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绝品贵妻 > 014、朱砂离开

014、朱砂离开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续断公子将右手掌心贴在门扉上,朝里用力一推,然他根本无需太过用力,便听得门后边门闩轻动的声音,门闩并未闩严,尚算容易便被推开来。

    屋子不大,门开了便可看尽整间屋子,然这屋里……

    没有人。

    续断公子推开门还未收回的手蓦地一抖。

    门槛不算高,续断公子独自推动身下进这屋子尚不困难。

    只见这屋子收拾得整齐干净,床榻上的被褥叠放整齐,不止整齐,垫在榻面上的褥子不仅平整得甚至没有褶儿,且还是冰凉的,似乎根本就没有人在上边睡过一样,而不是早早就起来了。

    还有两身衣裳,同样叠得整齐地放在床榻上,是续断公子命青茵给朱砂裁买的衣裳。

    屋内的圆桌上,除了摆放着茶具之外,还放着一盏花灯,海棠花模样的花灯,正是昨夜续断公子从那卖花灯的老伯处为朱砂买的那一盏。

    续断公子看见放在桌上的这盏海棠花灯时,他的眼神与心皆一沉再沉。

    他推着着木轮,来到桌旁,伸手拿过这盏花灯,双手微颤。

    小砂子她……

    续断公子垂眸看着手里的这盏海棠花灯好一会儿,才将它重新放回到桌子上,就在这时,他多看了摆在茶盘旁边的那只铜制小香炉一眼。

    这是昨夜他特意留在这儿给朱砂的,道是这里边的香粉让她睡个好觉,一解白日坐车的劳顿,也有利于她身上的伤口恢复。

    朱砂受下了。

    续断公子伸手去拿过这铜制小香炉,若没有这香粉在身,小砂子她……

    续断公子将小香炉拿在手心里时眼神变了变,下一瞬只见他将小香炉上边的顶盖拿开——

    空的。

    小香炉里是空的。

    即便香粉燃尽,这香炉里也不会是空的。

    这便是说——

    “公子。”就在这时,屋外传来青茵恭敬的声音,续断公子充耳不闻,只是低头看着自己手里空了的小香炉而已。

    柯甲站在青茵身旁,见着续断公子不应声,他们二人相视一眼,一同走进了屋里,走到续断公子身旁,当他二人看到续断公子手里的小香炉及身旁桌子上的海棠花灯时,他们微微垂了眼睑,青茵正要再唤续断公子一声时,只先听得他淡淡一声问道:“小砂子何时走的?”

    朱砂走了,什么都未带走,因为她本就什么都没有,至于续断公子给她的,她一件都未带走,即便她并无衣裳可换,就算她喜欢这盏海棠花灯。

    青茵听到续断公子这般突然一问,心猛地一跳,环视这屋子一周,语气困惑道:“朱砂姑娘走了?”

    续断公子未答青茵的话,他转了转椅子,面对着柯甲,又问一遍道:“柯甲你来答,小砂子何时走的?”

    柯甲立刻摇摇头,表示他不知道。

    续断公子看着柯甲的眼睛,在他的直视下,柯甲的目光有些闪躲,他在微微转眸看向青茵,青茵也微微垂下了眼睑,续断公子将手中的小香炉放回到桌面上,同时好似漫不经心一般道:“既然你二人都不愿意回答,那从今往后,便都无需跟着伺候我了。”

    续断公子说完,推着轮椅便要离开,不再看柯甲与青茵一眼。

    柯甲与青茵猛然抬头,同时柯甲急急挡到了续断公子面前来,张嘴发出咿咿啊啊的声音,一边抬手着急地比划着什么。

    他是个哑子,只有在着急的时候,他才会发出这样的声音。

    续断公子的话让他以及青茵紧张不安。

    续断公子稍停下手上的动作,抬眸来看一脸着急的柯甲,神色淡漠,语气亦是淡漠得发冷,却又是平静道:“你们心里已不再将我当主子,又何须再跟着我,说来也是我的错,如今的我一无所有,不当让你们再跟着我才是,让你们离开也是好。”

