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 英雄救美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你们想做什么?”宋昱宸虽然答应和他们合作,但不代表他就会这样把人交出去,总得问清楚再说。

    “放心吧,我们只是在和白瀚月玩一场游戏,这个游戏不能没有她。”千城指着沈清苏,“至于事后,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两人之前碰面就协商着怎么把沈清苏骗过来,思来想去,一致觉得这个丫头太古灵精怪,还有白瀚月在身边,不好对付。

    于是他们就盯着白瀚月不在的时候,来了招声东击西,宋昱宸在前面引诱她转移她的注意力,千城派人撒下迷药。

    宋昱宸将信将疑地把人交给他,千城接了过来,看着她昏迷的脸色,这丫头真的晕了过去。还以为会不好解决,所以他还亲自上阵了,没想到三两下就完事了。

    完事?不!现在才正视开始!

    这边白瀚月刚打完一个电话,秦琨就从不远处走了过来,一脸的惬意和悠闲,一来就在他身后打量,“沈清苏呢?她去哪了?”

    白瀚月发现秦琨每次见到自己都问她,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扯起一抹奇特的笑容,“你知道她早上跟我说了什么吗?”

    “什么?”秦琨表情愣愣的,看起来根本不是白瀚月对手。

    “她说她平生最讨厌喜新厌旧的男人,对风流男人完全不会有好感!”

    秦琨同他站在一起,迎面吹着海风,舒服地微合上眼睛。白瀚月一说完,他的笑容猛地一滞,半晌反应过来,“哈哈,我闻到一股浓重的醋酸味!”

    这让秦琨得意起来,“我这才发现,原来你是醋坛子泡大的,一看到公的靠近沈清苏,你就不正常了,小气吧啦的!”

    “我风流怎么了?我正大光明不偷不抢,虽风流,却自豪!”秦琨露出挑衅的神情,引得白瀚月危险地眯了眯眼。

    秦琨又忍不住笑了起来,抱着肚子笑得有些夸张,在白瀚月的注视下慢慢抬头,语气变得一本正经,“我没有任何意思!”

    “她太小了,也太干净了,我不敢亵渎!”秦琨第一次说出心声,又有些讽刺,“虽然有那种感觉,但没你这么深陷和痴心绝对……”他抬着下巴弹了弹指甲,“感情,不就是那回事,有什么大不了的!”

    他这副语气让白瀚月怀疑他是不是经历了什么情伤,所以才对感情这般蔑视。

    可白瀚月和他自小就认识,情伤?

    屁!

    他第一次看到秦琨的身边可能是个稍胖的女人,等到他第二次再看到秦琨时,他身边的女人就变了个高矮胖瘦,这中间不知道接连换了多少任!

    要说情伤,还不如说腻了,玩腻歪了才不感兴趣了。

    好不容易来了个特别的小清新,小清新也很好,没胸秦琨也不在意,但这个小清新太新太干净了。秦琨还有点良心,一边忍不住被沈清苏吸引,一边告诫自己保持距离。

    秦琨太明白这回事了,他不像白瀚月,还没懂就跌了下去,他是一发现征兆就准备掐灭禁忌的小火花。

    况且自个好兄弟还立在这里,城墙一样把沈清苏围了起来不给靠近,他还有个屁盼头!

    上了自由者号,秦琨可算明白了白瀚月对沈清苏的感情,这还是第一次白瀚月将自己的心坦诚在他面前,应该说所有人的面前,*裸地告诉大家,他是喜欢沈清苏的!

    秦琨桃花眼闪了闪,突然就想到乐纹晓这个女人,侧头一看他,想说自己在他身边埋了个隐形炸弹,只不过话到嘴边又吞了下去。

    秦琨可没忘记刚刚他警告自己的样子,更没忘记昨天他毫不留情地把自己打败的场景!

