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侯门嫡女 > 第55章 心印无猜党羽之分

第55章 心印无猜党羽之分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元尊飞剑问道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二十三章心印无猜党羽之分

    九月,晚秋寒凉。

    风拂河面,扑打在船头,冷的清妍抖了抖。柏树见了,拿披风给她披上:“郡主,小姐让您进船篷里,外头冷。”

    “他们聊的那么高兴,我才不要去。”清妍拍拍一旁:“坐吧,要好一会才到岸呢。”

    柏树垂手低头:“奴婢不敢。”

    清妍拉了她,扯到一旁:“让你坐就坐嘛。而且这又不是椅子,不就是个脏脏的木板。”

    她这话一说,那船夫可就不乐意了:“小姑娘,这话可不能这么说,这船可伴了我十一载,比我家闺女还大,而且我闲时撑船渡河,忙时打渔卖钱,可养活了一家老小,哪里脏了。”

    清妍诧异道:“这么多年?”说罢摸摸那木板,“确实不脏了。伯伯教我打渔好不好?”

    船夫乐了:“小姑娘,你是来坐船的还是来学做渔夫的。”

    清妍笑了起来:“都不是,我呀,是来牵线搭桥的……红娘。”

    坐在船篷里的安然听见这话,撩开帘子说道:“都进来吧,外面冷。”

    清妍撅嘴:“才不,你们慢慢说,我不急也不冷。”

    说罢,摇了摇手里的鱼竿,但船在缓慢前行,根本就没有鱼儿会上钩,偏是乐在其中,自在逍遥。

    安然笑笑,缩回身子,说道:“我们快些回去吧,外头可冷了。”

    坐在她面前的便是贺均平。他与安阳的事虽过了大半年,但是人言可畏,真怕外人见了他和安然一起,又将那“李家姑娘”的名声扣在她头上。这半年可见的少了。这次又隔了三十多日,实在是想见她笑颜,便让清妍约她出来寻个地方见见。谁想清妍将地方安排在这江面上,莫说外头的人冷,连在薄薄船篷里的两人也觉手脚冷得慌。

    贺均平点头,让那船夫快些,这才说道:“我想送个东西给你。”

    安然笑看他,好奇:“是什么?”

    只见他从怀里似拿了什么,却用掌盖着不给她看,笑道:“猜猜。”

    安然低头,想从缝隙那看出点门道,却是瞧不太清,隐约见了是个白白的东西:“玉佩么?”

    “不对。”

    “姑娘家喜欢的东西?”

    贺均平顿了顿:“嗯。”

    安然见他迟疑了一会,笑道:“男子喜欢的东西?”

    贺均平笑笑:“也对。”

    安然这可猜不到了,以往他送的东西都是姑娘家喜欢的。她见到新奇的玩意儿也会送他,可这男子女子都喜欢的东西,是什么?

    见她蹙眉,贺均平没再逗她,悄然打开手掌。安然一瞧,心便轻轻跳了跳。

    是块司南玉佩。

    愿结君心,司南玉佩。

    不用他说,用意也十分明显了呀。安然一直觉得贺均平不是个体贴人,甚至有时候霸道了些,可确实实实护着她怜着她,哪怕是她先开的口,要他等她。事后还怕自己是不是太轻佻了会让人不珍惜,但并没有。

    这块司南佩以中间为轴,左右对称,对接的机关做的精巧,轻轻拔开,便是块形状四方的小玉佩,让人瞧不出真身是司南佩。

    贺均平将左边那块放在她手上:“不许弄丢了。”

    安然心中幸福满满,拿了香囊装进里头:“不会弄丢的。”

    贺均平见她香囊上的刺绣精致,又看看自己的司南佩,只能戴在身上晃来晃去,万一哪天撞到什么碎了怎么办,当即说道:“安然,绣个香囊给我。”

    安然看着他抿了抿笑:“你知道我最不会女工的,我买一个给你好不好。”

    贺均平叹道:“连清妍都知道绣个香囊给你哥哥表情义,你却嫌麻烦。”

    安然心头略有奇怪浮云掠过,却道不清是什么感觉,笑道:“清妍可以为了喜欢的人做不喜欢的事,我似乎……做不到。大概是觉得,用自己的不喜欢去换了对方的喜欢,对方也不会开心的。”

    贺均平看她:“你又怎知我会不开心?”

