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侯门嫡女 > 第二十四章 雀作鹤鸣

第二十四章 雀作鹤鸣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元尊飞剑问道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安然脚伤好了以后,果真按照那表格时辰去找清妍。因寅时校场便开,碰巧家里请安也是这个时候,便向老太太说了这事。李老太听见关系到郡主,就暂且免了她晨起问安。

    秋日寅时,天还灰蒙蒙,安然乘车到了王爷府,下人通报后,清妍出来和她一块乘车去。起先清妍还觉得有趣,不过三日,就累得浑身疼,每日又睡得不够,困得直打哈欠。

    顺王妃想劝阻她,贺均平却拦下了,笑道“让她吃些苦她便懂了”,只好将那份心疼压下。

    第五日,安然依时寻来,不一会下人就出来了,弯腰说道:“郡主今日身体抱恙,去不了校场。”

    安然笑笑,也不多问,就回去了。第六日,第七日皆是如此,到了第八日,安然如约而至,下人终于是请了她入府。

    虽说跟她认识的时日不短,但安然也少来王府,在这样的皇亲家中,到底是不自在。

    进了房,只见清妍卧在床上,躲在被窝底下,露出一只眼睛幽幽看来,闷声:“我可是想明白了,你和世子哥哥心眼一样坏,就是想不让我去。”

    安然坐在床沿说道:“你若一头撞进军营,还能反悔么?可要是不让你去试,怕你会惦记一辈子吧。我也一样,以前看男孩爬树摘果子,总觉得容易,可自己来爬,脚都不知往哪放。我一开始也不赞同你去,只是你执着,我就陪你一起。要是你能熬过去,我一定全力支持你做女将军。”

    清妍轻哼一声,这才探出脑袋,叹气:“好吧,大概真如母妃所说,不管我在边城再怎么住过,却也是锦衣玉食,不过是胆子比别人大些,舞刀弄枪不过是皮毛。”

    安然笑道:“要做个英气的女子,倒不是一定要做女将军来证明自己。若你我同路,有恶霸拦路,你将他们赶跑了。在别人眼里,你也是个女侠。若真成了女将军,却屡打败仗,也不会有人尊重你的。”

    清妍点点头,起身道:“我这就去给母妃认错去,不该让她担心那么久。”

    安然笑了笑,她珍惜和清妍的友谊,因为她丝毫不矫揉造作,也敢承担,错了就错了,一点也不会为了面子遮掩。这样爱憎分明的人,能成为朋友是她之幸。

    谁想她委婉打消了好友去做女官的念头,家里这头又不消停了。

    安宁要去报女官,而且还是女武将。

    安然和安宁做姐妹那么多年,她的性格虽不能完全了解,但却绝对是个言出必行的人,这一决定,就等同是非去不可了。

    沈氏是第一个不同意的,且不说这事粗糙辛苦,好一些的能派到后宫做女侍卫,可日后也难保要去千里之外的边城,也不能接受。

    老太太知晓这事后,倒是觉得可行,反正不过是个又倔又冷漠的假嫡女,以他们现在的家世也指望不了她能高嫁,嫁的远些不知她是俾生女的,却离皇城太远,横竖对李家没有一丝贡献,倒不如去碰碰运气。

    安宁从黄嬷嬷知道李老太的想法,便每日去奉茶说话,软磨硬磨,越发坚定了李老太的心思,不久就命沈氏拿户牌来,让安宁快去。

    沈氏一听,当天就气倒了,安宁在外跪见,她也不让她进来。安然知道后,劝娘亲,这性格天定,姐姐也定有她自己的想法,谁没事愿意去受那份罪。沈氏这才让她进屋,一见就忍不住打她小腿,见她皱眉直忍,偏是不哭不求,自己也哭了起来:“宁儿,你怎的如此狠心,丢下为娘不顾。那户牌我断然不会交给你祖母,你快快死了心罢。”

    听着哭声真切,安宁心下不安,沈氏是疼她的,只是比不过安然。可正是如此,她才决定要去做女官。那些文官报的人太多,简直就是炮灰集中营,而且权贵家的女儿不少,若是有内丨幕,她铁定要被刷下无疑。

    她默默想着,日后若有出息,给李家争了脸面,娘会更疼我一些吧。

    哭声幽咽,安宁那淡漠的心也起了涟漪,抱了她哽咽:“宁儿自知不孝,只求娘原谅女儿。”

    一旁的嬷嬷婢女也是好一番劝,沈氏才止了哭声:“然儿出世后,娘愧疚于你。上回的事,娘也没考虑你的立场,只是既然做了姐妹,即便娘亲不说,你也该站出来道明实情。心胸广阔,不能过于自私,否则日后也无法成器。如今你又是如此自私,可想过为娘会多伤心?”