    啊啊!所以白瀚月你不能怪我,谁叫你老是赢我不给我一丝念想呢,那我也给你点地雷踩踩。

    有可能不是地雷,而是感情的调味剂,谁知道到头来会不会便宜了你?秦琨不在意结果如何,多了点戏可看不也挺好。

    “兄弟啊!”他刚想一把揽住他的肩头,就被他避了过去,“放心吧,我之前之所以不赞成你的感情,是因为我完完全全站在沈清苏的立场上,绝对没有自己的私心!”

    “我就想吧,你那么多身份,背后还站着国家,随时随地都要接受任务,一接任务不是打打杀杀就是杀杀打打,多危险!我生怕你一去就回不来了……呸,我嘴贱!我的意思是你的敌人也不少,你跟她在一起没准会给她带来危险!”

    “但我现在一想,我是白操心那么多了,我也不想想,你是谁啊?你可是白瀚月啊!要是这点保护人的能力都没有,你还是我兄弟吗!”

    “……所以你那不该有的心思给我断掉,有多彻底就要多彻底!”这才是白瀚月关注的重点。

    “安心安心,我大把的美女不泡,会对个小妹妹感兴趣?”秦琨似乎听到极为荒谬的笑话。

    两人敞开了说,终于沟通好,秦琨嘴巴却寂寞得慌,一刻也停不下来,突然神秘地说:“你知道下场比赛是什么吗?”

    “什么?”白瀚月心情好了,也肯搭话了,脸上的表情都有些生动起来,看得秦琨有些郁闷,想到千城接下来的把戏,嘴角勾出意味深长的弧度,“据说是一场野蛮人的游戏!”

    “野蛮人……”白瀚月品着味,和他一起看向海面,两人的目光都有些深邃。

    第一场杀人游戏,远程射击,死了两个墨西国女人。

    第二场绅士游戏,斯诺克,貌似轻松又惬意,无论是观众还是他们自己,绷紧的神经终于松弛了下来。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他又要开始第三场比赛,野蛮人游戏。

    所谓野蛮,也就是粗鄙的、暴力的、不讲道理的、未经开化的。

    他们都是文明人,上流社会里优雅的贵公子和千金名媛,哪会有野蛮这种早就退化掉的脾性?

    这里的野蛮,自然不是针对同类,而是……海洋里的生物!人类自诩高级动物,不知节制而残忍地对其他生物展开屠戮,久久不息。即使随着人类进化和发展以及相关法律规定的完善,这些状况越来越少。

    但在他们这个圈子,猎杀野生动物、购买稀有象牙虎皮等等都是很常见的事情。

    连白瀚月自己都有只名叫阿猫的老虎,不过那也是因缘巧合之下,曾经有一次在印尼大森林里面出任务时,碰到阿猫受伤,随手救了一下,就被它黏了上来。

    怎么甩也甩不掉。

    宁愿呆在笼子里吃成猪也不愿回到森林做回自己的王者。

    秦琨眺望远方,“用脚趾头想也知道千城不会让我们去捕捕沙丁鱼,回来做鱼罐头吃!自由者号是他的,他邀请我们过来就是东道主的身份,他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想怎么玩就怎么玩,游戏规则也随他定。啧啧,他现在是墨西国人了,就忘了他曾经有过华夏的国籍!”

    白瀚月脸色微沉,“这里还是华夏的海域!”

    “所以这里的海洋动物是华夏的,不是他想杀就能杀的!”秦琨痛声斥责,义正言辞。

    白瀚月看他,“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爱国了?”什么为非作歹的事情没做过,这会倒像个干干净净的大好人了?

    秦琨嘿嘿一笑,“白瀚月,你可要记住,他是带着你们做这么危险的事情,我不在场,我还反对了,所以国家要是追责过来,可没我的事情啊!你一定要给我说话!”

    “不对,你要是在场了还任由这种事情发生,回头首长肯定就给你下通报批评!”秦琨思绪一转,“怎么办?你还要不要自由者号了!”

    白瀚月淡淡一笑,“要,当然要!”