    安然也看他:“那世子哥哥愿意为了自己的开心而让我不开心么?”

    这个问题十分矛盾,付出与被付出,喜欢与被喜欢,根本很难定义结果。安然不觉得清妍那么做是错的,也不觉得自己说的是错的。贺均平默了默,淡声:“我不过是想将这司南佩放在你亲手绣的香囊中罢了。”

    他又怎么不知道她绣工差,即便是送个鬼画符的香囊他也会欣然接受的,正如她那日因清妍捣乱收到个廉价首饰还十分高兴。

    虽然这话题被两人刻意忽略了过去,但隐约有些不愉快。船到了岸边,各自回去。安然紧握着手中香囊,似有千斤重。

    柏树给她披风,安然也没有听见,唤了许多声,她才回神。

    两人回了家,安然坐在屋里,柏树给她铺床,拿了小暖炉将被子熏热,见她愣神,忍不住问道:“小姐,你回来便神不守舍的,世子欺负你了吗?”

    安然摇摇头,走了过来,坐在床沿一会,问道:“柏树,世子哥哥想让我给他绣个香囊,可是我不喜欢女工,若是要我为意中人做不乐意的事,我真的不愿。可是世子哥哥却好像不开心。”

    柏树声音微弱:“若奴婢是世子,也会不开心。因为这事并非是对等的,你若付出一分便要得回一分,那只是交易罢了。若是奴婢见对方高兴,自己也会高兴,哪怕过程不痛快,可心里为的,到底是对方。”

    安然似乎听明白了,可又不大懂。她在前世本就没谈过恋爱,每日埋头工作,为赚钱养活自己而奋斗,好不容易有了小存款,结果就到了这。她叹了口气,倒身在软被上,不多想了,还是睡饱一觉吧。

    午歇起来,到沈氏那说话。几个姨娘正好在屋里,见了她给她问好。说了一会话,都是些琐碎事,安然心中微烦,听的并不仔细,只坐了片刻就出来了。在那鱼塘边的石凳上坐了许久,瞧着那秋风吹皱的水面,才越发想明白。

    柏树说的没错,爱情不是对等的,也不是公平的。如果斤斤计较太多,就跟做生意般。她觉得贺均平不体贴她,要她做不喜欢做的事。可她又恰好忽略了贺均平的感受,他想要个香囊,意不在她的绣工,而是在她的心意。

    他不是在让自己做不喜欢的事,而是他根本没想过这个问题,他的初心便只是想要她的心意罢了,而忘了一切相关因素。忘了她不擅长刺绣,忘了她不喜女工,纯粹想要她亲手做的玩意儿而已。

    想明白过来,安然倒觉得自己真真是不懂他的心。说不喜欢女工,清妍比她更不爱。可她却能全心全意的去做,那个看着香囊在手里慢慢成形,想着对方随身戴着的是自己做的,似乎也是一件十分愉快的事。

    安然拍拍脑袋,她怎么就钻了死巷子,把自己堵的不开窍了。

    想罢,去找宋嬷嬷要了全套的绣花工具,既然要做,那便做个好看的。免得别人一看便知是小姑娘送的,问起来给他添了解释的麻烦。

    十一月,大羽国国史编修,李瑾轩几乎无暇回家,回了家中也是吃个饭倒头便睡,常是连洗漱也忘了。

    安然和宋祁换书的日子到了,因他没空,她便自己拿了书去茶馆,换了书就回来,这样照个面应当无事。

    宋祁见了她,比起上回来,稍觉有些变化,待看到那澄清含笑的眼眸,才觉得不管是长的高了些,还是脸又长开了些,仍是那俏皮而有想法的安然。

    安然将书放到他面前,笑道:“宋哥哥最近忙吗?”

