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绝品贵妻 > 115、剩下的我来

115、剩下的我来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间屋子,这座小院,明明还是这般安静,朱砂的神色也如这夜色一般平静。

    但她的眼底,冷意正泛起。

    因为她从这安静的夜色里嗅到了杀意,一种让她与君倾有来无回的杀意,藏匿在她看不见的浓黑夜色里,只待一个完好的时机一齐化作白芒朝他们掠来。

    她不知这些人是她而来,或是冲君倾而来,还是冲着他二人而来,而不管他们究竟是冲谁而来,都休想挡她,她来得了,自也要走得了,他也一样!

    朱砂冷静地呼吸着,不见丝毫惊慌之色。

    只见她冷冷地扫了这间她已来过数回的屋子,最后将目光重新看向黑暗的小院中,同时低声对君倾道:“丞相大人拿好风灯。”

    君倾的手上依旧提着他一路从相府打过来的风灯,未曾放下过,便是入了这屋子,他也未有将其放下,就好像他根本没有打算在这儿久留似乎,所以并不打算将其放下。

    朱砂说完,抬起了握着长刀的左手,抬至眼前,刀背朝里,张嘴便咬住了刀身,随即将左手朝后伸,猛地抓住君倾右手的那一刻左脚脚尖与右脚脚跟同时发力,如一只鹰隼般在一眨眼的刹那间带着君倾掠到了庭院之中!

    “咄咄咄——”当朱砂带着君倾朝庭院中掠去的那一瞬,只见十数支短小锋利的精铁弩箭穿破屋顶的瓦片射入屋子内,齐刷刷地钉入了地面,擦过君倾与朱砂因疾速移动而扬起的发丝,钉入他们方才所站之地!

    若非朱砂带着君倾离开得迅疾,这些弩箭钉入的便不是地面,而是他们的身体!如射靶子一样钉穿他们的头颅与肩骨!

    朱砂停在了院子内,面对着院门的方向,松开了君倾的手,将咬在齿间的长刀拿在了手中。

    君倾手上的风灯在猛地摇晃,火光晃得厉害。

    但也因有这火光,能让朱砂知道他安然无恙,这便是她让他拿好风灯的目的。

    只要他手上的风灯好好亮着,她便能知道他好好地站在她的身后,即便瞧不见他的人,她也能知道。

    她要确保他好好的。

    朱砂停在了院中,不再动,并非她不想直接带着君倾离开这座庭院,而是她不能,她必须停下,将这忽然变得凹凸不平的路铺平,才能走。

    她此时与院门的距离不过三丈左右,不过十来步便可走完的短短的路,此刻却布着阻拦。

    这小小的院子里,除了朱砂与君倾外,足足站了二十名黑衣人!不知他们从何处来,却都在朱砂带着君倾从屋子里一掠而出的一瞬间凭空而出,将他们二人围住!

    分两圈将他们围住!

    锋利的剑刃在昏黄的风灯火光下泛出刺眼的白光。

    朱砂微抬眸,目光瞟过院子墙头,只见那黑暗的墙头闪出一抹亮白,瞬间消失。

    朱砂心中冷笑,她提防倒还真是提防得对了,这缕斋,今夜果然有异。

    墙头上的亮白再一次一闪而过,朱砂握紧手上的双刀,微微往后退一步,轻碰到君倾的手臂,在这时只听她沉声道:“大人放心,我会带大人安全回到相府的。”

    朱砂的话音才落,墙头的白光忽地化作一道细长的白芒,由四周朝朱砂与君倾的方向直飞而来!

    “咄咄咄——!”是弩机机关扣动的声音,一声接一声,是连发弩机!且还是六张弩机六连发弩机!

    从院墙上而来,似要将他们如靶子般钉穿!

    君倾没有动,朱砂也没有动,这一瞬间,朱砂像是如君倾一般什么都看不见甚至什么都感觉不到一般,竟是对这欲将他们毙命的弩箭无动于衷!