    “那你怎么继续下去?捕鲸可不是开玩笑的!我说千城怎么跑到这片海洋来了,原来早有打算!现在鲸类资源越来越少,濒临灭绝,属于华夏的更是没有几头!千城是要在华夏将鲸鱼赶尽杀绝吗?”

    他的疑问并没有持续多久,千城已经带着人武装齐全,放下几艘小型捕鲸船,朝着他们走来。

    散发着霸气的男人哈哈一笑,“相信你们已经知道第三场比赛是什么了!没错,如你们所想,捕鲸,看谁捕得多捕得快捕得大,怎么样,敢不敢接受挑战?”

    宋昱宸在旁边一愣,他还以为是和沈清苏有关的内容,结果是捕鲸?那么大的海面怎么捕?鲸鱼是他们想捕就捕得到的吗?

    在场的人无不疑问,甚至有人质疑,“千先生,你就放这么简陋的船下去,船上只有简单的铦和叉,我们要面对的是庞大的鲸鱼,又不是小鱼小虾,要是出了事你会负责?”

    负责?你跟千城谈负责?

    他好笑地看着这个提出疑问的人,“我虽然说想参加的人都可以去,但现在看来,你绝对不能去了!”

    “我……”这人狠狠一噎,脸色迅速酱紫,他只是想在千城这里讨些保障和好处,没想到他竟然这样说!真是丝毫情面都不给!

    “白瀚月,虽然你前两场都赢了,但……”秦琨眼神微讽地听千城解释,“自由者号是我的,我说怎么玩就怎么玩,行吗?”

    看似在征求意见,实际上却表达了绝对的占有权和决定权!

    白瀚月不在意地点了下头,目光迅速在全场划过,没有看到沈清苏有些奇怪,语气寡淡至极,“当然可以,弱者喜欢说规则,那我,只能说输赢了!”

    秦琨哈哈笑了出来,看着千城迅速沉下来的脸,临走之前说:“提醒你,永远不要把白瀚月的沉默当作隐忍,你要小心了,不是隐忍,而是他在给你挖坑呢!哈哈!”

    秦琨对千城,前一刻还是谈得来的朋友,昨天下来却不愿意和他沦为一伍了。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千城的行为有些异常,事事针对白瀚月,甚至还有沈清苏。

    这哪是王者之战,分明是对白瀚月的挑衅!

    秦琨自然是站在白瀚月这边的,正想跟着他一起上捕鲸船时,白瀚月从他旁边走了回去,秦琨奇怪地喊道:“喂,你去哪?快要开船了!”

    白瀚月却觉得好长时间都没看到沈清苏了,临走之时有些不放心,想要确保她没事后再走。

    一大批人,大部分是男人,夹着几个女人,上了千城特地给他们准备的船,有些破旧古老的捕鲸船。

    以往鲸鱼多的时候,捕鲸是一项很常见的大型活动。鲸鱼浑身都是宝,从鲸骨、鲸肉、鲸皮到鲸油,无一不是赚钱的东西,所以打渔的人冒着风险也要干这行。

    结果现在没什么鲸鱼了,捕鲸业也被禁止了,他们又从来没有捕过鲸,见都没见过,再用这些老得掉牙的武器去捕鲸?

    不是去搞笑的吧?

    千城自然没有跟他们开玩笑,他今天就让他们见识一下什么是野蛮人的力量,徒手斗鲸鱼!

    他的目标是鲸鲨,世界上最大的鱼,他查到这片海域上有一头在活动。

    千城看到白瀚月离开的身影,很快就知道他想做什么。男人坐在捕鲸船的船头,身上穿着便服,安稳如山,神情莫测,开始猜测,白瀚月和夜……有什么关系?

    虽然试探出白瀚月的确有些能力,却不能透过这些事情查出他和暗夜组织到底有没有关系!

    没关系,很快就知道了……

    白瀚月没有找到沈清苏,皱眉打了她的电话,无人接听!