    宋祁淡笑:“不忙,换书的余暇还是有的。”

    安然点点头,与他说了这几本书的大概,便要走。宋祁稍感意外:“有急事么?不多坐会,有几处觉得有趣,想与你说说。”

    安然听的动心,宋祁虽然平时不多话,可他说有趣的,那定然就是有趣。正犹豫着,宋祁瞧见她拿书时手指上的纱布,问道:“受伤了?”

    “在学刺绣,一直被针扎。”

    宋祁笑道:“你不是素来不喜女工么?”

    安然面上微红,打了马虎:“最近起了兴致。宋哥哥若是没事,那我回去了。”

    宋祁隐隐察觉到她这脸上的绯红起的奇怪,像姑娘家说起情郎?想想又似乎不可能,她还小着呢,不会有那种心思吧。轻点了点头,就看着她走了,直至拐角处不见。

    安然抱着书,手指上的疼可感觉不到。她愈发明白,在做香囊的时日里,确实是快活的。经过她两个月的努力,再过几日给香囊收了口,就成形了。然后给世子哥哥一个惊喜。

    可惜贺均平没有惊喜,惊讶倒是满满的。他方才在对面酒楼临窗那与郡王品茶瞧见了什么?瞧见了他的小媳妇和宋祁在那露天茶馆见面,还抱着书笑的欢喜。之前虽然他没明说不让安然跟宋祁换书,可他那日都微微生气了,她倒是没察觉还是觉得无所谓?

    左想右想都不对,心神不宁的回了王府,真是越想越窝气了。香囊,他十分想从安然那里得个香囊,然后把那半个司南玉佩装进去。可她就是不绣,爱书成狂,还对别的男子傻笑。

    他不淡定了,他要把安然抓回身边。

    随即让清妍的婢女送了封信给清妍。那婢女常跟在郡主身边,跑腿送信的事也做了不少,当即明白,送信过去。

    安然正翻着刚从宋祁那借来的书看的有趣,信就到了。展开一看,登时被上面的大字吓到了,字字刮入纸张中,浸透了信封,上头写着:我要香囊。

    “……”除了愣神还是愣神,安然想了想,然后看了看放在桌上的香囊。她还在等宋嬷嬷回来教她箍口子,约摸傍晚就好,那再等一个时辰,让人一起将信和香囊送过去好了。

    可是宋嬷嬷今日有事,晚归了。

    贺均平见外头夕阳斜落还不见安然有回音,在院子里走了好几圈,想着是不是语气太僵硬了,又提笔写信。

    宋嬷嬷回来,家里正吃饭,好不容易等饭吃完,安然便拉着她去箍那口子。等终于完成了,贺均平的第二封信又到了。只看了一眼,安然就咽了咽,完了完了,凶神恶煞的世子哥哥见多了,可啰啰嗦嗦说同一个主题用了三张纸的他分明很不妥呀。不敢再多留,赶紧便让柏树送了过去。

    半个时辰后,柏树才回来。安然拉了她低声问:“如何?”

    柏树答道:“没见着世子,交给了清妍郡主的婢女。”

    “喔……”安然觉得自己总算是可以睡个安心觉了。

    清妍从婢女那得到香囊,附耳说是要转交给王兄的,当即笑的捧腹。这回可要好好笑安然,这姑娘家的心分明比她的还重。拿了包裹着香囊的小布包便蹦到贺均平那。

    贺均平正想着要不要再弄个“八百里加急信”,就见清妍一脸得意的趴在他窗台往里瞧,看的他脸上一扯,偏头唤下人:“关窗。”

    清妍哼了一声:“关吧关吧,安然让我交给你的东西我不给你了。”

    贺均平忙过去,笑道:“给我。”

    清妍转了转眼眸:“把你的貔貅短刀送给我。”

    那名为貔貅的短刀是顺王爷从闻名天下的铸铁师父那千金买来的,清妍垂涎已久,求了许多次,贺均平却不给他。如今想捉弄他一番,谁想他答了一字“好”,便从她高举的手中拿走了小布包,随后手上多了个木匣子。打开一看,刃上寒光凌厉,不就是心仪已久的匕首。正要抬头道谢,就见那窗户已关的紧紧的,半点缝隙也没有。

