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侯门嫡女 > 第122章 番外`李心容

第122章 番外`李心容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元尊飞剑问道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初到这个世界,李心容十岁。

    第一次见到贺奉年,她十五岁。

    在这个陌生的时代生活了五年,一切陌生的东西都变得熟悉起来。在睁开眼睛的那一刻,她就要作为“李心容”活下去,也是为了让自己活下去。一切伪装的小心翼翼,不让人看出她的怪处。

    虽然这么小心了,可还是让人觉得奇怪。邻居都说,隔壁李家的三姑娘,性子活泼顽皮了,不像以前。

    李夫人倒觉得女儿这样也好,自从夫君战死沙场,女儿就一直郁郁,如今终于是欢喜起来,也不想管束她太多。她要做什么事,只要不逾越大家闺秀的准范,就不拘束。甚至她要去寒山的学舍求学,也不阻拦。

    李心容去学舍不过是不想久呆在这个家,她是自由的,无人能拦住她。

    学舍的女先生在京城颇有名气,学生也都是大家闺秀,但甚少官家姑娘。

    因是在郊外山上,离家也颇远,李心容每到学舍放春秋长假时才回家,平日里住在学舍,也自由自在,舒服极了。

    只是立春过后,挽起发髻,及笄了。过了夏日,就要离开学堂,回家待嫁。

    嫁个素未谋面的?她想也没想过。满是苦恼的在学舍度过了春天,在姐妹们的帮忙下,收拾了东西,准备回家。

    此时正是庆丰十年,初夏。

    京城的酷热得到夏日中旬才会席卷而来,如今她还穿着夹薄棉的浅绿袄子,一头如墨长发,面上不笑时也浅含笑意,青涩而如新月美丽。

    想到明天就要回家,回到那有人喂养有人疼的笼子里,其实也不差。如此安慰着自己,还是平复不下焦躁的心。瞧着天色仍好,从山上岩石起身,拍拍裙摆,准备去走走。

    寒山地势并不凶险,也没有猛兽,但偶有高大宽广林木,在这一带的避暑山庄也不算太少。

    李心容折了树枝,拍打前面的荆棘,踏着杂草前行,一路哼歌,不亦乐乎。

    她来学舍三年,整个山头几乎都摸遍了。如今还非炎炎夏日,来避暑山庄的人难见,偶尔见了也是打扫庄子的。忽见远处低谷飘起袅袅炊烟,好奇起来,就算是来清理的人,也是不许在主子家煮食的,难道这个时候会有人来避暑?

    想到这,不由笑笑,正好也口渴了,往那低谷处跑去。到了前头,仰头看去,安家。

    安家安家……朝廷如今安姓官员,除了安大学士,也没别人。商家大户那边她不清楚,不过也无妨。抬手敲了敲门,一会就有个老头开了门,满目的警惕:“姑娘找谁?”

    李心容笑笑:“口渴了,来讨水喝。”

    老头立刻说道:“没有。”

    李心容可没被人这么直截了当拒绝过,就算是以前,和胆大的姑娘去“调戏”来避暑的人,也是屡次成功。官家人虽然官大傲气,但对小姑娘该有的礼仪还是有的。这样被当面冷声拒绝,可是第一次。往里面看了一眼,院子里的人似乎……不少。

    才看了一眼,那老头更是眼带凶色,几乎将门关成了缝:“快走,别处玩去。”

    正以为自己要吃个闭门羹,里头便传来个低沉倦懒的声音:“谁在外面?”

