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侯门嫡女 > 第36章 会试将近又起风波

第36章 会试将近又起风波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元尊飞剑问道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年后,不过初四,李仲扬已要回京。参加会试的人在一月中旬要去礼部报道,二月初会试开始,也不能多留。

    韩氏领着李瑾贺随行,老太太嫌家里太冷清,干脆一起去。母亲和兄长都走了,相比之下,安阳还是更愿意去京城。

    李心容不愿回京,又领着安宁去了别的地方游历。临别前夜,沈氏又叮咛了安宁许多话,要拿钱财给她,怕她受苦,安宁却不肯接下,说她们有生财之道。问的细了,却又不肯说。沈氏一夜叹气十余次,嘱咐了千遍万遍。安宁一一点头允诺。

    回到皇城,已过了元宵,元宵一过,这年也算过完了。李仲扬赶着这两天仍休沐,四处拜访。

    沈氏本想领着安然去宋家玩,但刚出门还未上马车,清妍就来寻她,只好自己一人去。见安然乘上清妍的马车离去,不由看多了几眼。

    宋嬷嬷是个明眼心细的人,见沈氏目光迟迟不收,问道:“太太可是在想些什么?外头风大,赶紧上车里吧。”

    沈氏淡笑:“过了年,安然也九岁了。我倒还记得她刚出生那会,明明才那么小,轻巧的让人不敢用力抱着。哪想一眨眼,已是个小姑娘,能跑能跳,也不会总黏着我,再也抱不动了。”

    宋嬷嬷笑道:“太太忧心了,孩子大了也好,懂得疼娘。四姑娘聪明懂事,日后定会好好孝敬太太的。”

    沈氏轻轻摇头:“姑娘家的总要嫁人,嫁了人,就是人家的了。我倒有些后悔去年婉拒了两家公子,只怕日后没那么好的人家,委屈了安然。”

    宋嬷嬷连声安慰,沈氏又笑笑道:“不能再由着她胡闹,二爷宠着她,可姑娘家不学点女工,又不爱看女四书,总归不行。”

    打定了主意要“逼”安然学这些,这才上了车。

    到了宋府,正好瞧见宋家兄妹要出去。宋祁比之前见又拔高了许多,身形笔挺,面庞俊朗,见了自己温和有礼的问了好。沈氏笑道:“有空随你母亲来玩,尚清是常在家的,你们是同窗,总不会闷的无话。”

    宋祁笑道:“尚清为人爽快,在学堂我们又是邻座,聊的甚欢。此次尚清又中了解元,更是钦佩。”

    沈氏叹道:“听尚清说,你本意是与他一同去试试,只是那几日染了风邪,只好作罢,倒是可惜了。”

    宋祁淡然笑笑:“那只能是委屈尚清先去打头阵了,我倒可以向他讨个经验。”

    沈氏听后,稍有诧异,还是个少年便有这般气魄,倒是不简单。

    下人已进去禀报了赵氏,赵氏迎了出来,见沈氏与长子宋祁不知在聊什么,心下微喜,走过去笑道:“倒是聊的欢喜,我也来听听。”

    宋敏怡笑道:“娘,沈姨和哥哥聊着秋闱的事呢。”

    赵氏这才笑问:“尚清可有把握?若是得了状元郎,你们李家可就是父子状元了。”

    沈氏笑笑:“只是试试罢了,倒也没指望能考中。”

    两人说说笑笑进了门,宋祁和宋敏怡也坐车去了别处玩。

    夜里沈氏回来,李仲扬也刚回来,只是回来半个时辰,一会又要去拜访同僚,饭也不在家里吃。沈氏让人端来一盆热水给他净脸擦手,见他面有倦容心情倒是不错的模样,心想着应当是听了什么好事。但他不说,沈氏也不会多问,拣了个空和他说了宋祁的事。

    李仲扬听了只说:“若真是心胸坦荡也好,只怕是知人知面不知心。”

    沈氏微顿,不知他为何会说这么一句,后想到他人在官场多年,也了然了。末了倒是心疼起李二郎来,心里叹气,不能怪他多疑,只能怪这官场着实是个大染缸,将人都染的污浊了。

    “还有一事,想同夫君商量商量。”

    “何事?”

