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绝品贵妻 > 028、阿兔,你要记得来找我

028、阿兔,你要记得来找我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朱砂睡着了,睡得很好。

    有缕斋的安神香,她没有落入那个冰冷黑暗的梦中,她又梦到了阿兔。

    梦里有云雾,云雾缭绕,依旧如前一次的梦一样,她看不见雾里的阿兔,但她知道阿兔就在那云雾里。

    她还知道云雾里不仅有阿兔,还有一株树,树上开着红艳的花儿,开了满树,煞是漂亮,只是被笼在云雾里,她瞧不清是什么树什么花,就像她瞧不见阿兔一样。

    阿兔就站在那株开满花儿的树下。

    她慢慢走近,带着欢喜。

    渐渐地,她隐约能瞧清了那株满是红艳花儿的树,像是……海棠树。

    也渐渐地,她隐约能瞧见了站在那海棠树下的人,瞧不清,只依稀瞧得出一个人影。

    身材颀长的人影。

    “阿兔!”梦里的她唤那站在海棠树下朦胧的人,欢喜不已。

    很显然,她很想见到阿兔。

    若是不想见到,又怎会欢喜不已?

    她甚至朝海棠树下的他跑去。

    若是不想见到,又怎会忍不住奔跑起来?

    云雾里,她似乎瞧见了海棠树下的阿兔缓缓转过身来,面对着她,然雾太浓白,她依旧瞧不见阿兔的脸。

    只瞧见了阿兔的衣裳阿兔的青丝。

    墨色的发,墨色的衣,就像从暗夜里走出来的人一般。

    她当是恐惧黑暗的才是,因为她那个可怕的梦里她被困在黑暗里,如何也逃离不了,黑暗得可怕,冰冷得可怕。

    可这个梦里,她根本就不怕这好似从暗夜里走出来一般的阿兔,相反,她迫切地想要见到他。

    她甚至——

    还听到了阿兔的声音。

    不是唤她,而是应了她一声,“嗯”。

    声音很沉,却带着软柔,像笼罩在其周身的云与雾。

    也是这沉却软柔的一声“恩”与隐约瞧见的身姿,她终是知晓,这会出现在她梦里的阿兔……

    是个男人!

    若非男人,怎会有这般浑沉的声音,若非男人,又怎会这般颀长的身姿?

    阿兔既是男人,那他会是她的何人?

    是挚友是父兄,还是……丈夫?

    她想要知道,很想知道。

    梦里的她朝阿兔跑去的脚步很快,跑过浓白的云雾,跑到了他的身边他的面前,而后张开双臂欣喜又热切地环上了他的脖子。

    他亦抬起双臂将她轻轻拥住。

    她已站在了他面前,她已站在了那株开满花儿的树下。

    她瞧清了树上的花儿,的确如她所猜想的,是海棠树。

    站在树下墨发黑衣的阿兔,身子很寒凉,寒凉得好似他并非身处暖春,而是站在寒冬的凛冽寒风中一样。

    可不知为何,她连他们头顶上的海棠花儿都瞧得清清楚楚,却根本瞧不清就与她有着咫尺距离的阿兔的面容。

    明明就近在眼前,阿兔的面容却还是藏在云雾里,让她根本就瞧不清他的容貌。

    她唯一勉强瞧得清晰的,就只有他的眼睛。

    漆黑幽深如墨潭,只一眼,便让她有一种陷入了他的瞳眸中不可自拔的感觉。

    这双眼睛,这双眼睛——

    这双眼睛她见过,她见过!

    并且,很熟悉!

    这是,这是——

    这是丞相大人的眼睛!

    丞相大人便是阿兔?阿兔便是丞相大人?

    这,这如何可能!?

