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侯门嫡女 > 第64章 兵败山倒危机重重

第64章 兵败山倒危机重重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三十二章 兵败山倒危机重重

    贺均平让人送信给安然,说世子府已经在修葺。过两日便去提亲,可没想到同年三月七日,太后崩,皇帝下令举国百日禁止婚嫁庆生。这事便也只好拖着。

    不过两日,刑部侍郎上官易参了李仲扬一本,列举了数十条罪证。由他入仕开始至丞相之位,大小不缺。之前已经有人弹劾,只是都不如这次详细。贺奉年当即让都察院查办,而李仲扬也被禁足家中。

    李家如今上下气氛沉郁,除了李瑾轩还能来回翰林院,下人日常买菜购粮,其余的人基本不出门。随着案件陆续举证,李瑾轩在翰林院中也备受排挤。学士也不再委派他重任,只让他跟那些庶吉士做些无关痛痒的事。

    这日午时,去官舍中用膳,自己所坐之处,临近无一人。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却觉这真是树倒猢狲散,往日那般亲近自己,如今父亲仍是丞相之名,他们已经是避之若浼,当真是可笑。正想着,前面已坐了一人,抬头看去,心中不由一震:“回来了?”

    宋祁端着饭菜坐下,淡笑:“是,刚将嵩洲的事忙完,向圣上复命完,便过来了。”

    李瑾轩笑笑,又满是苦意:“我父亲被弹劾,如今禁足在家,你怕是不知道吧。”

    宋祁淡声:“已经听了些。”

    李瑾轩当即笑道:“那你还是与他们一般,坐远些吧,免得被我拖累了。若是你的话,我倒不觉可笑,自能理解。”

    宋祁笑道:“那边没位置,这儿宽敞。”

    李瑾轩轻叹,也不再说什么。只是这一顿饭,总算是吃的香了些。

    李老太并不知家里发生了何事,她身体今年更差,沈氏也不敢告诉她,免得老太太担忧。陪她说完话,下人便报外头来了辆马车,正奇怪如今这时候谁还会来拜访,还没出去,钱管家便进来说是赵氏来了。顿觉暖心,自小的玩伴到底还是真心待自己的,不似那些平日里来的勤的官夫人。只是沈氏也知缘故,倒并不太在意她们来与否。

    赵氏见了她,当即握了她的手,叹道:“怎会生了这变故,真教人不能理解。”

    沈氏强笑道:“可说什么胡话,这不是好好的么。”见她神色停顿,心下不安,屏退下人,轻声,“你实话告诉我,可是从宋大人那听来了什么。”

    赵氏躲了她探究的目光,只说了一句“你做好最坏的打算吧”,便要告辞。见她怔愣,又实在不忍,想要劝慰,自己倒是哽咽了,“若、若是你夫君保不住了,我会求我家老爷保李府妇孺。”

    沈氏步子不稳,几乎晕了过去,宋嬷嬷忙扶住她。赵氏只怕越留越是伤心,便走了。宋嬷嬷扶她回房,李仲扬正在房中看书。见沈氏这模样,忙过去搀她。宋嬷嬷当即说了方才赵氏说的话,李仲扬神色微顿,却也没太过意外,让她下去了。

    沈氏喝了茶,稍微回神,急声问他:“你且告诉我,你到底是犯了何罪,会惹怒圣上?”

    李仲扬面色平静:“太太看不出来么,不是为夫诸罪当诛,而是圣上有意扶持二皇子,如今正为他铺平登基大路。不但是我,只要是大皇子身边的人,在去年腊月已经陆续遭到贬谪,连大皇子也被囚禁东宫,如今终于是轮到为夫了。”

    沈氏愣了愣:“所以,归结原因,是我们找错了靠山……”

    李仲扬难得露出笑意,却满是沧桑:“是。只是父亲是为国立下大功的将军,圣上不会为难你们,太太放心。”

    沈氏立刻听出这话里不对,抓了他的手惊愕:“二郎这话是说,圣上定然会追责于你?”

    李仲扬神色淡然,反握了她的手:“如今局势,确实如此。为何一个小小侍郎敢弹劾于我,而且还有力气搜集那么多的罪证,背后定是皇上授意二皇子,彻彻底底将我查了个遍。为夫自任丞相,便竭力避开祸源,可总有些事是身不由己的。只是那些事许多官员也都做过,圣上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如今不同,定会小题大做,这劫……难逃。”

    沈氏听的落泪,哽咽得说不出话来,许久才道:“二郎不会有事的,我去求父亲,让他进宫和圣上求情。”

    李仲扬摇头:“老丈人不会帮我们的,于他们而言,有福可同享,有难却无法同当。”

    沈氏说道:“难道要眼睁睁看着你被定罪,做了那权力斗争中牺牲品吗!”

