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8 盆满钵满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沈君安只是来看看而已,并没有参赌的意思,他觉得自己最近运气不好,这会情绪低落、心情也暗沉,这样的状态要是上了赌桌,不剁手恐怕都下不了台。

    和宋昱宸谈了一段时间后,他就冷静了下来,渐渐理清混乱的思绪,回归理智。

    沈君仪一进来就被这里的富丽堂皇迷花了眼,被众人那种撒钱的气势一激,她就亢奋得难以自控。没经脑子就这么问了沈君安,使得他有些尴尬,众目睽睽之下,他正犹豫着怎么拒绝。

    “君安你还带着伤就不要玩了!”宋昱宸转着拇指上的戒指,目光从旁边的沈清苏那里轻轻划过才落到沈君安身上,淡淡开口。

    白瀚月想挖了宋昱宸这双乱瞥的眼。没过一会他轻笑了一下,从沈清苏身后走了出来,在沈清苏的讶异中将她抱坐在身上,宣告所有权!

    这个男人幼稚了,秦琨撇嘴微酸。

    沈君仪却有些不甘心,在慢慢地明白沈清苏和白瀚月的关系后,她的恨意越来越浓重,只不过宋兰溪跟她说了很久,她才忍了下来。

    看到沈清苏都坐在了赌桌上,她就更不甘心,赌,这个臭丫头会吗?人小鬼大,她不是该和一群小屁孩玩泥巴吗?怎么哪里都能看到她!

    沈君仪却是会的,以往跟在宋兰溪身边看了不少学了不少,时不时的也会陪着沈君安和他的朋友们玩两把。虽是小赌怡情,但规则都是那么回事,到了这里也就是筹码变大了而已。

    筹码很大,十万起注,下注额也不封顶,千城定了无限下注的玩法。

    虽然秦琨说白瀚月的钱很多赢不完,但他还是想趁着这短短的时间多赢一些,最起码把这几天在自由者号上的所有花销都赚回来!

    来一趟华夏,总不能亏本吧!

    和胤别有深意地看着众人,他只是来凑个热闹的,输钱赢钱都不在意,反正他只带了一千万。这会发现对上的是沈清苏,他原本抱着必输的心情瞬间倒转了,还不一定会输!

    沈清苏一来就放出此等大话,说什么只要十万的筹码就够了,瞬间被三个男人看穿,光是底注就要十万,她把其他的筹码推走,是不准备下注了吗?

    连这个都不会,也就白瀚月可以笑着纵容。

    这个时候,宋欣悦从人群中走了过来,在众人的视线下,步履妖娆、摇曳生姿。在千城张开双臂的时候,倚进他的怀里,咯咯笑了起来,面色生春,和他耳语了两句。

    千城不知道听到了什么,哈哈大笑起来,看了对面沈清苏他们一眼,突然生出得意。白瀚月抱的是动不得的女孩,他抱的可是能为所欲为的女人。

    宋欣悦外表再坚持,到了床上就彻底变了一副样子,倒是让千城惊讶,难怪宋昱宸会把她送来讨好自己。

    沈清苏奇怪,这两人什么时候勾搭到一起了?

    白瀚月感受到来自千城的挑衅和示威却毫不在意,一边神色不明地玩着她的手指,一边想着下了自由者号该怎么做。

    宋欣悦一靠近千城就忍不住给和胤身后的和蕙臻甩了一个炫耀的眼神,怎么样,男人还是要在床上才能抓得紧!

    想和她斗,真是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和蕙臻这种小处女不是对手,沈清苏这种稚女更不是对手!

    只是白家宴会一事让她不敢也不想靠近白瀚月了,况且她此刻已经钓到了千城,要不然她也想试试这个男人是不是也能在床上被她俘虏……

    宋欣悦忍不住想象了一番,却在回神之际对上沈清苏的目光,她的眸子极为幽深,看得她心中一怵!

    沈清苏呵呵一笑,在白瀚月的手臂上捏了一下,宋欣悦连她的男人也敢肖想,都怪这个男人长得太招人!

