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绝品贵妻 > 25、庖厨里的相处

25、庖厨里的相处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丞相大人,民女……”朱砂正寻思着当是问些怎样的话好,然就在这时,她突然想起了一件颇为紧要的事情,遂即刻不确定地问道,“大人,这做面疙瘩糖水,是不需要和面的……吧?”

    君倾面色淡然,似乎完全就不在意朱砂问的是怎样的问题,此刻只见他微微点了一点头,道:“是以我不晓姑娘这和了快半宿的面是为作甚。”

    “……”看着君倾那平静淡漠以及事不关己的模样,朱砂只觉自己颞颥直跳,“大人知晓面疙瘩糖水怎么做?”

    “这是自然。”

    “……”朱砂有种咬牙切齿的冲动,“那为何方才民女揉面的时候,大人未提醒民女一声?”

    好似朱砂问了一个极为无趣又愚蠢的问题似的,只见君倾将右手手肘搁到了身旁的桌沿上,微微侧了侧脑袋,将下巴轻抵在支起的手背上,“看”向朱砂,用一种“这关我何事”的口吻慢悠悠道:“朱砂姑娘可没有问我。”

    “我——”对自己那低劣的厨艺本就万般无奈的朱砂此时可谓是心底正有一小团火苗在往上冒,然这对象又不能让她把这小火苗给喷出来,可她又真真是有些咬牙切齿,是以她“咔”的一声捏断了自己手上的柴枝。

    她要是知道问他,她会揉这一大盆的面?

    她这会儿要是没有突然想到她好似见过别人如何做疙瘩汤的,他是不是就要等着她给他将这煮好的夜宵端到他面前时才叫她重做?

    这人,明显就是故意的吧,明显就是要看她瞎忙活。

    “朱砂姑娘生气了。”朱砂才将手里的柴枝捏断,便听得君倾又是慢悠悠道,“想揍我。”

    君倾的语气很肯定,一丝一毫的疑问都没有,就像他看得见朱砂此时此刻面上的神情一样。

    “民女不敢!”朱砂一怔,连忙道。

    “看,姑娘自己都承认了。”

    朱砂又是一怔,“民女……怎是承认了?”

    她就说了四个字而已,哪个字承认她生气了想揍他了?

    虽然她真的……有这么一点点想法。

    “朱砂姑娘说的是‘不敢’,而非‘不是’,证明姑娘心中是有这想法的,不过是碍于我的身份,不敢将这想法转换为行动而已。”

    “我虽什么都看不见,但耳朵未聋心未坏,还是听得到想得到的,姑娘要不是气得牙痒痒,又怎会捏断手中的柴枝,我说得可对?”

    “……”朱砂暗暗咬牙,心想着读书人就是这么能伶牙俐齿,也难怪这丞相大人总能将沈天气得火冒三丈。

    “丞相大人哪里话,民女生性胆小,并无这胆。”

    “没这胆,有这心,也一样。”

    “……”朱砂又捏断了手里的另一根柴枝,直盯着君倾那双墨黑的眼睛,用一种商量的口吻恭敬问道,“丞相大人,你看民女这面……不当揉却也揉好了,丞相大人可否将就将就吃这面团能做的东西,不吃面疙瘩糖水了?”

    “将就倒是可以将就。”君倾稍沉吟,道,“不过姑娘要先告诉我,姑娘揉的这面团可做些什么吃食?”

    “面团子,包子,馒头,擀面条,煎面饼子?”朱砂微拧眉心,把她能想到都说了,也仅是她能想到的而已,至于她做的能不能吃……

    “面团子,包子,馒头,擀面条,煎面饼子。”君倾将朱砂点出的能做的东西重复了一遍,而后才用一副勉强的口吻道,“既是如此,那我便将就将就,姑娘将这些个东西都做一样出来吧。”

    “……!”每样……都做出来!?

    这一回,朱砂没有像寻日里那般总是恭敬答应,而是用一种有些诧异的口吻反问君倾道:“那丞相大人这是要吃夜宵……还是准备着要吃早饭?”

