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侯门嫡女 > 第十七章 多事之秋

第十七章 多事之秋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元尊飞剑问道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因是秋季,天气并不寒冷,灵柩不能停放太久。因此李仲扬将妻妾留在京城,自己快马加鞭去了滨州处理兄长后事,又准备将老太太和韩氏以及二子一女接过来,李大郎其余妾侍和庶出子女仍会留在滨州。

    沈氏接到信,让嬷嬷去收拾房间,周姨娘重叹一气:“这回家里可热闹了。”

    “老太太来了后,妹妹不可再说这样的话。”沈氏轻责,哪怕老太太对二房再不好,但也是自家夫君的娘亲,没有她也没有李二郎。更何况老太太也没做什么混账事,只是偏爱大房罢了。如今李世扬离世,最难过的,便是她这做母亲的人。

    周姨娘没再开声,见何采埋头绣花,问道:“六姑娘也跟着老太太回来,何妹妹可高兴?”

    何采顿了顿指上长针,淡淡道:“她想必根本不认得我这个姨娘,而且回来也不是养在我身边,倒不如住在滨州,离的远了,挂念的心也就淡了。”

    这话说的薄情,周姨娘接不了话,总不能当面说你这亲娘太冷漠吧。沈氏品着茶看她,虽是面色淡然,却还是看出了一些端倪来,不由笑笑:“无论相隔多远,身上的骨血是不会变的,你的便是你的,养在谁身边都无妨。”

    何采神色怔松片刻,又复淡然。

    莫白青才刚进门不久,见她们聊的欢,自己也插不了话,百无聊赖的绞着帕子。又暗自揣度,这何采与自己一样,不过是个不正名的姨娘,却能对沈氏这般冷淡,沈氏却不恼不怒,着实怯弱,那周姨娘说话也没遮没拦。堂堂一个世家嫡次子,妻妾却这个模样,亏她还以为李家的门槛有多高,心下不禁讥笑。

    周姨娘率直,见莫白青眸色闪烁,神色似十分不耐烦,着实不喜,轻笑一声:“莫妹妹是身体不适还是被这大太阳晒晕了?一副急着要走的模样。”

    莫白青忙笑笑:“哪里的事,只是姐姐们说的话妹妹听不懂。”

    周姨娘冷笑:“姐姐们?你我姐妹相称倒是说得过去,太太可同意了你唤姐姐?别往自己脸上贴金。”

    莫白青被堵了一句,下不来台,紧咬了唇却不敢辩驳。

    沈氏慢慢饮了一口茶,才道:“阿蕊可别吓坏了人,我们都是服侍二爷的,唤一声姐姐妹妹也亲近。”

    “姐姐说的是,阿蕊逾越了。”周姨娘越发喜欢跟沈氏一唱一和,以前总觉她懦弱无趣,如今手段硬朗些,倒让她觉得亲近了。只怕正妻太弱,连累自己也被那些新进门的小妾踩上头。那莫白青仗着自己年轻好看,也不想想她是冲喜进来的。穿的花枝招展,一朝飞上枝头,就忘了自己曾经是只麻雀。

    沈氏嘴上说她刚进门,不该多加管教。周姨娘倒是明白,先让她跋扈招摇一段日子,让府里上下的人都厌烦透了她,沈氏再找机会罚她,如此一来只有大快人心,而无闲言碎语。以李二郎的性子,也不会宠这样的人。杀人于无形,周姨娘既觉得痛快又觉得可怕。

    莫白青莫名挨了一顿训斥,回到房中便将茶壶茶杯全摔在地上,小丫鬟上前来收拾,她便抬手扇了她一记耳光,气的要疯了:“你是姨娘,我也是姨娘,不就是比你晚进门几年,凭什么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低贱的商家女,难怪大羽国都讨厌商人,一副奸佞相!”

    丫鬟不敢揉脸,埋头清理地上的碎瓷。莫白青见她像个木头人,气又打不过一处来,又扇了她两记耳光:“连指配的丫鬟也比不过人家,人家何采都配上仆妇和大丫鬟了,我房里的却是个毛孩,我这是来做妾不是做奴仆的!”

    小丫鬟到底年纪小,捂着脸眼泪直落:“姨娘别气,太太说如今二爷不在家,要让二爷过目后看得顺眼才敢送人来,奴婢本是服侍太太的,太太让奴婢暂时先服侍着姨娘。”

    房里有三个丫鬟,早中晚各一人,如今当值的刚好是她。

    话一出口,莫白青气的更甚:“好啊,连个丫鬟都是被人剩下的,还是那沈庆如不要的。”

    说罢,拿了桌上的鸡毛掸子便打,打的她身上淤青一片。

    小丫鬟是世仆,母亲是李府下人,后来指去沈氏身边做丫鬟。嫁了李府的车夫,生下女儿。两人识墨不多,只求她身体健康平安一世,夫妻俩一商量,便给孩子取名叫柏树。

    柏树本是跟在母亲身边做些轻活的,后来莫白青进门,沈氏让柏树母亲去伺候她,不料生了病,柏树便替了母亲的位置。想着也不过一个月的光景,又有其她两个大丫鬟,端茶倒水应当无碍,沈氏便让她去了。