    白瀚月不明白她为什么突然捏他,自然不知道她那一瞬间升起的危机意识,否则肯定会高兴得将下自由者号后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

    众人自有一番不为人知的心理活动。

    没过两分钟,穿着黑色制服装、手戴白色手套的的美女荷官走了过来,在六人面前鞠了个躬,神态严谨而公正。

    听说荷官身上有很多猫腻,沈清苏看着这个双手像变魔术一样洗着牌的女人,哗啦啦的声音响在耳边,她想,要是玩掷骰子比大小的话,她肯定赢定了。

    别忘了她的耳力惊人。

    可惜不是,扑克牌她虽从来没有接触过,但她脸上的表情淡定如初。

    秦琨转着筹码,抬眼问大家,“玩什么?”

    玩什么,五个人都看向沈清苏,沈清苏摊了摊手,“随便你们!”反正她都不会,现在倒是可以涨些见识,“白瀚月,要是我把你的钱都输光了怎么办?”

    白瀚月理所当然地回:“放心,输不光的!”

    沈清苏却皱眉,“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意思是我平白无故地输了你那么多钱,拿什么还给你?你应该不会预谋着让我以身相许吧?”

    她不说还好,一说反而提醒了白瀚月,只见他的笑容期待,“嗯,那你多输点!”

    沈清苏郁闷,她才不会输,无论到哪里都不会输!这样想完,她的脸上就闪过志在必得,看得千城心里有些没底,“你们两个在一起准备对上我们吗?这样不合规矩吧?”千城主要还是担心狡诈的沈清苏同白瀚月一合作会变得更加难以对付。

    “我都说了,他是拿钱的,我才是和你们玩的!”沈清苏扬眉,“怎么,不把我放在眼里!”

    “放,很放在眼里!”宋昱宸这个时候低笑了一下。

    美女荷官洗完牌突然笑容可掬地说:“按规矩,就德州扑克吧!”

    顺时针方向上的每一边桌子上,依次坐着沈清苏,宋昱宸,千城,秦琨,和胤。五个人,德州扑克恰如其分。

    正好大家都会。

    只有沈清苏不会。

    和胤是看出来沈清苏不会了,他没有像千城和秦琨两人想那么多,以为这丫头在咋呼,他就觉得沈清苏怎么可能什么都会!

    才十岁而已!她要是有什么东西让他震惊的,大概就是她身上那股子骄傲和自信了。

    至于其他,他还真的没怎么放在眼里。

    和蕙臻垂着眼皮看起来乖乖地站在一边不声不响,手里却捏着手机,一掌心的汗。

    刚刚沈君念给她打电话了!

    继那么久没有音讯之后,突然打过来的电话将她吓得半死,那会她还做贼心虚,想着怎么和宋欣悦抢男人,沈君念就这么淡淡地将电话打给她,却只叮嘱了一句话:把他妹妹看好。

    这个看好是个怎么看法?

    不让她受到欺负?她怎么觉得倒是沈清苏把千城,连同沈家的人都欺负了个遍?

    不让她和白瀚月靠近?哦,那也晚了,看他们如胶似漆的样子,还不知道已经发展到了哪个阶段!那么小,真是不要脸!放这样的女孩在沈君念身边,她还不怎么放心!

    谁知道沈清苏的三观是不是正常的,万一她把自己的君念也祸害了怎么办?

    贱人就是虚伪,她在计划着和宋欣悦抢男人、一边又舍不得放下沈君念的时候,有没有想过谁才是不要脸的那个!

    白瀚月一看到沈清苏脸上划过的不解表情就知道她不会玩德州扑克了,眼里浸满笑意,他就这么静静地看着她,看到她霸气地把筹码全都推了出去。

    德州扑克少了两张王牌,只有五十二张牌。荷官首先给每位玩家发两张牌作为底牌,也就是暗牌,再陆陆续续发五张公共牌放在桌子中央。这个过程中,玩家从庄家开始先后下注、加注或者盖牌放弃。

