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侯门嫡女 > 第119章 安平喜事倦鸟归林

第119章 安平喜事倦鸟归林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元尊飞剑问道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办完李四郎的后事,李府的气氛皆是沉郁。直至夏日来临,才恢复了过来。

    梅落和骆言安素仍住在西郊宅子中。李悠扬离世前一两个月,便和骆言说,如果梅落要走要嫁,不要拦着,让他认她做姐姐,日后若改嫁,也要以待姐姐的礼节送她出门。只是梅落没有那心思,在后院栽种了一株梅树,当作是李悠扬,闲时便去说话。抚着微隆的肚子,告诉他孩子很好,让他安心。在李悠扬出殡那日,梅落昏厥在地,大夫诊断后告知她有了身孕,可这好消息,李四郎却不知道。如果他知道自己要做爹了,怕是不知要有多高兴吧。只是转念一想,若不能撑到看着孩子出世,或许……更是虐心和遗憾吧。

    过了年,安平及笄了,登门求娶的人家几乎踩破门槛。虽是嫁不了高官家的嫡子,但是有庶子的好人家来娶的也多。太傅的小女儿、兵部侍郎的庶妹,娘家的身份就摆在那,足够了。

    沈氏念安平是小女儿,倒想留她到十六七岁再嫁也不迟,况且安平也是家里的开心果,少了她倒也少了许多热闹。在回滨州时,何采也求过她,为安平好好寻个人家,沈氏为了何采压了大房的嚣张气焰这一点,也一定会上些心。

    安平及笄前夕,收到满满一箱何采托送过来的东西,衣裳首饰胭脂粉盒还有各色精巧新奇的玩意儿,无一不有。等梳妆好姑娘的发饰,再不用顶着那两个圆包头,喜的她第二天一大早,嬷嬷婢女还没醒就跑出去玩,敲了好友家的门,让她们瞧自己的“新模样”。

    结果沈氏起来,知她一早就出去了,颇为无奈,连周姨娘也苦笑说“别家姑娘是及笄了不能随意乱走,她倒好,急不可耐的逛去了”。沈氏笑笑“安平不就是这活泼性子,真不知要为她择什么人家才管得住”。

    等安平回来,沈氏到底还是约束了她一些活动范围。听完后,安平心里的喜悦可冲淡了些,想着,其实不长大也好啊,至少能到处跑还没人管,还能去好友家一起过夜玩耍,现在却不行了,不由气馁。

    清妍午歇起来,嬷嬷便说六姑娘在门外等了很久,忙让她进来。安平负手蹦进屋里,眉梢满是喜庆笑意:“大嫂。”

    安平还是个小姑娘时就长的好看,成天在外头疯跑肤色没其他姐妹白净,及笄后几乎是禁足在家里,原本白皙的肤色便全都回来了,红粉脸蛋俏容颜,又总是面上染笑,承了何采的美,却又没她的冷清,粉嫩而喜气。

    清妍见了她,笑道:“许是又来捏软软的。”

    安平最喜欢的就是软软,疼的不行,对其他两个男孩儿虽然也喜欢,但也没对软软亲近。沈氏总要打趣她,日后若生了孩子,不知要有多疼。她笑了笑:“才不是呢,我是想大嫂了,才过来的。”

    清妍笑道:“嘴甜。”

    安平笑着挪了椅子坐到她一旁:“安平是认真的,当真是为了找大嫂才来的。”

    清妍这才淡笑道:“何事呀?”

    安平摆摆手,将屋里的嬷嬷都使唤的远了,这才压低了嗓子道:“妹妹我呀,想去考女官。”

    清妍眨眨眼:“考女官,你想去何处的?”