    “阿兔,阿兔。”她边唤着近在眼前的他,一边用手努力地想要拨开笼罩在他面前的云雾,以让她能真切地瞧见他的整张面容。

    可无论她如何努力地想要瞧清他,却又如何都拂不开那云雾,不仅拨不开,甚至还看着阿兔在慢慢往后退,退得离她愈来愈远。

    她上前,想追,可不管她跑得再如何快,都追不上他,终是再瞧他不见。

    她不再欢喜,甚至……心痛得想哭。

    “阿兔,阿兔!”她终只是看着茫茫云雾,唤着他的名字,甚至喃喃道,“阿兔,我等你,我等你,我找不到你,但我会等你来找我。”

    “朱砂此生,只候一人始终。”

    “阿兔,你要记得来找我,记得来……找我……”

    “阿兔,阿兔,阿兔——!”

    朱砂猛地睁开眼,失神地看着浅绿色的床帐帐顶,呼吸粗重。

    她听到耳畔有个紧张关切的声音在唤她,还有两小团柔柔暖暖的温度在轻捂着她的脸颊。

    耳畔这个紧张关切的小声音还带着哭腔,“娘亲娘亲,娘亲你怎么了?娘亲不要不理阿离,娘亲娘亲……”

    是小家伙阿离,正趴在她身旁,一双小手正在摸摸她的脸,好像在安抚她似的,边摸摸她的脸边叨叨着什么,声音里的哭腔很明显,眼眶有些红,一副随时都会哭出来的模样。

    朱砂回过神,连忙坐起身,随即伸出手揉揉小家伙的脑袋再摸摸他的脸,温柔着问他道:“怎么了小子,怎么这才睡醒就眼眶红红的想哭?”

    “娘亲!”小家伙先是怔怔地看着朱砂,而后一把就扑到她怀里,将她抱得紧紧的,这才着着急急道,“因为,因为娘亲都不理阿离!阿离唤了娘亲好多好多声,娘亲都不理阿离,阿离看娘亲好像好难过好难过的样子,阿离怕有人在梦里把娘亲抢走,那,那阿离就再见不到娘亲了,阿离不要不要不要!”

    朱砂一怔,然后将手放到小家伙背上,轻轻拍了拍,宽慰他道:“娘亲怎么会被梦里的人抢走,娘亲不是还在这儿么?”

    果然是个丁点大的小娃娃,才会有这种梦里也会被抢走然后消失不见的想法。

    “会的会的会的!小白说会的!”小家伙却是不相信朱砂的话,非但没有松手,反是将她抱得更紧,还是着急道,“小白说要是哪一天阿离醒起来不见爹爹了,那爹爹就是在梦里被坏人给抢走了,再也不会回来了!”

    “阿离不要爹爹被抢走!阿离也不要娘亲被抢走!不要不要!”

    “……”朱砂眼角跳了跳,这小白,成日里究竟都与这小家伙说些什么。

    “不会的,没有人抢得走娘亲和你爹爹的,小白骗你的。”朱砂耐心对小家伙道。

    “真的吗?”小家伙这才抬起头来看着朱砂。

    “当然。”朱砂微微点头。

    “那,那娘亲刚才为什么会皱着眉好难过好难过的模样?”小家伙还是有些不放心,还是抱着朱砂不撒手,“娘亲是不是又做到可可怕的梦了?”

    梦……

    一想到自己梦里所见,朱砂的双颊上煞是浮上两朵红霞。

    梦里她又见到了阿兔,不仅又见到了阿兔,且还发现了阿兔是名男子,这于她而言本该是一件欢欣的事情,可为何……

    为何她梦里的阿兔会是丞相大人的模样!?

    不仅如此,便是那株与他一齐被云雾笼罩着的树,都是丞相大人所喜爱的海棠树!

    她真是疯了不成,竟让丞相大人入了梦。

    她怎会让丞相大人入了梦!?

    还有梦里的最后,阿兔的消失,她喃喃的话,又是……怎么回事?

    那种难过到极点的感觉真实极了,竟是将她疼得从梦中惊醒。

    “娘亲的脸好红好红哦,娘亲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呀?”小家伙哪知朱砂心里想的是什么,只当她是身有不适,便又伸出小手摸摸她的脸,紧张又关切道,“娘亲要是觉得身体难过,阿离可以帮娘亲去找医仙姨姨来帮娘亲看看手的哦。”

    “不必了,娘亲没有事,只是……睡不够而已。”朱砂胡乱编了个理由。

    “睡不够?”小家伙眨眨眼,转头看了看窗外已经大亮的天色,困惑道,“可是外面的光已经好亮好亮了呀,娘亲睡了……嗯……一晚上了,娘亲还困困吗?”