    听着声音好听,李心容踮脚往里看,又被老头瞪了一眼。

    “回安爷,是个讨水喝的姑娘。”

    “那就让她进来解渴吧。”

    老头顿了顿,这才将她放了进来。

    李心容终于迈过难于登天的门槛,环视四下,这里和别的避暑山庄差别不大,东西甚少,院子里的杂草清理的整齐,但并未全部铲除,正是初夏,还有满满绿意。只是人太多了,实在影响美感。而且每个人的身形都笔挺,不苟言笑,连她进来也不斜视半分,看着就是练家子。视线缓缓而行,便见个棚子下,坐着个男子,面庞白净得有些苍白,眼眸狭长而凉薄,抬眉看来,说不出的淡漠。

    这院子长的好看的人不少,可这里的人都站着,唯有他坐着,就注意起来。李心容笑笑:“先谢谢你请我喝茶。”

    贺奉年盯着她:“你怎么知道刚才说话的是我?”

    话落,院子里的气氛更是僵硬。李心容都能听见他们手中有兵器微动的声音,这里……似乎很不同寻常,警惕性高的让人觉得诡异。全然当作不知,笑了笑:“这里的人都站着,你却坐着,主事的一定是你。”

    贺奉年笑意仍冷:“说不定那个管事的刚好站起身了?”

    李心容摇头:“如果真的这样,那你前头的杯子就该是几个,而不是一个。况且这杯子还是放在你面前,那人如果真的起身了,杯子就不该停在你前头。”

    贺奉年微点了头:“还有呢?”

    李心容笑道:“还有你身上佩戴的东西价值都不菲。上至白玉冠,下至镶在靴子上的碧玺,都是好东西。可其他人都是黑面高靴,浑身少见名贵珠宝。”

    贺奉年总算是正眼看她,苍白的面上淡染笑意:“还有呢?”

    “还有啊……”

    李心容往他的方向走了走,立刻有人面色一沉,步子微前。贺奉年抬手,几人就停了步子。她立刻说道:“呐,还有就是我要靠近你,满院子的人都风声鹤唳。估计我再往你面前走一步就要被他们咔嚓脖子了。”

    贺奉年轻声笑了笑:“海伯,加茶杯。”

    李心容也是笑笑:“那我能坐坐吗?”

    “坐吧。”

    李心容欣然坐下,心里还美得紧,就算满院子的高大汉子,她还不是安然坐在这了,还跟他们的主子喝茶。喝了一口,眸光就亮了:“这茶好喝。”

    贺奉年微抬手指,便有婢女过去添茶,淡笑:“那就多喝几杯。”

    李心容点头:“好。”

    瞧着她孤身一人来讨水,贺奉年还以为是农户家打柴的粗野丫头,可进了门却发现是个白净美丽的姑娘,身上衣物虽然不名贵,但也体面。记得有人说过这山上还有个学舍,问道:“你是凤仪学舍的女学生?”

    李心容无奈道:“明天开始就不是了。”

    贺奉年微皱了眉,那海伯低头说道:“女子及笄后,便算是离开学舍的时候。家家姑娘都如此。”

    贺奉年微点了头,渐渐与她聊开。直到天色渐晚,李心容又解了渴,便和他道谢告辞了。从安家出来,伸了个懒腰,还是夏日风光好呀。不冷不热,爬山也合适。想罢,就往学舍走去。

    谁想还没离开山庄多远,就被青藤绊倒,摔了个大跟头把下巴磕破了些,还把脚给崴了。

    李心容原地坐起,右脚痛的不行,伸手将那青藤折断,丢进草丛里,免得把别人绊倒了,自嘲道:“我真是正直善良的好姑娘。”

    笑笑起身,拐着脚看着来时的路,瞧着天色要晚了,正不知要怎么拖着不能碰地的脚,就见方才山庄斟茶倒水的姑娘出来,虽然不知道她们做什么,但至少见到救兵了,招手道:“喂~姑娘~”

    婢女朝她快步走来,李心容笑道:“我脚崴了走不了,能不能劳烦你去凤仪那边报个信,让我的姐妹来接我。”

    婢女摇头:“请小姐见谅,奴婢不能乱走。不如奴婢先扶您去庄子里歇着,然后再派人去学舍。”