    贺均平揭开外面的方块布,只见一只冰蓝色的香囊静躺在里,扎口是一条半指甲宽深蓝锦,垂挂凝成的结也是深蓝色,而锦缎以浅蓝为主,又用淡蓝、冰蓝、深蓝的线逐渐绣出碧波,如蓝天映照清池,与别人所佩戴以花草鸟兽的香囊全然不同,可因这绣的简单,层次易分,一时也很难认出非出自绣女之手。分明就是扬长避短又别出心裁绣的。

    看了许久,心中越发喜欢,轻嗅之,内有干花,略有幽香。待将那半边司南佩放入,又蓦地想起,安然说自己不擅长女工定不会骗他,而且今日午后他才“坚定”的要个香囊。她总不会用半日功夫就绣好?莫非她那日回去后已经在练习,先给他个惊喜?

    烦躁了一日的心,悄悄平静。

    即便与别的男子见面,对别的男子笑又如何,安然的心还是在自己这的,那又有何惧。

    想罢,这才将香囊收到枕边,一夜好梦。

    &&&&&

    月末,已快到腊月。李三妹和安宁忽然回来了。

    说是忽然,是之前来信还说今年不回家,惹的老太太和沈氏一顿叹气,可感慨了没多久,却见两人归来。

    两人的房间常年都有下人负责打扫,因此简单收拾下,便可以住。

    沈氏见着安宁,果然已是及笄后的模样,发髻也再非那小丫头般,青丝轻挽在后,插了一支普通青铜簪,也没个玉石点缀,却完全符合她的英气模样。虽然合适,可沈氏不愿她这般,拿了那早就准备好的衣裳和首饰,将她好好打扮了一番。

    穿着那百花长裙,脑袋上又重了足足两斤,安宁只觉得自己连路都要不会走了。看着她的眉头拧了又拧,安然在一旁可笑开了:“明明是装扮而已,姐姐却一脸视死如归呢。”

    安宁看了她一眼,禁不住说道:“等你及笄了,娘也这么打扮你。”

    安然想了想,又瞅瞅她头上那一堆的东西和脸上涂抹的脂粉,不由一咽。看着她那陷入沉思慢慢悲痛的神色,安宁微扬了唇角,难得的笑了。

    沈氏见她们两人说的欢喜,也不打断,等话说的差不多了,渐渐安静,才道:“你待会不出去吧?跟娘说说话。”

    安宁答道:“不出去。”

    安然垫脚附耳:“娘手上有好几个相中的公子哥,要给姐姐说媒呢。”

    沈氏轻轻瞪了她一眼,生怕把安宁吓跑了:“快些回去睡觉,莫吵了你姐姐。”

    安然哪里会怕她,才不走。安宁稍有迟疑:“娘,女儿如今并未有打算嫁人。”

    沈氏轻声:“姑娘家大了就该嫁人的,如今你爹是丞相了,即便你本是庶女身份,也能嫁给好人家的庶子做妻,莫怕,有娘在。你先听娘说说那些公子,若有喜欢的娘就替你说,若是没有,再寻媒婆。”

    安宁蹙眉,不想忤逆她,可不由得说道:“女儿真的不想嫁……与姑姑一起游历各国,并无不悦。”

    沈氏叹气:“你与你姑姑一起那么长时日,她未嫁,别人怎么看她,不用娘猜,也定是不好的,你又怎会不明白。”

    安宁说道:“姑姑不在意,女儿也并不在意。”

    她本就是个性情凉薄的人,前世被亲人遗弃已受到莫大伤害。今生从沈氏那又重新相信人间有亲情,但她不信爱情,那曾海誓山盟的男子在她得病后不多久就离开了她,此生怕再难将真心交付。倒不如跟着三姑姑畅游人间,也不枉她重活一次。

    沈氏这次不愿让步,若这次三妹要带走安宁,她定要到老太太那说的。怕是老太太也不肯让李家出两个不嫁之人吧。

    打定了主意,夜里又和李仲扬说了。说了许多话,待问他意见时,却见他神色恍惚,待唤他回神,方才的话竟是一句未听入耳。

    沈氏问道:“二郎可是在朝堂上遇着了什么事?”