    然小家伙才说完话,还未待朱砂说什么,他便突地离开了朱砂的身子,甚至紧紧张张地从朱砂身上爬过,边着急地要下床边道:“娘亲娘亲,阿离要起床了!阿离今天又睡得好晚好晚才起来,天都已经亮亮了,爹爹会不高兴的!”

    小家伙这一说,朱砂也才意识到自己与这小家伙一般,又是睡到这天色大亮才醒,便也如小家伙一般,紧忙坐起身下了床,开始扯过衣裳来穿。

    她昨夜才与城乡大人说过要留在这相府伺候他或是小阿离的,这才第一日便睡到这日上三竿的时辰才醒,着实是太不像话。

    朱砂已抓上了自己的衣裳,正要往身上套,发现小家伙因为太过着急总是套不进袖子,她便将自己的衣裳先放到了床沿上,而后在小家伙面前蹲下身,边身手去拿他正要穿上的衣裳边道:“来,娘亲帮你穿。”

    若是换做君华说这句话,这小家伙一定会立刻就拒绝,道是他自己会的,爹爹不要别人帮他的。

    但现下朱砂要帮他穿衣,他没有即刻拒绝,小手依旧抓着自己的衣裳不松手,有些小心翼翼地问道:“娘亲是要帮阿离穿衣裳吗?”

    “嗯,放手。”朱砂伸手去拂开小家伙的手。

    小家伙还是不撒手,只还是小心翼翼地问道:“那,那娘亲可不可以不要告诉爹爹?爹爹都是要阿离自己穿衣裳的……”

    “放心吧,我不会告诉你爹爹的。”朱砂看着小家伙这明明十分想要她给他穿衣却又怕君倾不高兴的小可怜模样,不由轻轻捏了捏他的小鼻子。

    小家伙立刻撒手,然后抱住她,蹦跶着高兴道:“阿离稀罕娘亲帮阿离穿衣裳!嗯……这样就好像娘亲好稀罕好稀罕阿离一样!”

    “……行了,站好。”朱砂按住小家伙的肩膀。

    “嗯嗯!”小家伙用力点点头,立刻松手站好。

    朱砂立刻动作迅速地为小家伙穿好衣裳,而后才穿上自己的衣裳,当她在系腰带时,只见小家伙抓着她的衣袖,轻轻扯了扯,昂着小脸一脸期待地问她道:“娘亲娘亲,阿离帮娘亲梳梳头,可不可以?”

    明明是想做一件帮忙的事情,可小家伙却问得很小心,期待着又紧张着,期待朱砂点头,又紧张她会摇头。

    若是起初之时,朱砂觉得她定会毫不犹豫地摇头,并且将这小家伙的手从自己衣袖上拂开,但如今……

    “当然。”如今,她不会再将这个小家伙推开。

    甚至,她觉得这个小家伙乖巧得很得她的心,并且让她觉到了与素心在一齐时的那种温暖。

    像亲人般的温暖。

    小家伙待她好,她自也会待他好。

    “那,那娘亲快坐下坐下!”小家伙的小脸上立刻喜上眉梢,将抓着朱砂袖子的手改为抓上她的手,拉着就往摆着铜镜的长案方向走。

    朱砂任他带着走。

    就当朱砂堪堪在凳子上坐下身时,院子里忽传来一声嗤笑声,“哟!这清心苑里的人都变成了懒鬼不成,这日上三竿的时辰还没有起床?”

    “我的小宝贝儿阿离,不来看看小白给你带了什么好东西过来?”

    ------题外话------

    哟呵呵~我们的小宝贝儿阿离够不够乖啊~

    我们的小白给小阿离带了什么来!

    再唠叨一次,这卷二的卷名为“思”,思念的思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绝品贵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墨十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十泗并收藏绝品贵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