    眼见那锋利的箭簇就要将他们的头颅与咽喉钉穿,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只闻利物碰上利物而发出的尖锐叮叮声响,那些只差一分就要钉入他们头颅与咽喉的弩箭竟齐刷刷落地,撞到青石板铺就的地面发出铛铛铛的声响,当此之时唯见朱砂将手上的长刀横过眼前,根本就瞧不清她是如何出的手!

    而就在那弩箭落地的一瞬间,那围在他们身侧的里圈黑衣人同时朝他们出手,剑刃上折射出的白芒恍如织成一道网,朝他们兜头而罩,那外一圈的黑衣人亦是挥出手中的剑——

    天罗地网,真真是要他们无处可逃,只能兜死在他们手中的剑气织成的罗网中!

    朱砂的双手将刀柄紧握得手背上青筋直凸,她身后有要保护的人,四周都有危险,她无法寻到一个豁口来出手,因为她若离开脚下这地上前攻击对方的话,这一瞬间他便无人保护,若对方仅这二十人,她还有胜算,可院墙之上还有六张连发弩机!

    只要她的速度慢上一分,他便会被这弩箭利剑钉穿!

    如此一来,她就只能防而不攻。

    可她若是防而不攻,却也只保得了他一时,她的气力总会被耗尽,待她力气耗尽之时,他依旧会被对方钉穿,既是这般——

    危险又一次逼近眉睫时,朱砂左手上的长刀忽地脱了手,如出弓的利箭一般直飞向正前方的人,与此同时她一个侧转身以空出的左臂抱住了身后的君倾,以他为中心移动着,用她右手上的长刀挡开所有的攻击!

    两把刀在手本都不能确保己方安然无恙,这是任何人一眼都能瞧出的事实,这样恨不得生出三头六臂来抵御对方攻击的时刻,没有谁会想得到朱砂竟会将手上的长刀甩出,且她若要杀一个人,从无人能躲得过,就算那被她选作目标甩出长刀的人动作与反应再如何快,也快不过双刀诛杀的快准狠!

    是以就算他已极力躲开朱砂的这一刀,他的身子依旧被朱砂的长刀钉中!

    长刀没有钉入对方的心房,却也钉入了他的胸膛。

    不止是钉入,而是洞穿!

    这长刀不是有机身做为发力依托的弩箭,却能将人的胸膛钉穿,可见这出手之人的力道有多可怕!

    那被长刀钉穿了胸膛的黑衣人惊骇得根本忘了喊叫,只是不可置信地低头看向自己的胸膛,看向那穿入他胸膛的长刀,双眸大睁。

    此时的朱砂正将这第一波危险挡开,而就算这些黑衣人训练得再如何有素致使他们在自己同伴倒下时没有任何反应反是要进行下一轮攻击,但因这倒下之人而空处的豁口也必须填补上,这就需要他们稍加移动,这般才能让他们出手的剑再能“织成”一张网而让对方无法遁逃。

    而他们一旦移动,出手的速度就势必有停顿,这停顿虽短,可对朱砂来说,已然足够!

    是以就在这短得不过眨眼的时间内,那钉入对方其中一人胸膛内的长刀竟又回到了朱砂的手中!

    她就站在对方欲调整填补上的那个空位,轻轻地笑了一笑。

    朱砂不算美,右眼角下的那块指甲盖大小的疤更是毁了她这张本只能算是清丽的脸,是以不管她怎么笑,都不会生出那种倾国倾城得让男人都失了魂的妩媚之姿来,可偏偏这一刻,离她最近的三人竟都定定地看着她,一瞬不瞬,就像是被她的笑颜迷住了一样。

