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 王者之战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和蕙臻!”宋欣悦猛地撞开门,怒气冲冲地走进来,“啪!”重重的一巴掌,刻意带着指甲划到她脸上!

    和蕙臻被这力道甩到床上,她的表情发懵,红唇微微张开,丝丝颤抖,“你……”她用手捂住左脸,火辣辣的痛,“你发什么疯!”轻轻抹了一下拿下来看,她的心脏一颤,血!破相了!

    宋欣悦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带着难以描述的怒气,“之前我们没有利益冲突,我管你是心机派还是白莲花!可现在,哼!”她将一套杏色礼服甩到她头上,“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做了什么手脚!要不是我发现得早,我的礼服就会在大庭广众之下裂开!”

    和蕙臻也怒,嗖的一下站了起来,“宋欣悦,这关我什么事!”

    宋欣悦伸出涂了艳色豆蔻甲油的手指着她的鼻尖,高傲的眉眼深藏厌恶,“这里只有你一个人会动我的衣服!”

    和蕙臻用纸巾轻轻擦掉血迹,疼得咧了咧嘴,“你有什么证据说是我做的!况且这里只有我一个人吗?沁阳难道不是!而且我为什么要动你的礼服!”

    宋欣悦冷笑,“沁阳是我朋友,绝对不会做这种事!倒是你这朵小白莲很难让人相信!下次再让我知道你动手动脚,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是不是沁阳做的,她会不知道?挑开礼服线头的事情自然也不是和蕙臻做的,而是她为了嫁祸甩她这一巴掌,自己动手的!

    原因自然是——

    “你是要移情别恋了吗?要是被沈君念知道你昨晚和一个男人跳了舞,举止亲密相谈甚欢,我猜他……不过说起来沈君念好像也不喜欢你,呵呵,只是你一厢情愿而已!”

    和蕙臻眸光一闪,脸色迅速变了,“宋欣悦,我们只是正常交流,他邀请了我,我不好意思拒绝,只是跳了一支舞而已!你反应这么大做什么?从昨晚回来就跟我吵!和君念又有什么关系!我相信他不会误会我的……”

    说是这么说,心里则有些动荡,那一瞬间的犹豫和不安分,她自己都说不准……再呆下去会不会受不住诱惑就背叛对他的感情!

    还没得到就要失去,和蕙臻难以想象这是什么感觉,她从来没有输过……君念是她的!迟早会是!

    而*,她也不想放下!

    宋欣悦的反应有些异常,和蕙臻是个优等生,不仅智商高,情商也高,自从昨晚和那个青面燕尾服的优雅男人跳过舞后,宋欣悦的反应就不正常!

    然而平时宋欣悦对自己都是爱理不理的!

    这样想着,她忙从行李箱中翻出药,正准备拧开涂抹之时,她的动作一顿,这药原本是新的,怎么她还没用就被拆封了?

    宋欣悦看着她的后背,眼中很快划过一道阴影,等着她把药用下去。

    药水会从伤口渗进去,会阻止伤口愈合引起炎症,接着会加剧恶化程度!

    只要一个下午,和蕙臻这张长得楚楚可怜的脸蛋就会毁掉,再没资格和她抢男人!

    白家宴会上,宋欣悦被沈清苏和白瀚月那番打击之后,心理也渐渐扭曲,同她的三哥宋昱宸一样,越发刻薄恶毒……

    昨晚想要勾引的男人,她猜测的自由者号主人,竟然在那样的情况下拒绝了她邀请和蕙臻跳舞!

    同样的打击可一不可二,她感觉自尊心被狠狠蹂躏,她恨,恨得想要把有些开心点头的和蕙臻撕掉!

    就像她恨着沈清苏那样,与其撕掉,还不如用其他方法把她们折磨得死去活来!

    青葱般的少女,青涩的身体拥有成熟的思想,生活在复杂混乱的世界中,这样的她们,最在意的无外乎这张可以勾引男人的脸!

