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侯门嫡女 > 第52章 君如磐石我如蒲草

第52章 君如磐石我如蒲草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二十章君如磐石 我如蒲草

    过了几日,清妍便去李家找安然,一进门就见李瑾轩要出门。李瑾轩见了她,到底还是有些不自在,可清妍素来“没心没肺”惯了,全然不在意这些,还朝他摆了摆手:“尚清哥哥要出去吗?”

    李瑾轩答了一声,便见她俏皮的身影从身边跑过,出了大门,书童笑道:“清妍郡主的心胸之宽真的非一般姑娘可比,少爷可能是错过了个好姑娘呢。”

    那日的事他这做书童的也听见了,看见她哭着跑开,又失踪了大半日,还以为少爷要被兴师问罪遭殃,谁想根本就没这回事,人家郡主好着呢。

    李瑾轩没有作答,到底还是个小姑娘,哪里真会喜欢,若是说喜欢,那倒是骗她。

    安然正在屋里抱着暖炉看书,她想到亭子去,宋嬷嬷偏不许,怕她吹坏了身子。屋里暖如初春,倒是起了困意,睡意正上来,便听见外头传来熟悉的脚步声,片刻就听门外丫鬟唤了声“给郡主请安”,便下地去接她。

    清妍进来便说道:“你们家也那么早就打扫,到处湿漉漉的,讨厌极了。”

    安然笑道:“知道你最不喜阴天,趁着今日天气好,又快年底了,母亲就使唤他们打扫。谁想你就过来了。”

    清妍笑笑,坐上椅子,宋嬷嬷取了暖炉给她。过了一会她便说道:“我找人去学堂打听了安阳的事了。”

    安然顿了顿:“如何?”

    清妍面色也稍顿:“她们都说安阳人挺好的。”

    安然稍感奇怪,莫非安阳真的只在他们二房人面前表现得跋扈不讲理?

    她猜来猜去漏了一点,安阳能在进凤凰苑是托了李仲扬的福,但实际家中无人撑腰,在一众官员孩子面前到底还是低了一等,她如何能跋扈的起来?为了自保,自然做事小心翼翼,和她们处的好。所以清妍让人去问,便都说是个谦让的好姑娘。

    清妍也没多说什么,许久才道:“安然,我珍惜你,也珍惜安阳。所以即便你们有什么过节,也不要再诋毁她了好吗?我不想失去你,也不想没了她这个朋友。”

    安然实在不知该说什么好,若是再说安阳的不是,怕在清妍眼里,就是自己小心眼了。轻叹一气,心里略觉苦闷。

    大年初一,依旧是去皇宫饮宴。皇帝贺奉年依旧是招了她来身边坐,又赏了她玩意儿,一回生二回熟,安然这回真的淡定如常了。

    过完年,安阳十五及笄,陆续有媒婆上门提亲。连李老太也问了情况,都有哪些说媒人。韩氏心生烦意,人是不少,好看的少年郎也有,可偏都是些小门小户,他们李家真的落寞如此了吗。本来还想沈氏替她牵线搭桥,毕竟人家是高官夫人,门路广,可偏二房不闻不问,参加过及笄仪式后便作罢,气的她骂二房通通是白眼狼。

    安阳倒不急,如今她和清妍玩的好,随她去参加宴席,见的公子也多。还有几个曾有意无意问过她意思,可仔细问问,竟然是要讨了她去做妾。她李安阳还没堕落如此!

    这日难得出门,安阳立刻去王府找清妍玩。

    清妍许久未见她,也想念的很。两人相约出去玩,到了门外,便见贺均平进门,安阳当即欠身,声调柔媚:“安阳见过世子。”

    贺均平应了一声,跟清妍说了一两句话,便进去了。安阳心下不满,她长的也不差,倒不至于连正眼也不给吧。况且她常来这,也打过许多回照面了。末了似明白什么,问道:“清妍,以你王兄的年纪,差不多要挑王嫂了吧。”

    清妍上了马车,听见这话,待她上来便说道:“这件事我悄悄告诉你,你不许跟别人说。”

    听见这话,果真就是有了红颜知己,安阳不动声色道:“你且说,我是那种爱嚼舌根的人么。”

    清妍这才说道:“王兄早就有喜欢的人了,而且那人你也认识。”

    安阳耳朵竖起:“谁?”