    “属下已起过誓此生只跟随公子一人!不论公子如何,属下都不会离开公子的!”青茵急急道,生怕续断公子真的会将他们赶走一般。

    柯甲亦是更为着急地比划着自己的双手。

    “你们既还认我当主子,那便回答我方才的问题。”续断公子淡漠的神色及语气忽然变得沉冷,待人一向温和的他,鲜少会动怒,更不会对自己身旁的人动怒,然他此刻看起来,是真的怒了,声音冷如霜雪,“我命你二人昨夜守在小砂子门外,是为了让你们保护她,是为了让你们代我看着她,就算她的速度再轻盈再快,但依她而今的身子情况,她离开这屋子时我不信你二人毫无察觉,而你们不仅没有在第一时间告诉我,甚至还欲隐瞒此事只字不提,你们——”

    “咚!”就在这时,只见柯甲突然在续断公子面前跪下身,膝盖骨撞到冷硬的地面发出的沉闷声响打断了续断公子的话,先朝其连磕三记响头,才直起腰来抬起双手急切地比划。

    只见柯甲的神色在他的比划中变得愈来愈沉重,愈来愈急切,甚至……愈来愈愤怒,比划完之后他没有低下头,反是梗着脖子,定定看着续断公子。

    青茵则是震惊地看着柯甲,很显然柯甲“说”了什么不可说不能提的事情,使得她惊得一时间竟忘了阻止柯甲,待到柯甲梗着脖子定定看着续断公子时,她才猛然回过神,喝了柯甲一声,同时在柯甲身旁跪下身,急切地对续断公子道:“公子,柯甲他一时心急说了不当说的话,求公子不要怪罪!”

    “柯甲,还不快给公子赔罪!?”青茵说着转头看向柯甲,眉心紧拧,面色慌乱。

    谁知柯甲非但未低头赔罪,反是将腰杆挺得更直。

    很显然他在说:我没错。

    “柯甲!”青茵又喝了他一声。

    “青茵不必骂柯甲,他说的都无错。”续断公子非但没有动怒,反是淡淡地笑了笑,似乎根本就没有将柯甲的话往心里去,更没有要怪罪他的意思,“不过,这一切都与小砂子无关,不管是我的这双腿,还是我如今这般情况,都不能怪小砂子,要怪便只能怪我自己本事不如人,才会落到如斯田地。”

    柯甲不赞同续断公子的话,他正要再比划什么,却被续断公子抬手打断,只听他继续不紧不慢道:“不用替我不甘替我不平,如今这般,也没什么不好,本就没有几人知道燕国王室还有一个名为姬溯风的皇子,就算我身体里淌着皇族的血又如何?帝君是个好帝君,一心只为燕国着想,百姓需要的是一个好帝君,燕国如今国泰民安,我若为了一己之私将百姓推入纷乱中,还何谈为君,再者,我也并非治国之才,又何必非要将自己困在”姬溯风“这个名字里走不出来,说来帝君终还是念了我与他之间的旧情,没有再派人追来,若他想取我性命,怕是我根本就走不出帝都。”

    “我不恨帝君,如此就更谈不上小砂子害了我,你们可明白?”续断公子面上不再是方才的寒沉,只有温柔的无奈与心疼,“这从来就不能怪小砂子,如今除了我还在她身边,她什么都不记得,什么都没有,你们却又因我而对她冷眼,她不过是个可怜的姑娘而已,你们何其忍心?”

    “公子,我……”青茵想说什么,可张了嘴,却又不知自己当说什么才好。

    柯甲则是紧紧咬住了自己的下唇,将双手拢成拳,拢得紧紧的。

    只听续断公子又道:“你们若是还看得起我,还要继续留在我身边,那便与我一同将她找回来,若你们不能接受我的决定,那我与你们便是日后有机会再相见了。”