    玩法很简单,通过手上的两只牌,有选择性地从桌子上选择三到五只牌配对,同花大顺,同花顺,四条,满堂红,对子……牌面定输赢,持大牌者胜。

    德州扑克想学的确很简单,学精却是很难,再和这群人精对上,又是一场心理较量。

    只不过斯诺克是和白瀚月进行较量,德州扑克,他们却对上了沈清苏这个十岁的女孩。说真的,到现在为止,他们屡屡会忘记她的年龄,会被她的容貌和气质惊艳到,也会被她身上的自信和傲气震惊到。

    沈清苏只抛了个底注十万的筹码,所以是最少的那个。千城一上来就压了一百万的,秦琨次之八十万,宋昱宸五十万,和胤没有逞能却也是二十万。

    沈清苏眼睛发光,光是底注就有那么多钱,第一局要是能赢就好了。

    她把牌打开,一脸装模作样还愣是谁也没看出来。唯独白瀚月在她身后眼中笑意渐深,好一手烂牌,梅花2和黑桃3,而桌子上的公共牌是红桃4黑桃9梅花10红桃J方块K。

    无论她怎么配都配不出牌来。

    沈清苏看着他们一个劲地加注,学霸也有不会的东西,开头她有些犯难,回头看了白瀚月一眼,“你在笑?我的牌面怎么样?很好吗?”

    不,你错了,他笑只不过希望你输惨点,好把整个人都输给他。

    沈清苏却在白瀚月要开口时伸出手指点住他的唇,“算了,你别说,让我自己看!我就不信我看了以后还不会!”

    她压低声音说话,周围的人都没听到,等到再抬头时,已经轮到她下注。顿了顿,她将牌盖了起来。

    放弃?几个人都惊讶了一下,看来开头不顺啊!

    沈清苏并不知道自己的牌怎么样,但她第一局的确不会,自然不会跟着胡乱下注浪费钱,万一打不过他们怎么办!

    所以她理智地扣上了牌,看着他们。

    四个男人不停地下注,已经追加到三百万,好像牌面都不错的样子,实际上有的人在强装,有的人在犹豫,有的人胸有成竹,有的人在观察对手。

    强装的自然是秦琨,他紧跟千城而上,千城下一百万,他就下一百万,下两百万,他也下两百万。这么猛的势头把犹豫的和胤吓退了下去,他不敢继续跟加了,他只有一千万。

    他还想着从沈清苏那里赢两把,结果第一局她只下了个底注就盖牌了,啧,赢了也只有十万,不赢也罢。

    只不过第一局他就输了一百万。

    沈清苏看出宋昱宸在琢磨他们的心理,貌似能通过他们的牌桌形象大致猜出他们的牌有多大。

    结果强装的秦琨特别有能耐,持着比沈清苏还要烂的一手牌竟然跟千城死磕上!

    绝对死得不能再死!

    宋昱宸跟了两轮也犹豫了,他约摸着自己的牌大不过千城,果断盖牌弃,输掉五百万。

    两人加到一千万的时候还没个底,荷官锤子一敲,“可以花五百万选择让对手开牌或者继续这么下去。”

    千城觉得没意思,秦琨打了兴奋剂才这么死死咬着他吗!他本意不是想赢他而是沈清苏,所以他花了五百万让秦琨摊开了牌。

    秦琨脸一抽,将红桃A和梅花2露了出来。

    “切!”众人鄙夷他这烂牌。和胤哈哈一笑,“秦大少,那么烂的牌你不扔了一直跟注,你这是急着送钱吗?待会也给我送点好不好?”

    两千万,秦琨已经把口袋掏空了,大掌一拍,“白瀚月,借我钱!两亿!”

    沈清苏讶异地看着他,他是吃了枪药这么冲吗?输了那么多钱眼睛都不眨一下的!

    秦琨的确吃了枪药,瞧瞧这周围,谁没个女人女孩抱着,只他一个孤家寡人,他突然感觉寂寞。

    很寂寞!

