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侯门嫡女 > 第113章 那年榕树自由盛开

第113章 那年榕树自由盛开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元尊飞剑问道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还未到七月,皇城就好像一夜变天,刮起冷风来。

    大夫从房里出来,下了楼,就见那来请自己的男子从客栈柱子后走了出来,声音颇沉:“胎儿可安好?”

    大夫说道:“倒无大碍,只是这位夫人到底是比不过年轻太太的身体,还是应当小心些的好。”

    赵护卫点点头,想上楼上去见李心容,又忍住了。从她说有身孕以来,已经快三个月,再不敢面对面见她。昨日护在后头,见她不小心绊倒,捂着肚子甚是慌张,最后还是没上前扶她。今日请了大夫来,不用说,她也知道是自己请的。

    他多希望皇上能够寿与天齐,那样他就能看着自己的孩子出世。李心容……他一定是要杀的……这是他的职责,不能辜负圣上对他的信任。不对……他已经辜负了,所以不能一错再错。如此安慰着自己,似乎才放开了些。正要隐没在客栈,暗中守护,就见天边飞来一只白鸽,扑哧落在地上。握剑的手立刻青筋暴起,俯身将鸽子抓在手里,取了它腿上的纸条儿,松手将它放了。

    李心容正准备午歇,就见赵护卫进来,她立刻起身,未掀被子,只是看着他。赵护卫往她肚子的方向看了看,被子遮盖的好好的,不过三个月不到,估计也看不出什么。这是……怕孩子冷了吧。他竭力避开她的目光,说道:“圣上要见你。”

    李心容顿了顿,抿了抿唇:“如今去见他……你是让我去送死,还是要让你自己送死?我回来不是为了见他,是为了见家人最后一面。”

    赵护卫沉声:“圣上旨意不能违背。”

    话落,就见她赤脚跑了过来,转瞬抱住自己,愣了片刻,便听她说道:“我不去见他,赵大哥,我们私奔吧,走的远远的,再不要见到贺奉年。找个深山老林,就我们两个人,平静的过一世,岂非很好?”

    声音如蜜,叩进耳中,听的他几乎要伸手回抱,答应她的话。只是片刻,忍了心中的期盼,冷声:“圣上要见你。”

    李心容身子微僵,缓缓松了手,直勾勾盯着他:“好得很,听你的就是。在我眼中,贺奉年不是最可恶最薄情的,你才是……既然如此,为何又不让我落胎。你要的是这个孩子,等贺奉年死了,你一样会杀了我。”

    心中虽然是这么想,但不知为何,总是觉得不忍和痛心。他强压心底涌起的情愫,他是喜欢李心容,可不愿意承认,也不想任其发展。

    李心容回到床边,穿上衣裳鞋子,坐在镜前挽发插上珠钗。略施粉黛,点了红唇,又是一个美艳妇人。

    赵护卫看着她如此专注的上妆,喉间便痛的发涩,唯有在见圣上,她才会如此妆扮吧。方才还说要和他私奔归隐,一转眼就精心打扮奔向别人怀中。他薄情?她薄情才对!

    飘香楼虽然不是京城最好的酒楼,但是自酿的酒非常美味醇香,酒坛一开,满街飘香,故而得此名。

    这个由来,是李心容说的。

    二十八年前的李心容说的。

    木公公见贺奉年要喝杯中酒,斗胆上前:“圣上,喝酒伤身呀。”

    贺奉年满面疲惫,只是想到当年李心容欢喜的蹦在前面和他说那些话,冷厉双眸中也微有神采。木公公见劝不动,便重新退到一旁。一会听见低沉有序的敲门声,轻步去开门,见了男子后头的白衣人,微点了头。招了屋里的侍卫出来,一同退走。

    李心容看着贺奉年,面向窗外,背影又消瘦许多,眸色微顿,缓步走了过去,和他一块看外头景致。

    飘香楼已经是家老店,当初建了两层高,周围的店铺至少都是三层高,一眼看去,却是别家墙壁,哪有什么风景。

    李心容寻了椅子坐下,说道:“你要这么坐多久?”

    贺奉年这才偏身看她,看了一会才道:“前段日子,我见过你外甥女,她长的十分像你,可举止说话,却完全不同。”

    李心容目光仍看前方,应声:“嗯,她自小就长的像我。你倒没吓着她吧?”

    贺奉年淡笑:“没有。”他抓过李心容的手,仍旧纤长,却也能感觉得出不似以前那样顺滑,却十分亲近,“后宫妃子有多少我不知道,只是我知道的是,没有一人像你,你与她们不同。”

    李心容淡声:“不过是没人像我这样胆大,敢抗拒你,得不到的,便是最好的。如果我当年进宫,你也会如此看我。”

    贺奉年没有反驳,也没有点头,只是说道:“我不知道。”

    两人又是默然。

    李心容听着那刻意替换的“我”字,却觉十分不符合他的脾气。她倒是宁可看见那高高在上永远傲气的贺奉年,也不要看到这样的他。强硬惯了的人温柔起来,反而让她觉得不安,无由来的不安。

    静默了许久,贺奉年忽然将她拉到身边,捧着她的脑袋直盯着她,目光炯然:“心甘情愿一次可好?”

