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侯门嫡女 > 第50章 老太寿宴后浪凶险

第50章 老太寿宴后浪凶险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元尊飞剑问道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安阳回家与韩氏一说,韩氏吃过晚饭,便立刻去了二房家中与老太太唠嗑。沈氏进来便请了安,笑道:“大嫂的气色越发好了。”

    韩氏轻轻笑了笑:“那脸越发多褶子才是真的,哪里比得过弟妹。”见她坐下,仔细看了两眼,那手白脸净,确实比自己年轻许多。心里轻笑,自己是寡妇要操持整个家,她却是高官太太,没有负担,心情好了,自然要貌美些,“最近少见安然在,外头可真有那么多好玩的。”

    李老太倒也想起来:“安然也不是个小姑娘了,歹人那么多,别总让她在外面跑,太过危险。”

    沈氏笑道:“让母亲担心了,近日是常与清妍郡主玩闹晚了,待会她回来我便和她说。”

    李老太点点头,韩氏问道:“倒是奇怪了,安阳瞧见的怎么是跟个男子去玩,而非清妍郡主?”

    沈氏一顿:“安阳许是看错了。”

    韩氏笑道:“哪里能看错,确实是个男子。眼瞧着安然上了那人马车,还聊的欢喜。”

    李老太拧眉肃色,语气颇重:“你到底是如何教导女儿的!混帐东西!”

    沈氏忙起身跪地,低头轻声:“是儿媳过错,只是这事还得问问安然。母亲最知安然性子,怎么会这般没分寸,兴许是有什么缘故。”

    韩氏冷笑:“什么缘故要上男子的车?不过十一岁,便想着要嫁人了么?”

    听见这话,沈氏心中冷冽,恨不得将刮在心头的冷风刮回韩氏身上:“大嫂这话说的过了。”

    李老太也不好妄下言论,摆摆手:“等安然回来,你仔细问她。倒也别开口便骂,吓了她。”

    沈氏应声,领着宋嬷嬷回了屋里。等安然回来,也不让她先梳洗,就让她过来。见了女儿,原本被刮痛的心更痛,轻叹道:“你实话告诉娘,你近日都与谁一起玩。”

    正倒茶准备解渴的安然答道:“清妍。”

    “那为何安阳说,瞧见你上了一个男子的马车?”

    安然顿了顿,见她问的认真,才说道:“堂姐看见的,是世子哥哥。”

    沈氏气道:“不是答应娘不与他往来了么?”

    安然急忙说道:“清妍也在车上的,我们每次见面清妍都在。而且清妍也和哥哥说清楚了,只是怕娘多想,就把这事藏着了。”

    沈氏叹气,越来越不知道女儿想法,倒像个阻拦她的恶母了。她摸摸安然的头,说道:“即便是有清妍在,也不可再如此见面。哪怕你是与清妍出去玩闹晚归,也终归不好。你又怎能肯定日后定能与世子结成连理?若是不能,你姑娘家的名声也没了,可世子依旧能娶好姑娘。”

    安然迟疑片刻:“母亲为何一直对世子哥哥有偏见?”

    沈氏摇头:“你可知娘从小在你外祖母家,过的并不开心,每日都要看人脸色过活。虽说那并不好,可是却更懂人心。只需轻看一眼,便知道对方心思。在娘看来,世子到底是不适合你的。”

    安然低头想了想,娘待她好她是知道的,只是心中已认定了贺均平,不愿就这么不明不白的:“为何不适合?”