    李家下人都是经过挑选才能进来,性子太狂躁,脾气太差的绝对进不来。又因是伺候在姨娘房里,李仲扬会常见,也不能让他看了不悦的。因此找了几个姑娘,还在等着李仲扬从滨州回来看过后才能安排在莫白青房里。

    沈氏哪里想得到莫白青如此狠心,将个孩童打的这般狠。

    柏树不愿告知病中的母亲,也不想告诉老实巴交的父亲。自己向嬷嬷讨了药膏,说是跌伤了腿,躲在柴房里胡乱抹了一把,痛意才减轻。

    只是母亲一病,家里的活基本都是柏树做,这日提了半桶水,手实在是疼的无法,两丈长的距离走走停停。柏树爹李顺停了马车回来,在门口见女儿直揉手,仔细一看,竟有许多瘀痕,不禁大骇,逼问她怎么回事,柏树这才说了实情。

    李顺心疼女儿,可那毕竟是主子,仆人去告主子,万一沈氏不给做主,不就得罪主家了。柏树也拦着他,统共不过还剩半个月,熬过去就好。

    翌日,李顺赶马车送李瑾轩和李瑾良去学堂,心中太过担忧幼女,路竟走岔了。

    李瑾轩心细,又是自小就服侍李家的仆人,便问他何事。李顺难忍痛心,立刻跪下说了这事,李瑾良是个急性子,气的握拳:“那狐狸精简直就是往我们李家脸上抹黑,再这么下去,可要打死人了。”

    李顺叩了两个响头,高个大汉差点落泪:“还请少爷们做主。”

    李瑾轩还在想着这事的轻重,李瑾良可等不了:“我这就去告诉母亲。”

    见他掉头就走,李顺可急坏了,拦下他哀求道:“二少爷还要去学堂,若这时回去,怕太太要责罚您。”

    李瑾轩也说道:“等下了学堂再去不迟,否则母亲说你不重学业,倒更是麻烦。”

    李瑾良只好答应。待日落黄昏,回到家中,便找沈氏说了这事。沈氏唤来柏树,见她身上果然有许多伤痕,一旁的嬷嬷直呼造孽,沈氏抿嘴不语,让人拿了药膏领她去上药。

    第二日,沈氏将那三个丫鬟全唤了回来,使唤了一个府里地位高的老嬷嬷给莫白青。除了斟茶倒水,叠被理衣,其他的事,全由她自己做去。

    莫白青哑口无言,气也没处撒,那老嬷嬷她也得罪不起。莫管家知道这事,将她痛骂一顿,惹的她更是郁闷。

    这日李瑾良先出了大门,正等着兄长,李顺又朝他叩了个响头,这从车里拿了包蜜饯出来,略有些窘迫:“柏树的事谢过二少爷,小的家中贫寒,也没什么像样的东西,还请二少爷不要嫌弃。小的粗人一个,也不会说什么好话。”

    李瑾良伸手接过,见他卑躬屈膝的模样分外朴实沧桑,心中怜悯,笑道:“李叔叔不必客气,等事情过了后,我去求母亲让柏树来伺候姨娘,莫姨娘就不敢再打骂她了,好歹是我静心院的人。”

    李顺听后更是欢喜,又要叩头,李瑾良忙拦住他。

    李仲扬回来了,李家二房将伤心得似苍老了二十载的老太太和韩氏一家迎进房中,也不敢太过打搅。当晚李家上下寂静无声,李仲扬也是心情沉郁。

    自小老太太不疼他,可兄长李世扬却是实实在在的疼他这弟弟。谁想大哥不过壮年,就去世了。兄妹三人变成兄妹两人,在送殡时,也是悲从中来,母子哭的断肠。

    沈氏拧干了脸帕递给他,见夫君鬓角已生了白发,也是心疼:“二郎不可再伤心,否则大哥泉下有知,也会不安的。”

    李仲扬叹了一气,默然不语洗净了脸,许久才说道:“怎么好好的就这么去了……”

    沈氏握了他的手,宁可替他承受这痛楚。掌上温热,李仲扬反手将妻子的手握紧:“如今大哥已去,母亲对我们二房应当会更加严厉,太太怕是要受些委屈了。”

    沈氏摇头淡笑:“无妨,李家重任落在二郎肩上,日后也更是辛苦。只是莫太操劳,伤了自己的身。”

    听着妻子体贴的细语,全是为自己着想,心中动容,一路的奔波劳苦也随之散去了。李仲扬执了沈氏的手,更觉此生夫复何求,有子足矣。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侯门嫡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一枚铜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枚铜钱并收藏侯门嫡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