    清妍笑笑:“安然呀。”

    安阳一愣,李安然?怎么会是她?竟然会是她?!

    清妍以为她诧异安然还小,便和王兄定终身了,笑道:“是啊,我常和他们一起出去,两小无猜青梅竹马呀。”

    安阳心里越发嫉妒,又想起停在学堂门前马车的事,微微咽了咽:“你和世子常去学堂接安然吗?”

    清妍诧异:“你怎么知道?”

    安阳一惊,她竟然告了世子的状!要是被他知道,还不得被讨厌死,根本就没可能正眼瞧自己。不对,安然那个死丫头,恐怕已经告诉她了,所以世子刚才对自己那么冷淡。仔细琢磨一番,计上心头,心下一狠,笑道:“你忘了我跟安然是堂姐妹啦。”

    清妍微微皱眉:“安然还让我别跟人说,她自己倒是说了。”

    安阳笑笑:“因为我们是姐妹嘛,有什么话不能说的。”

    清妍想了想也对,安阳又道:“对了,昨天安然来找我玩,说今晚酉时过半在东郊树林那小废屋等你哥哥,哦,还有,别带人去,似乎是很重要的事。”

    清妍不疑有他,点头:“我会告诉王兄的。”

    安阳又轻拍脑袋:“瞧我这脑子,又忘事了,母亲让我早些回去帮她挑布料做衣裳,我得回去了。”

    清妍见她有事,也没生气,倒让她快些回去。送她回去,自己也没什么事,便回了家,与贺均平说了方才的话。贺均平虽然微微奇怪怎么约在那偏僻陌生的地方,但因是自家妹子传话,也没起疑。

    初春天色仍晚的快,酉时出门还微有亮光,到了那天就已经黑了。想着安然说不要带人,应是有什么温存的话要与他说,心情十分好。偶尔黏人的安然让人暖入心怀。到了那树林本是猎户住的屋子外面,提着灯笼等她。一会听见后头有声响,以为是什么兽类,片刻有姑娘的咳嗽声,以为是安然躲着要吓他,便悄声走了进去。

    待走到那声源处,见是张桌子,俯身便吓她,立刻起了尖叫声,吓的他也一退,不是害怕,而是这声音根本不是安然。拿了灯笼一照,是个俊俏姑娘,看着面熟,却又想不起来。好一会才记起她不就是清妍说的那个安然的堂姐。仔细一看,见她妆容与白日见的不同,似细细装扮过,神色柔弱娇媚。不由想到安然,李家的姑娘果然都长的好看。

    安阳见他不说话,这才轻声:“见过世子。方才吓着你了十分抱歉,只是民女等的焦急,外面又有鸟兽虫鸣,听着可怕,便躲进来了。”

    贺均平点点头,又问:“你怎么在这里?没带下人过来?”

    他更想问的是安然在何处,可若是问了,不就是告诉她这堂姐自己和她的事。

    安阳说道:“安然要出门时身子不适,又不好告诉旁人,所以让我来告诉世子一声,也不敢带人。世子不必介怀,你们的事安然也告诉过我。”

    贺均平应了声:“既然如此那就回去,灯笼给你,你走前头,我在后面跟着,到了大路替你寻辆马车回府。”

    安阳听着这体贴的话,心下不由更是嫉妒安然,为何她年纪小小,还乳臭未干就能找到个如此体贴她的男子,她却尽是碰到要她去做妾的。当真是有了个好爹,若她的爹是个丞相,世子喜欢的便会是她了。

    贺均平将灯笼放在地上,等她自己来拿,可转身要出去,却瞧见方才进来时还开着的门现在竟已经关上了。伸手拉住扣环,却是拉不开。被人从外头锁住了?!