    安宁微微点头,娘亲还是关心她的,只是生怕她因为个性太独立太倔强而吃了亏。但她仍是想去,可沈氏却不肯给她户牌去报武官。

    赵氏听说安宁要报女武官,虽然不大喜欢她,但也不想沈氏难过,安慰笑道:“她从小锦衣玉食,一定熬不过三个月,你且放心让她去好了。”

    沈氏摇头,淡笑:“别的子女我不敢说,但安宁的话……是一定能成的。”

    赵氏啧啧几声:“倒看不出是个这么厉害的丫头。你若不想她去,我让我家老爷找人在最后刷了她便可。”

    沈氏连忙说道:“不可……安宁聪明,这么做迟早有一日会知晓。以她的脾气,怕是一辈子都不会再亲近我了。倒不如一开始就不让她去。”

    赵氏叹道:“你呀你,不过是个婢女的女儿,疼的跟亲生的似的。”

    沈氏笑笑,她又怎知,在娘家过的最艰苦时,她屡次恨不得死了去。而容翠是唯一不离弃她的人,每次母亲将气撒在她身上,鞭打她时,旁人不敢出声,唯有容翠会扑过来替她挡鞭子。

    想起往事,不由叹息。逝者已逝,她却终究是没能好好对她的女儿。

    &&&&&

    用周姨娘的话来说,就是人不能太闲,一闲,就爱没事管事。

    这日丑时,她午歇起来,刚漱干净口,听了凤云附耳说的事,差点没将那茶水咽下,生生恶心了一把,问道:“你这死丫头,说的可是真的?”

    凤云说道:“可不就是真的,当时在屋里的人,可有好几个。”

    周姨娘冷笑:“老太太真是,管自己的儿子娶妻纳妾不算,还要管夫妻房事,真是闲的。”

    凤云接过茶水,态度恭敬:“虽然老太太不喜二爷,但老太太吩咐下来的事,二爷十之八丨九没有忤逆过。如今说是为了二房上下和睦,让二爷多去莫姨娘房中,又教训了太太不该有妒意,让李家多多开枝散叶才好,二爷估计今晚是要去莫姨娘那了。”

    周姨娘面上冷意更甚:“老太太再怎么糊涂,也不会突然找这吃力不讨好的事来做。怕是莫管家在背地里使了什么坏心眼。”

    凤云唯诺答道:“姨娘说的是,终究是自己的女儿,这都独守空房大半年了,做爹的心疼呗。”

    周姨娘抚了抚面颊,心中感慨美好年华不再。虽说一个月有五六日李仲扬是会来她房里,但那也不过是沈氏身子不便。说句难听的,是正妻不要了才是她的。

    凤云见她蹙着柳眉,小心问道:“姨娘是怕二爷将心留在莫姨娘那么?”

    周姨娘轻笑:“你太不了解二爷了。我担心二爷会恋上何采,可从不担心他会喜欢上莫白青。她算什么东西,也配得起。”

    凤云不懂,也没敢多问。

    周姨娘料的不错,即便莫白青年轻貌美,在房中柔情似水,在性子冷淡的李仲扬眼里,却聒噪而虚情假意得很。

    只是莫白青自视甚高,不识眼色,只道再度*,必是疼惜自己的。往日那邻家男子、茶楼公子,自己只消笑笑,便败在自己的石榴裙下。李家妾侍中,周姨娘虽貌美但也有了年纪,何采冷漠,哪里比得过自己。

    鱼水之欢后,莫白青枕在他臂上,声调低柔:“奴家一直在等着二郎,今日二郎终于是来了。只愿二郎日后多来看我,青青一定会好好伺候您的。几位姐姐都有孩子,定会服侍不好吧。”

    李仲扬眉头紧拧,抽离了手,起身盯着她,语气低沉:“是谁许你唤我‘二郎’的?背后道她们的不好,长舌妇人,甚至长过那蟾蜍!”

    莫白青不知他怎的就翻脸了,面上一阵青一阵白:“二、二爷这是怎么了?”

    李仲扬掀了被子,下地穿鞋,拿上衣裳便走,冷声:“你日后不生事,我不会赶你走。可若再像个阴险妇人,定不饶你。”

    莫白青愣神,待那脚步声走远,才将那瓷枕猛摔地上:“人面兽心!我是瞎了眼才会同意这亲事。嫁个糟老头子也比你李仲扬好!”

    沈氏刚从安宁房里谈心回来,到了门口,见灯火亮着,眉头刚皱,门外的丫鬟就迎上去,悄声:“二爷回房里了。”

    这一听,立刻进了屋里。李仲扬坐在床上,手中拿着一卷书,见她进来,端庄而贤德,不由安心:“去了何处?”

    “宁儿那。”沈氏拿了衣裳给他披上,又去点了就近的两只蜡烛,“二郎怎么这个时辰回来了,莫妹妹那……”

    李仲扬沉声:“莫再提她。”

    沈氏应声,在旁看了一会,说道:“明日你还要早起,歇下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侯门嫡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一枚铜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枚铜钱并收藏侯门嫡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