    依她下厨的速度将这些吃食挨个做出来,怕是都要天亮了,她倒是可以一夜不睡来整这些,就看他等不等得了。

    朱砂以为君倾会反问她或是为难她什么,谁知君倾却是平静淡然道:“姑娘若是做夜宵,那我便吃夜宵,姑娘若是做早饭,那我便吃早饭。”

    “……”这丞相大人,怎的就像是六月的*,给人的感觉好似说变就变,前一刻还像是有意为难人一般,这一刻却又温和得好似什么事情都不介意似的。

    朱砂看着他,还未及说什么,便见着君倾站起身,走到了她方才揉面时候所站的地方,边朝那放在案板上的盛着面团的木盆摸索着伸出手去边道:“姑娘想是为难,那就先让我看看姑娘揉了多少面再定吧。”

    只见君倾的手已经摸到了铜盆边沿。

    正蹲在灶台前的朱砂在这时突然站起身,一个转身移步便到了君倾身侧,也朝那铜盆伸出手,欲在君倾碰到盆里的面团时将铜盆移开,可是——

    她慢了一步。

    她的手碰到铜盆的边沿时,君倾的手正碰上盆中那团盖着湿润棉布的面团上。

    一个……大面团。

    大得不仅满了整个铜盆,顶上还高出了铜盆边沿。

    朱砂立刻抓上铜盆边沿,要将这铜盆从君倾手下移开。

    君倾却是将手按在了那盖着棉布的面团上,让朱砂将这铜盆移开不得。

    而后,朱砂便见着君倾的手在那大面团上摸了摸,再摸了摸。

    再而后,她便听见君倾用一种怪异的口吻问她道:“朱砂这面团和得可真是大得可以,是打算给我做夜宵用的?”

    “回丞相大人,正是。”朱砂有些尴尬。

    “这面团所用的面粉要是用做面疙瘩糖水,怕是煮得出满满一大锅吧。”君倾将盆中的面团又一次摸了摸,估摸着道。

    朱砂更尴尬了,“丞相大人今夜在宫中并未吃过什么,且民女瞧着丞相大人身子单薄,便想着多做些给丞相大人吃,让大人长得……壮实些,呵,呵呵呵……”

    “原来真是要给我做夜宵吃的。”君倾收回手,朱砂连忙将铜盆移开,却听得君倾又道,“我还以为朱砂姑娘是准备着给猪吃的。”

    “……”朱砂看着自己手中铜盆里的大面团,尴尬到了极点。

    这面团……确实是很大。

    “朱砂姑娘给我下一碗面团子或是面条便行,至于剩下的面……”君倾顿了顿,才道,“留着给我便可。”

    留着给他?

    朱砂自认自己不是个多话且好奇心重的人,可面对君倾,她觉着她的好奇心总会跳出来,不知怎的,这些日子来她总是想知道多一些关于他的事情,心中总是有疑惑,就像她不知她为何总是会将自己的神思沉溺在他的眼眸中难以自拔一样。

    心下对君倾的话有疑惑,朱砂不由问道:“丞相大人要这剩下的面有何用?”

    “给阿离蒸些包子。”

    朱砂怔住。

    君倾已转身,却不是走回他方才所坐的桌子旁,而是走到了灶台前,蹲下身,摸索着拿起了脚边的柴禾。

    朱砂亦连忙在君倾身边蹲下,甚至拿过了他已经拿在手里的柴禾,有些着急道:“丞相大人,这种粗活,民女来做就行,大人还是坐在旁就好。”

    君倾没有即刻站起身,只见他对着还未升起火苗的灶膛“看”了一会儿,这才站起身,坐回了他方才坐着的凳子。

    面团在醒着,朱砂则是蹲在灶膛前生着火,火光在灶膛里愈来愈明亮,柴烟味也愈来愈呛人,朱砂转头看了一眼安静的君倾,而后盛了一锅水放到灶膛上,满满烧着,她将手洗净,到了案板旁,开始擀面条。

    她厨艺不够,扯面她是不会,但是将面团擀平了再切成条儿她还是会的。

    厨房里只有柴禾燃烧偶发出的噼啪声,安静极了。

    朱砂面向着君倾,她边擀着面皮边不时地抬起头来看他,甚至不由自主地猜想他心中在想着些什么。

    “丞相大人。”朱砂觉着此时的安静有些熬人,是以她迟疑了许久终是又张嘴道,“喜好吃面疙瘩糖水?”

    “不是。”君倾虽是不喜说话,但朱砂问的话,他总会回答,不过是说的话不会长,也不会多解释而已。

    “……那丞相大人为何还想要吃面疙瘩糖水?”朱砂不解。

    “因为有回忆。”君倾没有沉默,亦没有隐瞒。

    他之所以想吃这一碗面疙瘩糖水,仅是因为有回忆。

    因为他们成亲的那一日,他也是让她给他煮一碗夜宵,也是面疙瘩糖水。

    不过那时不是因为有回忆,也不是因为他喜爱吃,而是他觉得这面疙瘩糖水于她来说当很容易上手,不会太为难她,谁知她却是将本当是疙瘩的面粉揉成了团,如现下这般,和了面,揉了一大团的面,然后才一脸都是白面地问他,这面和好了,这疙瘩糖水接下来该怎么做?