    安阳见他使劲摇那门,面上轻轻冷笑,走到他一旁,又复娇弱:“怎么了,世子?”

    贺均平皱眉:“不知怎的开不了门,我去寻东西砸窗。”

    话落,就见旁人身子软瘫,贺均平下意识搀住她,将她扶稳,本要立刻松开,却被她抓了衣袖,气息微弱:“世子救命,不知为何晕得很。”

    一股异味飘来,贺均平皱眉,也不知晓她身上是戴了什么香囊,气味奇怪的很,未曾闻过,只是闻入鼻中非常不舒服。将她放躺在地上,直起身,腿便有些软,头也一阵晕乎。

    安阳将手上帕子收入袖中,扶住他问道:“世子哥哥你怎么了?”

    贺均平听的略觉刺耳,缩回被她搀住的手,晕乎的站不直身,随地而坐,缓了缓神才道:“唤人来吧,夜还未深,应当是有人经过的。”

    安阳暗自冷笑,别说这树林会有人来,就算是那小路也被她派人盯住了。等待会她的家丁来了,看他贺均平还有何颜面损她清白却不娶她。若是不娶,她便让他的名声臭在京城,皇族最爱脸面,他们王府真的丢得起这人么。到时她便是世子妃,安然什么都不是。

    她喊了数十下,直到嗓子哑了,这戏也做足了。见贺均平面色越发难看,当即也坐在地上,哭出声来:“若是关一晚,让人瞧见了怎么办,让我如何做人。”

    贺均平也知道这事不能小看,懊悔为何不带侍卫过来,远远守在树林外也好。只是这门到底是谁锁的?又怎么会突然没了力气。她哭的厉害,自己的心也乱的紧,绝不能给她任何承诺,况且她还是安然的堂姐,若是安然知道就该是晴天霹雳了。娶安然的堂姐?只是想想就心如刀割,这怎么可能。

    安阳见他没有任何安慰,也没任何承诺,只道是时辰还不够,也怕他听久了烦,渐渐掩了哭声,喉中生涩:“只愿无人看见,免得给世子哥哥添了麻烦。我不过是个普通人家的女儿,名声什么的也无妨。”

    贺均平顿了顿,仍不想作答:“等我恢复了些力气就将窗户砸开。只是我心有所属,接你进门绝无可能,还望姑娘见谅。”

    安阳泪眼看他,又掩面哭起:“安阳知道,对不起,让世子为难了。”

    那迷香药力上来,贺均平倚在角落迷糊睡去,也不知过了多久,身边有人倚来,暖暖的身子立刻便让他察觉,借着那微弱灯火看去,竟是安阳将她的外裳罩在自己身上,还凑近了身子过来。他当即强撑起身,喝道:“姑娘这是不要脸皮了吗?”

    安阳委屈道:“我见世子冷,所以将衣服给你。”说罢便打了个喷嚏,抖着身子抱膝搓手。

    贺均平见她如此,气归气,却也没法下口骂。而且人家是姑娘,名誉受损更大,自己倒还总是指责。叹了口气,越发愧疚焦急,在屋里寻了寻,也没找到合适的东西。再看那窗户,竟都是被封死的。

    过了一炷香,隐约听见人声,听着像是寻人的,贺均平立刻对安阳说道:“快躲进桌底……”

    话没说完,安阳便趴在那窗户拳大的洞口喊了起来:“我们在这,快来救我们。”

    贺均平差点气出一口血来,抓了她的衣裳便往后扯:“你这是要把人招到这,让他们看见我们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吗?”

    安阳顿了顿,泪又落了:“我……我一时高兴……”

    片刻,那声音已经到了前面,门唰的便开了,贺均平看着外面的人,面色惨白。门外的人愣了片刻,瞧着他们两人衣衫不整的模样,葛嬷嬷立刻扑了过来,悲痛道:“我的好姑娘欸,你怎能如此糊涂,太太知道定要将你打死!”