    沈氏叹道:“你不过十一,论外貌比不过人家十七八岁长开了的姑娘;论性格不静不闹,事事中庸,做事看起来老成,却又总带些孩子气。一般男子会觉新鲜,可久了,却也会淡。世子是何人?身边的莺莺燕燕数不胜数,若是想他一世待你如初,并无可能。”

    安然不与她争辩,可也不愿认同。沈氏见她又闷声,忍不住道:“你又是如此,有些话敞开来说罢。娘当真是为了你好。”

    安然淡笑:“女儿知道。只是……世子哥哥很好,而且娘也并非是通晓以后的人,要女儿这么放手,女儿不愿意……”

    沈氏也知劝不动她,叹气:“好好,那你答应娘,日后不许与世子走的这般近,待会去祖母那认个错,解释解释。”

    安然倒不知道只是常见面便惹了事,都说这古代女子及笄才是一个槛,这哪里只是一个槛,分明处处都要小心,否则便成了不矜持的姑娘。这骂名她担不起,也让家中担不起。

    与沈氏说了一会话后,便去了李老太那。李老太本就不大信安然是个糊涂孩子,倒安慰了她一番,让她回去梳洗。翌日,安然便让清妍送了封信给贺均平,说了少见面的事。隔五日要么在马场见一回,要么去茶馆,到了黄昏便回去。

    贺均平自在惯了,也无人与他说姑娘家的忌讳,倒觉得安然没了朝气,和其他姑娘那般太过小心谨慎。这日喝茶,趁着清妍去解手,说了一会话便问她:“安然,你可是讨厌我了?”

    安然笑问:“世子哥哥怎么突然这么问?”

    贺均平淡然笑笑:“你越发不喜欢见面了,见了面便要清妍跟来。”

    安然细想一下,认真道:“上回与你去醉仙楼清妍可没来。”

    虽说避嫌是要,但偶尔两人一起说说话倒也是好的。安然倒不会太过死心眼。贺均平倒是觉得全部次数加起来,那实在是凤毛麟角,食之无味:“明日与我去泛舟吧。”

    清妍正好净手回来,听见这话立刻说道:“我也去。”

    “不要你去。”

    “我告诉父王你又丢下我。”

    贺均平说道:“哪有妹妹整天跟在哥哥后面跑的。”

    清妍撇嘴:“那你还带着安然跑呢。”末了笑的恍然,“对,安然是你的小媳妇儿,我只是你的妹妹。”

    贺均平听见这称谓被她拿来打趣,略不自在,生怕安然羞的跑了。安然也是红了脸,轻责:“不许再说。”

    清妍吐吐舌头:“沈姨说了,安然胆子小,要我多护着她,最好形影不离。”

    贺均平一顿:“李夫人真是这么说的?”

    清妍点头,听着语气不对,安然看向贺均平,瞧着他面色微变,轻声:“世子哥哥。”

    贺均平看了她一眼:“你与我少见了,是因为李夫人要你离我远些?”

    安然说道:“不是离的远些,只是要我们私下少见面。”

    “所以你便听了?”

    安然听着语气越发不对,也皱了眉:“世子哥哥在质问我么?”

    贺均平只是不明白,若是她已及笄常见不妥,可人还小。让清妍陪着他也同意了,如今不但让清妍陪着还见的少了。处处都护着她让着她,却偏是越来越过分,语气稍显硬生:“没有。”

    清妍见两人气氛不对,又不知怎么安慰,想来想去,觉得得让两人静静,于是干脆自己溜走了。见她鬼头鬼脑的跑了,安然心里苦笑。末了将茶点递给他,见他抿唇,说道:“我不该隐瞒这件事,只是娘说的也没错。那日堂姐看见我上了你的马车,跟祖母说了,祖母将我娘责骂了一顿。我如果仍是任性常与你见,世子哥哥会开心么?”

    贺均平顿了顿,这才接过她手中的糕点:“不会。”

    是不会,但是这般被阻,心中颇觉不平。从茶馆出来后,回了家,清妍还没回来。想了一番,便去找了母亲。

    顺王妃正与其他妾侍说话,见贺均平来了,笑道:“怎么这么早便回来了。”

    众人弯身请安,贺均平摆手:“我有话要和母妃单独说。”

    顺王妃淡笑,将她们使退,笑问:“眉头拧成川,更像你父王了。”

    贺均平笑笑,坐□道:“母妃,孩儿求您件事可好?”

