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侯门嫡女 > 第39章 屯围猎场一缘一会

第39章 屯围猎场一缘一会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元尊飞剑问道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屯围猎场并非是人围而成,而是连围八座山。若是人围,在狩猎之时由奴仆从外围开始敲锣打鼓,将所放猎物集中赶入狩猎范围。

    如此可保证无外人误入而又安全,但少许多狩猎的乐趣。

    天然围场便只是派奴仆守在山脚处,阻了猎户和农户上山,免得误伤。虽说飞禽有榛鸡山鸡鸳鸯等,走兽也不乏野兔狐狸獾,可偶尔也会出现老虎猛禽,因此但凡是在屯围猎场进行狩猎,必然要成群结队,不能独行。

    安然在山脚处下车,抬眼看去,山下两边已围上半人高的篱笆,每隔三丈就站着一个下人装束的汉子。听闻是围了八座山,那得费多少力气和人。她倒是知道为什么兄长每月的用度那么多了,这般出来玩一日,怕也要许多银两。

    贺均平脚尖刚触地面,就有人迎了过来,笑道:“世子可算是来了,各位公子都问了小的好几回了。”

    贺均平笑道:“今日马赶慢了些。”

    秦老板便是这狩猎场的看护,说好听点是收点银子替官家打理围场。说难听点也就是个跑腿管事,因脾气好嘴上吉利,因此这位置也坐了七八年。眼尖见了贺均平身旁多了两个小姑娘,又瞅见清妍身上挂着的玉佩与世子款式一样,只是挂绳不同,当即作揖笑道:“这位便是大名鼎鼎的清妍郡主吧。”

    清妍眨眨眼:“你见过我?”

    秦老板笑在眉梢:“大名早有所闻,但并未见过。”转眼看向安然,衣着虽然淡雅但面料不俗,面庞也俊俏白净,想着因是哪个官家小姐,当即也作揖问了安。

    贺均平说道:“你安顿好我妹妹和李姑娘,我日落便回来。”

    “世子放心,在下定会照顾好郡主和李小姐。”

    清妍抗议道:“我也要去,你留我们在这,倒跟没来一般。”

    贺均平说道:“猎场危险,你们就在这等着。”

    清妍答了一句“偏不,我又不是第一次来”,就去拿了放在入口那较小的弓箭,又拿了一条红布,往手上一缠,就径直上山去了。

    贺均平使了个眼神让一众仆人跟在后头,又叹了口气,这妹妹果真是个不听管教的粗鲁丫头,再看看旁边的安然,真该学学李四姑娘呀。开口问道:“李姑娘若不愿等,我差人送你回去。”

    安然抬头道:“我也想去瞧瞧。”

    贺均平顿了顿,不由问道:“你会骑马射箭?”

    安然摇头:“骑马会,清妍教过。只是射箭不会,胳膊拉不开弓。”

    贺均平失声笑笑:“那你跟在我身后吧。”

    秦老板弯身递过两块布条,笑道:“只剩一条红布,其余都是绿方。”

    贺均平想清妍在红方,得看着那野丫头,否则一不小心定要冲进猛兽林去,便拿了红色的。

    安然问道:“分队伍么?”

    贺均平拿过给自己系上,秦老板蹲身帮安然绑好:“分的,等日落之时,两方交上猎物,哪边的少,那晚便负责烤猎物,胜者只要在旁喝酒就好。”

    安然笑笑:“有趣。”

    贺均平看了她一眼,见她神色倒是真觉有趣,心里不由奇怪,都说李四姑娘性子温婉,今日一看倒非如此。莫非是跟清妍待久了,也成了个直爽大胆的姑娘?