    他和秦琨上的是另一艘船,秦琨见他来了,立马压低声音急问:“他们要捕杀鲸鱼,你还真的一起闹啊!”

    “闹就闹,鲸鱼而已。”

    “白瀚月!”秦琨震惊。

    白瀚月却在船快要开的时候将他推了回去,“她不见了,你帮我好好找一下,找到打电话给我!”

    “那捕鲸的事……”

    “我自然不会让他们捕到!”白瀚月只说了一句就转了身,看着茫茫的海面,心头有着抹不去的担忧。

    此刻船上只有他一个人加一个开船的舵手,而另一艘船上却挤满了人。原本白瀚月也该上那艘船,但他要做的事比较隐秘,所以独自一人在船上显得很空旷。

    这边想着事情,后面突然多出来一道气息,白瀚月眼中历芒一闪。

    “白先生……”刻意放轻的女声,曼妙婀娜的身影,女人穿着宽松,赤着脚走来,望着他的眼神痴缠而暧昧。

    一次不够,还想再来第二次,纯属找死!白瀚月心想,要是被小丫头看到了,不知道她会不会吃醋?要是这样的话,肯定会很可爱!不过吃醋的感觉不好受,他还是不给她这个机会了!

    女人走到他面前,突然生出一丝怯懦,女人对男人的那种怯懦。光是看着他的背影就有种想要臣服的感觉,等到对上他的视线,女人瞬间感到骨子一软,声音更加柔媚,“你……看到这样的我没有感觉吗?”她扯下肩头的衣服,雪白的胸口欲露未露,展现美好弧度。

    “什么感觉?”白瀚月开口,淡淡的语气带着一丝玩味,在女人终于听到他说话脸色亮起来的时候又说:“大概就是想送你下去的感觉!”

    “下去?”女人疑惑,还没反应过来,“嗵”地一声栽下了水!

    舵手听到落水的声音连忙跑了出来,“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人呢?”

    白瀚月勾了勾嘴角,这个船上都是千城的人,这个认知让他有些不爽。舵手跳下去救人的时候,他在捕鲸船上转了一圈,摘掉三只监控。

    射击场里疏忽了才被千城拿到了监控,第二次就不可能了。将监控扔进水里,白瀚月从口袋中掏出一瓶小指甲盖大小的试剂瓶,捏着在阳光下打量了一眼,碧绿色的干净通透,嗯,像她的眼睛。

    却比不上一丝一毫。

    用拇指打开的时候,白瀚月突然嗤了一下。

    这个东西是华夏从一个小国科研基地秘密购买的,据说价值不菲,却不想在带回来的路上,突然被这个小国当地的残余反派党劫走。

    这些残党给这个小国造成了好些年的困扰和混乱,于是国家让他们把这试剂抢回来,顺便将这些残党清理干净。

    能和自己国家抗衡这么多年的残党,自然不是简单货色,岂止不简单,可以说相当棘手!

    不过对上他们就显得不够看了。

    在此过程中,白瀚月意外地受了点伤,幸运地被小丫头心疼了,全都是因为它,这瓶绿色的试剂。

    他将它倾倒在船的边缘,就开始坐等结果,手机一直放在眼睛底下,比这个结果更重要的是小丫头去了哪里。

    舵手将女人救上来的时候就发现白瀚月坐在椅子上老神在在地晒太阳。

    这是他看到的,却不知道白瀚月一直在等电话。

    绿色试剂有种奇特的功效,白瀚月的捕鲸船附近渐渐跳出一条条鱼,越来越多……

    秦琨进了自由者号就开始找沈清苏,找了几遍都没找到,正想打电话跟白瀚月说这个情况时,就看到一个突然摔倒的女人,“你没事吧?”他忙将她扶起来。

    李绮念低着头眼睛闪了闪,机会终于来了!“没事……谢谢!”她将他推开,身子又软了下去,人也跟着昏迷了过去。

    秦琨无奈地将她抱到了医院,得知她只是低血糖时,正准备离开。“先生……”李绮念“适时”醒来,“谢谢……请问您是?”