    安阳哭出声,眼巴巴看向贺均平。屋外五六个家丁立刻进来捉住他,嚷着要送官府。贺均平冷冷扫了他们一眼,沉声:“谁敢。”

    几人当即被唬住,面面相觑。

    贺均平缓缓闭上眼,听着耳边的哭声、议论,心如刀绞,不知事情怎么就发展到了这般地步。

    &&&&&

    韩氏正在家里等走了一晚的安阳,见下人寻了她回来,拿了鸡毛掸子要打她,抽了两下葛嬷嬷拦住,与她说了方才的事。韩氏一听,更气的两眼发白,嚷着要将她活活打死。安阳看了她一眼,说道:“那人是世子,顺王府的世子。”

    韩氏愣住:“什么?世子?”顿时又喜又气,喜的是她竟然攀上了世子这么个大靠山,气的是到底还是丢了姑娘家的面皮。

    安阳对葛嬷嬷使了个眼神,葛嬷嬷立刻上前:“那世子说了,回去会与顺王妃说,约摸就是这几日的事。”

    韩氏也不敢去王府问这事,有了这话,便放宽了心等。既然是会和女儿大半夜出去幽会,那也是喜欢她的。虽然做法十分不妥,但对方是世子,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夜里睡下,倒是越想越开心,想到要做皇亲国戚,喜的都落了泪,总算是可以翻身了。二房官再大,能比得过他们么?

    那定然是不能的。

    翌日,李家二房的丫鬟买了一日的菜回来,一路都听见世子和李家姑娘在山上过了一夜的传言,回去后又议论了一番。见宋嬷嬷来打伺候太太晨起的热水,便问她可知那世子是不是贺均平,李姑娘可是四姑娘,毕竟她与王府走的最近。

    宋嬷嬷戳戳她们的脑袋,说昨夜四姑娘早就睡下了,哪里得空去现身山上。众人一听也笑了起来,又问那向来不会撒谎的柏树,柏树也答四姑娘没出去过,众人这才相信,又道那谣言不知怎么就传了出来。

    柏树当作是笑话,宋嬷嬷毕竟做事老道,起了个心眼,服侍沈氏起身,趁着其他下人出去,便与她说了这话。沈氏一听也皱眉,说道:“空穴不来风,无风不起浪,为何突然就传了这话,又是从哪传出来的。”

    宋嬷嬷答道:“是伙房买菜的丫鬟在街上听来的,也没指名道姓,但奴婢想,一个世子一个李姑娘,约摸也不是信口胡说的。”

    沈氏略微不放心:“安然昨夜可真的没出去过?”

    宋嬷嬷笑道:“确实没有,而且太太难道还不相信四姑娘吗。”

    沈氏也淡笑:“是我多心了,劳烦嬷嬷多留意外头风声。”

    “夫人客气了,奴婢定会尽心尽力。”

    这两日话传的越发凶,终于是传到了安然耳里。听见这件事时,仔细一想,若是真的,那世子确实是贺均平,那李姑娘却很有可能是安阳。脑袋登时空白,想去问问怎么传了这话出来,只是这个时候也不能去找贺均平,否则别人见了,那李家姑娘就坐定在她头上了。思索一番,让柏树送了一封信给贺均平。

    贺均平这两日也不安心,与顺王妃说了这事,得了一顿骂。骂倒无所谓,只是外头谣言四起,顺王妃要他将李安阳纳做妾侍,反正妾侍多她一个无妨。贺均平不愿,事情便僵持不下。

    正烦心的在院子里晒太阳,想驱除身上的晦气,然后寻个机会和安然解释,她那边也定是听见了什么风声。下人过来,站在远处说有他的书信,报了两声不见他搭理,这才低声:“是李家姑娘送来的。”

    贺均平立刻以为是李安阳,声音沉下:“哪个李家姑娘?”