    山上林木茂密,灌木丛生,只是路是特地开的,又铺上了石板,未免有野兽袭人,两旁也架起了密集的铁架子。

    安然第一次进深山,瞧着满目苍翠,侧耳听风,越发喜欢这浩瀚山林。

    见后头没声音,贺均平还以为这阴森老林把安然吓的安静了,偏头看去,却是眸有笑意,甚是高兴的模样。

    走到半山处,前头已是一大片空地,约摸十七八个人站在那,除了清妍,也有两三个小姑娘,安然一眼就看见了宋敏怡。

    清妍正与旁人聊的欢快,也没见安然来了。倒是宋敏怡四处张望,瞧见安然,顿觉亲切了。虽然她与安然同在一处学堂,两家长辈又交好,平日也有见面,但并不是太投缘。可比起身边这些一点也不熟络的人来,就觉安然可亲可靠了。原本是在折细小的树杈玩,见了她,立刻起身摆手,远远就喊道:“安然。”

    安然也招招手,见了她也是高兴。

    清妍听见喊声,也回过身来,快步朝她跑去,到了跟前已开始喘气:“你们也太慢了,我们都快开始了。”

    贺均平叹道:“分明就是你这丫头步子太快了。”

    清妍撇撇嘴,见了安然手腕的布条,瞪大了眼:“你怎么不是拿红布条?”瞧见贺均平的是红条,探手就要抓过来,“我要和安然一队。”

    贺均平苦笑,安然忙说道:“绿方就好,你们兄妹自然要一块的,否则你让世子怎么安心狩猎?”

    贺均平意外她甚是懂事,清妍这才没强要。

    两队共有二十人,贺均平不让清妍那些小姑娘去,让人圈了个场子放了山鸡野兔。因此真正去狩猎的,只有十六人。

    安然虽然想去,但也知去了只是涂添麻烦,扰了他们的兴致,便一起在平地上等他们回来。等姑娘都留下来,她才瞧见第四个姑娘竟然是秦依。那将军和郡主的女儿,曾欺负过安然姐妹的跋扈女童。

    秦依显然早就看见了她,故一直在旁人那躲着,只是众人出行,兄长也一同离去,她才不得不出来。她的母亲虽然是郡主,但和皇族的血缘也远的很,哪里比得过清妍那正统郡主。早就听她们两人玩的好,她也是尽量回避,免得被安然惦记上。谁想就碰了个正面。

    安然倒是没想故意找她麻烦,去寻宋敏怡的身影,见她在不远处和一个少年说的欢喜。那少年黑发梳得整齐圈在白玉发冠里,侧脸白皙,低垂眼眸和宋敏怡说着话,时而淡笑,毫无疏离之感,隐约有一股书卷清气。

    说完了话,宋敏怡往姑娘那边走,又回身朝他摆了摆手。宋祁笑笑,抬眼就看见双目犹似一泓清水的李四姑娘,目光对上,皆是微顿片刻,随即双双颔首一笑,算是打过招呼了。

    四人围圈坐下,中间摆了个简易木桌,下人在旁奉茶。 清妍最是愤然,将那红布条儿缠来缠去:“爬了半日的山竟然让我去抓小兔子,那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娇小姐做的好么!”

    宋敏怡说道:“那郡主抓兔子吗?野兔比家里养的兔子凶多了,我们家的厨子杀野兔子都要多打起几分精神。”

    她的本意可不是说兔子凶猛,只是不想清妍郡主真的跑去拿兔子出气。那兔子多好,抱在怀里喂草,吃东西时声音窸窣作响十分可爱。

    秦依撇撇嘴:“你家厨子是哪找来的,杀只兔子都手抖,早该换了。”

    宋敏怡被她堵了一嘴,憋的脸红:“我们家的厨子很好!”

