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侯门嫡女 > 第二十七章 鸡犬不宁

第二十七章 鸡犬不宁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元尊飞剑问道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沈氏没有想到李心容要带安宁走,甚至想不通为何她看上了安宁。虽然她说这样的孩子带出去历练几年,必然比在家里待着更好,日后定有大作为,可她舍不得。可李三妹态度坚定,问了安宁,竟连半分犹豫也没有,就答应了。

    这一回,沈氏不想再留安宁了。

    屡次要走,真真是伤透了心,可真有再挽留的必要?沈氏叹气,心中感受纷杂,头痛欲裂。

    安然小心翼翼道:“娘,让姐姐起来吧,都在门外跪了一个时辰了。”

    沈氏扶额淡声:“跪吧,趁着她现在心里还畏惧我,多跪一些。日后她大了,也不会再记得我这做娘的。就当是偿还我养她的这十年恩情,待她冷情些,她在外面也不会常想着这家。”

    安然听的心头泛酸,拉了她的手不知如何安慰。门外的安宁痛的是膝头,娘亲痛的却是心吧。

    痛心的不光是沈氏,还有李老太。

    老太太哭劝一番无用,也接受了这事实,让黄嬷嬷去拿了许多财物和购置了干粮被褥,备了一辆宽大马车,塞了满满一车。

    李心容到底还是带着安宁走了,老太太卧床几日不起,沈氏也无心打理家务,离过年不过一个月的光阴,李府上下却还是死气沉沉。

    春草年年绿,王孙归不归。

    这一晃,安然八岁了。

    沈氏每个月都会收到安宁的来信,每每下人拿来,都不愿看。安然便拿着信在一旁念,念完后。拿了纸笔回信,说些近况。

    这一晃,到了夏季。

    夏日酷热,热的人刚在春意绵绵的春日恢复的精神,又被烈日晒的干涸了。唯一让安然欢喜的,只有家里的冰窖。每日凿一碗冰出来,捣烂果子,压了果汁到碗里,便是现成的冷饮。

    男童多是结伴去湖里泅水玩。

    沈氏听多了那孩童溺水的事,宁可孩子做旱鸭子不善泅,也不许他们跟那些孩童一块去水里玩闹。是以二房的孩子都不识水性。

    大房的孩子不同,滨州临水,湖泊甚多,百姓多会打渔谋生。受附近孩童的影响,李瑾贺和李瑾璞也常去玩水,水性也好。

    李瑾贺如今已是十八岁的少年,早不去那些地方,李瑾璞年十四,天气酷热难耐时,仍会偷偷溜出去。

    这日烈日当头,知了趴在树上也唤的没气力。韩氏怕两子读书心烦,便拿了冻的冰凉的酸梅汤去侧院。

    人还没进院子,前头便有下人迎上问安:“大太太。”

    韩氏摆摆帕子,让他退到一旁,皱眉:“如此大声做什么,扰了少爷们读书。”

    下人唯唯诺诺:“小的该打。”

    韩氏进了屋里,谁想只见长子,不见次子,顿时不满:“莫非又去湖里了?”见李瑾贺桌上整齐,手里拿了一卷书翻看,不由抬手,将书拿过,平放桌上。却不见书卷起凹凸,顿时冷笑,“装什么?你若真看了半日的书,这书早就皱的拱身了。”

    见被母亲识破,李瑾贺也懒得装了,瘫在椅子上叫苦:“这大热天的,哪有心思念书。我晚些再看吧。”

    韩氏将酸梅汤给他:“那吃些冰再看。”

    “吃了也不看。”

    韩氏气道:“方才嬷嬷说,二房那边男子看书女子女工,他们那难道就是凉风习习,唯有我们这是酷暑难熬?你可给我长点心眼,早早考个状元,好早些离开这里。”

    李瑾贺轻笑一声,对母亲说的这么轻巧十分嘲讽。同个学堂中他尚且不能夺得头筹,又如何在殿试得状元。况且通过秋闱紧接着又是来年春闱,那么多的书,那么多的考试,还得去跟别人争个头破血流,他倒是宁可只得个举人回滨州,也自在。

    韩氏哪里知道她这儿子如此不上进,在旁边唠叨了许久,直到见他打了个哈欠,才停下,叹气:“可别怪娘如此严厉,都怪你爹去的早。”

    李瑾贺听见这话,微有不安,终于是安慰道:“母亲放心,儿子定会努力。”

    韩氏这才笑着点头:“好好,这样你爹在九泉之下才安心。”

    安心二字尾音刚落,就见个下人突然闯进来,吓的韩氏眉目瞪圆,骂道:“不长眼的东西,就没一个能让人省心的吗?!”