    感情上太能自控不是好事,最后却亏到了自己,心也会痛,虽然没那么厉害,却空荡荡的没有归处。所以在赌桌上,他失控了起来。

    无论在哪里,总要放纵一下自己才好。

    白瀚月发现了他突然发神经的原因,大概就是自己这么高调的秀恩爱刺激到了他,很好,效果起到了。

    钱也是不借的。

    沈清苏也不想把钱借给他,借了再把钱都输给千城吗?瞧千城这手气,红桃Q红桃A,配上梅花10红桃J方块K,最大的顺子。

    和胤是第二大的,却被他们俩早早吓退。

    沈清苏笑吟吟地对秦琨说:“不用借钱,把身份证压下来换筹码也是可以的!”

    秦琨着实一愣,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别说嫁人,这还没长大呢,还没怎么样呢,她就开始偏袒白瀚月了!钱都舍不得借,他还不起吗!

    这丫头,忘了之前他说过的带她来赚钱吗?现在怎么回事,在白瀚月怀里窝成小猫一样,跟他如同陌生人了?秦琨突然有些不甘心,明明之前还说是他朋友的!好大的骗子!

    也不知道白瀚月这个感情白痴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有能耐了,竟然把小泥鳅般的她都哄到手了!

    秦琨自个别扭成了麻花,脑袋一抽就把身份证掏出来交给荷官,“帮我换两亿的筹码。”

    千城第一局就大胜,宋欣悦开心地将一堆筹码揽到跟前数着,好似这些都是她的钱。

    等到美女荷官再次洗牌的时候,沈清苏眼睛一闪,不着痕迹地看着她的手,行云流水的洗牌速度。第一局她不知道怎么打,什么都不知道,第二局就不一样了。

    她知道牌面大小知道规则了,也就知道记牌了。

    千城有没有出千她不知道,出了她也没办法,这里都是他的人,荷官也是,第一局让他赢是规矩也无可奈何。

    但接下来……他会出,她也会,他靠的是手段,她靠的是真真实实的记忆力,过人的记忆力。

    几张牌再次发下去还没下注时,沈清苏已经知道了他们手中的牌面。

    打开自己的,啧,可惜!宋昱宸最大,而自己又是烂牌。看来千城并没有耍赖,如果每次都让他自己抓到好牌,反而不能服人了。

    白瀚月看她再次把烂牌扔了出去,输了第二个十万的底注,笑了笑,“怎么不跟?拿钱镇住他们,他们不一定有胆量跟到底。”

    沈清苏幽幽地看着他,“我傻啊,要是他们的牌实在太好让他们有这个底气不弃牌,最后输得还不是我。说实话,你有没有在背后诅咒我抓到烂牌,要不然我的运气怎么会这么差?”

    白瀚月眯眼,慢半拍地说:“你猜!”

    沈清苏嘟嘴郁闷,她才不想靠着白瀚月的钱有底气,可牌太臭她又实在无计可施!

    男人这个时候却趁机而入,“虽然我没有诅咒你的牌,但是我就没输过,一次也没有。”

    “所以呢?”沈清苏看着他们斗智斗勇,漫不经心地说,思绪还没转开,男人身上的气息就传了过来,他的呼吸也窜到身上,耳朵一热就听到他说:“所以我的运气很好,你要不要好运?”

    “嗯?你能把好运传给我?怎么给?”

    “……亲我!”

    “啥?”

    “亲了我就有了好运,那么简单的事情不想要吗?”

    沈清苏咬牙切齿,“白瀚月你这个泼皮无赖,我才不相信你的鬼话!”

    于是第三局输得很惨,她还扔了一百万的注进去。沈清苏有些坐不住了,在白瀚月的腿上扭来扭去,大有辗转反侧的意思。

    白瀚月气一沉,勒住她的腰,“别乱动!”

    “呼!”两张牌又发过来的时候,沈清苏小手按在上面,天灵灵地灵灵,一定要是好牌!

    算了算了,与其相信这是好牌,还不如相信亲一口白瀚月会带来好运。她有些自暴自弃,在大庭广众之下,在白瀚月还没做好准备的时候,豁地一下扭头,“吧唧”一下亲在他的脸上,留下湿湿的口水印。

    她是故意的,谁叫他这么闷骚!

    沈清苏得意洋洋地揭开牌,呀!还真是好牌!