    秦依轻笑:“那还杀不了兔子。”

    宋敏怡性子本就柔弱些,差点被她气哭。安然笑笑:“想必是厨子喜欢兔子,我们家厨子喜欢鹅,每次厨房里有鹅都要跑的远些让别的厨子去。”

    清妍听见这话拍手笑笑:“我家厨子怕虫子,那些素菜他都交给仆妇洗,要是炒菜时见了有虫子,立刻就丢掉锅铲逃走,竟然有大男人怕虫子的。”

    宋敏怡扑哧笑出声,眼泪全咽了回去。秦依见风向逆转,想随了她们也说说自家厨子,可根本就不知道那些厨子的习性,只好随便胡掐了个。

    于是四人就从厨子身上聊开了,因都是官家小姐,也常去各处酒楼吃喝。便说到哪家的好吃,什么菜色好,哪家的小二最殷勤。

    都是十岁上下的小姑娘,话一聊开便亲近了许多。

    等到日落黄昏,就见红绿两方陆续回来。马身两边都挂有猎物,清妍也不去迎,见贺均平拿了猎物过来,也轻哼一声。拉着安然就往山下烤场那跑,贺均平又是一阵苦笑。再看看宋祁,他的妹妹早就凑过去问长问短了。怎的人家的妹妹就体贴温柔,自家妹子却是像弟弟。

    到了山下,秦老板早就架好炉子,生好炭火,搬上桌子备好茶酒。一众下人齐排站开,见了众位公子,立刻过去提今日战果,拿到棚里宰杀。再端出来,已是干干净净的肉。

    说是败者去烤,实际不过是守在那炭火前,换个位置喝酒罢,秦老板哪敢真让他们做那抹料放炭的粗活。

    胜的是红方,安然是绿方,以为真是由他们看那烤肉,早已欣喜的拿了盛着香料的碗挑了个烤山鸡的围炉,坐□抱着碗盯着它,已是咽了好几回。好一会才察觉对面有人,抬头一看,就见宋祁瞅来。

    夜色已落,周围地灯已点,又有炭火映照,将对方看的分外清楚。宋祁笑的淡然:“李四姑娘?”

    安然点点头:“宋公子?”

    两人默契的笑笑,宋祁微微指了指山鸡:“我将它翻个面,你抹些料酒。”

    “嗯。”

    宋祁转了转架子,安然立刻拿刷子将料酒抹匀在鸡身。不一会清妍也凑了过来,安然见了,笑问:“红方的姑娘,你怎么跑到绿方来了。”

    清妍龇牙道:“我跟人换啦,他乐意极了,呶,这会正在那边喝酒呢。”

    宋敏怡也拿了油过来,见宋祁和安然在,想着这两人可算是见着了,待会回了家就告诉娘亲去。

    四人聊的欢快,也不让仆人过来帮忙,自己动手,烤的倒也像模像样。不过拿上桌子,到底还是比那些烤过几百回的人差些。

    清妍缠着贺均平尝了一片,见世子动口,其他人也纷纷“赏脸”品尝。等游走一圈,只剩下半只了。

    众人意不在吃,寻乐狩猎,但也到了晚膳时辰,奔跑半日,腹中饥饿,吃的倒也多。

    &&&&&

    沈氏一人坐在房中看账本,想着大房那边的用度,又该在二房扣了。今年新季的衣裳可以做少些,时新的盆栽除了正堂,各个院子里的也可减少。好好计划了一番,灯火忽然亮了许多,见是宋嬷嬷在挑烛芯,便问道:“安然可回来了?”

    宋嬷嬷回道:“方才下人来报,快从屯围那回来了。”

    沈氏微点了头,又问:“二爷可回来了?”