    下人哆嗦了一下,捧着信道:“不、不知道,是那叫柏树的丫头送来的。”

    贺均平面色这才缓下,展信一看,只见上面写了个正正方方娟秀的字:信。

    看罢,不由长叹一气,心弦被这一个字轻轻撩拨。不必多言,也不必解释,不管流言蜚语如何,她只信他。原本沉郁的脸已有了笑意。瞧的下人一惊一乍,怎的突然就笑了,这信到底是写了什么。

    贺均平收拾了情绪,理顺思路,让下人唤了清妍过来。

    清妍也听见外头疯传的话了,只当是王兄没分寸,拉了安然聊了大半宿。知道兄长要见自己,立刻跑了过去,见面便说道:“就算你真的喜欢安然,可也不能这么败坏她的名声呀。你让安然怎么活?学堂的人都问我传言是不是真的。”

    贺均平淡淡看她:“你知道的王兄是这种人么?”

    清妍一听话里有缘故般,立刻笑道:“果然是传言吗?”

    贺均平轻轻冷笑:“倒非传言,确实是李家姑娘,却是那李安阳,李姑娘。”

    清妍诧异:“她?你们怎么会、会闹出这种事。”

    见她又要劈头盖脸骂自己,贺均平问道:“那日你传话安然要在小树林见我可是她亲口说的?”

    “不是,是安阳,她说安然告诉她让你们在树林小屋见。”清妍顿时想起了什么,面色一变,“她骗我?实际是她要和你见面?”

    贺均平眸色竣冷:“我去到那附近,听见屋里有动静就进去了,结果看到的却是安阳,说安然不来了,等我要出去,却发现门被人锁上了。要找东西砸门,忽然闻到一股异味,身上便没了力气。夜里安阳脱了外裳给我,说是见我冷。结果听见外头有人来,立刻喊了救命。这一开门,便瞧见我们两人衣衫不整,拉着我要我担负这责任。”

    清妍再笨也听明白了,气的差点没拿自己的匕首去捅了安阳,在边城跟将士学来的粗话也到了嘴边:“那个王八蛋!她故意接近我,其实是想做世子妃!安然说她是坏人我还不信,还对安然有了芥蒂,可原来……”话说到一半,已说不下去,被自己气哭了,差点没哭倒在他面前,“哥哥,你千万不要娶她,连妾也不要,我不要这样的人做我嫂子,你不要辜负安然,否则我会后悔一辈子的。”

    贺均平拍拍她的头:“别哭,为兄在想办法。即便我不想要她,母妃也不会同意的。皇家人,最顾及面子。如今我说的话父王母妃不会听,清妍,只剩你可以帮哥哥了。”

    清妍立刻点头,无比坚定:“要是他们敢逼你娶她,我就一头撞死!”

    贺均平微微苦笑,虽然方法粗暴,可却是无比的暖心,这样的妹妹该护着一辈子:“不许再说这种话,你去跟父王母妃说出前因后果,他们若是觉得这样的蛇蝎女子能进我贺家的门,那我便不再做贺家人。”

    清妍此时简直是恨死了安阳,被背叛不说,还借自己的手间接捅了安然一刀。怪只怪自己不听安然的劝,如今可好,差点让家里进了一条毒蛇,拆了王兄和安然,当真该打。

    见清妍去寻父王母妃了,贺均平想了片刻,唤了侍卫过来,声音冷沉:“将那日寻到树林的李家下人全都抓起来,夜里抓,不要惊动别人。”

    “是,世子。”

    贺均平面色冷然,默了许久,展信看着那一个信字,那戾气才渐渐散去,轻念了一声“安然”,只觉这名字也可暖入心底,再无寒冬腊月,再无风雪能侵。

    作者有话要说:默默给安阳#点蜡#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侯门嫡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一枚铜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枚铜钱并收藏侯门嫡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