    李仲扬闭上眼眸,长叹一气,十分疲惫:“自古皇权争斗,皆如此。”

    沈氏心头又是一酸,已抱了他哭的难过。做姑娘时她已哭的够多,嫁了李二郎,虽然起先他官职并不高,可到底是和和睦睦,也疼着她。本以为她再不会如此难过,当真是世事难料,教她如何接受。

    &&&&&

    清妍的消息可是四通八达,李家的消息早就飞到了她这,可她刚要出门,便被顺王爷喝进房中,将她锁了,不许她乱走。气的清妍拿了小刀劈门,无奈那门的木材结实,根本不是她能砍断的。

    好不容易等贺均平回来,知晓此事,也不好直接去李府,否则只会帮了倒忙,那弹劾的一条罪名便是“结党营私”,他若是平民百姓去了无妨,可自己是世子,不能去添乱。细想一番,又怕安然不安,便让平日那送信的小厮去李府,告诉她自己会去向皇上求情。

    可小厮刚走到门口,就被顺王妃拦下,让侍卫抢了信过来,声音极冷:“出去溜一圈再回来,然后告诉世子,信已经送到李姑娘手中,她回话‘一切都好’,你若敢泄漏半个字,我便将你家中上下几口人的眼珠子全剜了。”

    小厮一听吓的魂飞魄散,哪里敢不从。跑了一圈回来,贺均平果真问了他,他便答“一切都好”,贺均平也未起疑。

    五日后,都察院将文书呈上,上官易所说基本属实,贺奉年当即命人卸了李仲扬官服,押送大牢听候发落。

    夜落,宋家。

    宋成峰刚回到家,赵氏便迎了上来,两眼已哭的红肿:“老爷,你且告诉我,阿如可会被牵连,李家上下会如何?”

    宋成峰顿了顿:“如今圣旨未下,为夫不知。”

    赵氏气的冷笑:“你如何不知,你不说,是要我直接奔到二叔公那还是四堂弟那问么?”

    宋家的人担任的官职可不少,都察院和大理寺都不缺人。宋成峰一听直皱眉,轻喝:“你多少为宋家考虑,别只顾姐妹情谊。李夫人与你再好,莫非还亲的过宋家。我们宋家是纯臣,只管遵守圣上旨意便可。若是去求情,便是坏了规矩。”

    赵氏也气了:“我可有求你救他们,哪句说了!你素来觉得姐妹情谊比不过你们男人交情牢固,往日我懒得与你争辩,今日生死关头,只是问问他们会如何,你就没了耐性。纯臣纯臣,只是比别人更加冷心肠罢了!”

    宋成峰也气的要冒烟:“若是没有这冷心肠,如何让你安稳至今!一面享受宋家的好,一面却又鄙夷,你倒是想两头好。”

    自成亲以来,他哪里这么大声跟自己说过话。赵氏是典型的大小姐脾气,宋成峰也从来都是礼让她的。这回当头被骂,赵氏便哭了起来。自己可算是看透了,平日再得尊重,其实不过是他让着她。他若是烦了,也一样能将她赶走。心中既担忧姐妹,又实在是心疼。

    宋成峰哪里想这么说她,赵氏虽然脾气差些,可毕竟是相伴多年的妻子,也喜她从嫁入宋家便一直像璞玉不染世俗污浊,永远是活泼爽朗的性子。听她哭的难过,长叹一气,好声安慰她:“李大人此次生还无望,但念其为忠臣之后,圣上应当不会为难李家人。”

    赵氏抽了抽鼻子,揩了泪道:“犯了何事这般严重?”

    见她要听,宋成峰便一一说道:“清州外任官张和求回籍,李仲扬利用官职疏通抚按官,谎称其患病,允其回籍。瀛洲刘松奇掌印报粮账目逾期,携银求情,李仲扬助其谎报。京郊抚按委官何信丈量田地,诡寄隐漏,首报不实,助其隐匿田地一百三十九亩,私得田地七十八亩。巡盐御史玩忽职守,掣盐不力,李仲扬包庇谓之掣盐期内风雨横行,故延迟二十日,呈报青册不清……”

    拣了几件大事说,赵氏也隐约明白了。大羽国最看重的便是粮与盐,他倒是将这两个都犯齐全了。只是无论怎么听来,都罪不至死,至多是贬官发配。

    宋成峰并不想和她说那些党派之争,那些事,他不愿让妻子知道。以她的性格,又怎么会接受。

    &&&&&

    李仲扬被收押当天,沈氏便将自己的首饰钱财,还有名下为数不多的田产铺子整合出来,看看能否疏通一下,求那些多少有些恩情的官员向圣上求情。若是有一人领头,其他的人也会说些话吧。

    只是自己出嫁时娘家给的并不多,她想起周姨娘来,但这教她如何开口,拿人家妾的钱。正为难着,周姨娘自己就来了,进了门便哭成泪人:“姐姐,二爷能回来吗?”

