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仙谪临尘 > 第九十二章 :游吟诗人

第九十二章 :游吟诗人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天地俱寂,山风猎猎。

    这一刻,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天际那个风姿绰约的男子,他相貌堂堂,极具阳刚之气,气度超凡脱俗,崔映晖,当之无愧天之骄子之名。

    三年不曾出手,今日一招败赵乘风,着实震惊了所有人,而且显然还是他留手了,不然赵乘风绝对会被腰斩。

    想到那一道分割天地阴阳的道痕,即便是天命,居宁远,贾松龄这些年轻高手也是眉目微蹙,感到棘手。

    若是真正对上,那两仪分割道痕多半无解,唯有以自己强大神通强攻,以伤换伤,或者除非自己修为远超崔映晖,以强*力压制。

    但这却是基本不可能的,崔映晖的修为绝对不弱与他们,天赋更不可能比他们差,自己在进步,崔映晖不可能停滞不前。

    “这绝对是一个强劲对手。”

    这是所有年轻高手的共识,已然将阴阳神子列为最大对手之一。

    所有人都很沉默,真切地感受到了道路之艰辛,无论是阴阳神子崔映晖,还是李煦,他们都是极其强大的对手。

    他们如今还远没到同辈无敌的地步,哪怕是李煦,阴阳神子,也远没有真正同代无敌。

    人们不会忘记那位女居士,三年前就被东洲所有长辈公认第一,人们不会忘记不久前,临安圣地的帝女入世,同代无一人在其手下走过一招,冠绝世间。

    尽管居宁远,天命,李煦,崔映晖,贾松龄等人绝对足够惊艳,但他们自认为若是仅此而已,比那两人还差的远。

    或许唯有走出一条至强无敌的道路,才能够真正与那位女居士,和那位大帝后人相比。

    对此,他们从来就不曾缺少那份坚定与执着,不论道路有多难,他们都会去争渡,直到真正踏出一条无敌路。

    “咳”

    天际上,赵乘风吐出一大口鲜血,其中夹杂着内脏碎沫,可见他这一次确实造创极重,比李煦之前给他的那一拳要严重的多。

    但即便是如此,他的身上也看不到一丝气馁,依旧是与傲睨自若,不可一世的盛气凌人。

    “哼。”

    赵乘风斜睨了阴阳神子一眼,毫不掩饰自己的野性与戾气,但是他并没有说什么,他心中有他的傲气,不是那种输不起的人,输了有什么好说的。

    当然这不代表他就对阴阳神子服气,当他实力强大后,他会再挑战此人,将其打败,洗刷今日的失败。

    他看向李煦,同样没有放什么狂言,之前李煦一招将他击退数百丈,胸骨断裂其实在李煦面前他同样是失败者。

    最后,他看向云扬,眼中尽是轻蔑与凶戾,他对这个被人拿来与他一概而论的卑微弱者充满杀意。

    “你的人头暂且寄在你那里,等我随时来取。”

    赵乘风声音傲慢道,丝毫未将云扬放在眼中,说完话,不再看云扬,招来五色战车朝着太素城而去,离开了秦川。

    …………

    “崔兄境界高深,三载隐逸与沉淀,世人皆质疑崔兄声名,却不知崔兄已走到所有人前头,天某佩服之至。”

    天命拱手道,阴阳神子极为神秘,之前世间没有人知道他的深浅,即便是知情阁对他的了解也不多,由此可见阴阳神子是一个十分高深莫测的人。

    “呵呵,什么高深不高深的,不过因为实力浅薄,平日不敢行走世间,怕丢人现眼罢了。”