    “安然一直不爱学姑娘家的东西,夫君也素来惯着她。只是如今已经九岁了,眨眼几年及笄,若是找婆家时说她什么都生涩,怕寻不到太好的婆家。”

    李仲扬不以为然:“安然的学识比得过一般的同龄男子,性子又似我,不带一分柔弱,自主得很。况且大户人家里头,有谁要儿媳动手织衣绣花的。安然知书达礼,孝敬父母,日后待夫君也总不会横眉竖眼,这不正是女四书里的东西。”

    沈氏苦笑:“媒婆过来时,定要问问她书里的东西,可安然却不能答个全面,这倒也不好。毕竟人家先看表面,面子功夫没做好,也不会觉得这是好姑娘。”

    李仲扬说道:“若真是如此,那只看外在不看表里的人家也不可取。太太多虑了,安然不愿学那些,也莫逼她。若她脾气暴躁任性,我定会好好押着她学,只是如今她温顺懂事,实在没有必要过于束缚。”

    沈氏仍是苦笑,这做爹的心思,到底是跟为娘的不同。只是夫君尚且这么说了不愿退步,她这做妻子的也只能是点头答应。

    安然九岁生辰在二月二日,但因会试第一场在二月初九,未免吵了李瑾贺和李瑾轩温书,便没有太过热闹,一家人在一起吃了顿饭,添了几道她喜欢的菜,就算过了。

    安然倒没有在意,只要大哥能考上功名,哪怕两年不过生日也无妨呀。

    离考试越近,李瑾贺就越发急躁,这两日只捧着书,却是半个字也入不了眼。听见小厮说李瑾轩白日看书,夜里与二叔研讨学识,不由心慌烦躁。

    韩氏听了后,立刻要李瑾贺圈画起不懂的,去问李仲扬,到底是曾经的状元郎,看在他兄长的份上,总不会只顾着他的儿子,量他也没那个脸皮。

    李瑾贺可不愿意,他自己有多少斤两心知肚明,书上可有大把的东西不懂,万一问了个浅显的,还得被人笑话,他拉不下这脸。韩氏问起他就含糊的说都懂都懂,这么一来,心里更是焦急无比。

    初六,韩氏让人熬了药汤来,见他捧书在手,深感欣慰,低声:“快放下书喝喝这鸽子汤,别累着。”

    李瑾贺皱眉,顺从放下书,想着每每见了就让他别太劳累,可真把书丢一边,就得戳着他的脑袋说上半日。

    韩氏问道:“书可温好了没,再过几日就要进考场了。”

    李瑾贺不耐烦道:“温好了温好了。”

    韩氏笑道:“那就好,喝完汤就赶紧再看看。”听见儿子如此作答,只道他十拿九稳了,说话间连声调都高了许多,“等你中了状元,皇上赏了大宅子,我们就立刻搬走,再不受他们的冷眼。日后他们想攀我们的高枝,我还不乐意了。”

    李瑾贺嘀咕:“能有个茅屋赏就不错了。”

    韩氏耳尖,听见这话又提指戳他脑袋:“混账东西,你怎能辱没圣上。”

    李瑾贺忍不住道:“我哪里有,孩儿只不过是在想……我未必能中状元。”

    能考上举人就已经是他意料之外了,哪里敢奢望状元之位。

    韩氏逼问:“你如何不能?如何不能?”

    实在无法,李瑾贺只好说道:“因为尚清的学识比我好多了,我最多得个榜眼。榜眼比起状元来,那可是差一大截。赏赐也轮不到榜眼。”

    韩氏眸色也是一黯,低眉思忖半日:“你且好好看书。”

    出了房门,韩氏越想心里便越是拔凉。自家儿子素来勤奋好学,就是想凭这次科举让大房翻身,免得再被二房人瞧不起。可谁想得到李瑾轩也考,而且既然儿子说了他的学识不如李瑾轩,那怕是不假。他到底是有个状元爹,而且又是圣上跟前的大红人。若是让他们二房花开并蒂,那他们就当真是一辈子都翻不了身了!

    齐嬷嬷见这寒凉二月天里,韩氏的额上都渗出汗来,问道:“太太可要回房歇歇?”

