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侯门嫡女 > 第67章 虎落平阳命有贵人

第67章 虎落平阳命有贵人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元尊飞剑问道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李家离开京城那日,只有宋家人来送别。马车到了城门口,赵氏一下来,见到沈氏,未语泪先流,连唤了几声她的名字,大有此次一别,再无相见的悲凉。

    沈氏倒是面色淡然,不想奢求什么,只要一家人平安就好,笑道,“哭什么,又不是被发配到荒蛮之地,滨州可是老家,都是认识的,左邻右舍都会照应。”

    赵氏轻啐一口:“你夫君在京城也住了二十多年,你本就是京城人氏,熟络的人满大街都是,可你们如此,倒不见得他们来送送。”

    沈氏淡笑:“你这不是来了嘛。”

    赵氏不说她,又安慰了一番李仲扬,瞧着那样丰神俊朗的人一夜沧桑,让她也替好友心疼。

    宋敏怡和安然正说着话,如今已有身孕,挺着身子不大方便。本想让母亲带两句话就好,可到底还是放心不下。现在一见她,就庆幸还好来了。这风华正茂的姑娘可瘦成什么样了,看的她心痛。只是以为她全是因为担忧李叔叔的事,却不知也有贺均平的缘故。

    安然强打精神和她说话,又看见宋祁站在马车那边,和兄长说话。看见宋祁,安然便想起那日的事。昏迷之后醒来,已经在自己家里,下人说,是个路过的妇人送自己回来的,可那妇人不留姓名也不受一分钱财就走了。那是宋祁找的人?

    她到底不是个小姑娘,回想一下宋祁所做的,隐约知道他的感情,可是无法接受……就这么当作不知道吧,否则他难受,自己也难受,反正要去滨州了,不会再见,即便李家能重回京城,他那时也娶妻生子了吧。

    “安然。”宋敏怡轻拉她的手,“清妍的事……我想与你说说。她不是不来见你,是不敢来。我与公主交情甚好,听她说,你们家出事时,她一直在宫里陪皇后娘娘。可我总觉得不只是陪着而已……而是皇上知道你与她感情好,怕她跟你牵扯上,让皇族为难吧。”

    安然默了片刻:“我不怪她,她不是那种坏姑娘。”

    宋敏怡叹道:“可是清妍不肯原谅自己,躲在王府里,我怎么都劝不动。”

    安然心下担忧,清妍脾气是好,可有时候又太容易把自己圈进沼泽中拔足不出,可又不能去劝,拜托宋敏怡传了许多话,只盼她能想开些。

    天下无不散之宴席,李家的马车,继续往滨州赶去。

    李家并无老人,也无婴儿,这一路过去,倒也不太辛苦。只是何采身体差些,一直病怏怏,沈氏怕她将病传给安平,便自己带安平。安平比起往日来,性子也沉了些,伏在她膝上一眯眼便是大半日。

    李仲扬最愧对的人,便是长子。凭着探花出身,以他的聪明才智和沉稳性子,循规蹈矩在官场上本可以一路高升的,可惜却因他而毁。李瑾轩心中虽有遗憾,可也不曾怪他,若是家人被贬回祖籍独留他一人在京城,也放心不下一家人。

    到了滨州时,已是五月中旬。

    再回故里,却没了往年来团年的心思。沈氏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想到韩氏,就觉心烦。往日就嚣张跋扈,如今怕更要欺负他们。所幸大房不住在祖宅,隔了有一段距离,至多偶尔来扰。

    可到了祖宅,才发现大宅里外表光鲜,可里面的门、柱子,甚至房梁都有崩裂迹象。宋嬷嬷瞧的心惊胆战,忙将她搀扶出来:“怎会如此,太太每年拿了那么多钱让大太太修葺,可这瞧着,跟鬼屋似的,哪里住得了人。”

