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萝莉学霸娇萌妻 > 075 第一次杀人

075 第一次杀人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夜色淡了下去,灰蒙蒙的天空下一处荒园矗立,这是个刚刚倒闭不久的化工厂,倒塌的烟囱,破旧的厂房,离得近时会闻到若隐若现的难闻刺鼻气味。

    纵横交错的管道之下,荒草丛生,一男一女忘情享受的嘴脸落在她的眼底,沈清苏不得不佩服秦大少,这是从哪找到的女人,都被强了还能嗨起来。

    两个人都背对着没有发现她的靠近,沈清苏捏紧从地上捡的碎啤酒瓶片,“这算是实战训练吗?傻烟!”

    【算的,不过主人你要小心啊!】清脆童音中含着担忧,让沈清苏心口一暖,不知不觉间体力慢慢恢复,让她有了些信心!

    樊洁亢奋地闭上眼睛,快要步入顶峰之时,男人发出激昂的声音,“臭biao子,大爷我干得你可爽!”

    “啊……”

    就在这时!

    沈清苏摸准时机上前,利落出手,锋利的碎片口在肌肤上迅速划过,在被发觉之前,又连忙借着巧劲在地上一滚!

    “啊!臭女人!你挠我干什么!”阿南后面脖子突然一麻一痛,让他向前攻进的动作猛地一停!男人向后摸去,摸了一手血,以为是她做的,当即一巴掌呼向女人的脸上!

    樊洁懵了!

    【主人,你不敢杀人?】

    “不是,只是手软了一下而已!再来!”沈清苏在心底咬牙,这些人都是为非作歹的恶徒,死有余辜,死之前能让她增加实战经验也算是死得其所了!

    即使这是她第一次杀人,但为了接下来的计划,就算再不习惯,她都要动手!

    沈清苏握紧碎啤酒瓶片,握得太紧,不小心戳破了自己的手都没有发现!这是她的习惯,一旦她下定决心,就会忘记一切,甚至忘记自我!

    黑色路虎车中,方脸普通长相的沈大突然睁开眼睛,目光如鹰一般望向昏暗天色下的输液管道。来了?没来?他不确定!青筋交错的大手在方向盘上握了又握,最终他没有下车,而是拿出一个夜视望远镜……

    沈清苏拧眉,心头激灵灵的危机感提醒她此时有三处危险!分别来自——

    眼前这对男女!

    远处路虎车上的沈大!

    以及……头顶?头顶!

    刚判断完危机来源,就传来一道破空嗖声,沈清苏碧绿眸子一瞠,在傻烟的惊呼中艰难又极其迅速地滚了一圈,离开射程所及!

    “啪嗒!”一声,令沈清苏惊讶的是,眼前快要发现她的两人中,女人倒了下去,在即将发现她的存在时!

    独独留下男人一脸错愕地瞪着出现在他身后的女孩!

    暴露行迹了!沈清苏勾了勾唇,如同撒旦的语气弥散开来,“啊,被你发现了,那你……更不能活了!”

    男人丑陋的面庞剧烈扭曲,嘴巴中发出滋滋之声,沈清苏用尽全力,在男人难以置信的目光下,又将玻璃片按下一分!

    血液蔓延出来,沈清苏这回找准动脉,毫不犹豫就出手!在傻烟的提醒中,在沈大的望远镜定位到他们这边景象时,快速拉着剧烈挣扎的男人倾倒,趴进草丛中!

    所有的一切,短短不过五秒钟!

    沈清苏趴在草丛中,目光幽幽地看着垂死挣扎的男人——他捂着脖颈,神情惊恐得像是看到魔鬼,惊恐着后退,惊恐到不知道呼喊求救,只发出如同凄惨鬼哭的低低呜呜声,在这样的天色下显得格外渗人!

    女孩伸出手,拽住他的腿,男人使劲踢腿,奈何垂死之人所做的挣扎丝毫无用!

    沈清苏爬上前,咬牙拨出他身上的玻璃片,又一次狠狠扎进去!刺啦!血液化作血柱喷薄而出,沈清苏闭上眼睛,等了十秒左右,等到男人死不瞑目地停下所有动作,她将染血的玻璃片放到昏迷的女人手里。

    “傻烟,刚刚是怎么回事?”沈清苏不敢抬头,确切地说是不能抬头,不能让对方知道自己发现了他们的存在!即使她很想知道头顶的这些人是何方神圣,是敌是友!

    打草惊蛇了,不知道下一个倒下去的会不会是她自己!对方在暗己在明,心头的危机感渐渐消失,她决定先忍耐一时。

    【主人,是麻醉剂!】傻烟惊异,【刚刚我和主人都以为这一针是要打主人的,没想到是射到这个女人身上的!初步估计对方在头顶一点钟方向的一处管道上,唔,三个人,感觉很强大的样子……主人你要不要跑?】

    沈清苏在女人的胸口上找到细小的针头,拨了出来,真变态!竟然射到这么刁钻变态的位置!话说是她自己想歪了吧……

    只是对方为什么要帮她?沈清苏觉得自己的计划和想法肯定没有第二个人知道,那对方怎么知道自己想要把男人的死嫁祸到这个女人身上?还不想被女人发现是自己动的手,因为她接下来还要行动!

    如果这个女人发现了她,跟他们一说,他们定然会提高警惕。还有,黑化的小萝莉正是借着自己单纯的外表欺骗别人的,怎么可以被发现呢?

