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仙谪临尘 > 第六十七章 :不朽之术

第六十七章 :不朽之术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终于结束了,我最终也没能够超脱出去,这充满冰冷与无情的道路中,我早已失去了一切,没有了亲人与朋友,所有记忆中的故人都离去。”

    夜空中,一片又一片光雨飞向天边,璀璨而凄美,白衣男子空明宁静,浑身都在发光,一寸又一寸炽盛的芒不断地自他的身体中逸散,恍惚中白衣男子整个身形都越来越不真实了。

    “那些曾经烙印在记忆里的人啊,我败了,我最终也没有达到绝颠,无法挣脱,就让我随风而逝吧。”

    他遥望天边,仿佛那里有着他最珍贵与美好的过去,明净的眼眸中,却有雾气蒸腾,闭眼上,所有的回忆全都在眼中浮现,却是更加荒凉与悲痛,当最后一缕光华散尽,白衣男子就此彻底消逝,他化作西天星光离去了。

    天骄殇陨,自始至终他都是那么从容不破,出尘如烟,他的执念,他的孤漠,他的苍凉都随风而去,他一生的背负此刻全都卸下,结束或许也是一种解脱。

    白衣男子让人敬畏,上古岁月时,他的脚下倒下了多少尸与骨,世人都因他的冷漠和无情而心生忌讳与胆寒。

    然而他的内心,亦有血有肉有泪,始终抹不掉回忆与真情,背负一生沉重,独自上路,咀嚼无边凄苦与悲凉。

    他像个迷一般的男子,世人根本无法理解,他的道那样血腥,屠戮亿万,然而他的内心始终明净如当初,正如他所说他的道世人不解,他的一生都在背负。

    星光散去的时候,阴风大作,夜色里这片天地越阴沉了,凄厉的冷风吹过千疮百孔的大地,别有一种肃杀后的荒凉,一切都落下了帷幕。

    整片战场寂静无声,一代天骄就此黯然而终,这个结果让人叹息,也让人沉重无比,那条路真的那么难吗,连这般超凡脱俗的人也朽灭了,自己这些人还有什么希望。

    “哎,可叹,可悲的一生,违背本心的善良,背负一身的杀戮,走上无情而冷漠的道路,只为了超脱,只为了最初的执着,可最后依旧失败了,黯然落幕。”

    不知是谁一声叹息,白衣男子太过于神秘了,他的一生,他的道路,众人了解的都不是很多,但他随着西天星光散去了,却是让所有人都为之感到惋惜。

    “他叫翎风。”临安圣主道。

    白衣男子的最后一缕光雨飞向了千里外,墓碑前,云扬静默地看着眼前的身影,与昔日在劫罚中看到的一样,只是眼前的人比当日更多了好几分无上的神韵,让天地间一切生灵都自行惭愧。

    白衣男子绝世出尘,无尽光华环合之中,他微笑如三月春风,有些灿烂,有些洒然,也有些凄婉。

    云扬没有问,他是如何寻找到自己,昔日此人在自己的劫罚中显化,两人之间早已牵涉到大因果,他能到来并不显得多么奇怪。

    云扬与白衣男子对峙良久,谁也没有说话,夜空中一切都很静寂,他身姿修长,三千长发披散,英气昂然的轮廓,完美绝伦,莹莹如玉,散发着氤氲的光泽。

    有些年少,却掩不住那棱角下流露的无上气概,清秀的眉宇,像是那夜空中皎洁的弦月,如泼墨般深沉,洞悉亿万,俯视众生,超然寰宇。

    他立身在山川河图之中,如同画中走出的天人,气质和神韵竟是不差白衣男子一分,隐约间两人如同宇宙间最璀璨的星辰彼此争辉。

    “未曾想到这一世还能有你这样的人。”

    白衣男子道,虽然云扬如今只有涌泉期的修为,但显然白衣男子已经将他归为那一类人。

    云扬神色如常,并没有因为白衣男子的赞叹而心旌动摇,太过想当然。

    “仙术在陵园深处。”