    沈氏气的心口痛,当真想不到,韩氏竟然连奉给祖宗的钱也贪了去,她就不怕遭报应么!可这儿不能住,要买宅子那也是一笔大钱,如今家里可不允许她多花一个铜板。只是大家长途跋涉,也不可能真在这破屋子住下。将就着去大房那吧,只愿他们不要做的过分,待一晚便走。

    到了大房那,只见他们的门面可修饰的好看,门前的石狮威武而略霸气。敲了许久的门,也不见人来开。

    李仲扬看着干干净净的大门口,连片叶子石头都没有,分明就是刚打扫过的,他就算再不懂内宅的事,也猜到了,人一落魄,亲戚就不是亲戚了。叹气:“阿如,我们去客栈吧。”

    沈氏轻声:“二郎,我们并没多少银两,还有一家子人要养,能省一点便是一点吧。”

    李仲扬僵了僵脸,没再说什么。这种事,她有分寸。只是当初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如今却像丧家犬,到底是不乐意也不甘心的。

    韩氏此时正坐在正堂上,与女儿安阳唠嗑,外头那敲门声,可悦耳的很。

    安阳去年已经出嫁,凭着姣好的容貌,嫁给了县太爷做妻,若非城里有关她的流言蜚语太多,她何苦会嫁个七品芝麻官,还长的不敢恭维。这县太爷徐保和家里本是富商,后来徐老爷给他捐了个官,给徐家充门面。安阳外出时偶遇了他,见有钱有势,便抛了两个媚眼,对方便自己贴了过来。

    徐老爷本不想要这种名声的女子做儿媳,只是见她生的好,平日里见了也是知书达理,哪里像是传言那般。况且儿子又喜欢的很,和徐老夫人一商议,就让她过门了。

    安阳可不愿和那种老头老太一起住,还得每日假惺惺的赔笑脸,她哪有那个闲工夫。于是磨了徐保和在外头买了房子,离娘家近,也常回来。倒不是想和母亲待着,只是看着她不敢对自己大声说话,心里便开心罢了。自从得知二叔下狱,又被贬谪回滨州,顿时便觉她出气的机会来了,这几日几乎是住在了家里,只等着二叔一家过来,给他们吃闭门羹,看他们做丧家犬!

    钱管家敲了半晌门环,仍不见人出来。沈氏看着大家都眼巴巴等着,心里不忍,暗叹一气:“去客栈吧。”

    一家人陆续上了马车,李仲扬在最后,看着妻女上去,才准备抬步上马凳,听见有均匀的马蹄声,又往那边看了看。马车停在李家门前,一个男子俯身下地,正是李瑾贺。

    李瑾贺一见他,眸色微沉,却也不靠近。李仲扬以为他与别人一般,嫌他是罪臣。一会那车上又下来一人,是个面生的女子。他微微偏头:“阿阮,来见过二叔。”

    那名唤阿阮的女子是李瑾贺的妻子,父亲是衙门总捕头,母亲是大家闺秀,与李瑾贺一见钟情。韩氏不愿他娶她,只是李瑾贺执意迎她过门,便只好答应。

    阿阮上前行了个礼,笑道:“见过二叔。”

    李仲扬点点头,左思右想,这侄儿还是有些良心的,那是不是……可以问问他可否让他们住几日?久未求过人什么,话到嘴边,脸都有些红,只是为了妻儿,这又有什么拉不下面子的:“尚和……我们千里迢迢到了滨州,实在是有些疲惫,可否让我们住上一晚?待找到房子,便立刻搬走。”

    李瑾贺剑眉微挑:“家里并不大,不过几个柴房还是能收拾出来的。”

    李仲扬一愣,万万没想到他竟说出这种话。李瑾贺探身,在他耳边轻吐字:“侄儿曾收到过一封信,那个写信的人,姓莫。”

    李仲扬不知其意,只见那马车又冒出一个虎头虎脑的男童,嚷着人抱他下去。看见那男童,身如中了一支利箭,刺的他眼前晕眩。沈氏扶住他,已看清那男童是谁,不正是李瑾瑜!