    “刑部呀。”

    清妍想了片刻,笑道:“倒适合你,连三妹夫也说你应该去做女捕头。只是这事得爹娘答应。不过呀,约摸是不肯让你去的。”

    安平点头:“嗯,我听二哥说过,当初三姐姐要去娘就不肯答应呢,还吵了一回。”

    清妍看了看她,继续低头绣手中的花骨朵:“那你还想,赶紧将这念头压了吧。”

    “好嫂子。”安平轻摆她的衣裳,“爹爹最看重大哥,娘最疼你这儿媳,你俩要是肯帮我说说好话,一定可以的。况且只是让我去考,又未必能过是吧,总要给我个机会不是么?不然一辈子都不能死心呀。”

    被安平缠了半日,清妍到底是拗不过她,答应替她跟李瑾轩说说。安平登时大喜,差点没抱她:“那就谢过天下无敌好的嫂子啦。”

    清妍摇头笑笑,看着安平欢快的蹦了出去,蓦地觉得安平跟以前的自己很像呀,心里又勾起往昔回忆。

    李瑾轩回来后,清妍便和他说了这事。身为兄长的他和安平的岁数差太多,也少领她玩,倒并不清楚她的想法,不过有这志向倒觉得好,就应允下来,为她说情,末了又笑道:“她不直接找爹娘,反而找爹娘的‘心腹’,这丫头呀,精明着呢。”

    清妍笑道:“指不定真会成为个不错的女官。”

    两人笑笑,当晚用饭后,就和李仲扬沈氏说了。李仲扬如今对这些事已看得淡,而且子女个个都听话有出息,对小女儿想往那路子上走,也当是她的志向,反正过了一两年也要在家待嫁,让她圆了这心也好。沈氏听夫君都这么说了,也不好拦。翌日,便让安平准备七月的刑部考试。

    六月末,天热的不成样子,站在门口往巷子看去,都虚如幻境,看着就热。安平一点也不觉得热,今日她要去刑部拿下个月进院考试的腰牌,别提有多欢喜了。临走时沈氏强塞了她一把伞,再三叮嘱她要撑伞,别晒晕了。安平趁着母亲不注意,把伞丢回墙内,甩下婢女就跑了。

    她才不是那娇滴滴的小姐。

    跑到刑部,前头的马车都将路堵住了。她悠哉的走到前头,从户籍名册那里寻了名字,那主事的人便说道:“原来是李太傅家的小姐。”

    话落便有旁人恭维,安平礼貌谢过,分外不自在。一会有其他姑娘上前,轻笑:“装模作样的来拿什么牌子,刑部后院大门可不在这。”

    安平竖了竖耳朵,这是说她就算是考了也是被开后门进的?心中顿时不痛快,往那姑娘看去,片刻捂了鼻子退了两步:“咦,好大的一股臭味啊。”末了又对方才那恭维的人说道,“大人你们没闻到吗?”

    几人顿了顿,这才掩了鼻口,满目嫌弃看向那姑娘:“果真有异味。”

    世人总是人云亦云,后头的人见了,也纷纷远离那姑娘三丈远,一时她身边已是空处一大片位置,羞的她两眼泪水潺潺,死命瞪着安平,又没拿到牌子,不知该走还是该留,几乎晕过去。

    安平甩着腰牌得意洋洋看了她一眼,正要走,一个男子走了过来,也不掩鼻也不侧目。旁人提醒,他扫了一眼众人,又看了看安平,才道:“何处有异味?我怎么没闻见。”说罢问了那姑娘姓名,拿了腰牌给她,那姑娘忙道谢而逃。

    安平心里分外不解气,不过也算了,反正让她出了糗,大仇得报矣。待那男子走到身边,只听他淡声说道:“同是姑娘家,这样做到底不好。”

    “怎么不好?”安平反问,“她辱我不说,还暗说我爹爹为我开了小门寻了关系。若是要嘲讽人,那就要做好为这些话负责的准备。如果没有,嘴巴还是少说些话的好。”

    男子微顿,这才正眼看她,那明眸大眼都能灼烧的映出自己的影子来:“若在意别人非议,那便日后努力些,流言蜚语自然会消失。”

    安平想了片刻,点头:“那倒也是。”末了抬手拍拍他的肩,眉眼都是笑,“谢了。”

    男子眉头微拧,瞧着脾气挺拧的,竟然是个如此通透的姑娘。看着她走远,身影分外活泼。若有所思的要进刑部,这才有人说道:“章主事……您……不如先回去换身衣裳吧。”

    章谏之低头看了看自己一身便服,今日休沐,过来瞧瞧招选女官的事,也没穿朝服,而这身衣裳也是新做的,倒也没什么问题。

    见他满目疑惑,那主事轻咳一声:“方才那李姑娘走时,偷偷抹了一把桌上砚台,然后……”

    章谏之怔松片刻,伸手碰那被安平拍的肩头一块,收手回来,还有未干的墨汁,俊白的脸上登时满是黑线。众人见冷面阎王也被人戏整,不由偏头忍笑。

    一会他问道:“这是李府哪位小姐?”

