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侯门嫡女 > 第118章 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第118章 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飞剑问道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七十八章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李悠扬快抵达京城时,已是十一月的天,漫天飞雪,洒落飞檐瓦砾上,皑皑一片。光是看着便觉冷得渗人,更别说行走在这大道上。

    车夫是滨州请来的,一路都冷的哆嗦,到京城附近时病倒了。骆言不愿将时日拖在这路上,便给了钱他让他在客栈养病,自己驾车回京。

    安素和梅落在车厢里照顾李悠扬,怕车子颠簸将暖炉的炭灰倾洒出来,特地让能工巧匠制了几个可以扣环的铜炉,这样不解开铜环,怎么颠倒都无妨。

    李悠扬浑身裹着毯子,背也殿靠了床软被,看着暖和,可脸色却是青黄的,面颊深陷,紧闭的眼眸瞧不出是否仍有神。梅落坐在一旁看着他,只要有一点动静,就立刻问他可需要什么。

    安素见他睡着,便抱了暖炉出去,坐到骆言一旁,片刻就听他轻责:“你出来做什么,这么冷的天,别冻坏了。”

    骆言见她不进去,鼻尖和脸颊都冻的通红,合着面上的白皙,甚是娇艳,乖巧的坐在身边,全然没有要进去的打算。又说了一遍,却见她微撅了嘴,一副我就是不进去的模样,真想把她押回去:“素素你越来越拧了。”

    安素笑了笑,红唇皓齿,又往他旁边挪了挪。

    瞧着她又冷又拧的模样,骆言很想伸手把她揽进怀里,可手上还在扬着鞭子赶车。

    到了李家门前,下人正在扫雪,钱管家站在大门口,见有马车过来,瞧见赶车的骆言,忙让一旁的下人进去禀报李四爷来了,自己领了人迎上去接人引马车去后头。

    李仲扬如今任了闲职,基本是赋闲在家赏鸟看花,日子也过的悠闲,又有孙儿绕膝,享那天伦之乐。听见四弟来了,让奶娘看好孩子别抱到外头冷着,便和沈氏出去了。

    第一眼看到李悠扬,虽然穿着狐裘,可面庞瘦骨如柴哪里还是那意气风发的四弟,当真是看见他这人,过往的恩怨也觉得再没什么。李仲扬心中轻叹,上前道:“四弟。”

    李悠扬强打了精神,笑道:“二哥。”

    沈氏也是暗叹:“快些进屋里吧。”

    她虽知李悠扬患的是不治之症,可不曾想过竟会这般恶劣。

    周姨娘看着他们几人进了里屋,也是嗫嚅:“怎会病的这么厉害……”看见安素,心情好了些,与她回京离别时没什么两样,只是挽起了妇人髻,面庞和身段倒不见什么变化。

    安素挽了她的手,微微笑着,娘亲仍旧跟以往般,是个富贵的美妇人。可惜这话说不出来,只好多笑笑。

    李仲扬也不问李悠扬的病,让他在这里住下,又琢磨着明日去奏请圣上,调拨一个御医来瞧瞧。沈氏早早准备好了房间,又让宋嬷嬷寻大夫开了药膳,待会就照着方子做菜。

    等见他面有疲累,两人便退了出去,见了骆言才问李悠扬的病,又是一番叹息。骆言笑了笑:“李爷已经将生死看淡……岳父岳母不必伤感。”

    安素无论听几回这话,都觉心底难过。无论是话的内容,还是那刻意隐藏起来的悲调儿。

    一起吃过午饭,在大堂说了会话,沈氏便体谅的让他们回房里去午歇。等养足了精神,明日再带他们去赏梅游园。

    骆言躺身睡了一会,却睡不着,翻了两回身,背后素手轻扯,转身看去,问道:“吵着你了。”

    安素摇摇头,伸手抚他心口。骆言烦躁的心略微顺平,抱了她说道:“我知道李爷回来要做什么,他说过,他出世的地方是京城,因为身体很差,你爷爷很疼他,就算去世的早,可记忆中还记得他父亲的模样。对他来说,那根不在滨州,是在这。落叶归根……其实就是觉得自己要死了,才回来……李爷这是等死,是等死啊……”

    尾声颤抖,安素几乎落泪,抱了他进贴胸膛,听着那跳得十分不平静的声音,手又环的紧了些。

    “我没事,李爷都看开了,我也会看开的。”

    安素知他忍的辛苦,就算是在四叔面前淡定如常,可心底却也知道他的心思,于他而言,那是比亲生父亲还亲的人,甚至更亲……

    沈氏已让人去告知安然李悠扬回来的事,让她有空便和宋祁回娘家。安然见四叔回京当天母亲就送了这信来,隐约猜出了什么。问了宋祁何日有空,却是最近都不得空暇,因此寻了一日放衙便回来,和安然一块回去,一起用了晚饭。

    安然见了四叔,确实已是将去模样,背后问了母亲,才知四叔得的是肺癌。那病别说如今,就是在现世到了玩起也不得医治。她在这里不是没有见过患了绝症的人,只是看见自己的亲人得了这病,心中难受罢了。