    续断公子说完,不再看仍跪在自己面前的青茵与柯甲,推着轮椅绕过他二人,径自往屋外去了。

    柯甲立刻站起身,在续断公子要过门槛时在他后边抓上了椅背上的两只把手,推着他出了屋。

    青茵也在此时来到了续断公子身旁。

    续断公子没有再看他们,亦没有再说什么。

    沉默,在此时是他们彼此之间最好的言语。

    他们永不会离他而去。

    而他,由心感谢他们。

    *

    朱砂走了,离开了客栈,离开了续断公子。

    诚如续断公子所见,她什么都没有带走,没有带走他给她置办的衣裳,更没有带走那盏海棠花灯,她只带走了那个铜制小香炉里的香粉,于夜至深至静时从窗户离开了客栈。

    当她站在窗户边看着二楼与街上地面的高度时,不知为何,她不怕,不仅不怕,她甚至觉得,她可以轻而易举不动声响地跃到地面上。

    可当她稳当当且无声地跃到地面上时,她还是因自己而诧异了,她看着自己的双腿,就像不认识自己似的。

    她,毫发无伤,甚至一点感觉都没有,根本不像是从高处跃下来一样。

    她从来不知自己有这样的本事,又或者是说,她把自己所学的与所有的过往,都忘了,但这个身子还是她原来的身子,学过的,就算她的头脑不记得,她的身子仍会记得,只是,她不知道罢了。

    不过朱砂还是有些惭愧,因为她牵走了青茵的马。

    奇怪的是,青茵的马非但不拒绝她的靠近,甚至不吵不闹,听话地任她牵出了马棚,好像它听得懂她低声与它说的话似的。

    将马牵至镇子外,朱砂才翻身上马,尝试驾马,倒不想缰绳在手,根本无需人指点,她便很是熟练地让马撒蹄跑开了,就像她轻而易举地从二楼跃下来一样,轻而易举地便上了路。

    朱砂并未向谁人问路,她只是在镇子南边找到了夯土官道,只要沿着夯土官道往南去,当就会到得帝都,若再不行,待天明了路上遇着人,再问一问路。

    她要去帝都,只有到了帝都,她才有可能见到丞相君倾。

    君倾,君倾……

    *

    新的丞相府还未建好,旧的相府又被封了。

    时隔四年,这座府邸又被贴上了封条,黑漆漆的府邸门前,是百姓扔了一地的石头与腐烂的蔬果,好似将这府邸大门当做了君倾来泄恨似的,使得这相府门前散发着一阵阵酸臭味。

    本就寂寂的相府,如今更寂寂了,死一般的静寂。

    而就在这死一般静寂的府邸里,此时正有一个身影在鬼鬼祟祟地走着,手里打着一盏火光很昏暗的风灯。

    秋风阵阵,吹得这风灯一摇一晃,也吹得这满地的枯叶簌簌作响,伴着地上微摇晃的片片树影,使得这破旧的府邸给人一种阴森森的感觉,也使得这个鬼鬼祟祟的身影打了一个激灵,随后是一声响亮的喷嚏声。

    只见这人身板颇为瘦小,发帘剪得短短的,像狗啃一般,后脑勺上梳着一条马尾辫,是个姑娘,身上穿着一件破旧的道袍,不是宁瑶还能是谁。

    宁瑶打了一个响亮的喷嚏后连忙捂住自己的嘴,而后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只猫着腰警惕地将黑漆漆的四周慢慢看过一遭,同时慢慢地咽下一口唾沫,心里一直念叨着一句话,千万别有鬼千万别有鬼!

    就当宁瑶猫着腰在原地转了个圈重新面对着原本的方向时,她的面前突然多出来一个人,吓得她立刻大叫一声,“鬼啊啊啊啊啊——”

    这等时候,于寻常人来说当是转身拔腿就跑,就算不跑也会受吓得一动不敢动,谁知宁瑶竟是惊叫着朝着面前的鬼扑去!

    就在她扑到那鬼身上的同时,“砰”的一声闷响声在她的惊叫声中响起。

    ------题外话------

    本人今天应该说甚,好像甚也没有说的……

    那有没有人要和本人告白的?哈哈哈哈~没有的话就下次再问,哈哈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绝品贵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墨十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十泗并收藏绝品贵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