    “李家六姑娘,李安平。”

    走在可以烫熟鸡蛋大道上的安平无由来的打了个冷噤,摸了摸后脑勺,这股杀气是从哪冒出来的,渗人呀。

    七月初三,刑部开考。安平早早到了那,还在考院门口就看见那盆冷面,心里暗想真是路窄,硬着头皮走了过去递上腰牌。见他平板着脸一副并不认得自己的模样,安平心里又愤然,莫非自己就长的如此大众让人记不得吗。

    等开考了,发卷子时又见到他。发完卷子抬头看前头考官,还瞧见他。安平顿时暗暗感慨,难怪刑部要招女官,这根本就是缺人手呀。

    想罢,低头看卷,瞧着上头的案子,立刻便抛了杂念,专心细看。

    章谏之站在主台上往下看去,别人都挥笔点墨,唯有一人捧着卷子看的津津有味,哪里有将这当作考场的样子。等了一会仍不见她动笔,那日晷又动了一大步,沉了气走到她一旁,轻叩桌子,压低了嗓音:“还剩半个时辰。”

    安平全然不知,兀自摇摇头嘀咕:“手法这么拙劣还敢杀人,还以为别人看不出来,笨的无药可救。”

    章谏之以为她要动笔“破案”了,谁想她又瞄向下一面,看另一道题去了。虽然刑部管刑罚案件,但女官也不过是做些文书收发、呈递拆件的事,出的题目也是让人看起来更像是刑部的考题,重点是看她们的整理能力和表述能力,哪里有她真当做真案来看的。

    见她完全不知外界,章谏之驻足片刻,忽然觉得虽然顽皮,但认真起来也十分懂事。

    七月初七,李府。

    一家人吃过早食,喝茶漱口,沈氏想起事来,问道:“刑部可是今日放榜?”

    安平点头:“回母亲,是今日。”

    清妍笑道:“那你怎么还如此镇定。”

    安平胸有成竹,哪里会担心自己选不上:“那卷子我都答了出来,肯定没错的地方。”

    沈氏说道:“为人要虚心,哪怕真觉没错,也不可当众说。”

    安平笑笑:“嗯。”

    可过了半日,也没看见有人来。安平有些坐不住了,让下人去问了别家姑娘,落榜的落榜,上榜的上榜,都有了消息,偏自己这一点动静也没。想着干等不是,跟家人说出去玩,沈氏只道都这个时辰了还没消息约摸是落榜,心情不快了,点头让她出去散心。

    安平一人跑了出去,直奔刑部,到了门口红榜,果然没瞧见自己的名字,不由气炸,连个收发文书的跑腿人都没混上,简直没脸见同伴了,当即问那守在一旁的人:“你们尚书呢?”

    那人打量她一眼,想起是李太傅家的女儿,这模样长的好看,想忘了也难,态度虽不好也不敢动气,赔笑:“各位大人都在里面商议事情。”

    “能让我进去吗?”

    两人相觑一眼,为难道:“这恐怕……不如姑娘说说是何事,我们进去通报吧。”

    安平也不想真将这事闹僵:“你且去问问你们主考官,为何我没有通过。如果理由能说服我,我也会安安静静接受。但如果没有,别怪我怒指不公。”

    那人连忙应声进里头,等了半晌才出来,抹了额上的汗说道:“大人们正繁忙,还请姑娘改日再来。”

    安平瞪眼:“这是敷衍还是踢绣花球?”见两人不答,想了片刻,就走了。

    两人以为她死心,刚松了一气,却不想过了一会就见她不知从哪儿找了张凳子来,手里还拿了把扇子,坐在门口那。两人苦笑,只想这七月还热着,约摸坐了一会就受不了吧。

    安平摆着扇子,哼着曲儿,别让她瞧见门开了,否则非得进里头去捉人。

    只是这天实在热,帕子抹了汗都能拧出水来了。晒的昏沉沉,那两人问道:“李姑娘,您还是先回去吧,要不找个凉快的地方。”