    韩氏正想的入神,忽然听见耳侧有声音,惊觉过来,蹙眉骂道:“吵什么,没见我正想事吗?不长心的奴才。”

    齐嬷嬷忙低头挨训,却是嫌恶至极。她本是伺候老太太的,月钱也由老太太给,算得上是下人中地位较高的老嬷嬷了,可被调度到韩氏这,却是日日挨骂,人家端茶的丫鬟都没她受训斥的多。十分不满,却不能发作,只窝了一肚子的气。

    韩氏回了房里,坐立不安。午歇不过一炷香的光景,就做了噩梦。梦里二房的人又欺负他们,老太太笑意盈盈的拉着穿红戴花的李瑾轩,笑着看他们大房被人责骂,却不给他们撑腰。他们母子三人哭作一团,几乎被活活打死。猛然惊醒,浑身冷汗涔涔,连喝了三口茶也不能压惊。

    思来想去,韩氏洗净面庞,唤了齐嬷嬷进来,使退了其他下人,从妆奁匣子里拿了一支孔雀翡翠步摇,交到那双老手上,笑道:“我平日里最敬嬷嬷,这是孝敬您的。”

    齐嬷嬷受宠若惊,连道几声“使不得,这是老奴应该做的”,韩氏面色微沉,末了笑笑:“嬷嬷快收下吧。”

    齐嬷嬷推辞不了,只好收下,刚揣进怀里,就听韩氏说道:“近日吃了太多糯米糕点,体内滞气不通。劳烦嬷嬷去买些巴豆来,我熬了汤水喝,好清清脏东西。”

    虽觉奇怪,但拿人手短吃人嘴软,齐嬷嬷应声去买,临了出去,韩氏又道:“这对女人来说到底不好意思,可别让人瞧见知道,没了面子我可要找嬷嬷哭去了。”

    齐嬷嬷心下觉得奇怪,这有病不找大夫,巴豆吃多了可是要腹泻死的,笑笑:“老奴会办的妥当,太太放心。”

    韩氏见她出去,冷汗更甚。绞了帕子想了半日,终于是定神下来,唤丫鬟进来去厨房要一份枣泥糕。

    &&&&&

    沈氏本不想这个时辰去书房,免得李瑾轩不自在,只是问了几次婢女,答的都是少爷在看书,少爷还在看书,少爷依旧在看书,不由苦笑,便让人拿了茶水和糕点去了书房。

    沈氏进来后,站了一会,见他看的专注,桌上放着枣泥糕和热茶,宽慰了许多,倒不至于废寝忘食到伤了自己的胃。

    好一会李瑾轩才察觉屋内多了人,抬头看去,立刻请安:“母亲。”

    沈氏笑笑:“快坐下,别总是盯着书,那字蝇头般小,看多了累人,多闭目养神,莫伤了眼。不过是去试试,熟悉下会试考法,别太较真。”

    李瑾轩笑道:“虽说也非冲着功名去,只是如爹爹所说,既然决定考了,那就得努力。若随便应对,倒不如不去。”

    沈氏摇头:“你爹爹那个书呆子,要累坏你不成。”

    李瑾轩笑了笑,敢这么说自己爹爹的,也只有母亲了。虽非亲娘,却总让他觉得,这就是亲生母亲。每个家中,不都有个严厉的爹,和蔼的娘。余光瞧见有个小脑袋探进来,见他看来,又缩了回去,他笑道:“安素。”

    沈氏转身看去,安素手里捧着一堆乱七八糟的花草进来,衣裳都染了泥。再瞅瞅她后头的人,安然脸上也有泥,两个人似从泥坑里滚了一圈,倒以为她们被谁欺负。只是见她们笑的俏皮,才反应过来许是摔进泥里去了,这春日多雨,院子里到处都坑坑洼洼一片泥,亏她们还笑,不由摇头,俯身道:“一个九岁,一个八岁,可都是大小孩啦,万一摔伤了可怎么办。”

    安然一面接过母亲的手绢擦拭,一面笑道:“地里如今软着,摔不疼。”

    安素将怀里的花全放书桌上,煞有介事的说道:“四姐姐说,哥哥不能跟我们一起去踏青。所以安素想,那就把春光摘回来给大哥。就是回来的时候摔跤了,花草都染了泥。”末了自己认真点了个头,“大哥就当作是春光染了春泥吧!”

