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绝品贵妻 > 091、爹爹,娘亲是爹爹媳妇儿吗?

091、爹爹,娘亲是爹爹媳妇儿吗?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朱砂将自己与君倾的距离拉到三尺以上后忙站起身,羞愧道:“民女……民女不当心走了神,说了胡话,得罪了丞相大人,还请丞相大人恕罪!”

    朱砂一脸的郁结,恨不得将自己的舌头咬下来。

    她方才是怎么了,怎会忽然说出那般的话来?

    “姑娘得罪我了。”君倾看不见朱砂,但听着她的语气知她现在定是悔恨万分,定是拧巴了脸恨不得咬下自己舌头的模样,他却还是神色冷冷淡淡的,看不出喜怒,甚至连“看”都不再“看”朱砂,只是缓缓道,“这回,我不恕罪了。”

    朱砂面前,君倾始终都是自称一个“我”,而非“本相”或是“君某”,总给朱砂一种他并不是那高人一等的丞相的感觉。

    “……”朱砂一时不知如何应话,亦不再看君倾的眼睛,生怕自己看了的话又会说出什么失礼的话。

    “姑娘身手不凡,我身边现下无人,只有我自己而已,姑娘若是不想担罪,可选择杀了我。”君倾的话就像说的不是他自己的性命似的。

    朱砂眉心紧拧,不由又重新看向君倾,盯着他的侧脸,少顷后极为认真道:“民女不是忘恩负义之人,民女得罪了丞相大人在先,大人若要责罚民女,民女认罪。”

    “爹爹爹爹!”就在这时,他们身后传来小阿离着急不已的声音,朱砂才一转头,便见着阿离扑到了她跟前来,抱着她的腿,不安地看着君倾,紧张道,“爹爹不要罚娘亲!爹爹不要罚娘亲!”

    朱砂低头看着紧抱着她大腿的小阿离,有些哭笑不得,这小家伙,怎的突然醒了还跑了出来。

    君倾并未因听到小阿离的声音而诧异,只是神色淡漠地唤了他一声,“阿离。”

    听着君倾那冷冷淡淡的声音,小家伙的小身子蓦地一抖,下意识地将朱砂的腿抱得更紧了,乖乖应声道:“爹爹。”

    就当朱砂以为君倾要训斥小家伙时,只见他朝她与阿离的方向微微转过来头,问道:“可穿鞋了?”

    朱砂与小家伙竟是不约而同地低下头,看向小家伙的脚。

    只见他两只小脚丫光溜溜地踩在冰凉的地面上,脚上并未穿鞋。

    “阿离,阿离这就去穿鞋子!”小家伙着急地应了声,随之撒开手冲回了屋子里。

    君倾没有再说话,朱砂也没有离开,只是看着他,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他看不见,却知道小家伙未穿鞋。

    或许,并无什么不可思议,只是他太过了解他的孩子罢了。

    若非寻日里的太过在意,又怎会如此了解。

    只是像小阿离这般丁点大的娃娃,怕是还不能理解他爹爹这冷漠的态度之下对他的疼惜。

    小家伙很快又从屋子里跑了出来,再跑出来时,他的脚上已经穿好了鞋子,他再次跑到朱砂身边,紧挨着她,看着君倾,小心翼翼道:“爹爹,阿离穿好鞋子了。”

    “为何不睡觉?”君倾这会儿不再理会小家伙是否穿好了鞋子,只是冷声问道,“为何跑出来?”

    “回爹爹的话,阿离睡了,但是阿离又醒了。”君倾问话,小家伙不敢不答,甚至还往前走了一步,将小腰板挺得直直的,诚实道,“阿离醒来没有见到娘亲,阿离就跑出来找娘亲,然后,然后阿离就听到了爹爹要罚娘亲……”

    “爹爹,可不可以……不罚娘亲?”小家伙说到这儿,不仅是神情,便是语气都是小心翼翼的,生怕会惹了君倾恼怒似的。

    君倾没有回答,反是道:“过来。”

    阿离转头看了看拧着眉的朱砂,又看看冷冰冰的君倾,这才听话地往君倾走去,停下脚步后又道:“爹爹,阿离今天很听话,没有做错事,也没有乱跑,阿离一直和娘亲在一块儿。”

    “手可还疼?”