    “跑?”沈清苏在心底轻嗤,感受到沈大的望远镜转到别处时,才从地上爬了起来,“跑了就暴露了,我们要装着没有发现对方的存在……”

    纵横交错的管道丛中,一根又长又细的钢管内发出细小的流水声,正是厂房内某处没有关紧的水龙头和外界河水相接的管道,三个黑衣人站在上面如履平地。

    一个身着黑色长袍的男人收回一把奇怪精巧的银质弓弩,和胸口处挂的银色十字架相撞,发出清脆的响声。他的声音满是疑惑,又动听至极,“Felicia和我想象的不一样……”

    没人回应他,寂静的周围唯独他的声音响起,像是一首浪漫的诗,流淌着诗情画意,“她长得有点像Evelyn,但只是一点,天知道Evelyn的眼睛是灰绿色的有多美!她的却是那种邪恶的碧绿色……是染了沈家低贱的血统吗?”

    “不过这次君安又在玩什么把戏?不辞老远地把我引来是不是抱了什么不可见人的目的?”男人纤长的睫毛一垂,掩下同样美得令人呼吸消失的灰绿色眸子……

    “可惜所有人都想错了,我也想错了,我们都以为这是只小白兔……但刚刚她……太不可思议了!其实是只小黑兔是吧?嗯?”

    “我很不开心,君安这么费力把我叫过来就是为了让我看小黑兔子杀人?虽然的确很精彩也很震撼……”他看着渐渐消失的小小身影,“Lin,她的身子紧绷着险些让我以为自己被发现了呢!呵呵,你说是不是?”

    “呀,对不起对不起,我忘了你不能说话了。Lin,亲爱的,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想这样的!你也知道,不爱我的人都死了……嗯唔,大概就是这样,我让你活着已经是很大的宽容了!”

    他挑起身旁一个男人的下巴,苍白的指头摩挲着对方刚硬的面庞,突然邪邪一笑,将他推了下去——

    名叫Lin的男人顺势落下钢管,却未发出丝毫声音,目光发沉就要隐去,却被骤然出现在他身前的男人拦住,“我想知道Felicia是个什么样的小孩子,你帮我看看……嗯唔,大概可以免去你三个月的……床狱之灾……怎么样?”

    Lin后退一步转身离开,答应了他的条件。

    “Day,我让你办的事呢?我难得来华夏一次,不应该让君安来见见我吗?九年了,我第一次看到Felicia,感到有好多不解的地方,我希望他可以主动过来跟我说说!”

    “什么?你的意思是他不见了?还有可能在我死对头那里?怎么会呢?我亲爱的夜神大人怎么会对君安这个小喽啰感兴趣……会不会是哪里弄错了?”

    “好吧……我已经不指望你说话了,那我们去找他玩玩好不好?好久不见,我都有些想他了,真不知道他最近在忙些什么,是不是把我忘记了……想想这阵子,感觉没了他,人生都失去了乐趣!”

    男人偕同名叫Day的男人向荒园外走去,全程轻轻松松,似乎不经意间什么都没做,但却成功地避开了沈大的一次次搜寻。

    沈大皱眉,拿下望远镜,没来?不对!为什么会有强烈的感觉!

    沈清苏感到粘连在她身上的视线消失,才慢悠悠地转过头,望向管道那边,什么人都没有,意料之中。她最后看了一眼荒草丛中昏迷的女人和死去的男人,天,已经亮了!

    烛火啪嗒一下顺利燃完,耗尽生命,秦琨脑袋重重一点,惊醒!沈清苏!

    这一看,晨光熹微中,果真向他走来一个女孩儿,天使的面庞,娇小的身躯,温暖的笑容,让秦琨眼眶一热,天呐!从未这么期盼过一个人出现!

    这熊孩子,不知道自己有多担心她吗!不敢喊不敢动,生怕把这两个男人惊醒!消失了一夜,现在出现了还对他笑,笑得这么无害!这丫头这丫头……秦琨一下子词穷,半天吐不出一个泡泡来!

    沈清苏走近他,疑惑地发现秦大少抿着唇满脸委屈,像是个被抛弃的小媳妇,就差没指着她的脑袋大骂她没良心了!

    秦琨突然吸了吸鼻子,“血腥味?沈清苏,你身上怎么会有血腥味?”

    沈清苏想要夸奖一下他的嗅觉之灵敏,不过却什么都没说,只将一块干净的碎玻璃片塞进他的手里。手心一痒,秦琨连忙问:“这是什么?”

    “以防万一!自行逃跑!”

    “噗,这样说,你怎么不给我一把枪呢!快帮我解开,趁着他们还没醒,我们快点离开!”秦琨见她慢悠悠的样子就急了,她究竟是怎么想的,此时不跑,更待何时?

    沈清苏听了他的话一怔,想了想便将身上的枪掏了出来,“你这么一说,我觉得挺有道理的,我不会用枪,放在我这里也没用!记住,这只剩两发子弹了,慎用!”

    “哦……”秦琨眼神木木地看着她手里的枪,目光又上上下下打量她,“你还藏了什么东西没拿出来吗?”

    “没了……”沈清苏寻思着把枪放到哪里。

    “那你怎么那么多……那么多鬼主意的?”

    沈清苏掀开他的衣服,“那这个真的不能拿出来共享了,脑子这种东西,天生的一点加上后期训练的一点,秦大少,跟不上用就不要强求了吧!”

    秦琨呕血,腰部突然一凉,差点没喊出来,“丫头,你碰哪呢!”

    “我把枪给你别到裤腰带上。”沈清苏绕开紧绑的麻绳,想要将不大不小的黑色手枪给他塞进去。

    秦琨一张大美脸瞬间充血,“为什么要放到那里……别啊!”

    “白瀚月的枪就放在这里啊!”沈清苏理所当然地说,却让秦琨目光一变!

    ------题外话------

    男男哦耶耶~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重生之萝莉学霸娇萌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习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习颜并收藏重生之萝莉学霸娇萌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