    突然,白衣男子无比郑重,他并没有开口,而是悄然对云扬传过一道心念。

    云扬心中掀起了浪潮,不过很快又平静下来,他已接到白衣男子的传音,关于仙术,他也有所听闻,虽然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概念,但显然绝对是无比至高神圣的东西。

    “呵呵,你似乎还不知道仙术是何种概念,也的确如此,仙术太过于虚无缥缈了,无数纪元以来出现的次数也就那么几次,除了少数人,无人能说得清它是否真实存在。”

    “但我能够告诉你,仙术确实存在,而且绝对是比古之大帝的法,还要超然至上的逆天存在。”

    “传闻是无尽岁月中那几个疑似堪破生命极限,触及到不朽的惊才绝艳的人所创的法,已然超脱了大道极致,在巅峰处再造峰峦,是真正俯视万古,屹立在九天绝颠的不朽之术。”

    白衣男子凝重道,不朽之术四个字太过于敏感,即便他如今已如今已身死魂灭,仅剩下一缕浅薄的印记,但提及仙术依旧忌讳莫深。

    这其中牵涉太大,说不得就会有大恐怖发生,到时候即便他死去也不得安宁。

    云扬心思辗转,想到黑色陶瓷片之前自主地朝着陵园深处的方向飞去,难道便是为了不朽之术吗。

    “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

    云扬看向白衣男子,二人之间纵然有很大的因果,但白衣男子这么做极有可能就触犯到天大的禁忌,他完全犯不着这么做。

    “呵呵。”白衣男子笑了,如同一*日般和煦,在璀璨的光辉下,他的身形逐渐淡去,最后在夜空中崩解,光华冲向四方。

    隐约中,云扬看到一幅画面:

    在那里,他并不是什么无上天骄,他只是个为了自己的理想而努力奋斗的普通少年人罢了,他也会失败,遭到他人的轻视,遭到大教弟子的挑衅,遭到世人的冷眼。

    他的努力,他的拼搏往往换来的却不是收获,只有失望,他雄心万丈,然而梦想却永远不可及,他悲啸冲天,然而现实却一次次地将他击落。

    那个时候,他可以回到家中慢慢养合伤口,那个时候,有朋友会来看他,扬言要为他出头,那个时候,有女子喜欢这个气质出尘的少年人,看到他的惨状,黯然落泪。

    那段岁月不峥嵘,但却是他心中最快乐的时光,让他永远牢刻在心中,即便往后的岁月里,他双手沾满血腥,他脚下倒下成山成海的尸骨,但他的心中依旧明净如当初。

    后来,那一世惊天造化出现,震动了整个大宇宙,诸天万族都参与到那场争夺中,宇宙中强大的种族无数,强者汇聚弹指可遮天。

    然而,大造化却在那些人的争夺之中飞走,最终被这个默默无闻的少年人得到,竟然是不朽之术,虽然当时他并不知晓不朽之术有多逆天,但他能够肯定那绝对是一部无上典籍。

    得到不朽之术,他心中十分高兴,隐约间觉得这或许是一件能够改变命运的东西,但同时他心中又有隐忧,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这个道理在修士中,每个人都懂,他更害怕会给自己家人带来灭顶之灾。

