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侯门嫡女 > 第120章 浮华落定安然一世

第120章 浮华落定安然一世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八十章浮华落定 安然一世

    安然都快忘了有多久没见这姑姑了,跑上前去迎她,却见她怀里抱了个尚在襁褓的婴儿,不由愣了片刻,隐约猜出这是她所生,若要抱养,也不至于等到如今吧。一瞬间不知为何怕别人问起,先开了口:“姑姑,这孩子是谁家的,真好看。”

    李心容心下了然,笑道:“路上捡的,看着可爱,就抱回来了。”

    这孩子是她的骨肉,贺奉年的孩子,她不愿与家人说,确实是顾及他的身份。没有承认是他的母亲,不是不爱这婴孩,只是若说了,自己扣上个不知廉耻的罪名就罢了,反正她也不在乎,就是不想让整个李家因她这姑姑而受到外人指责。

    沈氏也已出来,招手让嬷嬷抱了孩子进屋别冻着,这孩子的来历她不敢问,也不想问,拉了李心容的手进去,笑道:“饭菜刚摆上,快来。”

    李心容随她进去,屋里大桌上围坐着的都是自己的亲人,分外暖心。又瞧见梅落,也是抱着个似乎刚足月的孩子,却不见四弟李悠扬,也已了然,满腔的可惜。

    众人起身挪紧了位置,再添一个人,便有些窄了,只是贴的近了,更有热闹气氛。

    李瑾良看着兄长妹妹都有了孩子,十分羡慕,不过再过五个月,他也要做爹了。看了看妻子和柏树隆起的肚子,顿时高兴,还是做两个孩子的爹。

    早几个月周姨娘见他们兄妹几个都做爹的做爹,做娘的做娘,偏自己的亲生儿子没动静,夜里都睡不好。可没想到,一下子就听见儿媳有了身孕,柏树也怀上了。原本是愁的睡不着,如今是喜的睡不着了。每日面上都是笑意满满,又因年纪上来了,年轻时的刻薄神色也因面庞的圆润而削减了许多。

    再看最让她忧心的安素,正瞧见她和骆言相对而笑的娇羞模样,心上石头也放下了。或许骆言当真是个好夫君。不过……她抿了抿唇,要是他胆敢欺负素素,她提刀追个十里也要为女儿讨回公道的。

    还没吃饭,软软扯了嗓子嚎起来,似乎是连锁反应,她这一开嗓,其他孩子也闹了起来,做娘的赶紧哄孩子,好好的一顿小年夜饭,就在孩子的哭闹声里过了大半。

    李仲扬也抱了个孙儿过来,难得的耐着性子轻哄。

    安然好不容易哄睡了栗儿,看着以前丰神俊朗的父亲,如今已然是个慈祥的祖父模样,温婉娴静的母亲面庞也添了细纹。原来不知不觉,她已来这里很久了。可惜三姐不在,否则约摸会生出更多感慨。

    让宋嬷嬷和一众仆妇将孩子全都带到房里去睡,大人这才吃上饭。

    酒过三巡,相互说了许多敬酒的话。沈氏也没拦着他们,这日子以酒助兴,也好。

    吃过饭,一家人便在关了大门的大堂里点了炉火,围坐一块嗑瓜子吃糕点说一家人说的贴心话。沈氏寻了空叮嘱几个儿女,为人父的要以身作则,为j□j的要以和为贵,一时说了半个时辰却浑然不知,等回过神来,才笑笑,懊恼:“我倒成了个神神叨叨的老太婆了。”又看向李仲扬,“二爷倒也不提醒,大家都听的烦了罢。”

    李仲扬笑笑:“满堂无人生困意,也未听见哈欠连天,怎会烦。”

    清妍笑道:“娘说的很好呀,哪里会烦。”

    众人纷纷点头说是,安平蓦地说道:“连我都没听困,大家肯定没。”

    反应快的早就扑哧笑了,随后都笑了起来。舍得了面子打趣自己逗大家开心的,也唯有安平了。这一说便惹了清妍问她:“小妹,你那位‘蟑螂’大人何时回来呀?”

    安平初入朝廷,隔三差五便气冲冲的说“那只獐子那只獐子”,后来快订亲又改口“那只蟑螂那只蟑螂”,沈氏说了好几回才改了回来,唤他的字。可没想到清妍一说,众人也想起她曾“控诉”的跳脚模样,登时又笑开了。

    安平哼声,身子微偏凑近了烤炉:“不和你们说,都打趣我。”

    沈氏笑道:“姑娘家的面皮薄,这事就别说了。”

    李心容笑道:“许久不曾回来,家里变化倒大了。最顽皮的安平竟也许了人家,果真白驹过隙,快得很。”

    这一说,李仲扬也生了感慨:“可惜大哥和四弟……”

    气氛微微沉重,倒是梅落先开了口,一如既往的平静:“李爷曾说,人活一世,只求安好,缅怀过往,只会徒增烦恼罢了。”

    李心容赞赏她的豁达,笑道:“大哥和四弟虽已走,但我仍觉得,他们所爱的人活的好,才是九泉之下他们最大的期盼。”

    安然蓦地想起那句在现世已经被用的十分俗气,听着都觉得雷人的话,可如今说起,却似乎很是符合,点头道:“你若安好,便是晴天嘛。”

    话落,旁人觉得这话有礼,可李心容当即竖了耳朵,看向她这外甥女。微屏了气,这是……他乡遇故知的节奏?

