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绝品贵妻 > 125、朱砂的尴尬

125、朱砂的尴尬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汪汪汪——!”阿褐在朱砂怔愣发呆时忽地朝她吠叫起来,叫得有些凶有些急,似乎在与她说她要是再不把君倾捞起来的话他就要被水溺死了。

    朱砂猛地回过神,当下竟不是赶紧伸手将君倾从水里捞起来,而是面红耳赤地转身要走!

    “汪汪汪汪!”阿褐急得狂吠不止。

    朱砂走出两步后猛地转回身来,别开头一抬脚就踩上了木桶边上踏脚用的小凳,紧着深吸一口气,牙一咬,朝君倾伸出了双手,飞快地穿过他的腋下,这才猛地别开头,深躬下腰身使力将他从水里捞了起来。

    朱砂本想闭起眼的,奈何闭上了眼便什么都瞧不见,耽搁了时间要是让这丞相大人在这泡澡水里溺死了,她罪过不就是天大了?届时她上哪儿给那爱哭的小家伙赔个爹去?是以她只能睁着眼飞快地将君倾从水里捞起来才别开头。

    可当她的手碰到君倾的身子时,只见她双手一颤,下意识地要收回手,只因君倾的身子滚烫得像被烈火灼烧了一般,而木桶里的水,却是寒得像冰。

    可是她不能收回手,只能将他捞起来,将他扶正,让他重新靠着桶壁坐好,确定他不会再歪倒到水里后,她才倏地收回手。

    朱砂飞快地瞟了君倾的眼睛一眼,只见他头低垂着,眼睑紧闭着,朱砂即刻别开眼,转了身抬起脚迈开大步朝屋门走去。

    此时的她,双颊绯红得如同被夕阳烧红了的晚霞,整张脸乃至耳根脖子都热烫得如同被烈焰烤着了一般,滚烫不已,烫得她根本就不及细思君倾为何这等时辰在泡澡,为何浑身灼烫,又为何会倾倒在水里,她只觉自己心跳得厉害,必须即刻离开这屋子才行,以免生出什么是非来可就真的有嘴也说不清了。

    朱砂这急着要离开,急得她也根本顾不得君倾若是不醒来那将要在这冷得发寒的水里泡多久,又是否会泡出什么事情来。

    然,还是同方才一样,朱砂才走出两步,阿褐就在她身后狂吠。

    朱砂只当自己没听到,继续走。

    “汪汪汪!”

    朱砂依旧往屋门方向走,且步子愈迈愈大,只差两三步就要跨出了门槛。

    忽然,阿褐冲了过来,先是用脑袋顶着半开的门扉将门给阖上,随即转过身来咬住朱砂的裙角,使劲地将她往君倾的方向拉扯。

    朱砂则是一手将阿褐阖上的门扉拉开,一手扯着被阿褐咬在嘴里的裙角,可不管她如何拉扯,阿褐就是不松嘴,她也没有再如方才那般硬是将自己的裙角撕裂,因为她知道,就算她撕裂了这一块裙角,阿褐定会咬着她另一处裙角,那这撕裂与不撕裂又有何差别?

    摆脱不了阿褐,又不能一掌将它打死,朱砂便让阿褐这么咬着她的裙角,她则是继续抬脚往前走,拽着阿褐不得不跟着她往前。

    就在她一脚跨出了门槛时,阿褐忽然松了嘴,她以为阿褐这是放弃了,谁知阿褐竟是冲到了她面前来,边朝她吠叫边用脑袋顶着她的腿,将她往屋子里顶。

    朱砂被阿褐折腾得忍无可忍,这对一条狗出手也实在太不像话,可又摆脱不了,还不便扬声说话,她只能瞪着叫个不停的阿褐,压低音量恼道:“阿褐,你这不让我走,是要等着丞相大人醒过来发现我来得多么不是时候把他看了个光然后把我捏死啊?”