    所以她们为什么这么热衷去美容院、花人生的四分之一时间去保养?

    还不是为了男人!找到一个好的男人有一个好的靠山,这才是她们不倦不怠频频出现在上流宴会里的目的。

    现在也可以为了男人翻脸无情!

    和蕙臻后背紧绷,聪明地感受到来自宋欣悦的威胁……她拧开药酒,在手心洒了一点,抬起装作擦在脸上,屏息间好像听到她放心地松了一口气……

    宋欣悦一走,和蕙臻连忙跑到洗手间将药酒拼命洗掉,要说这里面没鬼,她就不姓和!

    压下满心头的怒火,将药拧了起来,和蕙臻前往自由者号上的小型私人医院。

    “没错,里面放了不好的东西,不要乱用!”穿着白大褂的男医生给她的脸上药,“好了!”

    和蕙臻拿着药酒出门的时候整颗心都是凉的,纯属是吓得!好险,没想到宋欣悦这么卑鄙,真是防不胜防!

    没准她的礼服坏了也是栽赃给她的!可恶!还真以为她是纯洁的小白莲了!

    宋欣悦,我和你没完!

    和蕙臻将电话打给了和胤,不比宋欣悦宋昱宸这对兄妹的关系好,他们床都上过了关系会不好?和蕙臻同和胤这个小堂哥关系平平。

    和胤喜欢玩车,心思在女人身上比宋昱宸少了些,所以他接到和蕙臻的电话时一愣,“怎么了?”

    和蕙臻并没有将宋欣悦的事情告诉他,而是问:“堂哥,今天是不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我看到她们都盛装出门了!”

    没有记错的话,和蕙臻记得宋欣悦身上穿的新礼服是她积攒了好几个月的钱买的,之前还说过不会轻易穿,这会怎么穿上了?

    和蕙臻满脑子疑问,自由者号一直在航行,她觉得是不是转一圈就会回到魔都海港。之也是所以上了自由者号,看到宋欣悦和沁阳接连请了假,才好奇地跟了过来。原本只当旅行想要看看自由者号长什么样子,现在却想要更多……

    这么一问,和胤瞬间反应过来,“是的,今天晚上自由者号的主人会现身,你也准备一下过来吧,在自由者号的地下城……”

    白色的自由者号面积很大,除了甲板上表面如同一座小城市的船舱外,甲板之下更有一座常人难以进入的地下城。

    和蕙臻怀着巨大的好奇和激动往回走,与此同时一个男人大步朝她走了过来,步履生风,身上似夹了风雪暴雨。和蕙臻一滞,停了下来,正准备应对之时,这个男人从她身边直接擦过,似乎没看到她!

    和蕙臻知道这个男人,白瀚月!

    而且人家也不是朝她走来的,而是她这个方向。

    和蕙臻微微有些失落,不说白瀚月的地位,光是相貌,走到哪里都是无与伦比的,看一眼都觉得是一种享受。虽然她从来没有对他产生过想法,但不代表她没有那种被他看到和关注的虚荣心!

    摸了摸脸,她看着他离开的地方,待会她一定要好好打扮一下,脸虽受了点小伤,却不会成为她的阻碍!

    沈清苏吃完好吃的蛋糕时发出满足的喟叹,以前不知道,现在才发现自己原来还是一只吃货,不仅能吃,还对食物的要求很高。

    千城静静等着某人到来,这时手下突然送了一份文件过来,千城漫不经心地随手翻了翻。

    沈清苏上来不久,他就让人查了资料,一张纸的内容让他明白这个女孩和白瀚月有些关系,于是格外关注了。

    匆忙之下查的资料并不齐全,这会属下将完整的送过来时,他倒不想看了。

    背景不重要,有趣的是她这个人!想要了解她这个人,还不如多相处相处……只是他正要将文件随手放下时,他看到了什么?

    一个敏感的名字——

    Arlen·Albert!他的杀亲仇人!