    好牌来了,时来运转,不知道桌上的另几人是过于惊讶她刚刚的行为才连连失手,还是真的被白瀚月抢走了运气。

    总之,等秦琨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堆成小山的筹码已经变成了平原。而千城这边,宋欣悦数好的筹码已经没有多少了!和胤跟在沈清苏身后倒是赢了两把,把之前输的钱都赢了回来。

    宋昱宸的筹码一直放在底下的抽屉里,让人不知道他输了多少,从沈清苏这里倒是能看出来肯定不会少到哪里去。

    洗牌时沈清苏记牌,发牌时她就猜牌面,下注的时候她就根据自己的牌时多时少,让人摸不到头脑,也弄不清她的打法。

    德州扑克的关键打法,一要有自控能力,什么时候该弃牌什么时候该加注,自己心里要有数,不能逞能也不要死磕。这点秦琨需要谨记,否则他也不会输得这么惨。

    第二需要观察,不停地研究对手的打牌方式、言行举止和不自觉的小动作,会越打越顺。这一点宋昱宸做得很好,他研究了千城和沈清苏很久,慢慢摸清了些门道,靠着这些正在反败为胜。

    他不知道,这是沈清苏给他设下的陷阱。

    第三需要变换打法,赌桌上的形象极为重要。你要是沉稳而扎扎实实地打牌,从不虚张声势的,你突然虚张声势一下,他们会惊疑不定、彻底被你打乱阵脚。反之,你要是一直松松垮垮地打牌,突然正经起来,他们也会被你咔擦下去。

    心理战,沈清苏打得炉火纯青,所以在众人的不可思议之下,大半个小时内,她已经赢得手软。

    有些没劲,看到沈君仪在后面蠢蠢欲动,她的主意就来了,伸手就给宋昱宸设了个圈套

    于是接下来的三局,宋昱宸一直在赢,只不过没从沈清苏这里赢到多少。

    沈君仪看到宋昱宸运气好起来了,跟着就有些激动。急急忙忙去换了一些筹码,虽然她不能参加,但她可以加注,替宋昱宸加注,到时候他赢的钱就可以按比例分给她!

    倒不是想钱想疯了,而是这种空手套白狼、轻而易举得来的钱谁不喜欢!谁能忍得住诱惑!

    就是沈清苏都不想停下来,要不是有白瀚月这张靠椅,还会自动按摩,她肯定已经累趴了下去。

    沈君仪一加注,宋昱宸就开始输了,全场他输得最惨。沈君仪不信邪,又猛跟了几把,把钱全都赔了进去。

    半个小时后,她脸色有些扭曲地指着沈清苏,“小妖精,你使了什么妖法!我的钱怎么都被你赢过去了?”

    “是吗?不要难过,他们的钱也被我赢过来了,这下你心理平衡了吧?”沈清苏打了个哈欠,说完在白瀚月身边低声说:“待会去你的房间睡觉。”

    男人身躯一震,开始胡思乱想、蠢蠢欲动起来。

    赌局散,千城发现自己又做了一件便宜他人的好事,让沈清苏赢得盆满钵满。啊!这种感觉真的很不爽!

    看来接下来要把他们看紧点了!

    ------题外话------

    某习从下个礼拜就正式步入考试周,要好好复习了,所以每天只能更6000,放假以后会恢复万更的,谢谢!

    下一章花式秀恩爱就告一段落,迎来花式秀智商,后面会有更精彩的故事。

    推荐《重生之公子很倾城》文/北城的北

    她,娱乐圈人人敬仰的公子,暗界的第一把交椅。

    他,贵不可言,阴冷狠毒,手握重权,执掌生死。

    她落入他怀,吐他一身脏血,害的他进浴室洗了整整三个小时!

    什么叫作死?作死就是某爷的目光忍不住的往季安言的身上凑,凑着凑着就爱上了!

    某爷:我的条件这么好,你不喜欢我,简直不正常。

    季安言:活了几千年,连个女人也没有,你摆明了不行,其他条件好,管屁用!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萝莉学霸娇萌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习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习颜并收藏重生之萝莉学霸娇萌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