    ……

    沈清苏在闻到迷药前就感受到了危险,不过将计就计才“晕”了过去,兜兜转转,她倒想看看他们在玩什么把戏。

    千城抱着她从一条隐秘的通道将她送到自己房间的大床上,这让沈清苏有些讶异,搞什么鬼?难道他也动了什么歪心思?

    她才不相信每个人都对她这么小的身体有感觉,好在千城也只是站在床边复杂地看着她,什么也没做就离开了。

    沈清苏一个人躺在床上却不敢妄动,谁知道千城这么狡猾的人有没有设了什么圈套让她钻!所以她闭着眼睛认真感受四周。

    脚步声越来越远,没有折回,很好,看来他是真的走了。

    没有呼吸和心跳声,很好,没有活人在周围。

    没有监控器运转的声音,也很好,千城应该没有变态到在自己的房间装监控!

    危险排除后,沈清苏立马就从床上翻了下去,好个千城!终于被她逮到机会了,看她不把你的秘密都揭出来暴露到网上去!

    沈清苏还惦记着千城把她和白瀚月……的视频乱发给别人,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第一眼就注意到桌子上放的一堆文件,她可没忘记千城看了一本文件后就变得不正常起来,这让她格外好奇。

    文件里写了什么?她走到桌前翻看了起来,翻找了半天才看到一本比较符合情况的,她的资料。

    不过上面明显被撕了好几张纸,她蹙了蹙眉,又弯身把纸篓里面的东西倒了出来,可惜都是些废纸,找不到。

    该死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沈清苏又翻开他的抽屉,扯开几个都没发现有什么重要的,很好,千城这个人够谨慎,没有什么把柄让她抓!

    她在房间中转了一圈,突然停下脚步,倒退回去在黑色的地毯上踩了踩,里面有东西!掀开地毯就发现红色的木板之上有一块显眼的方形区域,让她懊恼的是,锁住了!

    沈清苏咬了咬牙,突然想到白瀚月跟她说的脚环的其中一个用处,眼睛一亮,立即把脚伸了出来,顺时针旋转三圈,转出一根银色的针,沈清苏将针插进锁孔里捣鼓了一阵。

    开!

    早在她进这间房的时候就隐约感受到其中的危险,现在一看,千城竟然在他自己房间的地板里埋了一个定时炸弹!

    想到这里,沈清苏眸光幽幽地又给锁了回去。还剩十七个小时,十七个小时根本不够他们行驶到下个港口或者返回。

    所以千城是想把所有的人包括自由者号都炸了吗!可恶!千城,还真是小瞧了你!叫我们比赛半天是给你看着好玩的吗!

    沈清苏站了起来,又翻起他床头前的柜子,找到润滑油一瓶,套套两只,这是什么东西?沈清苏戳了戳,新的情趣用具?怎么玩的……靠!她连忙将手收了回去,扯了张纸巾擦干净,可别沾染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说实话,除了碰白瀚月,其他人都恶心。

    这么想着,她把两只干净的套套装进了口袋里,脸上再自然不过,心里则打起了小九九。

    没过一会,门外突然传来脚步声和压低的说话声,沈清苏忙在床上躺好……

    千城的捕鲸船行驶了大约两个小时,别说是鲸鱼,诡异得连条活鱼都没看到!这让他身后的人开始小声议论起来,说好的捕鲸呢?

    影子都没看到!

    千城已经有了不好的预感,走到船尾,就看到白瀚月的船在后面调了头!而他的船周围,海浪奇怪地波动,“望远镜拿来!”

    有望远镜的人都拿了起来看过去——

    鲸鱼!

    鲸鱼就在他的船边游动,喷着水的,露出来整个背鳍的,似乎极为欢快和顺从,甚至不仅是鲸鱼,很多鱼都朝着他那边涌了过去,像是紧跟在主人身后的乖狗狗。

    他做了什么?