    千城之前的话说得不尽不实,沈清苏提出猜测时他也多半没有开口。

    好比她不知道的黑三角洲中一支势力是亚洲的华夏,华夏暗夜组织的头目是一个叫夜的人,身份不明,他的组织性质也不明。

    不同于另外两支势力,杀人放火走私贩毒贩卖枪支,无恶不作、非黑不做、丧尽天良,暗夜组织的存在好像只是为了平衡整个世界的势力。

    可想而知,如果亚洲没有能力同他们抗衡,迟早会被他们像吞噬非澳一样解决掉!

    他们习以为常的行当在他那里也如同敝履,远之弃之。

    不过千城也不是吃白饭的,他甚至比Arlen知道的更多,关于夜的事情。

    大胆地想象一下,暗夜组织不走他们这些老路,何以有能力同他们作对?

    所以他的营生模式会不会是……核武器?或者是生化武器?

    这种想象过于大胆,如果真是这样,就不仅仅是黑道的问题,而是整个世界的和平生存问题了!

    况且华夏国也不是吃素的,军队力量近年来更是日益强大,连D国F国都开始忌惮。所以国家会允许这样的黑道组织存在?会允许暗夜私下里在华夏的国土之上研究这种骇人听闻的武器?

    千城难以想象,也没有证据证明这种想法的可能性。

    不过他叔叔死前告诉了他一件很重要的事——

    夜和白瀚月……

    夜和白瀚月!完全没有关系的两个人,伯尼死前只吐出这五个字,就是这五个字让千城从墨西国回到了华夏,“因缘际会”地结交了白瀚月的唯一朋友,秦琨。接下来就有了邀请他们进入自由者号的事情。

    而杀死他叔叔的人,正是Arlen·Albert,这个男人的行为在告诉他,他捏死的不过是一只臭虫!在他叔叔欲要查探暗夜组织内幕,被夜发现赶到Y国之时,Arlen杀了他!

    所以他最恨的人还是Arlen,不排除夜也做了手脚……只是暂时对付不了他们,他就来华夏看看这五个字究竟是什么意思。

    这种充斥在白瀚月身边的试探从来没有少过,从他接下任务之时。

    或许该说从他几岁的时候被人秘密选入华夏特训营时……特训营,特种兵训练营,代号孤狼。

    生命之中有无数次任务,为了完成任务,于是有了白氏商业帝国的白瀚月和暗夜组织中的夜……

    三种身份,无一例外,白瀚月游刃其中,所以在外人看来他是这么的神秘、踪迹不定。

    不是神秘,暴露了任何一层身份,都会死!就算再不喜欢,还是要活着!

    更何况如今碰到了喜欢的人,会记挂的人,让他冲锋陷阵也会多出犹豫的人。爱上了,心软了,舍不得了,害怕了,所以更不能死了!

    千城捏紧文件,眼睛充血地看着,一个字一个字的!

    黑三角洲第二支势力是欧洲Y国的黑主教,带着天主教色彩的黑道,被人称作教父的是Y国的伯爵Arlen·Albert,吸血鬼一样的残忍男人!相比让他不太明白的夜,他才是真正的黑道之王!

    残忍到没有心。

    而资料上说,这个沈清苏的女孩,还有另外一个名字——

    Felicia·Albert!

    千城想起Arlen有一位姐姐,Evelyn·Albert……硬如钢铁状若山河的男人刷地一下扭过头看向沈清苏!

    沈清苏抱着茶杯咕咚一下吞下一口茶,在他的注目下平稳地放好,“哈哈,我吃饱了也喝好了,就先走了,你们玩……”从椅子上跳下来就要走。

    “慢着!”门口霎时出现五六个黑衣大男人堵住她的路,沈清苏觉得眼前一黑,千城来到她的身后,灼热刺人的呼吸就在她的耳边。

    “你不是说要代他参加王者之战?怎么还没开始就要走了?难道是怕了?”

    “怕?是有一点!”沈清苏回头,目光迅速在桌子上的文件一扫,搞什么鬼,他是看了什么东西突然变成这样的?