    阴阳神子随意道,战斗结束他又回到之前那一副心无所系的姿态,似乎对一切都不在意。

    然而,他的话听在众人耳中,却是让众人有一种吐血的冲动,他这还叫实力低微,这让他们这些修为还没有臻至第三个秘境的人怎么说。

    他这样的实力,居然还说平日不敢行走世间,那他们这样的普通修士是不是只有整天躲在教中了,如果阴阳神子走出去还是丢人现眼,那他们这些人岂不是丢人丢到姥姥家去了。

    就连居宁远,天命,贾松龄等几位年轻高手听后,也是表情一突,如果阴阳神子是低调,那么相比之下,他们不就是高调,出来丢人现眼的那一列人吗。

    “呵呵,崔兄谦虚了,崔兄今日一招重创赵乘风,想必过不久世间就会将之盛传,到那时东洲年轻一辈最强者中,必有崔兄之名。”

    贾松龄道,事实确实如此,今日这里发生的事肯定瞒不住,以无上道统的强大情报能力,过不了多久,这件事肯定会被传得世人皆知。

    圣子,首席大弟子间的对决,绝对可以算得上年轻一辈中的最高层次战斗,即便是东洲大地的无上道统也会关注。

    因为他们的身份都是具有代表性的,代表他们教中的年轻一辈,从年轻一辈的强弱也可以隐约看出一些他背后势力的底蕴问题。

    那些大教自然不可能为他们保密,甚至会故意将这件事推波助澜,让更多人了解到明日教,阴阳圣地,荒天殿,太素门年轻一辈的情况。

    “可惜,终归是虚名罢了,只是不知道我如今比那两人差多少,希望差距不是越来越远吧。”

    “那位女居士近日就要来太素城讲经论道,想必你们也是为了此事才来的吧。”

    阴阳神子心无所系的表情难得认真,他看向天命,李煦,贾松龄等人,这些人都是一教最杰者,他们不可能无缘无故地聚在这里。

    “那位女居士三年前远走他域,我当时虽听闻她之名,却未曾真正见过,如今她归来东洲,我来此为从她的身上看到另一个高度。”