    安然没有察觉李心容在看自己,烤着暖暖的炉子和家人说话。

    聊至夜深,虽是意犹未尽,沈氏也想多聚聚,难得这么齐人。安素没有公公婆婆又有骆言陪伴倒无妨,只是要顾及安然那,宋家那么一大家子,可都瞧着呢。便先送他们出门,等过年后得了空,也能长聊。

    宋祁和安然的马车刚出了巷子,马夫似听见有人喊声,停车下来,偏转了头,见个白影子在雪地上跑来。宋祁撩开帘子看去,意外道:“三姑姑。”

    安然听言,裹紧了栗儿出来,可不就是李心容。

    李心容跑到前头,还微喘着气,笑道:“安然,约摸过两日姑姑又要走了,不知何时回来。有句话想和你说。”

    自小就知道这姑姑的脾气,她说走,又得是很长的时日吧。安然急忙问道:“姑姑去哪里?”

    李心容淡笑:“带着女儿走南闯北,总之不留在京城被东厂的人盯上就好。”

    安然一时没反应过来,李心容又道:“你若要找安宁,去小周山寻山脚的农户吧。如有事,也好有个照应。”

    “姑姑……”见她要走,安然抱着栗儿不好伸手拦她。李心容走的又快,一会就离的远了,只留给安然一抹从容淡定的笑颜。

    宋祁怕安然冷着,将她轻塞回车里,盖上厚实毛毯,说道:“三姑姑真是个有趣的人。”

    安然越想越不对,终于是寻了个词,蓦地问宋祁:“朝廷有东厂么?”

    宋祁微拧了眉,淡笑:“那是什么?”

    安然屏了气息,诧异的不能说话,搜寻脑子里的印象,确定她在这个世界读过的史书中,没有一个朝代提及东厂的。在中国历史中,东厂是明朝的特产,直接效命皇帝。如果说……三姑姑知道东厂,而她隐约知晓姑姑和先皇有牵连,那就根本不可能是胡掐的词。而是在告诉她两个讯息“若是长留只怕会被朝廷鹰犬察觉;我与你一样,都是现世人。”

    她喜的心直跳,没想到除了安宁,竟还遇到另一个“故知”,而且还早就“认识”了这么久,可两人竟都没察觉?努力回想,该不会是方才在大堂上她说的那名句?特地来告诉她安宁在何处,那也就代表,她也知道安宁也来自现世吧。

    宋祁见她一愣一愣,可被吓着了,握了她的手,满目担忧:“可是冻着了?”

    安然哪里是被冻着了,简直就是心里乐得开花了,笑道:“没,好着呢。”

    宋祁微微摇头笑了笑,他这妻子,心思多着呢,自个也能乐的这般高兴。轻软的手握在掌中,看着她笑,便也是种享受。安然见他看的专注,目光轻柔,柔的几乎能化了心,倚在他肩上道:“我初嫁你时,心情很是复杂。和你回京时,也有许多担忧。可后来发现,无论是生在李家的我,还是做了宋家人的我,你们都将我护的很好。好的感受不到风浪,顺心顺意。”

    安然只觉,与其说她是故事的参与者,倒不如说是故事的旁观者。看着李家大起大落又重归荣华,她想为家中做一些贡献,可最后发现自己的是那样渺小无力。虽然母亲夸赞她已经做的很好,甚至为让她摆字画赚钱而后悔,但她仍觉做的不够。后来嫁了宋祁,又发现风雨再大,也有他扛起遮挡。等她蓦然察觉,却发现宋祁已将全部难题都解决了。

    宋祁轻揽着她,看了看酣睡的栗儿,说道:“你顺心顺意,便是岳父岳母最期盼见到的。”末了又揽紧她,低哑着嗓音,说着极少说的缠绵话语,“惟愿伊人笑,这便是我最大的心愿。”

    安然眼眸微湿,心中甚是开心的笑了笑,明眸更湿:“嗯。”

    依偎在所爱之人的肩上,怀中抱着两人的孩子,安然只觉……她这一生,当真是应了名字——安然一世。

    做姑娘时是爹娘在努力呵护,她永世感恩。嫁为人妇,是宋祁为她遮风挡雨。

    遇他,是两人缘分,也是她之幸。

    毯子下紧握的手,当真是可以一世不分开了。

    马车轻轻起伏前行,慢行在腊月寒冬下,压的积雪消融。

    漫天飘起银白,纷纷扬扬洒落皇城。翌日,又是一个满城霜白,瑞雪呈祥。

    作者有话要说:T^T九月到现在,终于是尘埃落定。谢谢一路相伴=-=【李三妹的番外大概是这几天放上来】

    这个结局两天前就写了一个,后来觉得安宁出来好像又太注重圆满而不自然,因此又全改了,推迟了结局更新。

    虽然解释了很多遍,但还是再说一下吧【侯门有两个意思,诸侯之门和显贵人家,这文取义后者,所以别纠结李爹没封侯的事哈】

    爱你们~希望能和铜钱继续走下去,群么~

    新坑《官夫人日常》——男主穿越,女主古代女,宠文+1V1+双洁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侯门嫡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一枚铜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枚铜钱并收藏侯门嫡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