    那时他笑了,笑她若是不懂就当一开始就问,不然白忙活。

    她说问了他也不会知道,看他十指不沾阳春水的模样,哪里是会知道做这种粗活的人。

    但她不知,他本就不是娇贵之人,他懂的,要比她懂的多得多,他会做的,也比她会的多得多。

    只是他没有告诉她罢了。

    就像现下,她明明就在他眼前,他却不敢认她。

    不敢认她,却又想留下她,不敢太靠近她,却又想再将她拥在怀里。

    他想与她多相处一会儿,却又担心他会藏不住自己的情绪而让她看出端倪,他甚至想与她多说些话,以让她在他面前莫总是小心翼翼与谦卑。

    就算他以最可怕的面容面对全天下,然在她面前,他只是那个会出现他们的小山坳里的阿兔,就算全天下都觉得他残暴不仁觉得他可怕,只要她不这般认为,便足够了。

    君倾心中有自嘲,嘲笑自己如今可真是个懦夫了,不敢认她便罢了,还总这般有顾虑,也难怪小白会鄙夷他。

    朱砂本想问可是与他妻子一齐的回忆,但终是没有问出口,即便她想知道,可她却知道什么话当问什么话不当问,她虽未念过书,但道理还是懂。

    “大人今夜去缕斋……可有遇到麻烦?”朱砂没有问关于君倾他的过往的事情,但她不愿意沉默,便寻了其他的问题来问,只是她问得有肯定,她肯定是君倾到缕斋去走了一趟,而不是由人代劳。

    “没有。”就算有麻烦,他也不在乎。

    “丞相大人,请恕民女多言。”君倾虽说没有,但朱砂心中仍有不安与愧疚,倘若如上次那般遇着危险,当是如何办?

    “民女恳请大人日后出府时能让民女随行左右,民女的身手虽算不得上上乘,但也能保护大人一二。”

    朱砂对自己的身手有着当有的自信,然君倾却想也不想地拒绝了她的好意,神情淡漠得好似当她是玩笑一般,“不必了。”

    “丞相大人,民女——”

    “我身边不缺人保护,就算缺,我君倾也还不需要女人来为我当盾箭。”君倾的声音有些沉,还有些冷,“朱砂姑娘的双手,并不适合握刀。”

    他不需要她来保护他,而当是他来保护她。

    君倾的话让朱砂险些切到自己的手。

    只听君倾接着道:“若朱砂姑娘真想还恩,那便代我多陪陪阿离,阿离有多稀罕姑娘,姑娘当是看得出的。”

    他已经将她带进了危险之中,他不能再让她跟着他往更危险的地方走,她只要陪在阿离身边,当一个寻常的女人便好。

    忘了过往,她的双手便没有血腥。

    忘了过往,她的身上便没有罪孽。

    忘了过往,她就只是个寻常的女人。

    她说过,若她不是个杀手,当多好。

    她说过,若她只是个寻常人家的姑娘,当多好。

    她还说过,她想做个双手没有血腥没有罪孽的人。

    如今,她的愿望实现了。

    所以,她不需要想起。

    续断公子说得对,她永远都不会想得起他想得起过往,这于她而言,才是最好的。

    如今他只需要做的,便是待到合适的时候将阿离与她送离帝都,趁她还未对他生出情感来之前。

    她不会再对他生情了吧,一个已经完全忘记了过往的人怎会两次都对同一人生情。

    更何况,他早就不是她初见他时的那个阿兔。

    她如今对他,之所以会生关切之意,不过是因为他于她有恩。

    仅此而已。

    “民女——”朱砂还想再说什么,君倾却打断了她,“朱砂姑娘不必多言了。”

    “……是,丞相大人。”

    朱砂嘴上应着恭敬的话,心下却有些恼,是以将案板切得梆梆响,然后将那切得乱七八糟的面条胡乱地扔进了锅里,心道是反正他也看不见,管她煮得卖相是好看还是难看,只要味道没差就行。

