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侯门嫡女 > 第二十章 六月徂暑

第二十章 六月徂暑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元尊飞剑问道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四月维夏,六月徂暑。酷热满京,城郊风景却依旧如春满目苍翠,安然与清妍郡主约好到城外荷塘赏荷垂钓,乘一叶扁舟,穿进大片荷叶深处,钓一条肥美的鲤鱼,依照煎煮难易交钱给河岸的迎宾客栈宰杀,不一会,便成了一道新鲜美味的菜。

    这地方今年刚建,清妍随顺王爷来过两回,那时荷叶还比较稀疏,如今荷根碧绿挺拔,她便立刻去接了安然,一起去苑塘赏玩。

    听见那清妍郡主又来找安然了,韩氏瞅了瞅那还边嗑瓜子边看书的安阳,见她看的欢喜,便知她又是在看乱七八糟的书,气的夺了书就往窗户外头扔。安阳愣了片刻,跳起身大声道:“你这是做什么!”

    韩氏冷冷看她:“再把嗓门扯大些,好让屋外的下人都听见。”

    安阳置气的坐回椅子,冷笑:“母亲又要教训女儿什么?”

    听她说话越发阴阳怪气,韩氏气不打一处来:“让你去多走走你偏不去,人家是嫡女,你也是嫡女,她能去的地方,你也能去。整日说自己没爹没权势,你倒不想想我带你来京城是为了什么,沾一些二房的光,只要日后自己腾飞,受受气遭遭冷眼又算什么。”

    安阳更是冷笑:“说的倒轻巧,怎的不见你跟二婶出去饮宴。我们是母女,你脸皮薄,倒要我脸皮厚些。”末了身子一转,不愿再辩,又从桌上拿了一本民间话本看。

    韩氏气的抬手便扇了她一掌:“小小年纪就这么跟亲娘说话,以后还不得逆天,早些将你打发出去好了!送给别人家做童养媳去。”

    安阳被打的懵了片刻,随后嚎啕大哭起来,捂着脸就往外头跑:“我要去告诉祖母!”

    韩氏也不急,拿了茶抿了一口,才冷眼看她:“如今你祖母最疼谁,你倒还没弄明白。她自从回了京城,哪里正眼看过你。别说你,就连你大哥二哥,也受了冷落。你祖母是指望不了的了,如今养她的可是你二叔,又怎会对我们好。你若要翻身,就听为娘的,多去结识贵族子弟。”

    安阳哭声渐减,却也是想明白了,她若再如此,一辈子都要做个穷酸小姐,嫁个穷酸人家,她可不愿做那些下里巴人的事,可又不愿原谅韩氏那一巴掌,索性呆坐不动。

    韩氏见她安静下来,起身将她平日看的那些不正经的书全拿走,使唤丫鬟拿去烧了。

    翌日,韩氏起身,果然见安阳在看书,十分欣慰,让嬷嬷熬了鸡汤给她。再去看其他两子,也依旧刻苦用功,立即松了一气。不过晌午,下人便来说娘家来人看自己,不由奇怪。

    韩氏的父亲是四品京官,母亲也是个京官女儿,但官品不大。自她丧夫后,爹娘觉她不祥,她回过一次娘家,待她的态度淡漠,她也不想再回去,宁可窝在李府。如今非年又非节,来寻她做什么?又是谁?

    带着满腹疑惑,韩氏往大堂走去,沈氏正好要出去,刚进廊道,便碰了面。

    沈氏微微欠身,笑道:“大嫂这可是要出去?”

    韩氏回笑:“娘家来人了,在厅上等着呢。”

    两人一笑一答,不知道的,倒以为妯娌和睦,却也不过是一片假象。李府的下人都是沈氏安排的,又是她来发月钱,他们心向着谁不言而喻。在韩氏那听见的,也都一五一十禀告。

    只是韩氏愿意假,沈氏自然要陪着她虚情假意。沈氏只是明白,有时候,人与人之间,即便嫌恶,不也要无奈维持。

    沈氏从正堂经过,只见是个男子,负手抬头在看挂在正堂中间的字画,看背影是个年轻人,再看那通透玉冠和白玉腰带,便知是个富贵公子。身为李府主母,沈氏自然要去问候一声。

    那人转过身,是个面庞白净眸色却略显邪气的男子,韩氏只看了一眼,便说道:“晋西,这位是我弟妹李夫人。”

    那男子手握扇子欠身笑道:“在下韩晋西,见过李夫人。”

    沈氏笑笑应答,使唤丫鬟上果子茶点,便走了。

    韩氏缓缓坐下,也不多看她这堂弟,淡声:“是哪阵风把你韩大少爷吹来了。”

    这韩晋西是她伯父的儿子,伯父虽然不为官,却是经商的好手,富甲一方,素来看不起她这做官的人家,平日里极少来往,在她出阁后,几乎没了往来,堂姐弟间更别说有什么感情了。

    韩晋西嬉笑道:“堂姐可别将我当外人,久未来探望堂姐,今日天气正好,便想着来看您了。”

    韩氏轻笑一声,抬手让下人在外头候着,这才压低了嗓子淡淡然道:“你只管说你来寻我这无权无势的姐姐做甚,自家人的,拐弯抹角可不好。”

    韩晋西终于是道明了来意,坐在一旁隔着桌子微微凑近:“昨日我去苑塘游玩,无意见了个姑娘,长的实在是顺眼。向旁人一打听,说那是李家四姑娘的丫鬟。我就琢磨着,把她收了,可又没人牵线搭桥,实在是苦恼。”

    韩氏嗤笑道:“于是你就想起我这寄人篱下的堂姐来了。”

