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绝品贵妻 > 108、不疼,习惯了

108、不疼,习惯了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未待斜阳照晚时,朱砂便已醒来。

    她一旦入睡,在没有燃安神香的情况下,总会在心悸中醒来。

    这一次,也不例外。

    只不过这一次,她睡得稍微久一些,亦稍微安稳些。

    她虽依旧在心悸中醒来,可这一次的噩梦中,“阿兔”又出现了,尽管仍只是一个名字而未见其人,但能让她愈加肯定,阿兔这个人,于她来说,很重要。

    朱砂将手按在自己怦怦直跳的心口上,双眼一瞬不瞬地盯着帐顶,呼吸颇为急促。

    每一次心悸而醒,她都是这般,像一条快要渴死的鱼,微睁圆着眼大口喘气。

    过了稍会儿,朱砂那一瞬不瞬的眼眸才微微动了动,这才瞧清了帐顶的颜色。

    这是——

    朱砂连忙坐起身,那盖在她身上的薄衾便滑到了她的腿上。

    朱砂环顾周身一遭,再低头抓了腿上的薄衾来瞧,倏地紧拧起眉心。

    这不是小阿离的卧房么?她怎会躺在小家伙的床榻上?

    朱砂转头看向窗户方向,日光正亮,屋中除了她自己,再无他人。

    她为何会在小阿离的床上睡着了?小家伙何在?丞相大人何在?她可清楚地记得她随丞相大人到安北侯府走了一遭,本是说看戏,末了却是因丞相大人担心她性命堪忧而匆匆回了相府来,道是见了小阿离后她才能无事。

    她也记得她是见到了小家伙了,而后……

    而后便是她忽然觉得浑身僵硬发冷,视线模糊,便是脑子都在那突然之间变得混沌不清,隐约间她只觉喉间涌进一波又一波的血腥味,除此之外,她再无其他只觉。

    再然后,她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不知道她是如何躺到的这床榻上,不知道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

    她失去所有知觉时她记得她是在小阿离的小书房里,小家伙正兴高采烈地与她说他给她写了好多好多她的名字,小阿离才丁点大,绝不可能将她从小书房移到这卧房来,那便是丞相大人将她抱过来的!?

    不不不,应当不会丞相大人才是,这院子里还有个时时都在候着的君华,即便男女授受不亲,但特殊情况时又另当别论。

    这般想着,朱砂才稍舒了一口气,掀了身上的薄衾便急着穿上鞋下床去。

    她怎会无欲无故便忽然不省人事,且在她失去意识之前她竟有一种她真的将要死了的感觉,真真就像小家伙的爹说的,若不尽快回到相府来见到小阿离,她就会死了似的。

    那她见到了小阿离,所以她活下来了?

    荒谬。

    世上怎会可能有如此荒谬的事情,不可能。

    那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她必须见到丞相大人,好好地问上一问才行,否则,她这又是再欠了他们父子一个恩德。

    还是一个天大的恩德。

    这样的天大恩德,她还不起。

    这样的天大恩德,是要拿命来报恩的。

    这般想着,朱砂顾不得自己浑身还颇为无力的异样,匆匆出了屋去。

    小棠园里很安静,静得只闻满院海棠树间不时而起的啾啾鸟鸣声。

    朱砂才走出卧房,便有两只小鸟从一旁的海棠树上飞了过来,停到她的肩膀上,对着她啾啾直叫。

    这两只小鸟,朱砂认得,她在这小棠园里养伤时,小家伙与她介绍过的,一只叫小小小黄,一只叫小小小嫩,都是平日里极喜爱围在小家伙身旁打转儿的小鸟。

    只见两只小鸟对她啾啾几声后便飞向了走廊另一侧的小书房去,好像在告诉她这院子的小主人在何处似的。

    朱砂看一眼院中那生得极好的一串串海棠果子,迈开脚步轻声地往小书房的方向走去。

    那两只小鸟并未飞进小书房里,只停在了小书房窗户外离屋子最近的海棠树上,绿豆般的眼睛滴溜溜地看着小书房里处,不知是不敢飞进去,还是不忍飞进去打扰。

    这个时辰,小家伙当是在屋内与这些小东西们玩耍才是,这两只小鸟儿又为何不进去?

    还未走近小书房那微掩的屋门,朱砂便知晓了答案。

    知晓两只小鸟儿不飞进去是怕打扰到了屋里的人。

    因为她听到了小家伙念书的声音。

    一字一句,都极为认真,让朱砂听着,也如那鸟儿一般,不忍推门进去扰了这一份难得的宁静。

    因为屋中并非只是小家伙一人而已。

    必是有人在听着小家伙念书。

    而这人,不是君华不是小白亦不是苏绯城,而是小家伙最敬爱的父亲。

    所以才令人更不忍打扰。

    朱砂并不清楚小家伙的父亲究竟隔多长时间才来看小家伙一次,但从与小家伙相处的这些日子观察来,小家伙的父亲并不常来这小棠园看他,更可以说是极少来这小棠园来,她问过小家伙,他父亲多久来看他一回,小家伙便掰着指头算,有时候是一月不见爹爹一次,有时候又是十天半月见一次,然后小家伙忽然拍着手高兴地说,自从他找到了娘亲后,他见过爹爹三次了!