    可朱砂还是稍微高看了自己那么一点点,因为她做的东西,味道可从来都没有好过。

    现下这一碗擀面条……也一样。

    君倾才吃了一口,当下便想吐出来。

    然他面上却是面无表情,既不表现出难吃,也不表现出好吃,只是对朱砂道:“朱砂姑娘今夜在宮宴上也未吃什么,现下当也是饿了,坐下一齐吃吧。”

    朱砂自然是婉拒了,因为她看着自己煮的面条完全没那食欲,可君倾却已拿了个空碗过来,走到灶台边亲自替她盛了一碗,真是让她不想吃都不行。

    唯一让朱砂觉得顺心的,便是能坐在君倾身旁近距离地看他的眼睛。

    然后一口面条入嘴,朱砂险些喷出来,一张脸都快绿了。

    这什么味道,简直……

    难吃得没有办法形容!

    不过好在的是她及时捂住了嘴,才没有在君倾面前失礼。

    但她抬头时,却见着君倾正在吃,既不吐也不嫌弃,只是安安静静地吃着。

    朱砂看看君倾那一大碗的面条,再看看自己面前的一小碗,然后硬着头皮,三口两口猛地往嘴里扒,吃了满嘴再一大口地往下咽。

    她不能吐,她可不能嫌弃自己煮的东西,她要是嫌弃的话,这脾性古怪的丞相大人不得认为她是故意的?

    可谁知朱砂吃完了,却发现君倾正在“看”她,他碗里的面条还是方才的那么一大碗,根本未动几口。

    君倾甚至单手托着腮,语气慢悠悠地问她道:“朱砂姑娘可是饿坏了?”

    “……”朱砂眼睑直跳。

    “我这突然间又不饿了,不如把我这一碗也给朱砂姑娘吃了吧,浪费了可不好。”

    “……!”朱砂咬牙切齿。

    君倾却在这忽然间笑了,甚至轻轻笑出了声,道:“朱砂姑娘的厨艺该练练了,不过能做得出这么难吃的面条,也倒是天下一绝了。”

    “这面条呢,我还是不吃了,以免待会儿只顾着青睐茅厕而上不了早朝,姑娘也还是不吃了吧,我想姑娘此刻的脸色当是已经绿了吧?”

    “……”朱砂此时不仅眼睑跳,便是颞颥都在突突地跳。

    可她却恼不起来。

    只因君倾的笑。

    她又看得失了神。

    直到君倾站起身从她面前走开,走到了案板前,她才回过神,一时间对自己有些哭笑不得。

    若论容貌,他根本就不及小白,可为何她看着小白时都不会失神,偏偏就对他没了自控力?尤其是对他的眼睛他的笑。

    难道她魔障了不成。

    朱砂心中连连叹气,总觉自己都变得不像自己了。

    就在这时,只听君倾唤她道:“朱砂姑娘心里可是又在对我咬牙切齿了?那作为今夜浪费了姑娘好意的赔偿,稍后让姑娘尝一尝我做的包子如何?不过现下需要姑娘替我盛些红豆过来。”

    朱砂可不敢怨怪君倾,因为换做是她,她也不会吃这么难吃的一碗面条,并且,她对君倾所蒸的包子很是有兴趣,更对做这些厨房里的活儿的君倾感兴趣,是以君倾每做一样事情她都忍不住想凑到他身边瞧。

    只不过他不是她,他看不见,就算他会这些事情,但终是有不便,需要她帮忙。

    洗红豆是她,往锅里加水加糖也是她,不过却是她每做一步,君倾都会在旁告诉她具体如何做,水放多少糖加多少,豆子煮多久,火候如何等等。

    朱砂听着君倾这每一样都说得极为精确的话,不由心生佩服道:“丞相大人怎会对这庖厨之事这般熟悉?”

    “从小便做。”这些事情,他若不做便会饿死,他不仅要养自己,还要养小白,小白的嘴刁,总会嫌他做的东西像猪食,可小白却从不会自己动手,他便只能都是自己来,不过是后来做得少了罢了。

    君倾不想就这话题多说,便揉着早就醒好的面团,道:“朱砂姑娘的手,似乎只有这面团揉得勉强可以了。”

    “……”

    “朱砂姑娘过来吧,来捏一只馒头试试。”

    “……民女?”

    “嗯。”

    “民女……不会。”

    “放心,我可以勉为其难教一教姑娘。”

    君倾的话并不温柔。

    可不知为何,朱砂听着却觉心有暖意。

    然后,她慢慢地走近君倾。

    ------题外话------

    相处相处相处啊~下一章还要不要看相处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绝品贵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墨十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十泗并收藏绝品贵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