    白瀚月不过把绿色试剂洒了下去,作弊?是啊,你们有这个能力作弊吗?能弄到这种试剂、敢把它随便倒下去吗?

    所以他有这个权利说输赢!

    千城有种狠狠提起一口气却被憋在胸口排不去的憋闷感!呼,他吹了出来,白瀚月,没想到还是小看了你!

    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输在哪里!

    周围的人已经为白瀚月船边的鲸鱼欢呼了起来!它们在表演,好有灵性!大概有五头左右,头尾相连将他的船包围起来打转,随着他的船前行。

    沈君仪站在千城的船上开始后悔自己刚刚为什么没有上白瀚月的船,看着他孤单影只,她觉得他像一个孤身奋战的英雄!

    他需要自己去陪!

    沈君仪也不想想,他的船你想上就能上吗?当然你也可以偷偷地上,然后估计就会变成船上这个女人的样子。

    淫声浪语间歇响起,女人和舵手在船舱里无意识且失去控制地翻滚了起来,连外面发生了什么都不知道。

    白瀚月不等船停稳就跳了上去,走了两步又退了回去,将鲸鱼赶走才匆匆离开。

    千城他们回来的时候就发现一头头庞大的鲸鱼迅速逃遁的身影,事实摆在眼前,他又输了!即使白瀚月一句话都没说,没有挑衅也没有示威,离开得异常迅速,他却觉得脸上一阵的火辣辣。

    不是输不起,而是还没开始就输了,甚至他还不知道输的原因!

    宋昱宸现在已经不在意这些事情,一想到事后沈清苏就是自己的,他的心中就忍不住一阵阵激动,连骨子都开始叫嚣起快意!

    沈清苏的手机已经在白瀚月的不断拨打下变得没电,秦琨这个时候却已经将白瀚月的交代忘得一干二净,和李绮念从天南谈到海北。

    李绮念的确是个人才,否则也不会哄得宋兰溪都信了她……

    沈清苏没想到进来的是沈君娅和一个陌生的男人,透过眯起的缝隙,她看到她神情鬼鬼祟祟的,“快点,我大哥说那个千城快要回来了!再不动手就没机会了!”

    “娅娅小姐想做什么?”男人问。

    “废了她的右手!我让她再也弹不了钢琴!”

    “是的!”男人答应,走到床边刚弯下身子,沈清苏正准备采取措施时,沈君娅连忙又说:“等等!不止是右手!她会四手联弹,一只手弹琴肯定也不在话下,左手也要废了!”

    沈清苏闭着眼睛气笑了,从来没有见过是非观扭曲成这样的小孩!

    指望她知道对错?还不如指望她再来帮她一个忙……

    男人扭头过来正要动手时,突然对上她碧绿的眼睛,吓了一跳,瞳孔还来不及放大,就被她重重一掌劈晕了过去。她得意地在心中对傻烟说:“怎么样,这两天吃得够饱吧!”

    傻烟打着嗝,【根本停不下来!】

    沈清苏无语,对上沈君娅充满怒意的小脸,她慢慢走到沈君娅身边,“呀,笨蛋,你怎么又凑了过来!”

    “你才是笨蛋!”沈君娅立马反驳,让沈清苏对付起她都有些没劲,该这样反应吗?她看到这样的自己不知道害怕吗!还有一嘴还一嘴的!

    果然是“不谙世事”的小女孩,沈清苏捏了捏她的脸蛋,此刻她终于明白为什么他们都喜欢萝莉了,又萌又软,有保护的*,也有欺负的*!

    满满的恶意,沈清苏让她挣不开,“乖,别动,姐姐保证不欺负你!”

    “臭哑巴,我比你大!”沈君娅又还嘴,扭头,“你放开我!臭哑巴,你怎么这么讨厌,怎么不去死!”

    沈清苏目光一深,“那你怎么小小年纪这么恶毒这么残忍这么让人恶心!”

    “你!”