    沈清苏原本还想着参加这王者之战会有一大笔彩头奖励什么的,钱她不嫌少,多了也不会咬手,来自由者号她还想着满载而归,所以说了那样的话。

    看来现在是走不掉了,尽管危机感强烈到让她想要迅速就跑,可她还是笑靥如花,丝毫不怕,并且大胆地说:“我是怕你们输得太惨了!”

    地下城内,庞大的狩猎场接连传来砰砰砰震耳欲聋的枪声,观众和收到请柬的人陆陆续续入场。

    看到这副场景,心理能力不佳的人忍不住腿软,连坐席都是晃晃悠悠坐上去的。看了一眼身旁的人,又呵呵牵强地扭过头看场上平台。

    巨大的牢笼,一个足球场的大小,里面关着各种野兽,撒着蹄子四处跑,嘶嚎!

    这些动物都被打了亢奋剂,斗争的,自残的,疯咬的,就连兔子这样弱小的生物都敢去咬老虎的后腿!

    坐上观众席的人还好,收到王者之战请柬的人就不好了,自由者号的主人这是要做什么?可不要跟他们说让他们来和这些野兽肉搏!

    沈君安走到门口的时候都能感受到地面在震颤,恰好听到让他惊恐的一声虎啸,他的后背一震。

    “怎么了?”挽着他手臂的孟韶雅发现他的异常,“没事吧?”

    “没事!”男人自尊心让他一下子挺直身体,走了进去,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让他有心理阴影的老虎!

    请柬被他捏了起来,有人要检查他是挑战者还是观众时,他犹豫了,东西捏得死紧不想拿出来。

    孟韶雅一笑,“是要请柬吗?君安你不是有?”

    沈君安嘴角狰狞了一下,看了一眼工作人员身后的野兽,勉强地将请柬递了上去。

    穿着防弹衣的工作人员看了他一下,“不敢参加,你有权退出!”

    不敢?

    沈君安收到请柬后,就拿出来跟孟韶雅炫耀了一下——你看你男人多有本事!自由者号的主人都给我下战书了!

    孟韶雅喜欢他这样自信又霸道的样子,她看到的也正是他这一面,所以开心地就鼓励他说很期待!

    所以让沈君安如何拒绝?况且这个工作人员还是以这种语气和眼光!

    孟韶雅被请到了观众席,沈君安在外面的一圈围栏处,找到了同样收到请柬的人。

    这里还有和胤,宋昱宸,秦琨,以及两个他不认识的人,两个棕色头发的外国人。

    沈君安在和胤身边坐下,发现他一直在抖腿。脸上一派冷静,甚至和一旁郁郁寡欢的宋昱宸聊天,右腿却抖个不停。

    沈君安明白他这种心情。

    沈清苏被绑架的那几天,夜将他们抓去,投进阿猫的笼子里“玩耍”了一遍……夜也有一只老虎,极有灵性,名叫阿猫。

    阿猫给他们留下了很深的心理阴影,于是沈君安将满山的狼捉了回去训练,发誓迟早要把那只老虎撕了!和胤现在则是看到大黄猫都会害怕,前几天还让下人杀了一只黄色的野猫……

    此时此刻,自由者号的主人千城似乎在吊着他们的胃口,迟迟没有出现。十分钟,二十分钟,三十七分钟的时候,他终于来了!

    千城来了,身边跟着沈清苏,一出场就吸引了所有的人,几乎不用质疑,当这个霸气的男人走过来时,他们都想起他的名字。

    千城!

    站在二楼的白瀚月看见,直接走过去,一排黑西装魁梧的男人从暗处出来,持枪拦住他的路!白瀚月眉眼瞬间凌厉,正要动手之时,沈清苏似有所感,回头朝他挥了挥手。

    等我!她说。

    白瀚月感觉整颗心都揪得生痛!就这样站在楼上看着她和千城从野兽牢笼旁经过,发狂的野兽拼了命地朝着她奔过去、嘶吼、露出爪牙!