    李心容眸子微顿,长眸看着气色颇差的他:“贺奉年,你半只脚已踏入黄泉路,最后见我,想的却是让我心甘情愿服侍你?”

    贺奉年想也未想:“是。”

    他这一生,什么都得到了,就是没有得到李心容。哪怕是她做戏的也好,他也可以骗自己。

    李心容气息微屏,缓缓垫脚,身子微颤。一如当年,在青葱榕树下,她第一次吻了那年轻男子。

    她也想骗自己,两人其实一直没变,仍似初见,那般美好。

    &&&&&

    李心容从房里出来,已经是傍晚,夕阳斜落,晚霞映照而来,染红了面颊。赵护卫见她要走,正欲跟上去,木公公唤住了他,低声:“圣上要见你。”

    赵护卫心中一惊,莫不是被发现了?不过细想又不可能,如果真的知道他染指李心容,圣上怕早就杀了他,又怎么可能和她在房里……定是**了一番吧。心思颇为沉重,进了里面,连头也不敢抬。

    许久才听那男子缓声,声音颇沉:“朕归西后,你……立刻杀了她。”

    “是。”

    “朕许她在京城住下,但不许她与李家人相见。”

    “属下定不会让她踏入李家半步。”

    李心容没有打算回家,于她而言,漂泊得惯了,就没了家的感觉。而且二哥二嫂待自己到底不如母亲那样盼的亲切,况且二嫂知道自己和贺奉年有瓜葛,怕自己去了,也是讨人嫌。

    夜里,寻了个客栈住下,小二刚端了饭菜来,赵护卫便出现了。李心容看了他一眼,神色略淡:“你来做什么。”

    赵护卫并不上前,站的稍远:“孩子……可还好?”

    李心容轻笑一声,冷冷看他:“若是不好呢?你会找贺奉年算账?折腾没了就没了,你问这话,未免太多余。”

    赵护卫未再出声,甜起来时可以腻死人,冷起来也足够无情,他突然发现跟在一旁这么多年,仍是不懂她。听着她这么说话,心底竟是不好受的。这才觉得,不知何时,自己的心情也会随她的一言一行而变化了。

    李心容抬手捏着眉心,摇头低声:“不能怪你……我为什么要怪你……”

    赵护卫面上紧绷,抬脚往前,蓦地反应过来,转身走了。再往前,他就真的下不了决心杀她了。刚背身,就听见她干呕的声音,十分难受。他顿了顿,步子更快,尊严就离开了这里。

    八月十日,皇帝驾崩,皇后宫中暴毙,新皇登基,改国号为顺昌。

    消息传来,民间已在准备欢庆中秋的活动一律停止,禁止婚嫁红事,举国同哀。

    赵护卫听见这消息时,惊愕愣神半晌,往客栈走的每一步都觉艰难。手中提着的安胎药更是沉重,快进大门时,终于是将药扔了。那掌柜见了他,说道:“可是赵公子?方才地字号的姑娘说,她在平原林中等您。”

    他默了片刻,心底无端起了怒意,为何她不逃,偏要在那里等。当初他第一次被师傅领出宫门,便是在那个小树林中,师傅指着远处那马车对他说道:“从今往后,你便负责保护那姑娘,切莫辜负了圣上的信任。”

    随后便见一个神色憔悴的姑娘俯身出来,盯来的双眸闪着警惕,睿智而又抗拒。

    如今她选择在那树林中死……所以说,她心底喜欢的人,其实是自己,而非贺奉年。赵护卫心中顿觉有丝丝残忍的甜蜜,那样的女人,喜欢的是他,而不是那万人之上的皇帝。

    进了树林,便见李心容仍旧是一袭白衣,平静的站在林中,微微仰头看着从树叶中穿透而下的碎光。伸手接入掌中,暖暖的。听见踩着叶子的轻步声,她缓缓转身,看着他,淡笑:“你来了。”

    声音毫无波澜,似乎根本不知自己要死了,听不出一点面对死亡的惊恐。

    赵护卫第一次发现自己握不住手中的剑。

    李心容轻叹,语调染了伤愁,轻手抚上肚子:“我本以为,有足够的日子生下他。赵大哥,连名字我都想好了,叫无悔,无论男孩女孩,都可以叫这个名字。”

    赵护卫愣了愣,无悔……无悔啊……哪怕是他要亲手杀了她,哪怕是他和她做了男女之事却不负半分责任,她仍要让孩子叫无悔。

    李心容面上微绽笑意,笑着笑着,便落了泪,哽咽:“若是再多一些时日……那该多好。这是我与你的孩子啊……”

    赵护卫心蓦地一抽,沉声:“不要再说了。”

    说罢,已经拔剑,一步一步往她走去。他自小就随师傅进宫,听的全都是为皇上效力。早在很久以前,他就没了自己,只有皇命。贺奉年要李心容死,他唯有遵从,哪怕皇上已死,他身为暗影,也不能违背。走的近了,才发现她的肚子微隆,说不定孩子长出四肢了,有思维了。他会不会知道自己的亲爹要杀他,还有杀他的母亲?