    但他们的那一瞬不瞬的眼里有的却不是见着倾城美人儿的惊艳,而是——

    惊。

    是的,只是惊,而不是惊恐。

    因为他们根本就还来不及惊恐。

    因为他的头颅,已经离开了他们的身子,连着脖子一起,离开了他们的身子,带着那震惊的眼神骨碌碌地滚到地上,撒了一地的血水。

    剑光仍欲再“织成”网,可空缺越大,这要填补的时间就愈多。

    时间愈多,朱砂手中的双刀能抬起的次数就愈多,她手上的双刀抬起的次数愈多,那张将要将他们兜死的网就愈难织成。

    只要是双刀朱砂要杀的人,还从未有谁能在她的手下活命,就算她只剩一口气在,倒下的也是对方,而不是她。

    这一次,也不例外。

    但她不是刀枪不入之人,也不是不管面对任何危险都能全身而退之人,面对二十命誓死都要完成任务的杀手,她不可能不受伤,加上她还要保护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君倾,她受的伤,就只会多而不会少。

    是以当她的双刀斩落下第十五颗脑袋时,她的身上已是血迹斑斑,她右肩上那尚未完全愈合的伤口更是迸裂开来,血水染红了她右肩处的衣衫。

    朱砂身上血迹斑斑,君倾身上却只是干干净净,他依旧好端端地站在那儿,他手上的风灯依旧安安静静地透着火光,唯有灯罩上沾染了几点血水而已。

    墙头上又有弩箭射来。

    “叮叮叮——”

    朱砂依旧全全替君倾挡开。

    只是这一次她虽替君倾挡开了疾射而来的弩箭,却未能替她自己完全挡开,有一支弩箭钉入了她的左臂,使得她险些拿不稳手上的长刀,可就在这时,从方才动手开始便未与君倾说上一句话的她忽然对他道:“丞相大人再等等,马上就能走。”

    朱砂的眼睛此时已有些腥红,气有些喘,然她眸中的杀意与身上的戾气不减反增,扫了一眼墙头那些拿着弩机站在黑暗里的人,眸中的腥红更甚。

    此时的她心中只有一个念头,便是将这些一次又一次欲伤君倾的人,薄皮剔骨!绝不轻饶!

    这样强烈的念头,怕是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何而生。

    朱砂说话之时,墙头的弩箭不再发,想是箭矢没有了,而那所剩下的五人也未紧着出手,只是呈扇形站在他们面前,死死地盯着浑身血迹斑斑的朱砂,眸中除了阴冷,便是惊骇。

    任是谁人见了这样的杀人手法,都会惊,任是谁面对这样一个出手快准狠且杀人不眨眼的女人,都会骇。

    他们不打算逃,他们只是在稍加喘息,稍后再出手攻过来而已。

    可朱砂并不打算给他们喘息的机会,只见她往前跨出一步,欲要出手。

    一直沉默地站在她身后不慌不乱亦不惊不骇的君倾在这时握住了她的手腕,淡淡道:“你累了。”

    朱砂未理会,只是要拂开君倾的手。

    只听君倾又道:“剩下的我来。”

    朱砂跨出的脚步一僵。

    忽闻“啪嗒”一声,君倾将手中的风灯扔到了地上,里边翻倒的蜡烛即刻烧了灯罩,火光在一瞬间变亮。

    只见他慢慢朝呈扇形站在他们面前的五人走去,他手上没有剑亦没有刀,他只是就这么走着而已,却让那五人不约而同地往后倒退一步。

    墙头的弩箭不知是第几次射来,但这一次只从一个方向射来而来,对着君倾的颞颥及脖子疾射而来!

    眼见那弩箭就要穿入他的颞颥,朱砂上前正要替他将这危险挡开——

    却见君倾不过微微几个别身,竟是将那每一发都能取他性命的尖利弩箭避开!轻而易举地避开!

    朱砂抬起的手僵住。

    君倾还在慢慢地往前走,就像方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对方的剑已在向他刺来——

    ------题外话------

    脑水不够用,这章不好码,忧桑~

    太晚了,又是凌晨两点了,姑娘们6号的留言就没有回复,今天再一起回复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绝品贵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墨十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十泗并收藏绝品贵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