    “我怎么了?”沈清苏眉眼一弯,哄小孩子的语气,“帮姐姐去办件事好不好?”

    “我才不要!”小孩子的语气。

    沈清苏乐了,“无须你同意!”话落,沈君娅就倒在了床上。

    第二次,偷梁换柱。

    听到外面着急奔来的脚步声,沈清苏将地上的男人拖到了角落里,自己也跟着掩了进去。

    推开门的人一进来就说:“白瀚月回来了,主子叫我们快点准备!”

    来人带了根绳子,“就是这个丫头?”一边说一边将沈君娅捆了起来。

    “是的吧!动作利索点!”第二个人催促,着急地在门口看来看去。

    沈清苏听完他们的对话就放心下来了,乐得笑容一直没从脸上落下去,竟然不认识她?那好玩了,她肯定要跟过去看看他们想做什么!

    她却不知道白瀚月这个时候都急得想要杀人了,揪到聊天聊得嗨皮的秦琨时,差点没将他扔进海里。

    小丫头去哪了!

    千城这个时候出现在他面前,不急不忙地通知他,“第三场比赛你赢了,只不过你赢得这么轻松让我很不爽,所以第四场是你一个人的赛场,没人陪你比!赢了,这个自由者号就是你的!”

    白瀚月没心思和他再说这个,推开他就要走。

    “你没意识到我的自由者号有多大吗?还有,你不好奇第四场比赛是什么吗?”

    白瀚月停了下来,后背挺直,眯眼终于想通沈清苏为什么不见了,他转身,淡然不惊,“第四场是什么?”

    “王者,冷硬而残忍的心,使得他们杀戮;优雅而得体的仪容,使得他们绅士;强大而高高在上的地位和能力,使得他们像个野蛮人一样,蔑视万物!那么,最后一场,深情而独占的*,使得他们……难逃美人关!”

    “所以第四场,英雄救美的游戏!”

    英雄救美?众人一惊,白瀚月的“美”是谁?沈君仪惊疑不定,打量四周发现沈清苏果真不见了!

    该死,这个小妖精又要给白瀚月惹麻烦!

    白瀚月跟着千城走进了游泳馆。

    之前还是游泳馆,只不过这两天千城被逼急了,一逼急就跳墙,一跳墙就做些不可思议的事情。

    好比他把游泳池改造成泥潭,放进十来头鳄鱼,两条巨蟒,昨晚特地空运过来的,再将两个死去的墨西国女人尸体丢进去——

    野兽们乖了。

    现在大概又饿了,在泥潭里直蹿。

    所有人都跟着进来了,千城生怕这样绝无仅有的场景有人会错过,特地派人去把所有人都请来了。

    白瀚月的戏怎能不看?想看他在泥潭中救人吗?想看他有可能被鳄鱼蟒蛇咬住缺只胳膊断条腿吗?想看他狼狈地在泥里面淌过来淌过去吗?

    或许能看到这样清冷无双的白瀚月消失在这个世间呢!

    都来看吧!

    白瀚月注视着眼前巨大空旷的游泳馆,没有在意千城的想法,他只是在考虑该怎么救她,连自责都来不及。

    沈君安鼻青脸肿地走进来,其实千城想做什么事情他多少知道点。早在他把那样的视频交给他时,两人就统一了战线,变成了一个壕沟里的战友。

    沈清苏被迷倒带走他看到了,所以娅娅在他耳边念叨着要废了沈清苏的手时,他就说可以派个人过去。

    他不知道沈君娅正是好奇心特别重的阶段,废手这种好玩的事情她怎么舍得错过,死皮赖脸非要跟着那个男人一起去。

    这下好了,被沈清苏反转了。

    他们都不知道。

    所以当女孩被人从游泳馆馆顶慢慢放下来悬在泥潭中间正上空时,沈君仪发出惊呼:“沈清苏!”

    于是所有人都失声喊着沈清苏。

    这个时候沈清苏刚刚洗完澡重新换了身衣服走进来,一进来她就发现有人叫自己,有些讶异,她什么时候这么红了?