    走到近处,李心容已垂下手,看着他分外平静,眸目黯淡无光,泪仍如清流:“很久就中秋了,家人团圆……我可以和孩子在黄泉路上做伴,也好,也好……”

    赵护卫身体僵硬,孩子、家人、团圆……黄泉路。他闭上眼眸,不愿再想。手中的剑忽然被拿起,睁眼看去,便见了她含泪的绝望眼眸,颤声:“来个痛快吧……你便可以去寻别的姑娘,成亲,让她为你生个孩子,好好的活着,忘了这些事。是我累了你二十几载,今后不会再连累你了。”

    他猛地将她的手掸开,退了三步,呼吸几乎停了。愣了许久,才说道:“今日别离,就当作再未见过……”

    李心容愣神:“赵大哥……”

    赵护卫喘了几口气,似乎这几口气要耗尽了他的气力:“你别回京,否则还会有人杀你。走吧……带着孩子走。我不会杀你,但也不会照顾你,自此陌路人。”

    他怕自己反悔,更怕自己不反悔,见她仍是怔愣,颤颤提了剑便走了。当真是左脚轻松,右脚却沉重异常。

    仍在原地的李心容看着他渐行渐远,直至隐没在树林深处,那柔弱堪折眸意,却渐渐敛起,唇角微微抿笑。贺奉年太心软了,找的人也太心软了。赵护卫心思细腻,看着她二十几载确实是最佳人选,可是他忘了一点,心思越是细腻的人,反而想的更多。她在他眼中,不过是个被迫背井离乡的可怜姑娘,还是个毫无反抗能力,自暴自弃,最后想在他身上得到慰藉的人。

    这样的男人,哪里会怜惜女人,只是他年纪轻轻就被迫放弃家人假死,心中定然有所遗憾。那她便给他造一个家。他有妻子,也快要有孩子,若是他杀了自己,那就等于让他在中年时又放弃一个家,还要他亲手杀了妻儿。

    只是他不知道,这不过是她的局中局。

    早在猜到贺奉年要杀自己,她便有意诱惑他,为的就是今日的逃生。她已被贺奉年毁了半生,若是这命也要陪他一同去见阎王,倒不如在当年就死。

    从宫中隐约传出贺奉年身体不适,后又除了二皇子党羽,她便知道贺奉年时日不多。假借醉酒诱了赵护卫,待听得他特赦当年一众被贬谪的大皇子左右臂,便寻了个与皇城相近的客栈,就为了能早些知道皇城传来的消息。她早早就趁着赵护卫不注意贿赂了店小二。待告诉赵护卫自己有孕,让店小二去寻大夫来,实则已经让他收买了大夫,谎称她确实是有了身孕。

    在赵护卫眼中,她根本没有机会贿赂大夫,因此大夫说的话,他不得不信。她算的不错,得知自己腹中有了孩子,他便没有再靠近。他的性格就是如此,碰了自己是男子本能,但是骨子里还有身为皇族侍卫的傲气,两种感觉纠缠在一起,根本不想也不敢靠近自己。后来再找来的大夫,她要贿赂起来,也就轻而易举了。

    贺奉年要她死,她怎么会甘心。她真愿这世间有地府,让他知道,自己没有死,没有陪着他一块死。想到这,唇角抿起的笑意更冷更深。想到那个男人,胃便有些不舒服,不知怎的,心口闷起恶心,俯身想吐,却是什么都没吐出来。

    顺了好一会气,她才想起为了骗赵护卫,自己曾特地研究过女子怀孕的症状。心头一颤,附手在手腕上点指脉搏,不会太有力,也不会太无力,是滑脉,也就是喜脉。她蓦地冷笑,就算是死,也要留个种在她肚子里。

    她叹了一气,轻抚肚子,呢喃道:“你便叫无悔吧……”

    无悔无悔,无所悔恨罢了……其实连她也不知道,到底是恨还是不恨。

    想到这二十多年的噩梦终于过去,她伸了个懒腰,沐浴在零碎的阳光下,默默想着,来到这个世界这么多年……终于……自由了。

    作者有话要说:终于把我最喜欢的一个角色尘埃落定了……

    李心容会有番外,正文完结后放。

    看一下下一章能不能把栗儿这小包子抱出来秀一下=0=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侯门嫡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一枚铜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枚铜钱并收藏侯门嫡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