    李煦回应,东洲的年轻一代,他们已然立身在最顶尖的一列,然而也因为站在最前而再望不到其他高度,他们心中虽然想自己无敌。

    但也希望看到更高的高度,那个高度或许唯有临安帝女,和那位女居士的身上才能看到了。

    提起那位女居士,一众天之骄子皆陷入沉思,静默无比,那是一个真正风华绝代的女子,三年前就被东洲所有前辈高人公认年轻一代第一人。

    这种事,即便是在资质同样冠绝世间的大帝后人身上也没有发生过,临安帝女确实举世无双,惊艳古今,才情与实力都凌驾于同辈所有人。

    但也没有得到那些人如此推崇过,由此可见得,那位女居士是得有多么超凡脱俗,遗世独立的无上仙才。

    那个人,她对世间万法的理解都达到一种十分高深与微妙的境地,在同辈之中可以说空前绝后,即便是很多老一辈的高人,也对她推崇备至。

    她一生游历世间,每到一处为人讲经阐道,演化各种法,一开始根本无人知道她,更遑论听其讲道,来往之人皆是过客,路人看她的神态皆是白眼,但那位女居士却始终不动声色。

    后来,当地大教听闻,派出门下弟子与之论道,结果无一人胜,在当时着实震惊了不少人,甚至已经开始有路人停下来,听她讲道。

    未久后,那个大教中真传弟子到访,与之论道,结果依旧无一人能够胜之,所聚之人越来越多。

    直到,那个大教的圣子与圣女双双论道输了之后,那个大教的长者终于被惊动了,有长老出面,一开始那个大教长老是抱着高姿态前去的。

    但是在接下来的论道中,他却是真正被震惊了,额头冒汗,甚至语言都不知所措,他被女居士那深奥的大道哲理折服了。

    或者说与女居士论道的人没有一个人不服气,真正地觉得那位女居士是一个有大智慧的人。

    时年,那位女居士才十五岁,但她对道法的理解已然超越了一些早已成名多年的高手,在当时传遍东洲,无数大教听闻后莫不骇然。

    也因为有之前女居士力挫大教弟子与长老的事件,后来女居士所到之处,都有很多人来听其讲道,这样的人,为普通修士和凡人居多。

    尽管她已经有之前震惊世人的声名,但大多无上道统的人依旧看不起她,所过之处缕缕有人来向其挑战,他们都是一些对自己自视甚高的大教人士。

    女居士一一将他们挫败,但却从未对人出手,她的博远境界,与她浩大的气节从众人之口越传越广。

    有一天,一位绝代宗主听闻后混迹在人群中,听其讲道,那位绝代宗主越听越觉得很有哲理,越听越觉得微妙。

    与是忍不住走出,与之论起道来,女居士道法意境广阔,与绝代宗主论道毫无阻塞,二人就盘坐在成街上论道三天三夜。

    后来女居士越来越觉得这个人不凡,但也没有去询问他的身份,直到那位绝代宗主将要离去时,终于有人将他认了出来,他就是天枢圣地的主宰者。

    他竟然在此与人论道三天三夜,人们恍若梦中,心里掀起了滔天巨浪,这是一个爆炸性的消息,一个十六岁的少女竟然与天枢圣地的主宰者论道三天三夜。

    东洲大地震,甚至这个消息通过知情阁的传播传到了五域,世人难以想象这个少女的境界究竟有多么广阔了,年轻一辈无人不服。

    想不服都不行,试问他们何人能够与一代宗主论道,别说三天三夜,就说三个时辰也不可能,绝代宗主的道义,充满着至理,一句话,他们三个月也未必能参透,还那什么与他论道。

    但那位女居士却是真正做到了,十六岁而已,与一代宗主论道三天三夜,人们相信天枢圣地的主宰者绝对没有放水。

    因为当初二人所谈论的道法太过于博大精深,后来更是有很多成名的强者也闻讯而来,可是他们依旧听得云里雾里无法理解其中的奥义。

    这足以说明,那位天枢圣地的主宰者真的没有放水,不然普通修士听不出来,却不可能那些成名多年的长者也听不出来。

    女居士不仅道法高深,而且她更有一颗崇高与美好的心灵,她同情世人的疾苦和坎坷。

    她踏遍了东洲大地,布施善行,为人疗伤诊病,为凡人施云布雨,也用她的诗歌,为人们浅唱,化解他们精神上的痛苦,让那些人心灵得以解脱。

    因此,她亦是一位游吟诗人,她的才情旷古绝今,世间一切高雅之士到得她面前,皆有一种自己才是野蛮人的错觉。

    实在是她的才情太高,孤峰万仞,高不可攀,但是她却没有任何高姿态,她气节浩大,胸襟博远。

    也因此人缘关系极好,无论是普通人,修炼之士,大教的长者,甚至僧道,皆找得到共同的话题。

    她的人格魅力如同迷雾一般,吸引着所有人向她靠近,她的整个人就像是天边那最明亮的星星,注定成为焦点。

    甚至连一些辈分很高的前辈高人也都放下身价,与之结交,谈古论今,专习经典,女居士并不显得门外,相反她对各个领域都十分精善。

    众前辈高人见如此,无不赞叹游吟诗人乃仙才,反观年轻一辈,在其面前却是毫无可比之处。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这在修士之间是十分常见的,那位女居士的才情的确一度引起世人的嫉妒与歹念。

    曾有大教派遣出教内高手,要杀掉这位女居士,当时她正在一座城池与人讲经阐道,那位大教高手出手了,他手携教内圣兵,对这那片地域打出至强一击。

    显然他不愿露面,只好隔着远空将这些人全都杀了,就在所有人都感受到危机,人心惶惶的时候。

    突然天际中一只遮天大手覆了下来,浩荡的声音传遍了整座城池,竟是一把将那位大教高手抓出。

    出手的那个人声音苍老,明显是一位前辈高人,他并没有击杀那位大教高手,将其重创,并且要他回去告诉他们教中的那些人,别自找不自在。

    世间有前辈要保那位女居士。

    这是所有人的意识,对那位女居士推崇备至的前辈高人与大教长者太多了,因此那些人即便想要除掉那位女居士也忌惮颇多,最终也没有出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仙谪临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雨檐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雨檐别并收藏仙谪临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