    韩晋西笑道:“堂姐这话说的生疏也自卑了,什么寄人篱下,您这是卧薪尝胆。若这事能成,弟弟我自然不会让你白白做这媒人。”

    韩氏说道:“若我没记错,你还未娶妻,但是未正名的妾侍就有七八个了,你还要糟蹋人家姑娘。”

    这话韩晋西可不同意:“糟蹋?我待她们个个都好,吃喝用度都没亏待过。如今要个丫鬟,也是她的福分。”

    韩氏心中冷笑,面上淡然:“若说是安然丫头昨日带出去的丫鬟,那就是紫鹃无疑。可那是二房的人,我怎么好说话。”

    韩晋西没有大智,却也有点小聪明,女人的小心思他再清楚不过,笑道:“姐姐要是帮弟弟这个忙,弟弟自然要孝敬你的,八百两白银,这可够了吧。”

    韩氏怔松片刻,盯他:“八百两你买十个姑娘都足够了,还要个粗使的丫鬟。即便是有钱,也不是这么花的。”

    话说完,她又后悔了。这钱可是给自己的,她倒先嫌多了。若有了这银子,日后等两个儿子做官了,也好打点上下疏通门路,她却往外推。不由紧张看他,生怕他收回了话。

    韩晋西笑了笑:“我跟那丫鬟有缘分,这缘分就算是买一百个姑娘也抵不过,小爷就是看上她了。一千两,堂姐可不要再推辞了。”

    韩氏忍着心内雀跃,却又恨原来伯父家这般有钱,当初李世扬被外放滨州,去求他借些银两疏通,好继续留在京城,却答没钱。如今买个丫鬟罢了,就费了一千两。嘴上答应了他“我且去试试”,实则满腹怨气。

    她原以为这事不难,不过是个丫鬟,向沈氏讨了卖身契就好。可谁想沈氏答她“我先去问问安然”,就将她打发了。不由冷笑寒心,这种事她这当家主母做不了主?还要去问个几岁大的孩子?就算安然再聪明,那也是个孩子,分明就是在推脱她,把她当球使!

    安然听沈氏一说,问道:“那韩公子母亲可知道?为人如何?”

    沈氏说道:“只见过一面,略显轻佻。”

    宋嬷嬷问道:“若说是大太太的堂弟,可是叫韩晋西?”

    沈氏点头,淡笑:“宋嬷嬷知道?”

    宋嬷嬷满是嫌恶道:“那幺蛾子的名声可大着,出了名的好色之徒。韩公子出身商家大户,家里十分富裕,他是嫡出,倍受疼爱。但不喜读书,也不爱经商,每日玩乐,养了八个美姬在家,却还常逛窑子。我家那位正好在韩公子朋友家做事,这些传言假不了。”

    话一落,在斟茶的紫鹃手已是一抖,她是个苦命人,这事也由不得她做主。俏丽的眼眸氤氲着泪意,眼巴巴看着安然。

    安然皱眉:“那怎能将紫鹃的卖身契给他,摆明了不是做妾侍,只是图新鲜吧。这一给,就是真真切切把紫鹃的一生害了。”

    沈氏问紫鹃:“我们李家向来待人宽和,你又是四姑娘的贴身婢女,你自己掂量,你可愿意过去?”

    紫鹃想也未想,跪在地上头叩的咚咚响,安然忙拦住她,宋嬷嬷也拉住她,轻斥:“你这丫头,把头磕坏吓坏姑娘了怎么办。”

    紫鹃两行清泪滚落,哽咽:“太太救我,姑娘救我,奴婢不愿去那样的人家,宁可找个穷汉子嫁了,也不要过去。还请太太看在我专心服侍四姑娘的份上饶了奴婢。”

    安然急道:“饶了你什么,你又没做错事。快起来。”

    沈氏抬抬绢帕,让宋嬷嬷搀扶她起身:“你对四姑娘好,我也知道。但这来做媒的,是我的嫂子,总要顾及面子。我且问你,你可有喜欢的人没?”

    紫鹃惨白的面上复燃嫣红,轻点了头。

    沈氏笑笑:“对方是何人?”

    紫鹃顿了顿,见沈氏是认真问自己,才低声:“张大哥。”

    宋嬷嬷抿嘴笑笑:“可是那厨房里砍柴的张晓二?”见她神色羞涩埋头不答,笑道,“果真是那张晓二,太太,那汉子为人憨厚,还未娶妻,是个会过日子的人。”

    沈氏笑道:“劳烦嬷嬷去帮我问问那张晓二,我想给他许个人,他可愿意。”

    “太太亲自做媒,哪有不成的道理,况且还是紫鹃这么一个水灵人儿。”宋嬷嬷与紫鹃处的不错,倒也高兴,立刻便去了厨房。

    沈氏对紫鹃说道:“你去把脸洗干净,收拾收拾自己。”

    紫鹃千恩万谢,这才退了出去。

    屋里没了旁人,安然才说道:“这姻缘如果真成了,伯母只怕会不高兴吧。”

    沈氏面色淡淡,声音更淡:“总不能让那样家大业大的人欠她一个人情。”

    安然愣了愣,这才明白母亲的用意。意不在救紫鹃,而是不想韩氏有靠山罢了。虽说韩氏一家是寄住在这里,但面和心不合她也早看出来了。韩氏娘家不帮扶,她也唯有在屋檐下低头。可若是有了帮手,性子傲气起来,怕这家就容易乱了。

    身为女儿的安然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娘亲,其实是个腹黑呀。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侯门嫡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一枚铜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枚铜钱并收藏侯门嫡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