    顺王妃笑道:“且说就是。”

    贺均平说道:“我喜欢李家四姑娘,母妃说过来给我做世子妃吧。”

    顺王妃顿了顿:“你还与她一起?哪怕清妍不喜欢李家公子了,安然也还小,你这么急做什么?如今感情甚好,可日后呢?万一订亲了,可又不合,李大人到底是丞相,这门亲事也不能退了。若是一直好到她及笄之时,再说媒不迟。”

    贺均平笑道:“母妃倒忘了,你那年跟李夫人提过这事的,怎的当时行,如今又不行了。而且母妃也喜欢的,那万一被别家人抢了去怎么办?”

    顺王妃摇头:“当初李大人不过是个翰林官,虽然官职不大,但也是在稳当的位置。如今他身为丞相,变数太大。”

    贺均平心平气和护着李家:“母妃是担心李叔叔变成第二个吕丞相么?吕丞相贪赃枉法那是咎由自取,可李叔叔是个有分寸的人,两袖清风,也不结党营私,朝廷上下都知晓此事。”

    顺王妃淡淡冷笑:“年纪轻轻便在翰林院混的如鱼得水,不到四十便做了丞相,这两袖能清到何处,这两手又能干净到哪里。但凡是在高位的人,都不能说自己未曾做过一分错事。为娘不愿你多随你父王多涉足官场,给你弄了一个闲职,就是不愿你看到这些肮脏事。可却不想是害了你罢。”

    贺均平默了许久:“母妃考虑的周全,可话里的意思,是要告诉孩儿,若李家真出了什么变故,就要立刻放弃安然?若是无事,才能做夫妻?”

    顺王妃点头,再无半分笑意:“即便是嫁进来,若是李家触怒龙颜,必要时……也不可留她。”

    贺均平当即气道:“那这与联姻有何区别?有用则要,无用则弃。母妃这是要我做负心人,惹别人骂名?这是要我将安然放在什么位置上。”

    顺王妃也不气他,声调依旧平平:“圣上是你父王的亲兄长,也是你的皇伯伯,我们理应为圣上尽忠。若是圣上要除去一人,你是要背弃皇族护着个女人?母妃并非一心认定李家定会出事,只是先与你提个醒,若真发生这种事,你能立刻对李四姑娘放手,我便让你娶她。若不能,就去娶个贤惠女子,好姑娘总是不缺的。”

    贺均平怔愣的说不出话,想了良久,蓦地冷笑:“那日清妍的事,实则不过是母妃的托辞。如今妹妹的事散了,你便直白的说。其实换个位置来想,母妃一开始也不赞同清妍。”

    顺王妃轻叹一气,合眼不答,许久才道:“你是家中长子,莫非连这个缘故都想不明白?若是庶子,我也懒得说,反正这家中荣耀的重担也不在他们身上。你若要任性,母妃决不允许。你也无需问你父王,这些话,我们也早已商议过。”

    母子未再言语,气氛如冰。贺均平不曾想过这份感情才刚开始就被注入了那么多的意图、目的。他忽然觉得与安然一起时,那份感情难能可贵,如纯纯清泉不染轻尘,却被旁人倒入墨汁,将整池清水染黑。

    &&&&&

    十月初九,是李老太的寿辰。虽说往年也会办家宴,但今年是六十大寿,因此沈氏在九月末便开始筹办,将平时走的有些疏远的亲戚请来,也免得别人说他们二房出了大官却疏离了他们。

    原定了是吃中午和晚上两席的,与韩氏一商议,便遭了反对。

    “这是我们李家两房的大事,若是办的不体面,两房人的脸面都丢了。”

    沈氏笑道:“大嫂不是瞧过菜谱了宴请的人数了么?倒也不会说不体面吧。”

    韩氏合上菜谱,轻笑:“这菜是够了,人却不够,日子也不够。”

    沈氏皱眉:“大嫂此话怎讲?”