    白瀚月之所以停下来,并不是因为沈清苏说了这句话。她喜欢闹,就算说一百句他也不可能放心,能让白瀚月停下来的是千城抵在她头顶的一把枪!

    自从知道沈清苏身份的千城,突然发现白瀚月不再是他的目标了,而是沈清苏!Arlen的侄女!

    或许两个人一起来会更好!

    沈清苏回头就见他把枪收了回去,笑意一凛,“把一把枪抵在一位淑女的头上,你知道这是多么不雅的行为吗?”

    千城愣住,然后笑得有些怪异,“你是淑女?”淑女会有恶魔的血统?

    沈清苏淡淡地看了他手中的枪一眼,“我都说了我会参加!”

    “白瀚月也要参加!”千城笑容变得邪恶而放肆,“必须参加!”

    宋昱宸原本心情低沉,只是刚一抬眼就看到了一个根本不可能看到的身影,“沈清苏!”他的声音不可思议,她怎么在这里!

    在一旁无聊地数场上有多少只野兽的秦琨停住,“沈清苏?哪里?”侧头一看,眉头瞬间皱起,脸色也沉沉得可怕,“你怎么在这里!千城,你怎么把她带了过来!”

    满满的质问语气让千城意识到什么,低头看她,发现她一脸淡然微笑。于是他无奈地朝秦琨摊了摊手,“这位淑女很想玩这些游戏,百般恳求,我只得答应了……”

    倒打一耙!

    沈清苏笑得矜持,在秦琨看过来时点头,“如你所见!”

    “胡闹!”这是两个男人的声音,分别来自秦琨和宋昱宸。秦琨侧头看了宋昱宸一眼,没有说什么,而是对着沈清苏,“快回来!白瀚月呢!他不是去找你了?”

    这个时候白瀚月从楼上走了下来,每一步都很重。秦琨看到他一喜,正要说什么,就见他上前深深地凝视着沈清苏。

    沈清苏被看得虚虚的,浑身都不对劲,怎么着,想要吃了她啊?

    “请柬呢?”白瀚月一看到她在这里就知道自己的请柬到哪去了,声音也冷静平淡得可怕。

    要不是他的脖子和下巴上有她留下的印记,她真的要怀疑他是不是白瀚月了,这种冷静的感觉和刚刚认识他那会的感觉很像。

    那个时候,他们彼此之间还只是个陌生人。

    沈清苏把请柬拿了出来,“在这儿!”

    “给我!”

    沈清苏有些郁闷地递给他,千城扬眉,看着白瀚月伸手来接,似乎也想把她拿回去!

    “你不是要拿请柬吗?抓着我的手干嘛?”沈清苏乐了,“松手!”

    座位上两个男人瞪着,秦琨无语,宋昱宸百爪挠心。

    白瀚月在她手腕上捏了一下才松开,回头双手插腰又不理她了,好似刚刚拉着她不放只是众人的幻觉一样。

    这个时候宋昱宸注意到他身上暧昧的印记,心脏一抽,那种自己的东西被别人玷污的感觉又来了!尽管这个人是他比较不起的白瀚月,可他还是嫉妒又仇恨!

    千城带着沈清苏离开,白瀚月看着她的娇俏身影,心想着如果她说一句话也好,不是松手,而是——

    白瀚月,我怕!我想回来!你快来救我!

    可惜都不是,她轻松的表情在跟他说:白瀚月,我一点都不怕,你可不要多事啊,先让我玩好再说!

    就在这样的胡思乱想中,白瀚月再看到千城时已经不见了沈清苏的踪影。

    这让他又担心了起来,开始后悔自己为什么要默认她的行为、放她离开!要是千城敢动她一根寒毛,他绝对会把他的船给掀了!

    人呢?

    秦琨和宋昱宸也忍不住搜寻,沈君安在又紧张又期待的时候,发现观众席上的孟韶雅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李绮念、宋兰溪、沈君娅和沈君仪她们。

    刚刚有些奇怪的时候,地面突然开始下陷!轰!大片的女人害怕地尖叫出来!就连男人也开始惊疑不定地四处嚷嚷!

