给她看。当时他跟她说过,很多时候他们不方便去医院,都会请医生到家里来。

    现在外界传成这样,他应该也不敢去医院吧……

    简唯看着门上的密码盘,江屹给她说过密码,她没想过刻意记住,但就像本能一样,他告诉她的东西,都深深刻进了她的脑子里。

    “938219。”她一个数一个数地按下。

    “叮”的一声,门开了。

    简唯慢慢往里走,入目所见还是熟悉的景致,家里的摆设跟她上次来时,没有任何变化。

    房子里静悄悄的,好像并没有人。

    猜错了吗?

    简唯有些失落,目光触及客厅,猛地顿住。

    厚厚的窗帘垂下,阻隔了外面的满城灯火,客厅只开了一盏小灯,暖黄的光线照耀着一角。

    江屹就躺在沙发上,身上搭了条薄被,沉沉睡着。他一只手放在外面,旁边挂着个吊瓶,手背扎着针。

    苍白的皮肤、青色的血管,药水一滴一滴融进血液,他看起来前所未有的虚弱,憔悴。

    她不知道他在这里躺了多久。时间仿佛失去了意义,空间也化为与世隔绝的孤岛,小小的,静谧的,只剩下她和他。

    简唯怔怔地看着江屹,忘记移开目光。

    直到他皱了皱眉,喃喃道:“水……”

    简唯猛地回过神。茶几上就有杯子,她几乎是慌乱地跑过去,倒了杯水,递到他唇边,“这里,水在这里……”

    睫毛轻颤,他缓缓睁开眼睛。神志还是模糊的,他的目光落到她脸上,茫然几秒,哑声道:“是你?”

    简唯对上他的眼睛,忽然就有些心虚。刚才太着急,居然忘了按门铃,这是他的家,她这么闯进来算什么?他信任她,才告诉她密码,她却滥用这种信任……

    抿了抿唇,她解释,“我听说你病了,很担心,你的手机又打不通,所以我才跑过来……对不起,我不是故意乱闯的。阿屹,你还好吗?”

    问到最后,声音里终于染上一丝泪意。她太担心了,横跨大半个北京城跑过来,只是为了见他一面。

    她想告诉他,即使全世界的人都误解他,但她永远都是相信他的。

    江屹就像没听到似的,还是看着她,眼神迷惘,片刻后轻轻一笑,“居然是个梦中梦。”

    “什么?”简唯一愣。

    “没什么。”他长舒口气,用没扎针的那只手握住了她的手,笑容温柔,“我刚刚,做了个梦。梦到我陪你去看梅花,雪下得很大,你站在树前朝我笑。我从来没有看过那么好看的梅花……”

    他说什么?

    梅花,大雪……

    “阿屹,你怎么了?”简唯忍不住问。

    江屹摇摇头,没有回答。

    手机忽然响了一下,简唯低头看过去,是龙小帆发来的微信,“唯唯唯唯,重要情报,昨晚有人在咱们学校看到过江屹!她当时还发了朋友圈呢!这可以作为他的不在场证明吗?我觉得可以啊!”

    简唯喜出望外,唇角刚扬起来,却立刻察觉不对。

    她扭头看向江屹,诧异道:“你昨晚,来了a大?你怎么会来这里?”

    江屹笑着说:“嗯,我来找你啊。”顿了顿,“我来找你,却不敢见你……”

    简唯愣愣的,不知怎么反应。

    她忽然觉得江屹很不对劲。他仿佛还没清醒,以为自己在梦中,所以没有遮掩,所以放弃抵抗。

    像是谜底浮出水面,又或是迷宫走到尽头,有个猜测越来越清晰。简唯的脑子变得很乱,许多东西全挤在了一起,如飓风过境,摧枯拉朽,整个世界都天翻地覆!

    他去了a大。

    他看到了她。

    他还跟自己说这样的话。

    那天晚上,安静的酒店房间,她问他喜不喜欢自己。当时他没有回答。

    她本以为那代表着拒绝,可也许,并不是这样……

    身后传来脚步声,两人下意识望去,朱静、林皓以及赖晓霜一起走进来,看到客厅里的状况也愣住了。

    赖晓霜最先喊道:“小唯,你怎么在这儿……”

    她的声音卡住,落到简唯和江屹交握的手上。

    江屹看看他们,再看看简唯,眼神一点点清明。男人嘴唇苍白而干裂,意识到发生了什么,脸上一时闪过诸多神色,最后慢慢说:“是你。”

    一样的两个字,含义却完全不同了。

    朱静走上来,轻声说:“醒了?醒了就好。媒体那边我已经打过招呼,如果撑得住的话,天亮后咱们先露个面。总得证明你不在牢里。”

    林皓也安慰道:“屹哥别担心,医生说了,你就是太虚弱。挂完这几瓶水,再歇一歇,就没事了。”

    朱静这才看向简唯,微笑道:“简小姐你好,我们刚才出去办事了,没想到这个当口你就过来了。多谢你照顾阿屹,但现在,可以请你先离开吗?毕竟如果被人看到,又会给阿屹增添新的麻烦。”

    她的语气客气而疏离,像是顾忌着什么不好撕破脸,可对简唯的厌恶却怎么也掩饰不住。

    林皓和赖晓霜目光担忧,却也只能沉默。

    简唯看着江屹。他依然躺在那里,并不说话,只是目光沉静如大海,静静与她对视。

    如果他真的喜欢她,那他还拒绝了她……

    赖晓霜说过,江屹现在是不能谈恋爱的,他自己比谁都明白,不会犯这种傻。

    所以,他喜欢她,却放弃了她。

    简唯忽然一刻也待不下去,站起来说:“对不起,我不该来的。是我的错,打扰你们了……”

    说完,也不管其余人的反应,转身就走。

    江屹望着她的背影。她走得那样急,那样仓皇。

    朱静和林皓都站在那里,这是他的工作伙伴,代表着他为之奋斗多年的一切。他们等待着他,等他拖着病痛的身体站起来,解决麻烦,继续自己的事业。

    他清楚用理智应该怎么选择,可这一刻,他看着她的背影,却想起刚才的梦境。

    她在大雪纷飞里朝他微笑,因为太过美好,所以在梦里他就清楚地知道,一切都是假的。

    可当他从混沌中睁开眼,她却真的出现在他身边。

    她的手,她的眼,她的体温。

    最真实的她,比梦境中还要美好。

    简唯跌跌撞撞冲出门。

    她紧咬嘴唇,让自己不要哭出来,可泪水还是模糊了双眼。前面的路看不清了,她却还强撑着继续走。

    她想要离他远一点,再远一点。仿佛只要这样,她就不会再难过,不会再心痛。

    她……

    有人从身后抱住了她。

    简唯呆呆地站在那里。头顶是白晃晃的灯光,地板倒映出他们的影子,拉长的,模糊的,在凌晨三点的寂静走廊,紧紧相依。

    “不要走。”

    他的手环住她的肩。针头被强行拔掉,鲜红的血珠涌出来,顺着手背往下淌,落到地上。

    一滴,两滴。

    他的身子那样凉,气息却是滚烫的。他紧紧抱着她,像是抱着失而复得的珍宝,自这一刻,从这一秒,再也不想松开。

    他说:“不要走,简唯。”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医品宗师最强逆袭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唯一的星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茴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茴笙并收藏唯一的星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