    小家伙连忙抬起自己的小手来看看手背,还是乖乖地回话道:“不疼了爹爹,阿离睡之前又上了一次药的,是小华给阿离拿的药,阿离自己擦的。”

    “嗯。”

    “那爹爹为什么这么晚了还不睡觉?”

    “马上就走。”

    “哦。”小家伙有些失落,又问,“爹爹是来看娘亲的吗?”

    “……”朱砂想上前去捂小家伙的嘴,这小子,少说一句少问一句舌头会痒?

    “不是。”君倾面无表情。

    “哦,那,那爹爹为什么会和娘亲坐一块儿?爹爹……爹爹又为什么要罚娘亲?娘亲做错事了吗?”小家伙问得很小心,他怕他的爹爹生气,但更怕他的爹爹会罚他的娘亲。

    他不要爹爹罚娘亲!

    朱砂扶额。

    君倾长长的睫毛微微一动,问:“阿离可稀罕娘亲?”

    他问得自然而然,却是让朱砂又盯着他的眼睛不放。

    小阿离眨巴眨巴眼,即便君倾看不见,小家伙还是将小脑袋点得像捣蒜一般,道:“阿离稀罕娘亲!稀罕娘亲!”

    “可是娘亲要走。”君倾给小家伙泼了一盆冷水,泼得小家伙愣住了,讷讷的,再笑不起来,着急道,“可,可是爹爹,娘亲说了不走的,娘亲和阿离说好了的。”

    “娘亲骗你的。”君倾继续冷冰冰道,完全不顾小阿离的感受。

    小家伙的眼眶忽地就红了。

    “丞相大人,民女——”朱砂颞颥直跳,可否不要这么直接与这个小家伙说实话,她可扛不住他哭。

    果不其然,小家伙这会儿又扑到了她身前来,昂着头两眼泪汪汪可怜巴巴地看着她,不安地问:“娘亲……娘亲是骗阿离的吗……”

    “娘亲……娘亲和阿离打过勾勾也盖过手印了的呀……娘亲不可以说话不算话的……娘亲不可以骗人的……”小家伙哭兮兮的,才这么一小会儿时间,他的脸上便挂满了泪痕。

    朱砂这会儿有种自己里外不是人的感觉,这种骗小娃娃的事情,自己与小娃娃懂便行了,这下倒好,连娃娃的爹都知道了,且娃娃的爹还是个惹不得的人。

    “打过勾勾盖过手印就不能骗人了的……”小家伙还在哭兮兮地说着话,“打过勾勾盖过手印,娘亲就只能是阿离的娘亲……不能当别人的娘亲的……”

    “爹爹爹爹!”小家伙忽然抹了一把泪汪汪的眼睛,转身又跑到了依旧一副淡漠模样的君倾面前,着急不已道,“爹爹也和娘亲打勾勾盖手印!这样娘亲就不会走了!爹爹,阿离不要娘亲走……”

    小家伙着急不已,却听得君倾缓缓慢慢问道:“阿离与娘亲打勾勾让娘亲留下给阿离当娘亲,那爹爹与阿离的娘亲打勾勾,是让她留下当爹爹的什么?也当爹爹的娘亲?”

    “不是不是不是!”小家伙的小脑袋急急摇了摇,“娘亲是阿离的娘亲,不是爹爹的娘亲!”