    “汪汪汪汪!”阿褐依旧吠叫着,还叫得很急。

    “别叫了!信不信我真的把你的舌头扯出来打个结!?”朱砂也不担心阿褐会咬她,伸出手就在阿褐的耳朵上狠狠地揪了一把,“别和我叫,你就是把这天叫塌下来了我也听不懂你说什么,我又不是你的大小主人。”

    “汪汪——汪汪汪——!”阿褐非但叫得更凶了,反是更用脑袋更用力地将她往屋子里推。

    “行了行了行了!别推了!我知道了!”朱砂只觉自己的颞颥跳得厉害,瞪着阿褐,一副逼不得已的模样,却还是让自己心平气和道,“你是不是想让我把你那大主人从木桶里捞起来放到床榻上去?是就摇尾巴,不准叫。”

    阿褐没有再叫,只是猛地甩着尾巴。

    朱砂盯着它,盯了一小会儿,而后深吸一口气,转身,重新走回了屋子里,边走边沉声警告阿褐道:“我帮你是可以,但是今次之事,你绝不得向你的大小主人说,同意就摇尾,不同意的话就叫一声。”

    阿褐一声不哼,只是大力地摇着尾巴。

    朱砂心中无奈极了,想着自己什么时候过来不好,偏生这等时候过来,见着了不该见着的,只盼丞相大人万万不要在这会儿醒来才是,她只需要把他挪到床榻上去,剩下的,让阿褐去找人即可。

    君倾还是维持着方才朱砂扶起他后让他背靠着桶壁的姿势坐在大木桶里,依旧是微低着头,紧闭着眼,被水湿透的头发黏在他的脸颊上脖子上,使得他的脸色看起来异常苍白。

    朱砂觉得自己不管站在这木桶旁的任何一处都极为不妥当,因为不管站在这木桶旁的任何一处,她都能看到泡在木桶里赤身*的君倾,不管是能看的不能看的,她都能看到,结实的臂膀,精瘦的小腹,还有……

    朱砂在将双手再次穿过君倾的腋下时,她不仅双颊耳朵是绯红的热烫的,便是脖子都要红透了,心跳更是不用说。

    且既然不管站在哪一位置能将君倾看得清清楚楚,朱砂索性就站在了他的身旁,这样便于她将他从木桶里提起来,这就使得她不想看他不想靠近他,都不行。

    朱砂虽是女子,但却是习武之人,气力并不算小,莫说将君倾从木桶里提起来,便是要她将君倾背在背上或是抱在怀里行走,都不大成问题,是以她将君倾从木桶里提起来并无任何问题,问题是这木桶与床榻之间尚有一段距离,这一段距离……该怎么走?

    “汪汪汪!”阿褐在旁着急地催着她,催得本就面红耳赤脑子有些懵神的朱砂这一紧张一着急,竟不是拖着君倾走,亦不是背着他走,而是打横抱起了他,将他抱着走!

    阿褐这一刹那不叫了,只是盯着朱砂看,显然一副被惊到了的模样。

    君倾平日里看起来身子很是单薄,本当不会太沉才是,可朱砂这才一将他抱起,便发现他沉得可以,沉得她心里没个准备险些跪倒在地,好在的是她反应足够迅速,才没将君倾给摔了出去。

    可这没摔出去是没摔出去,但她才将君倾抱起便后悔了,因为这样看他,这样看他……

    朱砂看了一眼床榻的方向,然后紧闭起眼,紧咬着下唇跨着大步就朝床榻走去,她的脚步快得恨不得能飞起来,她紧张得脚踢到了床前的那块踏板才忽地睁开眼,随后欲像扔烫手的山芋一般将君倾给扔到床榻上去,可她又怕这么一扔就把君倾给扔醒了,是以她就算再如何的紧张尴尬,都只能动作轻缓地将君倾放到床榻上去,随之猛地抽回手,转身就要走。

    偏偏阿褐又在这时候叫了起来,且还叫得凶猛。

    朱砂觉得,若它不是一条狗,而是一个人,她此时一定会死死按住它的嘴,让它出不了声也没胆再出声,可它偏偏就只是一条狗。

    朱砂一手狠狠地捏着自己的颞颥,一手对阿褐做了一个“嘘”的动作,它这要是把丞相大人给叫醒了,她怎么办!?