    李瑾贺让阿阮先带他进去,这才冷笑道:“我收到信后,本不相信二叔是这样的人,可又心有困惑,便派人去寻他,没想到,果真就是瑾瑜。我让人将他领了回来,当作养子,取名李重归,二叔怕是最知这名字深意的吧。没想到我如此信任二叔,却被你捅了这一刀。既然当初不愿接纳他,又何必要帮我,最后却谎称被土匪夺走!我李瑾贺与你为敌一世!”

    当初找回孩子,他便想去京城痛骂李仲扬,可是苦于全家都不能再进京城。本以为此生无望,却不想天地轮回报应,自己不去,他们倒是来了!还是被贬谪到此。现今他的绸缎庄开的颇好,又有县太爷舅子,生意吃香,要整治他们绝非难事。

    李仲扬步子微颤,那莫白青死前托人弄了封信出去?难怪宋嬷嬷说在她房内没有找到什么值钱的东西,怕是全都交给了那送信人!沈氏沉声:“将他送走是我的主意,与二爷无关。你若是要报复,便朝我来。”

    李瑾贺笑意更冷:“你觉得你能脱得了干系吗?他没好日子过,你也不会有。”

    几个孩子本来已经上了车,可听见外头吵闹又出来了。李瑾轩见堂哥神情狰狞,虽不知发生何事让他如此,只是哪能任由他这般欺负双亲。立刻跳下来,护在爹娘前面,目光灼灼,不退避半分:“堂兄不愿收留我们,我们走便是,何必如此。”

    李瑾贺失声笑道:“好弟弟,你若知道你的好爹娘做过什么,怕就再不想认他们为亲了!”

    李瑾轩只说了一句“他们都是我的爹娘”,说罢,护着两人上了马车。

    李仲扬眉头紧拧成川,沈氏握了他的手,仍是笑道:“二爷不必担忧,会好起来的。”末了又对一车子的人说道,“人生浮沉,有什么是看不透的,我们享过了荣华,如今这点挫折并不算什么,只当是磨砺。”

    李瑾轩拍拍几个弟弟妹妹的肩:“大哥会撑起这个家的。”

    这本是鼓励的话,可听着却分外心酸。周姨娘先抹了泪,抱着安素差点哭出声来。临走的时候娘亲让人偷偷拿了银票给她,可她又推了回去,不知道这次这么硬气,是不是又做错了。

    到了客栈,一家人以为可以歇息了,可那掌柜一看,又问了名字,当即让小二撵他们出去。李瑾轩哪里肯让人这样平白无故赶走,当即和他理论。掌柜见实在无法,这才说道:“县太爷有令,不许让你们住店,别说我这家,其他店家都是一样,要是发现了,就得被抓去衙门。”

    李瑾轩气道:“我们如今是平民身份,他有何理由这么做?这大羽国的律法哪里说了他有这权力!”

    那掌柜急的直抹汗,直纳闷怎么这么多客栈就挑上他这了,说道:“老夫实话与你说吧,李大公子。我也不想为难你们,毕竟李二爷曾任丞相,也是我们滨州之福。只是谁让你们得罪了你们的好妹妹,她如今是县太爷的夫人,她说的话,谁敢说个不字啊。”

    李瑾轩一愣:“李安阳?”

    掌柜忙不迭点点头,眼见着那捕快巡视快到了,哭腔都有了:“你们还是赶紧找个破庙住下,这店家是别想住了,别等天黑了连个遮挡的地方都没。”

    虎落平阳被犬欺,他们总算是深切的感受到了。当初父亲升任丞相,滨州人人以此为荣,还送了牌匾到李家祖宅悬挂。父亲也屡次为滨州谋福利,修筑堤坝浇灌田地,水灾旱灾时求圣上减免税粮,可如今一出事,却无人敢站出来。

    可悲,当真是可悲。

    可笑,当真是可笑啊!