    “那是爹爹的什么?”君倾追问。

    “……”朱砂这会儿不仅两边颞颥突突跳个不停,便是两只眼皮都在跳个不停,“丞相大人,民女并非有意欺瞒贵公子,民女——”

    朱砂总想解释什么,可她的话总是被打断,或是被君倾打断,或是被小阿离打断。

    这一次,也不例外。

    “是……是爹爹的媳妇儿!”小家伙忽然想到了答案,想也不想就脱口而出,“小白说的!小白跟阿离说过的!但是阿离不知道什么是媳妇儿……”

    “阿离!”朱砂终是忍无可忍,往前大跨两步将小阿离从君倾面前扯了开来,紧拧着眉沉声道,“莫得胡说!”

    “娘亲,阿离没有胡说呀,小白就是这样告诉阿离的!”小家伙这忽然被朱砂扯开,讷讷地有些反应不过来,不知自己哪里说错了,“那娘亲也是爹爹的娘亲吗?”

    “当然不是!”朱砂瞪了小家伙一眼,瞪得他连忙捂了自己的嘴,可当朱砂放开手时却又听得小家伙道,“娘亲不是爹爹的娘亲,那就是爹爹的媳妇儿了。”

    “……小子!你能不能不添乱!?”朱砂将阿离扯到了更旁处,压低声音斥他道。

    “阿离没有添乱,阿离说的是实话呀。”小家伙一脸委屈,“爹爹说过,不能说假话,不能骗人,要说真话的。”

    “……”朱砂无力扶额,她有种她要被这父子俩逼疯的感觉。

    偏偏君倾还在这时候唤了阿离到跟前,一脸冰冷正经地问道:“娘亲与阿离在说什么悄悄话?”

    即便他将他们说的话听得一清二楚,却还是问了小家伙一遍。

    “娘亲说阿离胡说,说阿离添乱。”小家伙乖巧,自是不会说假话,“可是阿离没有胡说啊,娘亲不是爹爹的娘亲,那就是爹爹的媳妇儿啊,小白真的就是这样和阿离说的呀!”

    “爹爹,娘亲是爹爹媳妇儿吗?”这个问题,小家伙问得一派认真。

    朱砂紧捏着自己的颞颥,不再说话,她决定沉默,只是听,说来她只是一介平民,此时能坐在这小棠园里,就该有自知之明。

    可似乎她真是得罪了君倾似的,这个问题,君倾没有回答,反是严肃认真地对阿离道:“这个问题,去问你的娘亲。”

    “……”朱砂蓦地瞪向君倾,瞪得有些咬牙切齿,总归他看不见,任她如何看他他都不会知。

    “娘亲娘亲,娘亲在瞪爹爹吗?娘亲为什么要瞪爹爹呀?”阿离这会儿已经听话地转了身来看朱砂,见着朱砂正瞪着君倾,一副恼怒的模样,很是疑惑,“爹爹很好很好的,娘亲不要瞪爹爹。”

    “……”朱砂闭起眼,深吸一口气,再缓缓吐出,忍,忍耐。

    “娘亲娘亲。”小家伙很听君倾的话,君倾让他做什么他便做什么,他果真听话地把他方才问君倾的问题再问一次朱砂,“娘亲是爹爹的媳妇儿吗?娘亲可以告诉阿离吗?”

    朱砂还是闭着眼,再深吸一口气,吐气之时这才缓缓睁开眼,一睁眼便见着小阿离那双含着泪也含着疑惑的大眼睛,“娘亲?”

    这个问题,如何回答?

    小家伙的亲生娘亲自然就是他爹爹媳妇儿,而她既不是小家伙的亲生娘亲,更与他爹没有任何干系,答是,显然不妥,答不是,小家伙必然又哭得泪眼汪汪的。

    小家伙的爹当小家伙的面虽说冷冰冰的,心里却是将这儿子当成了宝贝疙瘩,她要是在小家伙的爹面前把这个宝贝疙瘩整哭了,他爹不得捏死她?