    慢吞吞的声调配着俊俏的小脸,把一屋子的人都逗笑了。周姨娘拿着衣裳追过来要给她换,听见这话哭笑不得,俯身拿帕子抹她脸上的泥:“好好,安素乖,春光已经送到了就回屋里吧,别吵着你大哥,自己又冻坏了,可摔着哪里没?“

    李瑾轩摸摸她的脑袋:“妹妹乖,等大哥考完了,就跟你一起去踏青。”

    沈氏笑道:“等会试结束,一家人就去外游。”又摆摆手,“先散了吧,嬷嬷快领姑娘去洗漱干净。”

    方才清妍也跟着她们玩闹去了,李家的气氛比自家好多了。本来在外面站着,听见里面欢声笑语,也探了头看去,一屋子热热闹闹的。又瞅见李瑾轩轻拍安素的头,甚是疼爱的模样。不由想自家哥哥可从没这么对自己,不打压她就不错了,心里更是羡慕安然。

    等她出来,也不理会沈氏和一众人的请安,便拉了她往外走,蹦蹦跳跳道:“你哥真好,哪像我哥,总说我不懂事,还说我是粗鲁的野丫头。”

    安然失声笑笑:“我哥也常说我不像姑娘家。”

    清妍笑道:“所以我们两个是假汉子。假汉子,你赶紧去洗洗,都成泥人了。”

    安然龇牙笑笑,抱了她就往她脸上蹭了蹭,把泥蹭到她脸上,惊的清妍惊叫起来:“坏姑娘!”

    “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嘛。”

    “呸呸,坏姑娘!”

    两人的嬉闹声回荡在廊道里,婢女紧跟在后面。沈氏在后头走着,笑道:“真是越来越皮了,郡主也是个热闹人。”

    周姨娘俏眼微抬,笑笑:“边塞的郡主跟京城里的郡主就是不同,直爽又没架子。就是有时候太调皮,四姑娘与她待久了,怕性子也要拆天。”

    沈氏淡笑:“安然是个有分寸的孩子,尚且年幼,多闹腾闹腾也好。”

    安素抬头道:“姨娘,我也要去跟四姐姐玩。”

    周姨娘拉紧她的手,可不想她也无法无天,暗暗瞪了瞪眼:“安素乖,跟姨娘回房里洗干净身子,绣花玩好不好?”

    安素嘟嘟嘴,一点也不开心。

    周姨娘又问道:“听说最近老太太嫌安平吵闹,何妹妹一去,倒是巴不得将她带着。怕是不愿再养在身边了,虽说跟冯嬷嬷主仆情深,但到底是走了多年,什么情分也淡薄了。这人呀,就是如此。”

    沈氏笑意淡淡:“倒别胡乱猜测,老太太要怎么安排,轮不到我们做儿媳的议论。”

    就算老太太不想带了,但已经开口说要自己养着,也不可能在安平无过错的情况下贸然说不养了。那老太太还丢不起这人。所以安平一时半会也回不了何采身边。

    想到何采,沈氏又想起莫白青来,倒是比刚来时安分了许多。只要她不闹什么幺蛾子,沈氏绝不会亏待她,该有的有,逢年过节也会给她做衣裳添银子。

    刚想完这茬,莫白青就给她闹出个事来。

    莫白青年纪轻轻,自然不甘寂寞。可李仲扬已经跟她翻脸,几乎没有再让他喜爱的可能,她便琢磨着干脆要个孩子好了。二房孩子不多不少,但儿子就只有两个,若她能添个儿子,那倒有可能母凭子贵,日后也有个着落。

    可李二郎不来她房里,孩子可不会凭空来。想了想,干脆又让人唤了莫管家来,退了下人便跪在他面前哭得痛心,直把莫管家的心都哭痛了。

    莫白青哭道:“爹爹,你服侍李家多年,尽心尽力,难道要看着他们作践你的女儿,让女儿孤独终老?”