    千城在二楼满含笑意地看着,这种愚弄世人的感觉果真有趣,难怪人人都想爬上王者之座!

    而这些有野心的人,他就提供一次机会给你们!

    “诸位,请安静!”地面下陷不过是为了将这些野兽再关起来,还真以为千城把野兽放出来是要他们肉搏了?

    他不过想吓吓他们而已!

    看来效果不错!

    沈君安与和胤看到老虎眨眼间消失时,同时松了口气,幸好不是他们所想的这样。

    不过事实却比他们所想的要恐怖很多!

    发现情况的众人终于在千城的安抚下安静了下来,重新坐下时发现之前还关着野兽的平台之上,走上来一队十二人的芭蕾舞演员,身着洁白的芭蕾舞裙在没有野兽奔吠的地面上舞蹈——

    宁静而优美的《天鹅湖》,像一股温暖的风,慢慢地将他们安抚,身体和灵魂在这样的舞曲中化作溪水轻轻流淌。

    有人惊讶地发现,这些舞蹈演员都是世界著名的舞蹈家!正要惊叹千城果真大手笔之时,她们剧烈地旋转了起来,高傲美丽的天鹅啊,引项高歌,尽情舞蹈!

    三、二、一!

    在他们的期待之下,场上灯光突然熄灭!

    第一秒是安静和不知所错,第二秒是惊讶和彷徨不安,等到第三秒的时候——

    咚!咚!咚!咚!所有的灯再次被一盏盏地被打开,明晃晃的极为刺眼!

    白瀚月垂下眼睛,等到再看过去时,神情瞬间大变!千城!他竟敢这么对她!

    他的女孩!

    千城朝他看了过来,很是享受这种感觉!在场的人不变脸的很少,少数的几个大概也只有沈家这几个女人了。

    不是不变脸,而是与他们的震惊怒意相比,她们则是欢喜的不得了!

    因为沈清苏在宽敞的平台上,被绑了起来,还被关了起来,像刚刚那些野兽一样,被关在了巨大的牢笼里面!

    除了沈清苏,还有孟韶雅、宋欣悦、和蕙臻以及两个不认识的中年女人。一样的姿态,被绑着关在笼子里。

    只不过她们睡着不知人事,沈清苏醒着坐在地上,像一个丢了娃娃的女孩,坐在场中央,安静地垂着脑袋。

    过了一段时间的黑暗就是刺眼的明光,沈清苏为了不伤害眼睛就闭上了,可不知这副模样让多少人惊怒又担忧!

    “咚!”一声巨响如同天外梵音在他们头顶响起,沈清苏睁开眼睛,与此同时,几个睡着的女人也醒了过来。

    沈清苏惊讶地看着周围的场景,对比几个方寸大乱的女人,她则显得过于冷静。

    孟韶雅双手被绑在身后,一醒来发现自己所处时立马惊恐地大喊:“君安,救我!”

    听到孟韶雅的声音,沈清苏眼神瞬间一厉。她也不知道千城在玩什么把戏,但不得不说,他是个极会掌控人心的家伙!

    全场的人,因为他的行为,一会害怕,一会安静,一会又紧张起来!

    谁也不知道他下一步要做什么!

    只不过令人讨厌的是,他为什么要把孟韶雅关进来,不知道她还怀着孕受不得惊吓吗!

    更何况危机感告诉她,被关进这笼子里不是玩的!

    秦琨几人已经被请到二楼一处伸出的平台座位上坐着,是最早看到这副场景的人!“千城,你这是什么意思,当我们是死人吗!”

    里面关的都是和他们有关系的人!

    和胤的堂妹和蕙臻,宋昱宸的妹妹宋欣悦,沈君安的女朋友孟韶雅,以及他们都在意的沈清苏!听旁边两个外国人喊话,他们才知道场上另外两个中年女人是他们的母亲!