    将近一个旬日的时间,只见过自己的父亲三次,便能让小家伙高兴得眉开眼笑的,足见他是鲜少能见他的爹爹,而又是多么盼着能见到他的爹爹。

    小家伙这连见都鲜少能见到的爹爹,想是更是极少亲自听过小家伙念书背书,至少朱砂没有听小家伙说起过,若是有,依小家伙的性子,定会告诉她了。

    这个打小就没有娘亲照顾疼爱的小娃娃,他是爱极了他的爹爹,他此刻能在爹爹面前念书,当是高兴到了极点了吧。

    这让人如何舍得打扰。

    朱砂之所以还未走近小书房便知道君倾也在房中,是因为她听到小家伙念完书后怯怯地说:“爹爹,阿离念完了,可是阿离不懂这首长长的歌是什么意思。”

    “念完了就继续念,念到你能背下为止。”君倾的声音冷冷淡淡的,语气里带着严厉,不由小家伙有任何疑问的严厉,“待你能完全背下之后,我教你唱。”

    唱?

    门外的朱砂觉得惊诧的同时,书房里的小家伙更是惊讶得睁大了眼,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好消息似的让他愣得连眼睛都忘了眨巴,甚至连兴奋欢笑拍手都忘了,只讷讷地问道:“爹爹是说要教阿离唱歌儿吗?”

    “嗯。”

    “真的吗真的吗!?”小家伙还在问。

    君倾没有恼,依旧只是淡淡应声,“嗯。”

    朱砂忽然觉得,这个在孩子面前总是一副冷漠模样似乎不知喜不知怒的父亲,对这个儿子有着最为深沉的爱,他这淡漠的话语了,从没有不耐烦,相反,饱含的是对自己的生生骨血才有的极致耐心。

    “哦哦哦!太好了!阿褐阿黄小小小白大花,爹爹说要教阿离唱歌儿哦!你们听到了吗!?”小家伙高兴得直拍小手。

    “汪汪!”

    “啾啾!”

    “阿离不吵,阿离好好念书,阿离要快快背书,背好了爹爹才教阿离唱歌儿!”小家伙高兴得似乎说的每一个字都像欢腾跳跃的鱼儿,让站在门外的朱砂也不由得为小家伙高兴。

    “啾啾啾啾——”就在这时,那本是停在窗外海棠树上的小鸟忽地飞进了窗户里。

    下一瞬,朱砂便听得书房里传来哒哒哒的脚步声,伴随着小家伙雀跃不已的欢呼声,“娘亲娘亲娘亲!”

    小家伙拉开微掩的屋门,一股脑儿地便冲到了朱砂跟前来,小手紧抓着她的衣袖,还不待朱砂说上一句话一个字,小家伙还未站稳便急急问道:“娘亲睡醒了吗?娘亲睡得还好吗?娘亲还觉得难过吗?娘亲还疼不疼?娘亲好了吗?”

    小家伙一口气急急地问出了一大串问题,却不等朱砂回答,便抓了她的手将她往书房里拉,边拉边急忙忙道:“娘亲娘亲,娘亲到屋里来坐,爹爹也在屋里哦!”

    “爹爹爹爹!娘亲醒了!爹爹说的好对好对!娘亲没事儿了!娘亲也在太阳落山前醒过来了!”小家伙这会儿似乎忙不过来了,一会儿对着朱砂说话,一会儿又对着君倾说话,这会儿又继续对朱砂说,“娘亲醒来了,那爹爹和阿离就可以不害怕娘亲会睡着了不理爹爹和阿离,娘亲不知道,刚刚爹爹和阿离好担心好担心娘亲!爹爹怕娘亲睡地上凉,所以爹爹就把娘亲抱到阿离的床上去睡哦!阿离——”

    “阿离。”小家伙还要继续往下说,却被君倾冷声打断。

    小家伙听到君倾这么声音冷冷沉沉地唤他,立刻咬住嘴不说话了,他知道他说错话惹爹爹不高兴了,虽然他根本不知道自己究竟哪句话说得不对。

    而小家伙在君倾面前这么与她亲热地说个不停,朱砂颇为尴尬,好在的是君倾打断了小家伙的话,否则她不知小家伙还会说出什么让她更尴尬的话来。

    朱砂之所以觉得尴尬,是因为小家伙说了君倾担心她更是把她抱到了床榻上歇着。

    她还以为是君华,谁知……

    虽说她与他之前在安北侯府已有过亲昵的举动,但那时在她知情也知他们不过是在做戏的情况下,而这是在她不知情的情况下。

    “民女并非有意打扰小公子背书,还请丞相大人恕罪。”朱砂无话可说,只能这般说话好以掩饰自己的尴尬,“民女这就退下。”

    “娘亲不走娘亲不走!”朱砂根本还不及转身,小家伙便一把抱住了她的大腿,着急道,“娘亲没有打扰阿离背书的,没有的没有的!”