    莫管家急的满头大汗:“青青,不是爹爹不肯帮你,只是上回你也见了,太太的手段厉害着,你再逼我,就是把爹逼走啊。”

    莫白青泣不成声,跪着不肯起来:“二爷最是讲人情,你忠心耿耿十载二十年,难不成去替女儿求个天经地义的情,他也要骂你不成?你就帮女儿去求求老太太,让她看在女儿冲喜进门的份上,让二爷多来我房里。爹爹,难道您不想抱外孙了吗?有了孩子,您在李家的地位也更牢固呀。”

    莫管家实在不想趟浑水,他可不是只有这一个女儿,他还有儿子,还有其他女儿要照顾,万一真的丢了饭碗可如何是好:“青青你听爹爹说,二爷是铁石心肠,二太太也面善心冷,惹不得,惹不得的。”

    莫白青见死活劝不动,只道他是懦弱无能,被人吃的死死的,当即站起身,含着泪冷笑:“既然爹爹要看着女儿孤苦一辈子,那我倒不如现在就死了去。”

    说罢,就把脑袋往桌子角撞去。莫管家吓的魂飞魄散,忙拉住她,气的老泪纵横,跺脚道:“罢了罢了,你这性子迟早要吃更大的亏!”

    听他让步,莫白青这才破涕而笑:“谢过爹爹。他日女儿荣华,爹爹也是富贵人。”

    莫管家叹道:“富贵人我倒不想,只求能安然一生。”

    莫白青心里轻笑,又道他窝囊,无怪乎要做一辈子的管家。

    翌日,莫管家就寻了机会跟老太太说了,说的一把鼻涕一把泪,老太太也叹“我倒是不知道她受了那么多委屈,老二实在是不像话,这不是白白糟蹋了人家姑娘”,说罢,便让李仲扬放衙后来听训。

    从老太太院子里出来,莫管家长叹一气,正巧沈氏和周姨娘来,吓的像只见了猫的耗子,胡乱应答了几句就走了。

    沈氏眉眼微垂,随后就见黄嬷嬷出来,低声和她说了方才的事。

    周姨娘轻轻冷笑:“真是个狐狸精,又想勾搭二爷,可就算她再美貌十倍,二爷也不会正眼看他,这跟在房里抱着个木头无异。”

    沈氏淡声:“我气的不是莫妹妹。”

    周姨娘笑问:“那姐姐气谁?”

    “莫管家。”

    “莫管家?”周姨娘见沈氏面色阴沉,虽然话不冷,也没说什么狠话,可就是莫名的让她觉得心悸。不由暗暗替莫管家捏了把汗。

    李仲扬放衙回来,便挨了李老太的训。回了房里,衣裳还未换下,就听见黄嬷嬷在外头说道:“依老太太吩咐,莫姨娘院子里的灯笼已经点亮,还请二爷移步。”

    李仲扬虽然尊孝义,可最不喜别人为他安排什么,尤其是如此强制,气的差点甩袖:“把灯笼灭了!”

    沈氏顿了顿,叹道:“二郎还是过去吧,给老太太交差也好。”

    李仲扬冷声:“那样无德无才的女人有什么可去的,要我去抱着恶心么。”

    沈氏也不想劝,谁愿意把夫君拱手相让出去,只是他不去,老太太那也不好交代:“到底是冲喜进来的,总不能让人一世孤苦在那后院待着。老太太真要追究起来,也会说我善妒。”

    李仲扬重叹一气:“为夫鲁莽了,差点累太太背了恶名。”

    沈氏眼眸微湿,既是无奈,又是伤心,面上却仍是笑:“二郎快些去吧,一个月去那么一回,母亲也不会再多说什么了。”

    李仲扬点点头,这才拿了披风过去。

    黄嬷嬷迎了他出来,满是歉意向沈氏弯弯腰,沈氏笑道:“嬷嬷不必自责,老太太也是在顾全二爷的名声。”

    一听这话,黄嬷嬷立刻感激万分,慌忙退下。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两位姑娘!

    猫猫神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11-25 08:33:10

    林四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3-11-25 09:58:55

    -----------

    =-=然后就是开始日更六千,加更或者请假什么的,都会文案通知~

    -------------

    好基友的文——《重生宠妃》,正剧风,喜欢的菇凉可以收藏看看~

    【文案】

    前世入宫十年,帝王恩宠从未间断,最后亦不过落得惨死。

    有幸重生在一个完全陌生的朝代,却身陷步步为营的后宫,沈蔚然表示,既然别无选择,那就必须朝着独霸后宫的目标努力奋斗!

    结果,一不小心,收获了一只由种马变忠犬的皇帝……

    电脑传送门

    爪机传送门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侯门嫡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一枚铜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枚铜钱并收藏侯门嫡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