    还有这门口挤得水泄不通的,能不能让她进去?

    本尊在这里啊!

    隔得有些距离,况且女孩昏迷着垂着头被倾斜下来的乌发掩住面容,连白瀚月都没看清这个女孩是谁!

    他急疯了,也气狠了!

    千城竟敢这么对她!白瀚月抬头看到女孩被吊起来的双手,后背都有些颤抖!

    沈清苏连白瀚月的边都没看到时,沈君娅醒来了,可惜有人用胶带封住了她的嘴巴,所有的尖叫和救命都堵在了嘴巴里!

    她拼命地挣扎起来,身子使劲扭曲。

    白瀚月也确实是急怕了,没发现女孩的异常,这么疯狂的像虫子一样扭动的,沈清苏会做出这么难看的动作吗?就算吓死也不要丢脸!

    他没发现,所以不等千城开口就急得要下泥潭。一只鳄鱼趴在泥潭边张着嘴巴似乎在等他跨进来!

    众人发现这般场景,面容都扭曲起来,这是白瀚月吗?不是吧?他们有些不确定,白瀚月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

    他的冷静呢?

    他的风华呢?

    他从不向别人低头的节操呢?

    统统溃败,一塌糊涂,甚至有些狼狈,自从眼里装的不再是天下,而是她。

    就变得有些可笑,沈清苏挤进来的时候有些讽刺地看到这般场景。

    白瀚月,别这么没出息!

    宋昱宸沈君安惊得眼神有些发直,千城没想到效果这么好,哈哈大笑起来,“白瀚月,你知道这英雄自古难过美人关,红颜祸国也害人,如果你真这样救了她,这王者,就失去了尊严和气度!”

    第四场就是一个局,无论他是赢还是输,赢,就说他没威严,输,就说他连自己的美人都救不了!

    白瀚月却义无反顾,从始至终,他想要的是王者的称号吗?想要的是自由者号吗?

    他想要的,不过是让她开心。

    他踏上鳄鱼的背,身上带着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即使真如千城所说,失了些尊严和气节,可女人们还是感动得要死,心想着要是被绑在上面的是自己该有多好啊!

    千城得意的笑容刚刚升起,就听到身后一道声音,如同一股清泉漫进沸腾的热水里,带来的却是更大的震惊!

    “对不起,我不是妲己,也不是褒姒,所以让你失望了!”

    是沈清苏的声音!

    众人嗖嗖嗖将视线投射到她身上,“沈清苏,你怎么在这里!”沈君仪喊出声,大家跟着再次明白,原来她才是沈清苏!

    白瀚月听到声音也豁地一下转身,讶异地看着突然出现的她,上上下下打量,发现她换了衣服。此刻她穿着一条青色的连衣裙,斜挎着一只小包,包里好像装了东西,他抬头撞上她的笑容。

    “白瀚月,你怎么出去一趟就变傻了,眼睛也不好使了,那上面是我吗?我会这么难看吗?”沈清苏懊恼不已,将他拉了回来,“啧,果真傻了,手心都出汗了!可怜的,我看你是白担心了!”

    白瀚月感觉心脏落了回来,又好似没有落回来,明明上一秒还以为她在上面被吊着,结果下一秒她就过来将他从泥潭边缘拉了回去,认真地对着他说:“你死定了,你连我都认错了,还有什么比这个更伤心的事吗!”

    白瀚月紧紧地抓住她的手,紧得沈清苏拧了拧眉。

    千城的笑容凝滞,抬头看着上面快要被吓傻的女孩,沉声喝道:“她是谁!”

    沈清苏回头看了面色阴沉的沈君安一眼,“啊,那是沈君娅呀!大哥,你是不是该去救她?游戏还没结束呢!”

    ------题外话------

    求留言留言留言~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重生之萝莉学霸娇萌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习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习颜并收藏重生之萝莉学霸娇萌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