    他没有告诉家人他得到的是不朽之术,他知道这里面涉及甚重,只言自己得罪了仇家,需得迁走而避祸。

    随着事情发生后,天地中风起云涌,氛围无比压抑而渗人,无上道统,古老世家,至强种族将世间翻个底朝天,只为寻出那件东西。

    少年人心中愈发担忧,他知道自己若是再留下来,一定会给家人带来灾难,他离开了,虽然心中很痛,但却真正无可奈,那些人是那样高高在上,捏死他们如同捏死一只蝼蚁。

    他还记得那日家人伤心欲绝,记得那日朋友来为自己送别,一片情意全都在不言之中,还记得那个女子说她会在那里等候自己归去。

    那一日,他远走他乡,开始四处逃离,短时间内并无人知晓那件东西已经落到他的手中,他要在这仓促的时间中不断地争取进步,希望有朝一日可以抗衡那些人。

    在修行的过程中,因为争取造化和资源,他经常与那些无上道统的子弟发生冲突,那些人一个个鼻孔朝天,颐指气使,认为世间一切东西就应该是他们的,根本不曾看得起他人。

    无法暴露不朽之术,他经常被那些无上道统的弟子侮辱,践踏,直到后来他真正的将他们甩开。

    不久后,那些无上道统,至高种族与古老世家也终于怀疑到他,纷纷想要擒拿他过问,大教法旨一出,整个天下都想将他寻出来交给那些人换取奖励。

    举世茫茫,却无自己容身之地,每一天都有人找到他,每一次都会是他遍体鳞伤,尽管他靠着不朽之术神秘莫测的能力一次次地逃脱出去,但迎来的却是更多的人开始捕杀他。

    开始那些大教没把他放在眼里,只是派了些喽啰前去擒拿他,后来随着他一次又一次逃脱,那些大教逐渐派出了强大人物,宇宙万族都有人来擒他,都不想他身上的东西落入其他道统手里。

    在这种强大的阵容下,他将没有任何可逃过的机会,那一日,他再次被人寻到,在那些大教的高手手中,他根本就没有反抗的余地,他愤怒,他咆哮,然而迎接他的只有那一对又一对冰冷而充满蔑视的目光。

    他被人打断浑身筋骨,废除识海,像一件物品一样被人抡来抡去,耳畔聒噪的声音不绝,万族都在争斗,确定他这件物品的归属。

    巨龙怎会在意蝼蚁的想法,这些人一个个身居高位,被世人奉上神坛,早已习惯了高高在上,予取予求,视天下苍生为草芥,蝼蚁。

    这一刻,他只觉得受世间万人敬仰的无上道统,和盖代强人,原来是那么的龌,龊,那般地残暴不仁。

    但是在绝对实力面上,一切的反抗都是徒劳无力的,在他们面前挣脱不了,甚至想死的不能。

    直到最后,一个男子介入了进来,宇宙万族强者看到他,全都敬畏无比,低下了高昂的头颅,没有一个人敢抬起头看那个男子,更有不堪着直接承受不住他的气息跪伏在地。

    那个男子带走了他,无人敢说什么,后来那个男子收自己为徒,消息传出去后世间皆惊,从此没人再敢贸然对自己出手。

    他终于可以光明正大地行走在世间,然而还不待他松口气的时候,最大的噩耗发生了,他回到了离开多年的家,那些屋舍依然如旧,然而里面的人却无处寻。

    有人告诉他这间屋舍的主人,数十年前就已被强大的修士带走,又听人说起城外几家数十年前遭到人血腥屠杀。

    最终,他在那些地方见到了一座座碑文,却都是属于自己的故人,朋友,那个女子的坟碑赫然立在其中。

    “转眼已过经年,少年路渐远,墓边只身一人独守誓言,荏苒几经风月,剑指问苍天,任青锋惊起波澜万千。”

    白衣男子恨欲狂,仰天咆哮,怒火冲霄汉,无边的恨意,只想将那一群高高在上的人全部斩杀在自己剑下。

    收拾一切悲愤,他孤独上路了,他要去征战帝路,若有朝一日自己证得那无上帝位,能够心炼天地,弹指灭世的时候,自己必重立世间秩序规则。

    战,战,战,星河蹦断,尸首万千,血冲天穹,众生暗淡。

    战到世间也寂寥,战到倾世也无敌,用万灵的血与骨铺成我的帝路,纵使背负一生骂名,纵使背负一身罪恶,也无怨无悔。

    此生我已失去一切,证道,是我的归处,也是我的意义,或许在那一天一切都会重现。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仙谪临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雨檐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雨檐别并收藏仙谪临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