    韩氏说道:“你请的都是李家人还有老太太那边的亲戚,人分明是不够的。而且这寿宴就摆两顿,听着就寒碜。我们办个三日,来个流水宴,让近亲远亲都来热闹。”

    流水宴便是吃完一拨人便接上一拨,只要有人还在吃,便要一直上菜。花销是一日酒宴的十余倍。沈氏不动声色道:“三日?哪有那么多人可请。”

    “这祖宗前三代后三代的人加起来,吃喝个五日都不够,如今不过三日。人家那平章政事黄大人,还是个从一品的,他家母亲大寿,流水宴便办了五日。我们这不过三日罢了,有何不可。”

    沈氏答道:“黄大人的母亲七十大寿,又听闻是身子不好,想多攒些人气冲冲。母亲身体安好,又是六十寿宴,若是排场大了,别人也会说闲话。”

    韩氏轻笑:“身为丞相就该有这排场不是么?怎的人家做丞相风风光光,二弟却是藏藏掖掖的。人家飞上枝头便拉底下的人一把,二弟一枝独秀,我们连份光也没沾,这我也不说了,可母亲大寿怎么能草率?”

    沈氏见她又旧事重提,心中冷笑,若是你们和和睦睦,我又何苦阻着二爷不帮扶你们。只怕是将你们扶起,日后却又要反咬我们一口,当真是怨不得人的。淡笑道:“好吧,三日便三日,流水宴便流水宴。我估摸着这笔账不会少,我们自然是无妨的,不知大嫂可会有压力?”

    韩氏一顿:“这钱怎的我们也要出?”

    沈氏笑道:“大嫂真是糊涂了,大房和二房侍奉的是同一个老太太,这办寿宴,当然是两房人出钱。就算我们二房全包了也无妨,可外人可会说我们揽功,让你们大房没面子啊,这种事万万不可。”

    韩氏不自在了:“我们的用度你们每月也会给一些,这次寿宴你们给了不成,反正只有我们知道,你不说便好。”

    沈氏瞧着她说的理直气壮,那是每月给一些么?吃喝衣着全都要好的,每月用完了还跑到老太太那哭穷,若非是看在李二郎的面子上,李瑾贺又渐渐懂事,新账旧账便一起算了:“大嫂这是让弟妹我说谎啊,我可是做不到的。”

    韩氏见她悠闲喝起茶来,心里叫苦,三日的酒宴那得是多大的数目,当即笑道:“罢了,那就摆一日好了。”

    沈氏喝完一杯茶,等韩氏急了起来,才道:“那就听大嫂的。”

    韩氏冷笑,前脚迈出正堂,后脚就去了老太太那。

    安然和安平正在李老太屋里玩,逗的老太太笑颜满满。见了韩氏,便招她过来坐,又问:“安阳怎的最近都不来这了。”

    韩氏听着两个孩童的笑声,差点没发脾气,安阳来这里做什么,被她骂胡乱说话,不长眼污蔑她最宝贝的孙女吗?笑意登时淡的很:“那孩子在跟齐嬷嬷学绣花呢,姑娘嘛,自然是在家里待着好,总在外头跑还以为是不正经的姑娘呢。”

    安然怎么听这话都是冲着自己来的,连那声调都明显向着自己。因知伯母的渣属性,安然佯装没听见,只管和安平玩闹。

    李老太倒没太在意,又问:“你不是和阿如在商谈寿宴的事么,这时候过来,是说完了?”