    医者陆续请来不少,可也多是说打理身后事。

    李悠扬已然看开,稍有气力还会带着梅落他们去外头走走。这日路走的太远,傍晚感觉不适,回到家中吐了几大口血,急了旁人一夜。快至凌晨醒来,见天色仍黑,黑的让人心悸,动了动嗓子,喉中似有血咳出。身旁立刻有人轻声:“李爷可是渴了,您别动。”

    听见这声音,心下微安,片刻屋内的灯便亮了。梅落将一直在炉子上烫着的水打了来,以唇轻沾了杯里的水,直至温热适饮,才扶起他,一点一点的让他喝下。

    喝了半杯,也不知有没咽入胃里,便又急咳起来,呛了一大口血。

    门外已有人敲门要进来,李悠扬摆手,梅落说道:“这里有我就够了,你们去歇着吧。”

    门外登时悄然,梅落拿了水盆过来,给他擦拭干净,待他舒服了些,才道:“爷再睡会吧,天还黑着。”

    李悠扬声音低沉无力:“天亮了后,便去西郊宅子住。”

    梅落眸色微动,应了一声。这是……不愿死在别人家,脏了别人的地。

    见她要端着水盆似要走,李悠扬唤声:“梅落。”

    “我去放盆子,不走。”

    “嗯。”李悠扬坐身在床上,想将被子扯上些,遮了那受冷的身子,却使不上力气。

    梅落回来,立刻将被子提上,将他遮掩的严实,又拿了暖炉放在一旁:“可还冷,要再添一床被子么?”

    李悠扬摇摇头,看着面庞清秀的她,问道:“我死后,你就跟着骆言吧,他不会亏待你的。”

    梅落眸子微垂,看着洁净的被褥说道:“跟……爷的意思是,给骆爷做妾么?”

    “是。”

    “奴婢不会,骆爷也不会。”梅落终于是看他,“梅落的心思,爷知道,当日没变,如今也没。爷走后,我会为您守墓,守一世。”

    李悠扬冷笑:“一世,我从不信什么一世,一两年还好说,等久了,你会受得住?还是早早寻人嫁了,我自会给你丰厚的嫁妆。”

    梅落不语,只是静坐床沿,默了许久,才道:“您何必这样糟践我,又何必这样……糟践您自己。”

    李悠扬顿了顿,从她脸上挪开视线,半日叹息:“不值得。我救你一命,并不是要你将它还给我。”

    “嗯,梅落明白。”她微抬了头,清丽的面上浅含笑意,“可是已经放不开了。”

    一双明眸已是水润,清泪在眼眶中微微漾着,似乎再多用些力气说话,那泪就会滚落面颊。

    李悠扬想起十多年前,他救下梅落,抱着那小姑娘,傻了一夜的她回过神来,哭成泪人。一别多年,却早已长成个倔强坚强的姑娘,如今这一恍惚,才明白其实梅落仍如以往,还是那需要人护在怀中的姑娘。

    梅落微转了身要离开,不愿在他面前落泪,起身之际,手却被人握住,惊诧回身,李悠扬目光轻柔看着她:“我们成亲。”

    &&&&&

    知晓李悠扬和梅落要成亲,沈氏是意料之外又是意料之中,无论如何,不管时日有多少,还是将这事办了。因李悠扬身体极差,许多礼仪也从简了。直到拜堂时,才由人搀他出来,拜了三礼,便送回房里,洞房也没多闹。

    似乎是人逢喜事精神爽,成亲后的李悠扬面色好了许多。熬过腊月,安然过了年,众人高悬的心都希望,那病不过是误诊,亦或是老天爷不忍,赐了福瑞。

    只是到了二月,那病似乎一夜袭来,一连几日都无法下地。

    李悠扬又在半夜醒来,屋外仍是漆黑。他不大喜欢京城的寒冷,可在这离家近的地方,却更安心。身子微动,旁边的人便起来了,他伸手拦住,声音断续:“我无妨,就是醒了……”

    “嗯。”梅落听着他的呼吸,直至起伏均匀,才稍稍安下心来。

    这日风和日丽,难得的好天气。李悠扬见日光十分好,让人搬了他到院子里晒晒。搬离了李家大宅,在这小宅子里,倒更安心。

    他微微睁眼看着满园春色,想起儿时,父亲还在,和兄长姐姐玩耍,和睦融洽。他不小心摔倒,兄长伸手将他拉起,姐姐问他可摔疼了。那时的日子,约摸是他最为开心的时候。

    “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浅声低吟,犹似梦呓。梅落取了热水从了一壶好茶过来,见他睡的安稳,没有打搅,见他手露在外面,伸手握住要放进毛毯下,可那手,已是冰凉,再无暖意。

    梅落怔愣,双泪悄然滚落,握着那手,许久……

    作者有话要说:“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出自《一剪梅·舟过吴江》宋·蒋捷

    【注释】春光容易流逝,使人追赶不上,樱桃才红熟,芭蕉又绿了,春去夏又到。感慨年华易逝,人生易老。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侯门嫡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一枚铜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枚铜钱并收藏侯门嫡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