    宋嬷嬷笑笑:“二爷最近常在外头与同僚相聚,每晚都晚归,太太倒还是没习惯。”

    沈氏笑笑:“随口问问罢了。”

    宋嬷嬷说道:“一个是为娘的心,一个是为妻的心,哪是随口问的,分明是摆在心里了。”

    沈氏只是浅笑,继续看手中账本。看了不过半盏茶,李仲扬就进了房里,满是酒气,神志倒还清醒。沈氏忙让宋嬷嬷去拿醒酒汤来,替他换下一身衣裳,蹙眉:“还好安然没进屋,否则又该说你了。”

    李仲扬说道:“同僚应酬,必不可少,她大些就懂了。”

    沈氏说道:“可如今她可还小着,吃多了酒对身体总是不好的。”

    “为夫明白。”李仲扬忽然握了她的手,附耳低声,“太太,你要做丞相夫人了。”

    沈氏一愣,李仲扬又说道:“再不是那翰林家的李夫人,岳父岳母再不会薄待你。等后日圣上下了诏书,你便等着他们来贺吧。”

    “二郎……”沈氏初嫁他,确实是想过日后李二郎登了高位,她便可以在娘家人面前扬眉吐气,将她受的苦通通泼回去给他们。可如今真真切切放在眼前了,却又觉那样做不妥。她现今想要的,只有夫君和女儿一世安康,李家繁盛。

    李仲扬酒意上来,略有些醉了,伸手抱了她:“太太哭什么。”

    沈氏抹了泪,叹道:“高兴罢了,二郎快歇着吧,切莫太过得意,免得有心之人作祟。”

    李仲扬自然不是那种娇纵之人,这般“扫兴”的话也只有是真心待他的人才会说罢,当即应声,实在是累了,倒在床上片刻已沉沉安睡。

    沈氏坐在床沿压下下面被沿,免得冷风窜入。看着李仲扬的冷峻面庞,不觉已是做了十余年的夫妻,眼角已有些褶皱了,细细看去,还未到四十的人,却能看到几根银发。看着十分痛心。

    下人端了热水来,沈氏让他们退下,拧干给他净脸,刚擦拭完,就听见宋嬷嬷在门口轻声:“太太,四姑娘回来了。”

    沈氏放下帕子,开门出去,就闻到她身上一股炭火味,不由笑笑,这做爹的一身酒味,这宝贝女儿又一身烤肉味,倒真是两父女。

    安然笑着唤她:“娘。”

    沈氏笑道:“你爹已经睡下了,娘送你回屋。”

    安然说道:“娘陪着爹爹吧,我沐浴后也睡了,明早还要上学堂。”

    沈氏点头,又想女儿不让人操心也好。看着宋嬷嬷陪她离开,直至拐过廊道看不见,这才回了屋里。

    &&&&&

    翌日请安,吃过早食后,安然便去了学堂。刚坐下,宋敏怡就与她说道:“昨夜我回去,我娘一通好骂,说姑娘家的不该在外头晃悠到那么晚。然后我说你也去了,我娘立刻就转脸,说你真是个有胆识的姑娘。母亲真偏心。”

    安然笑道:“赵姨是担心你。”

    宋敏怡说道:“她就不说我哥,一个劲的说我不该跟过去。”

    两人说说笑笑,昨日过后,亲近了许多。

    傍晚放堂回家,就见外头等候的马车少了许多,人也比往日少。安然上了马车,看了四下,嘀咕“怎么人这么少”,王奇便悄声:“方才与别的马夫闲聊,说是吕丞相犯事被革职了。”

    安然吃了一惊,王奇又沾沾自喜道:“这丞相必然是二爷的,小的也是跟着长脸了。”

    安然立刻轻嘘了他一声:“王伯伯可不要再说这种话了。”

    见她说的认真,王奇也知她不是在开玩笑,立刻应声允诺。

    安然进了车厢,思量着难怪今日来的人少,许是心思都在这朝廷大臣变动上。又想起爹爹近日宴请颇多,怕也是与这有关。

    回到家中去给李老太请安,就见自从搬走之后就再没来过的韩氏笑意盈盈的在和老太太说着话,刚迈进步子,便听见她说道:“若真做了丞相,那真是李家人的福气了,日后帮扶起来也容易。”

    安然顿了顿,这话摆明了是要爹爹给大堂哥找个门路进官场吧。想到那巴豆之事十有j□j与她有关,心下不由嫌恶。她素来少讨厌人,可这种妇人,实在为她不齿。

    沈氏在一旁笑的极淡,见了安然,笑颜才真散开了:“然儿。”

    安然笑了笑,给李老太请了安,要去沈氏那,却被李老太拉到了身旁,摸摸她的发,笑道:“今日在学堂可有好好听先生的话?”