    安平摇头:“我要继续等,放衙后他们出来又得说,今日已放衙,有事明日再说,哼。”

    一人怕她真晒傻了,那可承担不起。又进去禀报,大堂上仍在争执。

    “做个跑腿屈才,升个司务未免官职太高,倒不如让她去别处高就,我们刑部哪里伺候得起。”

    “司务不过九品如何高了?况且也不过是承个官名,呈递拆件如何不行?”

    “让个女子一举当了刑部这的官,莫不是让人笑话。”

    “大人,说到底,朝廷也是唯才是用才用女官,这朝纲也实施多年,也有女官升任至五品,为何我们这容不下九品女官?”

    一人拦住他:“章主事,你怎可如此跟莫大人说话。”

    章谏之忍了气:“实话实说罢了。”

    那外头进来报信的人这才听清他们在争执什么,难怪那李姑娘没收到风声,原来是莫郎中不愿李姑娘进刑部,因此门外红榜无她芳名。章主事又惜人才不肯放手,那李姑娘又没收到落榜的消息,想必就是等这事落定。他抹了汗低声:“各位大人,那李家姑娘此时正在外面等着呢。”

    莫郎中道:“寻个说辞让她走罢。”

    “已经说了,但她不肯走,要等个说法。等了半个时辰,日头下正晒着呢。”

    众人默了片刻,章谏之提步走了出去,果然见她摆着纸扇坐在大门口。听见声响,安平回头,见了他,走上前便说道:“你们尚书呢?”

    章谏之说道:“外出了。”

    安平冷哼:“这是打太极呢。那你们谁能管事,我要讨个说法。”

    “你先回去,有消息便会告诉你。”

    安平顿了顿,看着他:“我落榜……该不会是你拦着吧?”

    她实在想不出自己得罪过什么人,除了他。章谏之看了她一眼:“姑娘请回吧。”

    安平拉住他:“你们不能这样,我是诚心要进刑部,知道可能要打杂都来了,别让我瞧不起你们。”

    章谏之看着她,眸里满是急切和认真,哪里有半分戏弄的意思,想到那日考试她的认真模样,声音都轻了些:“必然会给你个交代的,你先回去。”

    免得中暑。这最后一句他没说,太过关心的话他说不出口,尤其是对着个陌生姑娘。

    安平咬了咬唇:“好吧,姑且信你,要是明天还没消息……嘿嘿。”

    “……”

    安平把凳子搬到一旁,摆着扇子走了,明天不给她答案,她就继续来这坐着。反正是刑部欠她一个交代,难道她还要理亏不成。

    结果在烈日下晒的时辰久了,回到家里不久就中了暑气,昏沉了三天才有气力下地。心里满是怒气,足足三天都没等来消息。

    夜里,李瑾轩回来,吃过饭,特地与安平说道:“小妹,你的名声响遍六部了。”

    安平挤眉弄眼:“史上第一个在六部大门前中暑的姑娘?”

    李瑾轩失声笑笑:“这倒不是。”

    安平这才饶有兴致:“大哥快告诉我,是何事。”

    晨,章谏之进了刑部,不等他问话,那守门的人便道:“李姑娘今日仍是没来。”

    他顿了顿,微点了头,果然还是姑娘的心思,根本没把这事当真,只是觉得好玩吧。

    那人笑道:“大人,您为何不亲自去李府呢?”

    章谏之看了他一眼:“男子登门去找,姑娘家的名声岂非全败坏了。”

    “大人说的是,不过……您可以让人去问问。”

    章谏之仍是摇头,让府里的人去,爹娘知晓;让刑部的人去,日后她来了刑部还怎么相处,定会被人说闲话。左右都不对,名不正言不顺。

    等快午时歇息,外头便有人小跑进来,附耳一说。立刻起身去了外头,果然见到一个姑娘撑着水墨纸伞站在烈日下,踢着地上的石子,抬头看去,好看的眼眉立刻拧起:“章谏之!”