    一家人到底还是回到了祖宅。

    李瑾轩和钱管家仔细看了前后二十几间屋子,挑了几间牢固的,暂且住下。沈氏和周姨娘何采去外头买蜡烛和纸来糊窗,安然看着安素和安平。宋嬷嬷和柏树去打水擦拭,李仲扬和李瑾良将各处遗留的桌椅搬到房中。李顺铲走门前碎石拔草。

    众人分工有序,天色渐黑,也初见成效。虽然都累,可如今喊累也无人顾及,只能忍着。

    好不容易收拾好房间,沈氏又让宋嬷嬷和柏树去买些米菜回来,自己领着其他人去清扫厨房。

    等一顿饭做好,众人已饿的身心疲惫,默默吃下一碗饭,才稍稍回神。

    吃过饭后,稍作歇息,沈氏又领宋嬷嬷柏树去烧水,其他人去卸行囊入屋。进了厨房,宋嬷嬷去将那碎桌椅塞进灶头,见沈氏帮着柏树打水,想去帮又j□j乏术,心疼的落泪:“太太何时做过这种粗活。”

    沈氏抹了额上细汗,唇色微白,笑道:“这倒也没什么,幸而有嬷嬷帮忙。”

    宋嬷嬷可不敢当,她与沈氏年纪相当,当初嫁了人,不到一年夫君死了,婆家将她赶了出来。幸好沈氏收留了她,让她有口饭吃。在李家风光时,自己也沾了光,李家败落了,她也绝不会弃了李家。

    主仆三人说了一会话,待水开了,搬进澡房里。让孩子们先洗了,大人一一洗过,已经快大半夜。

    沈氏睡下时,只觉浑身骨头都疼着。她哪里做过这么多事、干过粗活,这一躺下简直都不想起来,真不知她今日是如何撑住的。睡的迷糊,旁边的人翻了几次身,终于是醒了,轻轻侧身,唤了他一声:“二郎。”

    心中烦躁的李仲扬根本不知刚才自己翻来覆去,这一听,立刻顿了顿:“吵着你了?”

    “没有,睡不着罢了。”

    李仲扬叹气:“你也睡不着。”

    沈氏知他在想什么,没了官不说,连尊严都快被践踏殆尽,让他这素来傲气的男子怎么受得了,鼻尖微酸,压了嗓子说道:“二郎莫忧,会好起来的。”

    李仲扬抱住她,嗓音也有些喑哑:“为夫对不起你,也对不住孩子。这一颓败,不知能否再起。”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两人说着话,也是太疲累了,一觉睡至天明。

    等翌日起来,外面日头已经高了。沈氏让商贾出身的周姨娘去寻宅子,寻到合适的就商议价钱买下来,让李瑾轩和钱管家陪同,免得别人看见是个女的就抬价欺负。

    所幸徐保和只叮嘱了酒楼客栈,身为县太爷也非一手遮天。周姨娘很快就寻到一间合意的宅子,商讨了价钱,在沈氏的预算范围内,便买下了。

    那宅子并不大,有前院,后院颇小,但房间是足够的。人家要卖的宅子平日也有人打扫,只要购置些家具便可。

    第二日,全家住进新宅子里。

    安平在老宅子里闷了几日,那阴森森又脏又多蜘蛛网的地方她一点也不喜欢,一进这新家,便拍手笑了起来,拉着安素到处瞧。

    家里有了孩子的欢笑声,愁云终于是散了些。

    六月,夏日炎热。李家的生活也步入正轨,正当沈氏和周姨娘寻思着要做些什么买卖,在外头玩耍的安平就跑了进来,大口喘气:“娘,外面、外面来了好多芽菜。”

    沈氏皱眉:“嗯?芽菜?”