    李心容瞧了一眼天色,一来一回的话,估计天都黑了。那庄子里都是男子,就算她的本心不在意,可入乡随俗,如果让母亲知道,恐怕要揪心了。笑道:“那不劳烦了,谢谢姑娘。”

    婢女顿了顿:“可是您这样也回不去吧。”

    李心容笑笑,拖着一条腿走了几步,总算知道什么叫做寸步难行了。痛的额上冷汗涔涔,婢女忍不住上前:“要不小姐在这等会,奴婢回去请示主子。”

    “多谢,那有劳了。”李心容干脆坐在地上等她,瞧着日头斜下,就快隐没山头了。等了一会听见脚步声,偏头看去,便见一个高大身影踏着晚霞而来,映的苍白的面上也似染了红色。身后依旧跟着一大堆的人,用浩浩荡荡来形容也不为过呀。

    贺奉年见她怡然自得又不嫌脏的坐在地上,哪里像个大家闺秀,蹲身看她:“倒看不出你受伤了。”

    李心容笑道:“那我是不是该哭号一番?安公子,帮我去学舍叫人来吧。”

    贺奉年轻挑了眉:“我记得凤仪学舍里没有男子,怎么将你搬回去?”

    “有人搀着就好。”

    “都是娇弱的女学生,能走好这山路就不错了,还指望她们?”贺奉年伸手给她,“去山庄歇一晚吧。”

    李心容顿了片刻:“不了。”

    贺奉年唇角抿笑:“你不能回去,又不愿来,那是准备夜里在这喂老虎?山庄这么大,我让人挪了偏房给你,那儿住的都是婢女丫鬟,你可放心了?”

    李心容想了想,也别无他法,这才点点头。

    说是婢女住的地方,可这房间未免也太大了些,要是喊一声,估计都有回应。等进了屋,才知道她们确实住这……的后面。不过离前头男子的住处也远,隔了两个院子,倒也没男子会过来。

    李心容奇怪的是刚坐下,就有大夫过来了,瞧病包扎的手法十分娴熟,而且看着年纪也不是很大,一言一行谨慎小心,绝不多说。别说他,就连其他人也都是如此。总觉得有种说不出的怪异。

    罢了,明日醒来拖着腿都要拖回去。

    一觉睡至天明,被褥软绵睡的也香甜。反正她是个心宽的人,少有事能让她烦恼。这才刚弄出点声响,外头就有人低声“姑娘可是醒了,奴婢们进来了”。

    应了一声醒了,李心容才反应过来,是奴婢……们?

    等瞧见鱼贯而入的婢女,她才确认,确实是“们”,还是足足八个。这安家待客之道看起来十分不错嘛。

    等梳洗好了,外头的大夫才被唤入,瞧了伤口,叮嘱道:“这下颚的伤还好办,但是这脚可别颠簸,否则要歪了,留下后患。”

    李心容点点头:“那得几天才能下地?”

    “四天。”

    李心容诧异,她竟摔的这么重,这脚也太不争气了。

    再见到贺奉年,李心容倒觉他今日面上不似昨日冷漠,话也多了起来。贺奉年问了她姓名,李心容不想他知道自己的父亲是谁,每次别人一听总会万分感慨和一副让她节哀的模样,随后就离她远了些。

    她不说,贺奉年也不问,末了又问道:“你不问我是谁?”

    李心容摇摇头:“你不告诉你,我也不问你,这样才公平。”

    “公平……”贺奉年细细嚼着这话,说道,“学舍那边已经派人去知会了。”

    李心容笑道:“谢啦。”

    贺奉年未语,起手落了白子:“提子。”

    瞧着被连提了八个无气棋子,李心容拧眉:“不跟你说话了,分心。”

    贺奉年笑笑:“那为何我不会分心?分明是棋艺不精。”

    李心容嘀咕“我是懒得学罢了”。贺奉年当作没听见,拿了她手中黑棋,落放一位:“下这儿好。”