    韩氏笑道:“说完了。”

    “说来与我听听。”

    “十月初九那日吃午饭和晚饭,共宴请二百五十三人,主菜是金猪献瑞的烤全猪,辅菜有仙鹤贺寿蒸腊斑鸠,福如东海清蒸桂花鱼,汤是万寿延年灵芝炖老龟,还有如意长寿面,寿比南山蟠桃寿包,热菜凉菜共计六十道。”

    李老太微点了头,不算大排场,但也看得出来是费了些心思。安平听见有寿包,探身过来:“祖母我也要吃寿包,吃蟠桃大寿包。”

    李老太笑道:“好好,那日你来贺祖母,祖母给你吃好不好?”

    安平认真点头:“回头我就找姨娘学去。”

    韩氏见老太太高兴,才说道:“我本来想给母亲做大寿的,可弟妹就是不肯,于是删删减减,就有些寒碜了。”

    李老太顿了顿:“这话是什么意思?阿如……不愿为我这老太婆做寿?”

    韩氏笑道:“母亲可别多想,弟妹兴许只是想多省些钱,平日里孝敬母亲。”

    李老太心下不满:“孝敬?寿宴便不上心了,平日里哪会孝敬了。”

    韩氏叹道:“弟妹最会过日子了,哪里像我们,不会赚钱也不会养家。到底不如弟妹手里来钱快的。这钱来的快,自然就会省着花了。”

    安然听她又背地里捅母亲刀子,开口道:“母亲每月确实要对着账本算上许多回,爹爹俸禄虽然比起以往多了,但花销却很多。因为以往只要养我们一家,如今却要养两家呢。母亲自然要节省些。”

    韩氏暗暗瞪了她一眼,安然坐到李老太身边,抱了她的胳膊道:“但是母亲绝对是孝敬祖母的,昨晚还跟然然说,等祖母寿辰那日,做个足金的寿桃让我献给祖母。所以伯母说的‘省着花’,其实是要偷偷给祖母个惊喜呀。”

    李老太仔细一想,倒不觉沈氏是故意要克扣那寿宴的钱,反而十分有心,又笑道:“你如今告诉祖母了,可还有什么惊喜。”

    安然笑道:“若是安然不说,母亲就要被伯母误解成小气人了。”

    李老太也点头,又责怪韩氏:“以后看事不可只看表面,尤其是这件事,多和阿如说说也不至于闹出这个误会来。”

    韩氏心里恨得很,老太太真是被二房一家迷了心窍,净帮着他们说好话,大房就没一个入眼的。

    回到家中,李瑾贺的小妾楚氏奉茶过来,还没递到跟前便被她拍开了,指了她的脑袋说道:“让你好好劝劝少爷别整日看那行商的书,来年春闱他到底是打不打算考了。”

    楚氏性子柔弱,素来怕她,哆哆嗦嗦道:“爷说……说不考,劝不动。”

    韩氏气道:“个个都不成器!”话落就见安阳哼着小曲晃进来,当即喝住了她,“你又跑哪疯去了!”

    安阳这回倒没闪躲,反而走上前来,笑道:“我认识了一个朋友。”

    韩氏轻笑:“哦?你是认识了皇子呢,还是公主呢。”

    安阳摇了摇头:“都不是。我在街上见着她躲着她府里的下人,帮了她一把,然后我们就聊了几句,就这么做了朋友。”

    听见是带着下人的,那应当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韩氏见她笑的得意,也起了兴致:“那是何人?”

    安阳扬了扬唇角:“清妍郡主。”

    韩氏立刻没了笑脸:“那清妍郡主和安然是知己好友,你又素来与安然不对眼,她若是说几句风凉话,你便是得罪了郡主。”

    安阳笑道:“我自然会避开和她说这些的,等玩的好了,安然若和她说我的不是,清妍只会当她是坏心眼。而且,我早就打探好郡主的喜好,我处处迎合她,定要顶替安然做她的好友。”

    韩氏瞧她说的认真,但也没兴致,让她瞎折腾去。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姑娘的鼓励~~

    落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12-08 22:24:51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侯门嫡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一枚铜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枚铜钱并收藏侯门嫡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