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侯门嫡女 > 第106章 权势更变待归之日

第106章 权势更变待归之日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元尊飞剑问道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六十八章权势更变待归之日

    云州,这里离皇城,只有三百里地。三月半,快至春末的天气仍很微凉。

    伏在上面的人,身子却很暖和。

    赵护卫知道自己又做错了,可却真如嗑了迷药,无法戒掉。埋头伏在他胸膛上的人呼吸均匀,安静的像朵迎着朝露盛开的繁花,美好得不敢破坏。

    他跟随二十载,还从来没见她睡的如此安稳。正想着,她便微微动了动,似做了什么美梦。自从有了第一次,就有了第二次,第三次……这大半年来,他忽然记不起到底这样同床共枕多少次了。

    这么做,已经背叛了圣意。可她却好似不怕,偏是往皇城那边去,他甚至曾想过她是不是要拉自己陪葬,可又并不像。那看着自己的眼眸,明明满是情义,柔情似水的让人不能怀疑半分。

    想的入神,又不知过了多久,见她醒来,才动了动身体,手和脚都有些麻痹了。

    青丝凌乱,媚眼如丝的往他看去,李心容笑了笑:“你每次都醒的这么早。”

    赵护卫避开她的目光,看着床幔说道:“你要回京城?”

    李心容缓缓坐起身,俯身去拿放在床头的衣裳。那裸白的身体撩拨在赵护卫身上,又能感觉得出他绷的微紧。她并不在意的拿过衣裳,一一穿上:“不,回去送死吗?”末了她又笑笑,“不对,就算不回去,我迟早也要死在你的手上。”

    赵护卫盯她:“既然知道我迟早会手刃你,为何还……做这种事?你知道,无论你用什么法子,我都会杀你,我是皇族护卫,容不得儿女私情。”

    李心容看着他,淡笑:“我知道,只是……喜欢你,很喜欢,不想带着遗憾走,哪怕只能做戏水鸳鸯,我也无妨。你下手时,也不必觉得为难,反正……你不喜欢我。”

    赵护卫想说他喜欢她,这样的女子再也寻不到第二个,如果……她不是圣上的女人该多好。只是这些话不能说,他闭上眼眸,不再说话。

    李心容笑意淡淡,伸手在他脸上轻抹:“胡渣又能咯吱手了。”

    赵护卫抓了她的手,忍不住冷声:“够了……我背弃了圣上,也玷污了你,杀了你,我也不会独活,还你一条命。”

    李心容默然,抱膝看他,下巴顶在膝头上,许久才缓声:“葵水很久没来了。”

    赵护卫愣了愣,抓了她的手怒道:“别以为用这个法子能骗我让你活下去!”

    李心容笑了笑,缩回了手,声音微颤:“对,我是骗你的。”

    说罢,已下地去寻鞋。赵护卫愣了许久,问道:“可是真的?”

    李心容摇摇头:“假的。”

    刚要起身,就被他抓住,沉声:“我去找大夫……”

    李心容握着拳头,指骨都已泛白:“够了……你若真去找了大夫,前脚走,我后脚就跳窗,死了好……”

    “一定要让大夫来看看。”

    李心容蓦地落泪,抱了他,哽声:“赵大哥别走……让小二去找大夫来,如果真的有了身孕,我喝药堕了他。如果是误会,那便好,横竖不让你为难。”

    赵护卫轻叹一气:“我去寻小二。”

    李心容点点头,低声:“嗯。”

    那高大的身影离开屋里,听着房门轻关,李心容面上神情渐淡,抬手拢了拢乌云长发,满是倦懒。

    赵护卫说的没错,李心容就是一朵毒花,明知道有毒,却如蜜蜂盘旋上空,终究难以抵制花香诱惑,一头扎进里头,却不想……是毒花。

    &&&&&

    天下赦令下来的时候,安然还在坐月子。

    生下孩子后,安然足足昏迷了五日。醒来后,她瘦了一圈,宋祁瘦了两圈,见她睁眼,偏还要故作镇定,告诉她孩子很好。

    等她身体稍微好了些,春桃告诉她宋祁那五日几乎没睡,还要强撑精神去朝堂。

    大皇子为太子、二皇子被赐了毒酒,她一觉醒来,权势就有了这么大的更迭,也是她没有想到的,似在情理中,却又觉速度十分的快。明明从李家被贬谪时起,贺奉年就在部署了。

    半个月后,安然除了四肢还没什么力气,精神也恢复了。宋祁每晚回来看看她,然后再去沐浴在偏房睡下。

    孩子交给奶娘带,也睡在隔壁屋里,所幸孩子乖得很,并不会半夜突然扰了她。

    这夜宋祁回来,见安然屋里的灯还亮着,敲门进去,便见她已躺下,手上还拿着书,想必又是看着书犯了困倒头就睡了。轻步上前拿了被子要给她盖上,动作很轻,安然并没有醒,可等手上一空,便醒了过来,揉揉眼看他:“回来啦。”