    而这两个外国人是千城叔叔伯尼的儿子以及他的情妇。千城在意他的叔叔伯尼,却不会在意和他抢继承者位子的两个私生子!即使他们有这个权利,但伯尼只会把位子传给他!

    所以他不介意把他们弄上来和华夏的这几位争斗一番,况且他们对上的是白瀚月,真是死得不能再死!

    不是对他的上位不服吗?那就让你们好好地抢,如果玩死了,可不要怪他这个堂弟没有给过他们机会!

    沈清苏走到孟韶雅身边,“韶雅姐,不要害怕,我在这里!”

    和蕙臻和宋欣悦也反应了过来,过了一开始的害怕,她们迅速安静下来,连同另外两个女人。她们都想,这么个小女孩都不怕,她们还怕什么,反而失了气度。

    尤其和蕙臻宋欣悦两人还有比较的心思,更不愿在对方面前露怯失声尖叫。

    孟韶雅也闭上了嘴巴,可手脚都害怕得颤抖起来,如果只是她一个人,她也许还不会这么害怕,可她肚子里有孩子!

    孩子绝对不能有事!

    沈清苏察觉到她的怯意,扬声朝着站在二楼平台前的千城说:“你要玩什么?能不能把这个孕妇放出去?”为了刻意营造令人害怕的气氛,千城特地叫人在平台上安了不少扩音器,所以沈清苏的声音传遍每一个角落。

    每一个人都听出这动听的声音之下,除了冷静和自信,再无其他!

    千城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如果不敢玩,可以退出,对应着的,你……Out!”所有人的目光跟着他落在沈君安身上。

    沈君安一怔,第二次了!难道他是玩不起的人?自从老虎被收起来他就没害怕过,只是如果这么说肯定会让韶雅不开心,而且不管自己的女人在大庭广众之下多没面子!

    “韶雅怀孕了,不能参加,能不能换个人?”沈君安提了个很好的建议。

    坐在观众席上的几个沈家女人和李绮念都垂下了眼睛不敢看过去,生怕会点到自己,就像在课堂上遇到老师提问,会不自觉低头一样。

    自欺欺人!

    千城觉得这个提议好,很有兴趣地问:“你想换谁过来?”

    沈君娅和沈君仪的心脏砰砰直跳,这架势场面明明是不好的事情,大哥可不要没有良心点她们的名字!

    宋兰溪也怕被点到,除了害怕,她还要顾及面子。场上几个都是小辈没关系,另外两个也不是华夏贵族圈的人,所以不用在意。

    可是她要是上去了,无论结果如何,都会损伤面子。

    李绮念都想和沈君安分手了,刚才听到孟韶雅怀孕她就觉得是个机会,怎么可能会冒着生命危险去帮沈君安!

    沈君安却早有人选,“千先生,我不明白,既然已经把我妹妹放进去了,为什么还多此一举把我的女人也放进去?这样的游戏不公平吧?”

    沈清苏觉得自己是沈君安的妹妹总是在某些特定的情况下。呵呵,还真是情深义重!不过她也想把孟韶雅弄出去,只好默认了,反正她都已经在里面了。

    千城哈哈大笑起来,这几个人关系错综复杂,有爱有恨才有意思不是吗?早就设定好的游戏怎么会中途更换。刚刚这么问,他也不过是想听听他们怎么回答而已。

    真是一点都没让他失望!

    “不行呢!七个男人对六个女人本就少一个,再放出去一个就不够了。沈君安,要是你提不出来其他人的话,只能这样了!”似乎很是无奈。

    说起少的一个人,正是和秦琨有关系的人。所以秦琨风流一世终于有了一回用,千城发现竟然找不出一个和秦琨比较有关系的女人和他组队比赛!