    沈氏见了她本也心酸得难受,可听见这话,眸色立刻坚定,半分犹豫也没有:“二爷一定会回来。”

    周姨娘可不管她是真安慰还是假安慰,通通都当作是真话,见地上放了个箱子,再瞧瞧那梳妆台,可是一点首饰也没,她又不愚钝,而且以钱疏通关系笼络人的手段不正是商家人常做的,当即说道:“姐姐可是要凑银子去救二爷?我那有钱,姐姐若是点头,我便去拿来。”

    沈氏轻点了头,她这主母做的可真是……唉。

    周姨娘当即去拿了屋里几把钥匙,准备去庄子里的银库取钱。沈氏随她一块去,出门时果然见了几个人鬼鬼祟祟跟在后面,约摸是刑部过来看着李家上下,怕他们潜逃的。只是如今李仲扬罪名未定,他们也不敢明目张胆来盯梢。

    到了绸缎庄子,掌柜见了周姨娘,急忙奉茶,周姨娘直奔了话题,见他面露为难,逼问之下,才说:“那银子让李四爷拿走了,说是要周转买那银蚕丝,做批上好的布料。”

    周姨娘皱了皱眉,这下坏事了,可让沈氏知道了。果然,沈氏立刻问道:“那李四爷是四弟?”

    她只好硬了头皮答是,沈氏无暇问清缘由,两人便又去下一个铺子。在车上,周姨娘小心说了与她听,又道:“四弟替我将生意打理的极好,为了多赚些钱,除了我,掌柜都听他调拨。这两年来,我赚的银子可翻了一番。”

    沈氏不好下定论,蹙眉:“直接去钱庄取钱吧。”见她迟疑,不由诧异,“你莫要告诉我,你将钱都拿了出来交给四弟了。”

    周姨娘忙说道:“这倒没有,我也留了点的。”

    沈氏这才松了一气,可两人到了钱庄,刚下车,便有人围了上来,手上拿了一堆契约欠条,嚷着要周姨娘付欠款。仔细一问,才知道李悠扬以她的名字购置了许多客栈酒楼房地,还有欠了各类庄子货源的半年账款。他常年帮她办事,商贾也知道周家嫡女的身份,便签了她的名字,手印是李悠扬画下的,两头都跑不掉,众人也放心。可这过了三个月,听见李家垮了,又不知谁放出风声说周姨娘要跑,今日会来这里取钱,当即全都过来讨债。

    周姨娘苦不堪言,这才明白过来,她这是被那该死的李悠扬给坑了!骗得她的信任,在铺子里为她赚钱,实际却是在亏空她的铺子。就算她赚了再多的钱存入里头,他凭空买的那些房地,也够她受的。

    平日是有李仲扬做靠山,商贾不敢来要账,可如今他垮了,只想追回自己的钱。周姨娘被围堵的实在没有办法,只好将钱取出,一一还债。等付完最后一笔,钱财已所剩无几,几乎哭瞎。

    沈氏身心疲惫,她总算知道为何李悠扬会回来了,不是为了亲情而归,而是一开始就打算卷走周姨娘的钱。

    周姨娘到底是大户人家的女儿,哭了一番,心中愤懑难平,只想拿着刀子去寻李悠扬拼命。当即就往他的住处去。

    到了迎宾客栈,李悠扬正在那偌大的房里听歌姬唱曲子。听见外头吵闹,问了骆言,才知是沈氏和周姨娘,那百无聊赖的脸上立刻有了笑意,仰头饮尽一杯酒:“让她们进来。”

    周姨娘想冲到前头,却被小厮拦住,气的她大骂:“你还是人吗!连自家亲戚的钱也骗,你将钱还给我!那是你哥哥的救命钱!”

    李悠扬当即捧腹笑起,笑的周姨娘愣神,他才抹了眼角那笑出的泪:“你可真是个傻子,身为商人之女,难道不懂吃进去的钱,就绝无可能吐出来的道理么。”

    周姨娘一愣,又差点心痛的哭了。沈氏此刻是一如往常的平静,只因她再气,也没有办法让他将钱交出来:“为什么?为什么要将钱骗走?若是真的为钱而来,你如今得手,早就不在这里了。”

    李悠扬点头笑道:“还是二嫂聪明。我为什么这么做?因为想切断李家的财路,永世不能翻身啊。”

    沈氏瞳孔一缩:“为什么?他是你二哥,你难道不是李家人吗?”

    “是啊……二皇子应允过我,会让李家败落的。不然你们以为,我为何会回到这恶心的李家?”