    那汉子脸青唇白,哆嗦跪下:“大太太,二少爷他……他……”

    韩氏顿觉不对,李瑾贺也忙起身,那汉子颤声:“二少爷他、他溺亡了。”

    &&&&&

    前年夫亡,韩氏一夜老了十岁。如今子去,韩氏年不到四十,却已如老妇人般。她身着灰长衣裙,发髻一朵白花,已有些零落。面上无妆,更显苍老无力。长子李瑾贺搀扶着她,同她一样看着在院子里做法事的道长,偌大的院中,只有黄袍道士举着桃木剑咿咿呀呀说着旁人听不懂的话。周围的下人、亲人无一出声。

    这日是李瑾璞的头七,李老太让莫管家请了道士来超度,失了亲孙子,又想起英年早逝的大郎,又是卧床不起。

    法事做完,道士嘱咐了管家一番,将手上的符交给他,让他们贴在宅子四处。

    韩氏声音喑哑,沉沉问道:“道长可否赐几张平安符,好让我们母子三人随身携带,保一世安平。”

    道长将手中桃木剑收好,皱眉沉吟:“这符怎能与天抗衡一世,除去祸害根源才是上策。若我每月初一十五前来做法,不消半年,便能将邪灵驱逐了。”

    韩氏连忙点头,沈氏微拧柳眉:“不知道道长需要我们备多少香烛钱?”

    道长说道:“开坛做法耗费天命,利人损己,因此会高些,每次十两。”

    沈氏心头一噔:“当朝五品官的俸禄不过十六石,折合白银八两。道长这……”

    道长面色不改,略显冷淡:“这宅子邪灵甚凶,做法可是耗损我天命的事,只是十两,并不贵。”

    沈氏未立刻作声,让下人收拾好院子,送道长出去。韩氏哽声道:“若是早些请道士来,我可怜的儿也不会被水鬼索命了。”

    沈氏略有尴尬:“只是实在是过高了些。”

    韩氏冷笑:“二弟的俸禄确实算高,可朝廷的补贴不少,总不会出不起这二十两。”

    沈氏赔笑:“倒不是说不请道士来看,只是这道士看起来并不太稳重,怕虚喊高价又无用。我待会便和嬷嬷去请几个有名气的。”

    周姨娘虽然是那种富裕到丢了千百银子也不会皱半分眉头的人,可听韩氏说话就是不痛快,插话道:“我们二房素来安和,大房不安,那邪灵对我们倒没什么。而且既然大嫂觉得这价格公道又坚持要请,那跟我们好似并无关系。大嫂爱请二百两的道士我们都无妨呀,是吧,姐姐。”

    沈氏还未开口训斥,韩氏已抬手狠狠扇了周姨娘一巴掌,怒喝:“只不过是个贱妾,哪里轮得到你说话。”

    周姨娘脾气上来,旁人登时拉不住,气得冷笑:“贱妾?我的纳妾文书如今还在衙门里,李二爷唯一名正言顺的妾侍。况且这里是二房的宅子,你若要耍威风,回你滨州去,何苦要来用我们的穿我们的,你留在这,不过是想省下自己的钱给你儿女铺路,这府里上下谁人不知!”

    李仲扬刚放衙,探望完老太太,进后院看看情形,结果听见周姨娘这话,沉脸走过来。周姨娘一见他,吓的三魂不见七魄,韩氏立刻哭倒在地,直嚷着自己命苦到处受人欺负。

    沈氏愣了片刻,知晓李二郎的性子,生怕他又给周姨娘添一巴掌,立刻叱喝:“你们还不赶紧拉她下去!”

    下人回神,急忙抓了周姨娘要走,李仲扬定身,沉声:“目无尊长,口无遮拦,关进柴房去。”

    沈氏急声:“二爷……”

    周姨娘心如刀割,也不求不闹,话一出口,却是夹着哭音:“关吧,死了更好。”

    李仲扬瞪了她一眼:“还不快关起来!”

    周姨娘被连拖带推的送了出去,韩氏的哭声渐止,沈氏好一番安慰,才止住了哭声。对那李仲扬道:“道士说这宅子有邪灵,我为李家上下着想,那周蕊却道我在李家吃白饭,让自己出钱请道士。我活该白操这份心!明日我就带着瑾璞的骨灰回滨州,再不麻烦二弟!”

    李仲扬明知道她说的是气话,可一个只读圣贤书不理会家中琐事的男子,满腹经纶也寻不到一句可安慰的。幸而沈氏又劝了起来,应声“请请,嫂子是为了我们好,那道士自然是该请的”,见她脸色好转,便让嬷嬷一起搀着她进屋。韩氏这才起身,一路仍是以帕拭泪。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侯门嫡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一枚铜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枚铜钱并收藏侯门嫡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