    就算他一副弱不禁风的模样捏不死她,但绝对能让她无路可走,她就独自一人,可不想惹上这么多事。

    朱砂看看眼巴巴看着她等答案的小阿离,再看看冷着一张脸还是坐在屋前石阶上的君倾,先是抬手揉揉小阿离的脑袋道一声“稍等”,而后走到君倾身边,豁出去了挨着他坐下来,将声音压到小阿离听不到的音量,恭敬道:“丞相大人,民女知错,民女说了不当说的话,得罪了大人,民女认罪,大人您大人有大量,不求大人饶了民女,任杀任剐民女认了,但求大人别这么整民女,可行?”

    “姑娘当真要任我杀任我剐?”君倾竟也十分配合地将音量压低。

    “大人说一,民女自不敢说二。”只要别拿他儿子整她就行。

    “这可是姑娘自己说的。”君倾还是那副淡漠的模样。

    “是。”朱砂咬咬牙。

    “好。”君倾微微点头,紧着又唤阿离道,“阿离,来。”

    小家伙走到君倾身边,朱砂随即站起身,让开了位置。

    接着听得君倾口吻认真地对阿离道:“娘亲娇羞,不便回答阿离的问题,由爹爹代娘亲回答,娘亲是爹爹的媳妇儿。”

    “丞相大人——”

    “真的吗真的吗!?”小家伙再一次打断了朱砂的话,虽不知媳妇儿是什么,但还是觉得高兴,“娘亲是爹爹的!嘻!天亮以后阿离要问问小白什么是媳妇儿!”

    “那,那这样的话,娘亲是不是就不走了?一直陪着爹爹和阿离了?”

    “不……”

    “是。”君倾的音量忽然提高了些,压下了朱砂想要说的“不是”,“好了,可以回去睡了。”

    “是,爹爹。”得到了君倾肯定的答案,小家伙破涕为笑,用手背胡乱地抹了一把脸,竟没有要朱砂去陪他睡,反是懂事道,“那阿离不吵爹爹和娘亲,阿离回去睡了。”

    “嗯。”

    小家伙高兴地跑回了屋。

    小家伙跑回屋后,君倾终于站起了身,只见他站着身时身子晃了晃,险些栽倒,幸而扶住了身旁的廊柱。

    “丞相大人!”朱砂见着他这般,大步往前一步,欲扶住他,却又觉不妥,还是收回了手,关心道,“大人可还好?”

    “没事。”君倾闭起眼,站在廊柱旁未急着走,片刻后才又睁眼,“可否请姑娘陪我走至棠园?”

    “……”方才不是说不需要么?

    “是,丞相大人。”

    “若是姑娘不情愿,便也罢了。”君倾没有强求,“姑娘回屋歇着吧。”

    不用与这性格古怪的丞相大人一起,朱砂自是乐意,便站在原地朝他微微躬了躬身,道:“民女恭送丞相大人。”

    君倾没有再说话,不紧不慢地走出了小棠园。

    而当他拐出小棠园的院门,他忽地停下了脚步,抬手擦了正从他嘴角流出的血水后才又继续往前走。

    小黑猫不知从何处跳到他身边,边走边喵喵几声。

    只见方才在小棠园里一直冷着脸的君倾这时竟是轻轻一笑,就像是再也忍不住了才有的浅笑,轻声道:“嗯,今夜挺开心。”

    “喵……?”

    “没事,顽疾了,回去歇歇便好,不用告诉小白。”

    “喵……”

    “我留她,又能留得多久,还是什么都不说的好,回吧,天亮之后,又会是一个不平静的天。”

    朱砂没有继续再睡,她只是躺在床榻上,听着小家伙安稳的呼吸声,睁眼到天明。

    一整夜,她都在想着阿兔这个名字。

    阿兔……

    ------题外话------

    在此明确说一下主要人物的年龄,以免有些姑娘总有疑问。

    君倾,28岁,21岁时遇见朱砂,24岁得子。

    朱砂,24岁,20岁生子。

    续断公子,28岁;帝君,24岁。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绝品贵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墨十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十泗并收藏绝品贵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