    沈清苏被千城纳为白瀚月的人,这两个他都很在意,绑在一根绳上才有趣,不能分开,更不能分给沈君安。

    这样霸道的做法引得底下的人议论纷纷,宋昱宸看向沈清苏,又看了宋欣悦一眼,提出异议,“你凭什么做这样的决定!如果刚刚我们没看错的话,她们是被迷晕放进去的!都没有经过当事人同意的游戏……”

    “为了荣誉而战!当着所有人的面获得王者的称呼不觉得好玩吗?难道你没这个意思?”千城不解至极,“如此,你可以选择退出!”

    “那好,我退……”

    “获得王者称号的人将会得到自由者号!”千城轻轻点燃一颗炸弹,瞬间惊起层层浪!

    宋昱宸不说话了,让宋欣悦欣喜的神情迅速黯淡下去,没人发现她的变化,因为底下的人如同开水一样沸腾起来。

    有人惊呼,有人大闹,有人嘶吼——

    “千先生,我来参加,我愿意参加王者之战!”

    “先生,我也愿意,我是xxx,我也可以参加的!”

    “我!”

    “我也要!”

    千城看着底下闹起来的人,神情讽刺,“安静!你们清醒点可好,目前的你们还没这个资格!而且你们以为自由者号是这么好拿到手的吗?”

    “从今天晚上开始到明天晚上结束,共有五场比赛,第一场就是你们眼前所见的……远程射击!射击的对象就是底下可爱的女士们!”

    可爱的女士们瞬间不可爱了,疯了一样要跑出去,大吵大闹,撞在特殊材料所制的牢笼之上。沈清苏脸色一沉,看到孟韶雅吓得唇色发白。

    孟韶雅抬头去看沈君安的时候,以为会看到担忧,没想到是狂喜!

    他在狂喜,因为他有获得王者称号和自由者号的可能,而且有可能会打败白瀚月!

    沈清苏对着白瀚月摇了摇头,很抱歉,她愿意冒着生命危险拿到自由者号。她也是个大俗人,没钱的时候就会发慌,更何况她有不得不充实口袋的理由。

    她要强大,她要寻找父母!

    这危险够大,还能为升级做准备。

    退一万步说,她相信他,这是最能让她可以放开来玩的原因。

    沈清苏却不知道千城坏就坏在他找了这些男人都在意的人,面对在意的人,会不会出点让人惊喜的小意外?

    再加上他的游戏规则,“可爱的女士们,你们需要先想办法解绑,然后跑到前面红色的台子上将鸡蛋取下来让你们的伙伴射击,射中一枚得一分!”

    “这个过程中,你们可以阻碍对手,随便你们用什么办法!不让对手得分就是给自己加分,竞争很残酷,希望你们正视起来!”

    “不过要注意的是,射击的时候一定要注意安全!要是一个不小心被对手射中或者被自己人误射……啧,我能想象到血液横飞的场景,给你们三分钟考虑一下要不要退出!”

    “再看我们的勇士们,你们人手一把枪,枪里只有十枚子弹,这十枚子弹可以帮你们的女士解绑,可以射击伙伴手上的鸡蛋得分,也可以射击对手!没有听错,只要你们有这个能耐,在这里……也是可以杀人的!”

    秦琨看着白瀚月,“你怎么说?”

    “保护她!”

    “什么?”

    “你没有目标,也赢不了,就保护她!”

    “你疯了!你真的同意?”

    “看好这几个人,别让他们对她动手!”

    “不可能,除非不想正常比赛,否则根本保护不了她!我只有枪,只能杀人不能保护人!”秦琨知道自己对上白瀚月,绝对没有赢的可能。

    所以来参加也只是玩玩而已。

    现在让他保护人?他不会啊!

    和蕙臻吓得瘫软在地,再去看宋欣悦时,竟然发现她好端端地站着!不行,她也要站起来!

    宋欣悦抬头看着轻易将自由者号送出去的千城,她觉得他一定有无数艘自由者号的身家和能力!

    这个男人,她势必要得到,所以不能怕!一定要赢!

    ------题外话------

    明天终于有时间把更新时间调整过来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萝莉学霸娇萌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习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习颜并收藏重生之萝莉学霸娇萌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