    “你再喊,我就剁了你!”朱砂飞快地瞟了一眼没有动静的君倾,这才舒了一口气,随之瞪着阿褐,咬牙切齿道。

    “汪!”谁知阿褐不怕。

    “……”朱砂认栽,“行,今次算我认栽,我帮你的大主人把衣裳穿上再走还不成?”

    阿褐这回没有叫,只是吐着舌头甩着尾巴。

    朱砂从来没想过自己竟会栽在一条狗……的叫声上。

    现下就算阿褐没咬着她的裙角不让她走,她也不能走,这条狗这般精明,要是丞相大人醒来之后它把这事告诉了他,结果岂不是都一样?

    朱砂十分愠恼地瞪了正得意摇尾巴的阿褐一眼,而后十分不情愿地朝大木桶走去,扯了放在一旁小几上叠得整齐的大棉巾,在手里用力抓了抓,深吸吐一口气后才朝床榻的方向移步。

    可她却是背对着床榻方向倒退着走,而不是面对床榻方向走,可见她心里是有多尴尬。

    待她移到床榻前边时,她才闭起眼转过身,躬下腰伸出手屏着气用大棉巾将床榻上浑身湿哒哒的君倾胡乱擦了一通,罢了才长长地吐了一口气,将手上的大棉巾扔向了阿褐,将它兜头罩住。

    阿褐自是没想到朱砂会拿大棉巾扔它,使得它在使劲地将罩在他头上的大棉巾给挠下来,朱砂看着它在大棉巾下用爪子挠来挠去却不能将那棉巾挠下来反是将自己完全裹到了棉巾里的模样,不由想笑,怒气这才消了一些。

    罢,总归丞相大人现下昏睡着,而她也不是在做什么见不得人的羞耻之事,她不过是应着阿褐的请求帮他穿上衣裳而已,只要她不往心里去,便无甚大不了的。

    可虽是这般在心里告诉着自己,可朱砂还是面红耳赤心怦怦直跳,使得她不愿再多想什么,只是伸出手将整齐地叠放在床头旁小几上的衣裳给拿了过来,抖开了一一看罢后才将它们再放回小几上。

    朱砂未碰过男人的衣裳,这头一回碰,且下一刻还要帮君倾穿上,尴尬自是在所难免,尤其在她拿到亵裤的时候,她下意识地将它扔了开去,微微咬了咬下唇后才将它又拿到了手上。

    这,这——

    朱砂将那亵裤拿在手上,然后猛地一个转身,坐到了君倾的腿边,紧闭起眼,看也不看那亵裤与君倾的双脚一眼,只是捏着那裤头处就将裤子胡乱地朝君倾脚上套。

    套了好一会儿才套得进,朱砂赶忙地将裤子往他上身方向提,可还未提到一半,她发现提不上了,裤管挤得很,再用力提一提,还是不行。

    朱砂拧起了眉。

    怎么回事?

    她再一次又用力往上提一提,依旧不行。

    朱砂迫不得已睁开眼,看向手上提着的亵裤。

    只一眼,她的眼睑就跳了跳。

    并非亵裤本身出了问题,而是她没有套对,她将君倾的双脚都套到了一个裤管里来,这如何还能往上提?

    “……”不得已,她又只好将亵裤再从君倾腿上脱下来。

    这一次,她找准了裤管,才又闭着眼将裤子往君倾脚上套。

    她侧坐在床沿上,面对着君倾的双脚,自就背对着他的脸,是以她没有发现,在她将那套错了的裤子从君倾腿上脱下来的时候,君倾缓缓睁开了眼。

    ------题外话------

    阿褐把小朱砂给坑了的感觉,哦呵呵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绝品贵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墨十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十泗并收藏绝品贵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