    他默了片刻,安平跑上前来:“消息呢,三天都没消息。”

    章谏之问道:“你若心急,为何不来刑部?”

    “那天在这等了一个时辰,中暑啦。”安平伸手让他瞧,“你看,都晒掉了一层皮,现在还黑着呢。”

    章谏之看了一眼,那手背确实比手腕上黑许多,立刻偏了头道:“男女授受不亲,快将手收好。”

    安平哼了一声:“酸腐。”

    两人一时无言,安平一会说道:“虽然不能进刑部,但……谢啦。”

    还没等章谏之回过神,便见安平转身跑了,那水嫩的脸似乎有些绯红,许是又是被这烈日熏的。正想着方才不应该怔神,和她多说几句话也好。这一走,怕是也没机会见了。

    可没想到,过了三日,吏部那发来公文,圣上已批准安平破格提拔为司务。一打听,才知是刑尚书仔细审阅了她的卷子,拍案叫好。

    章谏之当时有事外出,午时回到刑部,就见安平穿着极不合身的官服蹦到前面,笑如春风拂面:“章谏之!”

    他微退一步:“嗯。”

    旁边的主事笑道:“说了明日给她的官服就送到,让她别急着穿这个,偏是不听。对,李姑娘,不对,安平已是司务。你可有大半功劳啊。”

    章谏之板着脸道:“换做是别人我也如此。”

    那人忍笑:“我们也没说换了别人你不会如此啊。”

    安平看着他的冷脸越发不自在,笑了笑跑开了,去寻带自己的师傅取经去。既然来了,自然不能让人看轻。

    在一个男人堆还是整天处理刑罚的地方,几个姑娘的出现简直就是一道亮丽的风景,虽然上头有意让他们少接触,但午时去官舍用饭还是能瞧见她们聚在一桌,最为亮眼的,章谏之觉得,还是安平。丝毫也不矫揉做作,每次见了都是笑挂脸上。

    入冬的天冷的十分快,绸缎庄那里来了裁缝,要来量寒冬穿的官服尺寸。安平去的晚了,排在后头,看着站在面前那高瘦的人,伸手戳了戳他的脊梁骨,随即就见他拧眉转身,真是……好大一盆冷面。

    安平笑笑:“章主事,听说你快升官了。”

    章谏之忍不住斜视她,果然……安平忍笑:“升郎中哦……以后要改口叫你章郎……咳,中了。”

    章谏之默了片刻说道:“升任后……会外调。”

    安平愣了愣:“嗯?外调的意思是……不在京城了?”

    “是。”

    安平“哦”了一声,又问:“外派到哪儿去……”

    章谏之摇头:“不知。只是……”

    等了一会不见他说,安平蹙眉:“只是什么?”

    章谏之说道:“爹娘想我先成亲罢了。”

    安平忍不住问道:“于是你瞧上哪家姑娘了?”

    章谏之看了她一眼,抿了抿唇角,背身回去,不答。

    安平真想把他拽过来,可后头有人,不好动手。等放衙了,整理完内务夜已有些晚了。出了大门不久,就见前头站了个人,往自己这看来。她抿了抿嘴,不走了。等了一会,章谏之走了过来。还没走到近处就停了下来。

    两人默了一会,秋风刮来,安平抖了抖:“章谏之,你要是再不说话,我就回家了。”

    “等会。”他顿了许久,才道,“我……我寻媒人去你家……如何?”

    安平心浮上半空,摇头:“我不会答应的。”

    “为什么?”

    “啊……大概是嫁了人,肯定要相夫教子,我……我不想那么快。”安平看着他,“我羡慕我三姐,也羡慕我四姐,但做不到像三姐那样潇洒,也做不到四姐那样安心居在一处。所以我想前两年像三姐,后两年像四姐。”

    安平说完,想离开,这话说出来,怕要错过一个好男子了。她还……挺喜欢这块木头这盆冷面的。侧身走过,章谏之转身说道:“那定亲吧。”

    她顿了步子,他又说道:“先摆定亲宴,约摸等两年我就回京,那个时候……我们成亲。”

    安平的心扑通跳着,避开他的灼灼目光,板着脸道:“唔,这些话跟我说有什么用,找、找媒婆呀。”

    说罢,快步走了,走了十几步又回身:“记得找媒婆!”