    “……”朱砂很想将小家伙拂开。

    君倾不语,只是站在窗边,抬手一下一下轻抚着小小小白和小小小嫩的脑袋,阿褐和阿黄则是蹲在他脚边直摇尾巴。

    朱砂以为君倾会唤小家伙去好好背书,谁知他一声不吭,朱砂不由朝她看了一眼。

    只一眼,她便注意到了他的右手,注意到了他的右手腕上包扎着干净的细布条,包扎得歪歪扭扭的,除了什么都看不见的他自己包扎,便是她跟前的这个小家伙包扎的,而不管是谁人包扎,都证明他手腕上有伤。

    倒不是朱砂特意去注意他的手腕,而是他正用右手抚摸着小鸟儿的脑袋,而他的衣裳为墨黑色,这就使得他手腕上的布条颇为显眼。

    他何时受的伤?在她失去意识之前,他的手腕上并未有任何伤口。

    这便是在她失去意识之后?

    那时他们已经回到了相府,在相府里,还有何人能伤得了他?

    若非别人伤的,那必是他自己?

    朱砂还未思量得出个所以然,便听得小家伙不解道:“娘亲为什么一直盯着爹爹看呀?”

    “……”朱砂立刻低下头,瞪了还在她跟前紧抱着她大腿不放的小家伙,尴尬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这小家伙,能不能不要这么多话!

    “娘亲……”朱砂这一记瞪眼让小家伙紧张了。

    君倾像是什么都没有听到似的,只淡漠地问朱砂道:“朱砂姑娘,现下是什么时辰了?”

    朱砂看一眼窗外的天色,回道:“回丞相大人,酉时左右。”

    “嗯。”君倾微微点头,道,“阿离。”

    小家伙又不得不松开朱砂,乖乖地走到君倾面前,乖巧道:“爹爹,阿离在。”

    “将至用晚饭的时辰,去生火烧饭,让我看看你最近烧的饭菜可有进步。”君倾态度冷淡。

    小家伙眼睛却亮了光,惊喜地问道:“爹爹是要吃阿离烧的饭菜吗!?”

    “嗯。”

    “那,那阿离这就去生火烧饭哦!”

    “去吧。”君倾本欲沉默,却又补充道,“日头还未全退,避着阳光,跑着过去。”

    “嗯嗯!阿离知道的!”小家伙用力点点头,踮起脚将手中拿着的册子放到了书案上,随即转身跑了,经过朱砂身旁时,他昂起头笑得开心道,“娘亲娘亲!阿离去后边烧饭哦!娘亲和爹爹在这儿等着阿离哦!”

    小家伙说完,一蹦一跳地跑出了屋。

    书房里只剩下君倾与朱砂。

    朱砂本是有问题想问君倾,奈何方才小家伙说了那番让她尴尬的话后让她此刻只觉更尴尬,不由道:“丞相大人,民女也到后边去,看看小公子有何需要民女帮忙的。”

    朱砂说完,根本不待君倾反应,忙转身走了,跟上在前边跑的小家伙。

    君倾什么都没有说,更未说阻拦。

    似乎不管朱砂想要去哪儿,想要做什么,他都不会阻拦。

    他只是抬眸“看”向敞开的屋门方向而已。

    “汪呜……?”阿褐摇摇尾巴,伸出舌头舔了舔君倾的右手。

    君倾便伸手揉揉阿褐的脑袋,浅声道:“不疼,习惯了。”

    “汪呜……”阿褐的声音听起来有些伤悲。

    君倾却已走到了书案边,摸索着碰到了方才小家伙放下的册子,将其拿到了手里,并将其合上。

    这是一本纸张已经完全泛黄了的薄册子,册子封皮与封底是牛皮订制,不管是封皮封底,还是其中的每一张纸,都裁剪得极为整齐,不难看出装订这本册子的人的用心。

    君倾将册子合上后,他的右手便反反复复地摩挲着牛皮封皮,他的动作很缓慢很轻柔,好似他摩挲着的不是一本极为陈旧的册子,而是一件天大的宝贝。

    这封皮之上,不落一字。

    只有一幅画。

    一幅用深青色涂料绘成的画,用古朴的手法以寥寥几笔画成的一只展翅欲飞的大鸟。

    这幅画,与岑将军手心上的那一幅,一模一样!

    小楼后边的厨房里,小家伙正拿着大水瓢在努力地将手伸进大水缸里去舀水,未防衣袖被打湿,小家伙将衣袖别得高高的。

    走到他身边欲帮他一把的朱砂发现,小家伙的左手腕上,竟缠着与君倾左手腕上一样的细布条!

    ------题外话------

    哦呵呵呵~我们小朱砂发现了什么!

    忧桑,周末都不能好好过,周一又来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绝品贵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墨十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十泗并收藏绝品贵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