    “别帮我呀。”李心容说道,“你可以教我,但别帮我。帮的话,能一直如此么?所以还是教我吧,那样就能用一世了。”

    贺奉年看着她认真的模样,俏脸明媚,眸光十分明亮,瞧着就觉心中平静。李心容见他看的久了,偏头道:“快快落子。”

    贺奉年笑笑,只觉和这有趣的丫头一起,自己的心情也好了许多。

    凤仪学舍那边没人来,李心容耐心等到午后,那送话的人却将她的行囊都从那拿了过来,说学舍那边的人都走的差不多了,只有一两个女先生,也不肯过来。李心容大感无奈,只好等着脚好。

    贺奉年每日陪她博弈讨论书籍,发现两人兴趣几乎无异,尤其是在看书这上面。聊起来便停不下来,不过几日已如故交好友。

    脚伤快好,李心容和贺奉年说起那三十六计,见他听的认真,也有兴致和他多说,等说完了,天色已黑,便说道:“明日我就回家了。”

    贺奉年眸色微黯,面色淡淡:“过留几日也无妨的。”

    李心容听着这淡漠起来的语调,抬眸看他:“安公子……”

    “什么?”

    李心容笑道:“反正你也住京城,若真要见也容易。”

    贺奉年笑的极是凉薄:“是。”

    看着他笑的如此,李心容也觉心中寒凉,眉宇间一直萦绕不去的愁色,看的让人难过罢了。贺奉年见她这样瞧自己,面色当即沉冷:“你这眼神,让我想起姑娘家看小狗的模样。”

    李心容急忙说道:“你多想了。只是……见你如此,心里也同样觉得不开心罢了。要是有什么苦楚,还是说出来的好,闷在心里只会坏了身子。”

    贺奉年默了默:“无人可说。”

    李心容未语。

    翌日,贺奉年领她去瞧附近的百年榕树。李心容知晓那株榕树,据说在那许愿的人都能如愿。她可不信这个,只是抱着离开寒山前,再看看千年榕树的心思去了。

    到了那,榕树上头挂了抛上去的红布团,下面也有香烛。榕树枝繁叶茂,垂下的根茎又扎进土里,若是夜黑时来看,就跟进了鬼屋般吧。

    贺奉年见李心容双掌合十十分虔诚,待她睁眼,说道:“来之前不是说不信么?”

    李心容笑道:“确实不信。只是呀,既然来了,许了也无妨。”

    贺奉年笑笑:“求了什么?”

    “母亲身体安康,大哥官场顺意,二哥科举如意,四弟健康长大。”

    没听见她为自己求福,贺奉年忍不住问道:“你自己呢?”

    “没有。”李心容末了笑道,“还有求榕树爷爷让你身体快些好起来,每日高兴。”

    贺奉年怔松片刻,也是笑笑,一会才开口,声音微低:“我约摸下月初也要回去了,只是……”

    “只是什么?”

    贺奉年忽然发现自己好像在说什么非常艰难的话,似乎十分怕她拒绝,虽然他认定她不会,仍是略微紧张:“我想带你一块回去。”

    李心容顿了顿,这安公子人确实不错,脾气模样还有学识都好,只是突然流露求娶的意思,还是让她心头不能平静。素来脸皮厚实的她也禁不住泛了绯红,刚避开眼神,就被以为她要躲避的贺奉年握了手腕。

    “你住何处,我让人去寻你。”

    李心容看着他,那淡漠的眼眸如今满是炽热,心下微动,他是认真的,这一直冷漠的男子是认真的,没有半分玩味的意思。她低声:“李心容,我名唤李心容。住在明云巷,李家。”

    贺奉年念着这名字,又道:“明云巷的李家?可是已故的李增李将军府上?”