    蓦地,她好像……看见那盆万年冷面露了笑意,暖如朝阳……

    &&&&&

    腊月,小年,今年的寒冬早早就下了雪。

    安然早早起身,向赵氏请安回来,与她说了今日回娘家过小年。赵氏也允了。小年在娘家过,团年在夫家,她也不是这么不通情达理的人。

    宋祁已经穿戴好,又去隔壁房里抱了栗儿放在膝上逗玩。等安然回来,见她进屋,手里却没抱暖炉,便拿了给她:“别冷着。”

    安然笑道:“哪里有这么矜贵。”末了她笑道,“是心疼我呢,还是心疼我肚子的这个呢。”

    宋祁笑笑:“都心疼。”

    安然摸摸肚子,只是刚诊断出有身孕了,还没隆起,拉了他的手笑道:“这回生女儿吧。”

    宋祁笑道:“都行。”

    一旁的春桃抿笑接话:“反正呀,还会再生的,就算第二胎还是个男孩儿,第三胎第四胎总会有个女孩。”

    安然笑笑看她:“嘴皮子真是越发皮了,再不让你抱栗儿,免得将你的嘴皮子全学了去。”

    春桃连声求饶,喜的栗儿也在笑。

    两人回到李家,家里内外已经打扫干净,清妍正抓着团团的手教他走路。见了他们便笑道:“团团,你姑父姑姑来啦,快叫人。”

    团团转了转眼眸,嘴里“姑姑”的叫着,安然笑道:“这是咕咕呢,还是姑姑呢。”

    清妍轻哼:“这约摸是他叫的最顺口的了,你倒还不知足呢。”

    安然笑笑,将他抱起,眼眸便亮了:“团团重了许多呢。”

    李瑾轩刚好走进大堂,听言笑道:“还不是清妍怕他冷了,添了好几件厚实的衣裳。”

    清妍笑道:“你这当爹的真当孩子是铁打的呀。”又看向栗儿,将他抱了过来,“瞧瞧,栗儿也穿这么多,你们大男人不懂。”

    安然也笑道:“他们大男人哪里会比做娘的细心。”

    李瑾轩和宋祁相觑一眼,唯有苦笑,反正在媳妇面前,能舌战群雄也没用。

    快到午时,安平也回来了,见了兄妹里最小的妹妹,安然只觉她的柳眉间也有了几分英气。前两个月知她与太常寺卿家的四公子订了亲,也觉这亲事不错,重要 的是她喜欢。每每提起那章公子,便见她脸红,还拧着脾气说才不喜欢才不喜欢,依旧惹的一家人欢笑。

    酒席摆上,李仲扬刚提筷,便有下人过来,说道:“三小姐回来了。”

    沈氏一瞬间以为是安宁,待瞧见那进来的人,十分诧异:“三妹。”

    众人听言,纷纷起身去看,那可不就是李心容。

    李心容怀抱婴孩,对众人笑笑:“我回来了。”

    看着热闹的一大家子人,李心容忽然觉得,日落黄昏,倦鸟归林这话,说的一点也不错。

    作者有话要说:安平的事也终于尘埃落定了,自己欣慰一把QAQ。然后最后一章是大结局啦~~~容作者仔细想好,会在这周更新,但不知道是周几,谢谢各位菇凉陪伴至今~~~=-=

    ------------

    接替《侯门嫡女》的新坑《官夫人日常》已开,欢迎围观~

    接替《花妖客栈》的新坑《大人真绝色》已开预览,欢迎收藏~~

    ps都是宠文+1V1+双洁+HE

    【大人真绝色·文案】

    宋蝶的大众印象本来是——空手接白刃徒手毙豺狼

    可自从被某人当众揽了腰肢还被唤做小蝴蝶

    众人的眼神就变的意味深长了……

    电脑传送门

    爪机传送门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侯门嫡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一枚铜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枚铜钱并收藏侯门嫡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