    安然顿了片刻,明白过来:“是衙差。”

    几人忙起身去外头,刚到前院,就见十几个官衙冲进来,为首那人只瞧了一眼,便扬了扬手里的公文:“这块地衙门要用,限你们今日搬离,否则就是抗拒官令,通通投入大牢。”

    李仲扬盯着那人,沉声:“羽国律法中,官府征集百姓田地房屋,必须事前协商,强行遣散,以罪论处,你们大人是想丢了乌纱帽吗?”

    那人大笑:“老子以为是谁,原来是——丞相大人。我说李大人,你现在不过是个老百姓,这么猖狂就不怕老子丢你进大牢吗!这里是我们老爷说了算,你算哪根葱,要是不想受苦,就给我闭上嘴。”

    李仲扬哪里受过这种侮辱,就算是投进天牢时,那狱卒也是客客气气的,没想到到了这小地方,却被个小衙差劈头骂,顿时气的哆嗦。

    沈氏倒是明白过来,他们在城里的消息恐怕无人不知,大房既然如此恨他们,为何不早点出现?只是为了让他们以为安定,渐燃希望,又来泼一盆冷水罢了!

    虽说官不与民斗,可这摆明了是故意欺负,李瑾轩如何能忍:“莫以为山高皇帝远,律法便管束不了你们。饿死的骆驼比马大,我爹为官那么多年,我也是探花出身,朝廷到底还有认识的人,你们若是咄咄逼人,休怪我求了同科告你们一状!”

    这话一出倒真是威慑了众人,面面相觑一时拿不定主意。众人推攘一番,那为首的才又说道:“那你便告去!若是有人为你们说话,又怎会被贬为庶民到这破地方来。既然不肯搬,那就由我们代劳!”

    说罢,众衙役已经往屋里冲,几个男丁忙去拦,安然护着安素和安平退到后面,免得冲乱时伤了她们。哥哥护着爹娘,她这个做姐姐的,也要护好妹妹!

    只是李家人哪里像他们那般恶霸,没一会就挂了彩,正当沈氏以为这家又要被毁时,门外一人喝声“放肆!”。众人一顿,随后便瞧见外头又冲进来数十个官差,待看清那身穿官服的人,这才哆嗦了下,收起了刀子。

    那来人便是滨州知府覃连禾,因性格和手段强硬,得罪了不少京官。被外放滨州,每次回京李仲扬都会去拜见,覃连禾将他视为知己。听他被贬滨州,处理完手上的事过来,可没想到一打听,才知道那徐保和竟然做出这种假公济私的事,当即来了这,还没进门就听见大动静,一瞧,气的声音都抖了:“混账东西!你们是吃了雄心包子胆了!欺压良民,不可饶恕!来人,将他们通通押回衙门关十日!”

    众衙役这可傻眼了,县太爷没告诉他们李家背后还有个这么大的靠山啊!当即跪地求饶,纷纷供出了徐保和。

    覃连禾更是瞧不得他们背后捅人刀子,这出卖的可真是快:“押回去关十日。”又指了一人,“你,回去告诉徐保和,让他爬到衙门来见本官!”

    那人立刻连滚带爬跑了出去,其他人也被押走。覃连禾的面色这才缓下,上前拱手向李仲扬行礼:“致远兄受累了。”

    从入狱到获罪,再到贬谪,即便是受了大房侮辱,李仲扬仍是铮铮铁汉不落一泪,可见覃连禾如此,却是百感交集,几乎洒泪。将他迎入窄小正堂,感慨一番世事难料,也不再提这事。

    覃连禾瞧着这地方收拾的干净,稍稍放下心来,又让他们莫再怕那徐保和,若是再敢找他们半点麻烦,便告他一状,将他的乌纱帽摘了。

    李家众人一听,这才放下心来。当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谁知命中贵人扶。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侯门嫡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一枚铜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枚铜钱并收藏侯门嫡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