    李心容点头,一说他便知晓,那想必是官家人无疑了,父亲已故多年,商人又怎会知晓这些。只是无论他是谁,自己喜欢就好。与其回家待嫁,倒不如和这喜欢的人成亲。

    贺奉年更是高兴:“如此就好,那我能娶你了。心容……心容你等我。”

    李心容微点了头,在这葱翠榕树下,第一次见到他如此真心的笑。贺奉年看着她明眸艳绝,微弯了身,要触她红唇,握紧了她的手腕,生怕她逃离。李心容心跳骤跳,只觉他温柔而美好,鬼使神差的步子微踮,迎上那一吻。

    贺奉年诧异她的主动,转而揽了她纤细的腰,深吻而下。

    李心容不曾和男子接触过,这一吻十分生涩。软舌撬开齿间时,她便愣了愣,贺奉年的手法……很是娴熟。怕是有过不少女人,心下泛了醋意。等那一吻离去,缓了会气,才盯着他说道:“我嫁你可以,可是唯有一个条件。”

    贺奉年心底喜欢她,对她这命令式的语气毫不在意,淡笑:“你说。”

    李心容认真道:“你以往有多少女人我不管也不问,可我若嫁你,你不许有其他女人就是。”

    贺奉年笑道:“世间男子三妻四妾不是很正常?你倒霸道了。”

    “这不是霸道,这是公平。我只会有你,你若还有别人,对我岂非太不公平?”

    公平二字贺奉年没少从她嘴里听,可是如今听来分外刺耳,而且……幼稚的有些可笑。几乎又染上惯有的淡漠,贺奉年说道:“别闹,我答应你,会待你好,很好很好。”

    接她入宫……封她贵人,甚至贵妃。反正她娘家无权无势,母后绝不会顾忌她得宠。这是他唯一一次想将一个姑娘推上高位,宠着她,护着她。只因他是真心喜欢这姑娘罢了。

    李心容拧眉:“若真的是喜欢,又怎会做不到这点?我能做到,你为何不能?”

    贺奉年终于是听不得她咄咄逼人的语气,沉声:“你说这些话未免太不知礼义廉耻,你的意思是,我若有十个女人,你就要去寻十个男人?”

    李心容愣了愣:“不是……”她缓了缓语气,压了脾气,“我不过是在乎你,不愿你拿碰了别的女人的身子来碰我罢了。那样未免太脏。”

    贺奉年冷笑:“脏?你竟然说我的身体脏?十个女人又如何,一百个又如何,我疼着你,心在你这,再多女人又如何。”

    李心容终于知道为什么看新闻说有对男女同居八年和睦恩爱,结婚三个月就受不了分手了。她现在是跟他相处时好好的,可刚说求娶愿嫁就本性暴露了。也禁不住冷笑:“那你去找那种女人吧,我不奉陪。”

    说罢要抽手,贺奉年却握的紧,脸色沉黑:“李心容,不要太任性。”

    “这是原则。”

    贺奉年更是暴躁,拉了她的手便往回走。李心容不肯往前,可哪里争得过他,这一扯,脚上用了力,又疼了起来。贺奉年见她不做声,回头看去,便见她双眸垂泪,甚是委屈。不由顿下:“弄疼你了?”

    李心容咬唇不语,贺奉年松了手“我抱你”,可手刚放开,就见她跟兔子般提步跑了,脸色登时沉冷,疾步追去。

    本想凭着自身的优势跑的,可谁想贺奉年不顾那荆棘阻拦,硬生生追了上来,抓了她的手,两人几乎绊倒在一块,贺奉年低吼道:“连你也要走!我会宠着你,这难道不够。”

    李心容愣神,着实被他吓了一跳。闻到他身上有血腥味,眼眸往下看,便见他衣裳都挂了彩。

    贺奉年丝毫不理会,满目痛色:“我也想,我也想全部都由自己拿主意。可我没有权力……就连娶妻也不是我能做主的。留下来陪我,只有你能懂我。”