    李仲扬踌躇片刻,才说道:“如今太子未定,大皇子和二皇子皆是皇后所出。两人从很早之前便各自拉拢臣子,我本想做个纯臣,只效忠圣上。只是身不由己罢了,哪里可能让你置身事外逍遥的。这几日大皇子和二皇子皆有派人前来试探,我佯装不知他们话中有话,但此计终归不能长远。”

    沈氏皱眉问道:“大皇子为何未被立为太子?不是长幼有序么?”

    李仲扬摇摇头:“大皇子敦厚,二皇子机智。太后和皇后都喜二皇子,圣上心思未表明。朝中支持二皇子的人不在少数,但拥护大皇子的人也并不少。兴许是为免两方不合,因此圣上一直未定太子。”

    沈氏可算是知道为何他焦躁了,若是这皇子选错了,那日后轻则贬官,重则被当作党羽清除。仔细一想,惊了一身冷汗。轻声问道:“那二郎如何?”

    李仲扬捏了捏眉心:“为夫要再好好衡量。”

    沈氏倒是想起来:“三妹深谙朝堂之事,不如听听她有何见解?”

    李仲扬手势一顿,也想起了还有个屡次点醒他的妹妹,当即让沈氏唤她过来。

    李三妹正在前院里领着一众孩子晒月光,美其名曰吸收日月精华。虽然安然觉得吸进肚子里的只是一股冷飕飕的气,越“晒”越冷,偏年纪小的安平和安素吸的分外起劲,纯真无邪,倒叫人不好戳穿。

    听见兄长叫自己,李三妹认真拍拍李瑾良的肩:“这里你最大,好好带着弟弟妹妹玩。”

    李瑾良苦笑,望着那隐约惨淡月色,又想,大哥愈发的忙了,不知今晚又是什么时辰回来。想到自己也要考功名了,顿时觉得月色更是黯淡无光。

    李三妹见下人都被屏退到院中,房里又只有哥哥嫂嫂,已明白五分,笑道:“二哥不去享受下月光么?”

    李仲扬可没心情跟她开玩笑,沈氏招她坐下,将大皇子二皇子拉拢的事说了一番。

    李三妹细想许久,问道:“你若是做纯臣,皇上定会更加重用。”

    李仲扬说道:“皇上会重用,可却得罪了两位皇子。”

    李三妹笑笑:“确实是,而且皇上如今双四岁数,若是身体差些,也没几年了,是时候想想该择谁为新主了。”

    李仲扬差点没将她撵出去,喝道:“又说胡话!”

    沈氏也急忙轻摇了头:“三妹不可说这般大逆不道的话。”

    李三妹笑了笑:“二哥支持大皇子吧。”

    李仲扬迟疑:“为何?”

    李三妹说道:“皇上并非嫡长子,当初继位朝廷经历了一番腥风血雨,最后由太后扶持他登基,渐渐稳定大局。皇上三十年来励精图治,开疆拓土,拓展商路,沟通水系,将建国以后的繁盛之景推到顶峰。他是个自私的人,又怎会让自己辛苦经营的东西让两个儿子争夺皇位而毁于一旦,让二皇子继位有争执,可让名正言顺的大皇子继位却无妨,而且……大概在他自知将死时,也会好好清理一番二皇子的党羽。二哥支持大皇子吧,虽说如今大皇子势力不比二皇子,但太后年老,有皇上帮扶,总有一日会渡过这难关。”

    李仲扬看了她好一会,问道:“这些都是你游历各国时知晓的?”

    李三妹轻眨眼眸,笑的淡然:“是。”

    是与不是,又有何重要。

    已非年少,许多事便都会变得不重要了。

    作者有话要说: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写到三妹都会有种说不出的惆怅。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侯门嫡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一枚铜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枚铜钱并收藏侯门嫡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