    宋祁拧眉:“以往我不说你,可如今你刚生了栗儿,身体正虚弱,困了就睡吧。”

    安然抿了抿嘴:“看,果然吧,有了孩子就能把孩子搬出来说事了,我每日躺在这床上,吃了睡,睡了吃,你白日不在家,我可这样倒下好几回,不信问嬷嬷。”

    宋祁苦笑:“说不过你。”

    安然笑道:“我是说真的,这才过了半个月,可我总觉得跟过了半年似的。”

    宋祁摸摸她的头:“只剩半个月了,等身体恢复,去哪儿都行。母亲说女子坐月子十分重要,若是养的不好,以后会得些难以根治的毛病,听话吧。”

    听着这轻柔语调,安然心底甜得很。

    宋祁又道:“忘了说,有个好消息。”

    安然拉他坐下:“快说。”

    “圣上颁布诏令,让岳父丁忧满期后,就回京城。”

    安然愣了愣:“真的?”

    宋祁淡笑:“嗯。”

    安然心头顿感酸楚,泪便落了:“终于要回来了……”

    “莫哭,别哭坏了身子。”

    好一番安抚,才停了哭声,安然抓了他的手问道:“那岂非是两个月后?”

    宋祁点点头:“只是许李家回来,并未说何时官复原职……亦有可能,并不会再任命丞相。”

    “无妨,只要回来就好。”见识了一次朝堂凶险,安然倒觉得滨州的生活快意。只是父亲是想回京的,毕竟于他这样在官场生活了半辈子的读书人来说,不能尽忠朝廷,才是最大的折磨。她又想到大哥李瑾轩,娶了清妍也定有压力,若能重出仕途,得个好前程,也是好的。

    因孩子还未足月,因此基本是由奶娘带在屋里,极少出去。安然一日也少见他,这会奶娘唬他不住,一个劲的哭,便裹了个严实,送进屋里来。

    安然抱了他一会,孩子便安静的睡了,奶娘直说果然是亲娘亲的,日后定是孝顺人。虽是偏颇恭维,可听着也十分高兴,伸手轻碰,说道:“栗儿,就快可以看见你外公外婆了,可高兴?”

    宋祁也不说她小孩子脾气,这么小的孩子哪里听得懂。因安然那日差点因孩子去了鬼门关,至今宋祁想起,仍有后怕。母亲说栗儿的眉眼十分像他,他倒是没看出来,倒觉得像安然。轻碰了他的脸,软得跟糯米糍般:“那日若我早些回来,让你喝的,定是退风寒的药。”

    安然心头一个咯噔,听着那平静的语调,略觉惊心。

    宋祁收回了手:“我差点杀了和你的孩子。”

    见他眉头微拧,安然说道:“可若是你没有回来唤醒我,当日我和孩子就一起去了。即便喝下的是风寒药,我也会因为没了孩子而痛苦的。所以宋哥哥完全不必自责,你回来了,是我和栗儿的福气,老天也不让我们就这么白白死去。”

    宋祁心里这才稍微好受些,安然昏迷那五日,他责怪自己为何不早些回来。答应让安然先喝催生药的赵氏也惊怕,每日去佛堂诵经祈福,听见安然醒了,悬着的心才放下。那来恭贺喜获麟儿的亲朋友好也才敢送礼道贺,那送礼的人,也有贺均平。

    虽说当日和太傅之女成亲不过是为了引蛇出洞,但已拜过堂,他也并不打算退了这门亲事,先前见过是个温婉性子的姑娘,不会泼辣猜疑,也是个做主母的,便迎她做了世子妃,待她如平常夫妻,不亲昵,也不疏离。

    那林太傅和林夫人也是媒人纤巧搭线的,并没什么感情,却也处的平和。林姑娘自小就看着长大的,嫁了世子如此,倒也不觉得有何不妥,虽然偶感失落,但吃喝穿戴不让她差人半分,时而来探望的王爷王妃待她也宽和,便安心打理世子府上下。

    坐完月子,安然终于可以去外头走走了。出了房门,便觉真是体会到了什么叫自由难能可贵。打趣了自己一番,赵氏已遣了孙嬷嬷过来,已备好了东西,让她去附近的庙里拜观音还原谢福。

    到了寺庙,安然跪在蒲团上,拿了婢女递来的香,刚拜完三拜,便有个声响钻入耳边:“一刻钟后,请姑娘去清风楼天字号。”

    那声音了本没有什么,可是尖细的很,安然竖了竖耳朵,偏头看去,便见旁边那妇人发髻高挽,浓抹脂粉,手指纤细拿香,身上穿的缎子不俗,可分明就是个……太监……因为她认得这人,正是伺候在贺奉年身边的木公公。

    作者有话要说:有姑娘说有完结即视感,其实也是进入最后一卷了,有什么想看的番外可以提前说哦,能写的尽量写=-=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侯门嫡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一枚铜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枚铜钱并收藏侯门嫡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