    李心容听着这声音里的悲痛,心头揪紧。

    后面侍卫追上时,贺奉年正抱着李心容往回走,颔首立在一旁没有做声。

    将李心容抱回床上,让婢女给她换洗干净。贺奉年也包扎了伤口过来,两人相对无言。

    许久李心容才道:“我不能忍受我喜欢的男子有很多个女人,即便心是向着我。说身不由己的,不过是好色男子为了寻丨欢作丨乐的借口罢了。”

    贺奉年叹气:“心容,我告诉你我的身份,你曾是官家人,多多少少也应该听过这些。”

    李心容说道:“你说……”

    “我是当今圣上。”

    李心容一愣,当朝皇帝的事她确实知道些,从小就由太后把持朝政,不过是个傀儡皇帝。

    “我身体素来不好,不过都是心病罢了。朝中有臣子表明愿意效忠于我,却被太后斩杀,我愤懑难平,太后便将我打发到这来。安大学士是她的亲信,这庄子的人,也都是太后的人。”

    李心容听他声音沉沉,几乎了无朝气,想安抚他,可片刻又将那已伸出的手缩回:“你不是那种甘愿被操控的人,迟早有一日,你会夺回大权。”

    贺奉年盯着她,更是欢喜,语调却未高扬:“心容,你懂我,你果真是唯一懂我的人。随我进宫吧,我许你荣华,许你李家荣华。待他日我重夺皇权,定许你贵妃之位。”

    李心容听着这话,却觉不甚悲凉,微摇了头:“不……我不想。我不愿入宫,后宫三千佳丽,比三妻四妾更是可怕。于我而言,自由更可贵。你有那么多女人可选,不差我一人,放了我吧。”

    贺奉年愣神:“你怕我斗不过太后?所以要走?”

    李心容摇头,那高大的身体却已是逼近,惊的她往床墙退去。贺奉年却已如魔障,抓了她的肩便压下“你为何也要走,既然要走,何必出现”。

    李心容诧异,那样温雅的人,如今竟似禽兽。伸手推他,却听见衣布撕裂声,胸前已是一片冷意,几乎被他一手剥丨光。

    “不要碰我……我会恨你的……会恨你的……”

    “恨吧!”贺奉年知道女子视贞丨操如命,身子是他的,人便是他的了。先恨他也无妨,等入了宫,他会好好补偿,一定会好好补偿,只要能将这倔强女子留下就好。

    李心容从未遇见如此骇人的事,抬手捶打,可对一个成年男子来说这根本没用。等那长物因她的挣扎胡乱抵来,刺进谷口,因太干涩,痛的她几近昏厥。

    实在干涩的入不得里面,贺奉年伸指撩丨拨挤丨压。李心容挣扎不脱,身体的自然湿丨润却告诉贺奉年已经可以了,扶着长物,腰身一沉,刺丨入内里。

    身体登时如撕裂,痛的李心容面色全无,心中更是痛的如被针扎。她不惧怕这种疼,只是讨厌……讨厌被喜欢的人以强丨暴的方式夺了她的身体。

    身上的人仍在起伏,她已痛的没了知觉。

    “留下来,留在我的身边,我会好好待你。”

    夹着粗丨重的喘丨声,终于是将浓白射了。

    他想的不错,李心容恨她,从她嫌恶的眼神便能看出来。可他丝毫不在意,俯身吻她面颊:“我给你清理身子,好好睡一觉,明早就好了。”

    他有一个皇后,四个妃子,可他从不会亲自给她们擦拭身子,因为他不喜欢她们。没有哪个女人能像李心容这样打动他,他愿意为她做这种事。

    李心容只想离开。

    离的远远的,永远不要再见到他的好。

    紧闭眼眸任由他触碰,养好体力,总要寻个机会逃走。

    贺奉年见她不再挣扎,以为她真的将身心交给了自己。抱着她温热的身子便睡,难得入了一次美妙梦境。

    这一睡太沉,等他发现李心容不见了时,已不知她走了多久。

    李心容到底还是没逃掉,那侍卫虽然不是皇帝的,可对于抓人这种小事,还是全都听令。她能跑得过一堆武功高强训练有素的侍卫?当然不能。

    被抓回山庄时,贺奉年的脸色非常差。看着被缠绑的她,再不肯从那高椅上下来,俯视着她说道:“就算我要了你的身,你也不肯跟我走?”