    “回祖母,好好听了。”

    李老太笑道:“那便好。”

    韩氏见话快要被岔开了,见缝插针道:“等二叔放衙回来,弟妹可要好好跟他说说尚和的事。那孩子一时失手未考中,无法施展抱负,如今也颓废得不行,可就指望二叔了。”

    沈氏笑意淡淡:“如今二爷不过是个翰林官,哪里帮得上忙。”

    韩氏心下嫌弃,却仍是笑道:“哪能这么说,可是未来丞相。”

    安然实在是忍不得她,既然母亲不好开口,那便由她来说吧,当即说道:“吕丞相不是刚被革职,那一职还空着么?伯母竟然知道圣上心思,预知何人会做丞相,当真是厉害,日后皇上若难以定夺空职,那倒可以问伯母了,反正您知晓圣上的心意呀。”

    韩氏当即面色青白,这话可不得了,直白了是夸她,拐个弯就是胡乱猜度圣意的大罪啊!强笑道:“安然说笑了,我不过是随口说说罢了。”

    安然倚在老太太身旁,睁大了眼眸道:“不呀,伯母是在贺喜爹爹,安然当然高兴了。待会就去跟门外的柏树说,伯母说我爹要做大官了!”

    李老太只当她是童言无忌,韩氏急的额头都冒了冷汗,求助般看向沈氏。沈氏却早已将目光挪开,周姨娘站在后头,想笑却不敢,只好起帕掩嘴,假意轻咳好掩饰过去。何采素来喜怒不言于脸,倒也还好。莫白青在这请安场面上都是游离状态,根本没听见她们在说什么。

    安然见她说不出话来,也不想多逼她,否则这种人记起仇来,又该背后捅刀子。

    沈氏终于是开口道:“安然乖,这话可不要乱说。”

    安然点点头:“嗯。”

    沈氏又说道:“ 二爷约摸也快回来了,宋嬷嬷让人去准备晚膳吧。大嫂可要留下来一同吃饭?”

    韩氏是巴不得走了,哪里想留,起身尴尬笑道:“尚和和安阳正等着我回去呢,就不留了。”

    沈氏也真的不留,越发懒得和她客套:“弟妹送大嫂出去。”

    众人向老太太告了辞,便送韩氏出门。等她坐上马车,周姨娘才笑了起来:“呸,教她口无遮拦乱说,我方才听的心肝都快吓跑了,要是传出去可还了得。姐姐总说我说话少根筋,我看她何止是少了一根。”

    沈氏淡笑:“不可这么说大嫂,没规矩。”

    周姨娘知她不是在责怪自己,笑笑道:“若安素有四姑娘一半聪明,我可当真要笑醒了。”

    安素听见这话,撅嘴道:“姨娘你总说我若有四姐一半好就如何如何,我当真那么差么?”

    沈氏见她问的认真,俯身笑道:“安素很乖,也很听话。”

    周姨娘说道:“孩子常夸要矫情。”

    沈氏说道:“该夸的便夸。”

    周姨娘应声,安素却仍是不高兴。她不过是想不通,自己已经很乖很乖了,也不跟四姐那样到处去闹腾了,怎的就总是连她一半都没有。

    走了没几步,忽然听见后面有动静,转身看去,是莫白青那一处停下了。沈氏刚皱了眉,就见她捂了嘴要吐,旁边的仆妇搀扶住她,脸色十分不好。沈氏心头微顿,这副模样……暗暗叹了一气,对钱管家道:“去请个大夫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侯门嫡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一枚铜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枚铜钱并收藏侯门嫡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