    沈氏愣神,他跟二皇子有约?他竟是二皇子身边的人,当即喝声:“为什么你要这么做?即便老太太不疼你,可也至少管了你吃喝,你为何要如此?”

    李悠扬蓦地冷笑:“好,我就告诉你这是为什么。我的生身母亲是妾侍,生下我后身体便不太好,老爹因此疼她几分。可后来老爹战死沙场,消息传来,林氏便来寻我母亲,一顿好骂,说了许多恶毒的话。当晚,母亲就自缢了。对外说是母亲重情,其实不过是被林氏逼迫而死。我忍了那么多年,就是想将李家毁的干干净净,为我母亲报仇。”

    他忍受了那么多年,四处飘零,好不容易白手起家做了个小商人,吃喝不愁了。可是他却无法为母亲报仇。回到京城,无意碰见二皇子幕僚百里慕云,让他为二皇子出一份力,让李家彻底翻不了身,他当即答应。

    如今终于报仇了,亲眼看着李家落魄。官没了,连钱也没了,他们再不能像以前那般颐指气使。

    人生……美矣。

    回到家中,李瑾轩知她们出去筹钱,迎了上来:“母亲姨娘可筹了多少银两,孩儿这也有一些。”

    沈氏与周姨娘相觑一眼,默然摇头,周姨娘说道:“钱……都被你四叔卷走了……”

    李瑾轩一愣,一旁的李瑾良气的火冒三丈:“我去杀了他!”

    沈氏喝住他:“都回房里待着!这些事娘亲自会处理。”

    李瑾良分外不甘,却也只好忍下。步子还未迈入正堂,黄嬷嬷便颤巍巍出来,抖声:“方才下人说漏了嘴,老太太、老太太一听二爷入狱,两眼一直,去、去了……”

    沈氏心口一闷,几乎吐出一口血来。

    &&&&&

    李仲扬还在狱中,罪名未定。李老太的葬礼第二日草草办了,夜里守灵,一家人相依跪着,冷清而哀伤。

    颓势排山倒海过来,压的人心头喘不过气。安然如名字那般,已安然了十四年,如今却彻底体会到了什么叫人间冷暖。祖母六十大寿时,那么多人来贺喜,见过的没见过的都来了。可如今爹爹入狱,吊唁的人寥寥无几。又想起贺均平,这么多天了,不来看她她理解,不来信她也不怪,可为何一句话也没……他不知道她现在有多怕,怕极了么。

    她不想也不会去求他帮自己向皇上求情,他的难处她知道。只是想他安慰她一句,让她不要害怕就好。

    可等到如今,什么音信也没。他被关起来了?可让柏树去打听,他还在外面走动。

    想的心中难过,便听见大门又被打开,只听见钱管家唤了一声“李四爷”,灵堂的气氛便变了。安然并不知何事,往外看去,李悠扬迈步进来,却未穿孝服。还未跨过门槛,便被李瑾轩起身拦住,硬声:“请阁下出去,李家不欢迎你。”

    沈氏未说话,李家愧对他,但他给李家致命一击,却又扯平了。周姨娘已气不过,唤人道“将他乱棍打出去”!

    李悠扬笑道:“我只是想来给老太婆上个香。”

    沈氏沉声:“管家,送客。”

    说罢,钱管家已领着下人夹棍而来,要将他乱棍打出去。李悠扬也不屑与他们争辩,却见一个身影跑了出来,拦在前头,定声:“四叔是好人,你们为什么要赶四叔走。”

    李悠扬一愣,周姨娘喝声:“安素你作死吗!你知道什么,快回来!”

    安素摇头:“四叔不是坏人。”

    李瑾轩不忍,要他告诉妹妹她嘴里的四叔是如何坑害李家的?他如何忍心:“请四叔离开。”

    李悠扬顿了片刻,也不与安素说话,也不多辩什么,转身便走了。

    他以为在李家落难时踩一脚他会很高兴,可是为什么却一直笑不出来。听到那老太婆死了,为什么会觉得可悲。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来了这里,被他们仇视打一顿其实心里会更开心。可是为什么安素要出来维护他,还那样毫不怀疑的说他是好人。

    若是知道她的叔叔对李家做了那种事,她也会认为自己是个坏人。

    这世上唯一说过自己是好人的人,也就这么消失了吧。

    走出李家大门口,回身抬头看着那牌匾,丞相府……孩提时,家门口挂着的,是将军府。后来是李府,荣华反复,一直在变……没变的,是里面的人,一直姓李。

    他长叹一气,骆言已拱手弯身:“李爷,该回去了。”

    李悠扬点点头,又狠下心来,这李家,与他何干!毁的再彻底些的好!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侯门嫡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一枚铜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枚铜钱并收藏侯门嫡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