    “不肯。”

    贺奉年笑声冷冷:“你跟别的女人不同。朕告诉你,从你进庄第一天,我就想带你回宫了。”

    李心容不知他突然说这话做什么,片刻诧异:“我摔倒并不是偶然?那大夫的说辞也是你嘱咐的?”

    贺奉年面上平静:“对。让侍卫弹你的脚踝并不难。”

    李心容冷笑:“难怪那婢女会没事跑出来,所以……你说让人去了凤仪学舍,其实也是假的。”

    贺奉年不答,终于是俯身,握了她的面颊,逼她视线与自己直对:“那时只是想玩弄你这大胆的姑娘罢了……可如今,朕是真的喜欢你。”

    李心容抿唇不语,贺奉年见到她这不屑神情,气的手都哆嗦起来,又将她衣裳扯开,也不管她昨日刚破丨身,又实实在在让她痛了一回。

    痛便好,痛就能记住他了。

    离回宫的日子越来越近,可关在这庄子里的她,却还是不肯点头。贺奉年几乎无力面对她。

    这日得了欢愉,贺奉年将她揽在怀中,将三颗明珠交给她,认真道:“朕给你三个许诺,待我夺了权势。你要什么荣华,要什么愿望,我都答应你。”

    李心容淡漠的将一颗珠子给他:“放我走。”

    “……”贺奉年几乎想掐死她,他得不到,别的男人也休想得到她!只是片刻,便有了想法,接过珠子,冷声,“好,我答应你。只是在此之前,我给你两个选择。一是随我入宫;二是你若不留在我身边,也永世不能嫁别的男子。若许身给别人,你便等着收尸。还有,你不得停留在一处超过三十日,否则与你亲近的人通通都得死。”

    李心容愣神,怒不可遏:“贺奉年!”

    贺奉年轻笑:“你此时的愤怒,便是我于你的心情。心容,你可明白了?选一吧,无论怎么想,都是一更好。”

    “我选二。”

    贺奉年愣了愣:“你说什么?”

    李心容冷静道:“我选二。”

    “……你怨恨我到如此地步?”

    李心容闭了眼眸,缓声:“金口已开,圣上还要改么?草民谢主隆恩。”

    贺奉年愕然的说不出话,他到底还是小瞧了这女子。宁可孤老一生,也不肯随他入宫。这世上唯一能懂他的人,也从手中溜走了。默了许久,才似放下千斤挂念,嗓子里痛的难受:“走吧……通通滚。”

    春去秋来,寒来暑往,光阴似乎就这么蹉跎过去了。

    贺奉年如今看着手中的名册拧眉,满殿的人都在等他开口,到底谁才会夺得头筹,成为状元。

    海公公附耳轻声:“太后懿旨,李家二郎家世清白,可提拔。”

    贺奉年心中冷笑,可提拔可提拔,是因为这科举三甲由他定,他们更会效忠自己,太后才看中没权势家底“清白”的李仲扬吧。

    贺奉年看了一眼底下众人,缓声:“李仲扬才识渊博,担得起状元之才。”

    话落,李仲扬已经上前谢恩。

    贺奉年瞧着名册上那个李字,微合眼眸,仍能想起去年光景,那俏丽的姑娘站在葱翠榕树下,告诉他,她有一个愿望是“二哥科举如愿”。

    想起往昔,心中沉沉。

    从别后,忆相逢……一世……忆相逢……

    作者有话要说:正文+番外,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侯门嫡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一枚铜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枚铜钱并收藏侯门嫡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