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萝莉学霸娇萌妻 > 138 甜蜜的负担

138 甜蜜的负担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沈清苏这会儿感到的不是束缚,而是害怕。如同第一次遇到白瀚月那个时候,重生之初,初来乍到,她还一无所有,正处于迷茫之际。

    看到沈家那几个人对他卑躬屈膝,感受到他身上不同于她这个世界的气息,还有迅捷的身手,杀人,腹黑的算计……

    那个时候她就想着要离他远远的。

    后面也不知道是有了异能就有了胆子,还是他对她的态度渐渐在转变,总之慢慢牵扯后,沈清苏是越来越不怕他了。

    发展到现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大概是他把脚环扣到她脚上的时候,那会他的眼神是温柔宠溺的,可温柔宠溺下却隐藏着说不出来的危险。

    她不怕危险,尽管傻烟在心里一个劲地提醒她,她也不理,她觉得谁诱捕谁还不一定呢!

    狼捕兔子,可以养肥了再吃,可兔子捕狼,这只兔子只能每次拔拔他的毛,踩踩他的尾巴。

    这下踩火了,沈清苏不知道自己给陆潋擦药怎么了。她好像就擦了一下,也是见那个齐老师杵在那里发呆半天不动手,她才想帮忙的,虽然部位有些隐秘,但她根本没有多想。

    没想到这件小事他还能给她发火!

    她咬了咬牙,推开他的手,笑了起来,“白瀚月,自大过头会吃亏的,你怎么知道我没办法摆脱你?就算全世界都是你的人,我也能让你找不到!”

    她说得笃定,也说得白瀚月心慌,连忙抓紧她的手,恶狠狠道:“你想跑了?”

    沈清苏撑着头看他,霸道的白瀚月也这么有味道,她还以为大半夜的他是来求亲密的,“我跑不跑关你……”

    男人才不想听她无情的话,猛地将她从被子里提溜出来嵌进怀里,严丝合缝,一丝不露,比掌握一切还要充实的幸福感和安全感让他轻轻喟叹出来。

    沈清苏听到这一声,满身的刺软了下来,怔怔的由他为所欲为。好舒服,她闭上眼睛,男人将下巴放在她的头顶,蹭啊蹭,收紧双臂,越来越紧。

    “对了!”沈清苏抬头想到一件事情,“你是怎么进来的?翻进来的还是小寒给你开的门?”

    “翻进来的。”白瀚月说完就看到她眼睛一亮,沈清苏带着莫名的兴奋劲,“能不能麻烦你件事?”

    “什么……”白瀚月发现每次两人谈不拢的时候,只要捋顺她的毛,她就乖了。

    “我闯祸了……”她说得神秘,“刚住进来这里没多久,我就跑错了门。也不知道怎么进去的,反正在人家家里闹腾了一番……当时我没在意就把门带上出来了,现在一想那么乱,总要给人家收拾干净啊……要不然多对不起人家!我看那家人也一直没有过来住,你带我进去一下吧?”

    “哪家……”白瀚月似有所感,她不知道怎么进去的?他让人设置的密码和她家一样的,她当然有可能进去。只是自己怎么进去的都不记得了,白瀚月怀疑当时的她是不是做了什么。

    虽然是自己的家,他却要装作不是自己的家,白瀚月有些无奈地再次从阳台翻了出去,翻进01号公寓。赫然看到一片狼藉,房子从头到尾望过去就没有多少是整洁的,折腾成这样,难怪没心没肺的她都过意不去了。

    空气中散发着若有若无的酒味,他眸光一深,她当时喝酒了?

    扫了一眼酒柜,还没怎么看清就被地上扔的到处的衣服给吸引了视线,这个时候沈清苏在门外敲了敲门,他走过去打开让她进来。

    女孩一脸笑容,谁知道她说得冠冕堂皇,什么愧疚啊要打扫啊,其实都是借口。她一进来就奔去吧台那边找酒喝,这才是她的目的!

    白瀚月发现她的行为,挡在进到吧台里面的路上,好笑,“想做什么?”

    沈清苏装着一脸乖巧的样子,“就是想看看里面是什么。”

    “你刚刚不是说要打扫。”男人低头看着她的表情。

    “急什么,那么晚了,明天再收拾!”沈清苏推他,推不动,立马急了,“白瀚月,你让我进去,我好久没有喝到酒了!”

    “喝酒?你才多大,不要喝!”白瀚月蹙眉不让,岿然不动,惹得沈清苏瞪大眼睛,“小寒不让,我哥哥也不让,到现在了你竟然也不让!偶尔喝喝酒也是有好处的,我又不喝醉,快让开!”

    其实有异能在体,喝酒又怎么了,肯定不会伤害身体,沈清苏解释不清,难得有那么喜欢的东西,没想到他们一个个都拦着。

    听了她的解释,白瀚月没有任何触动,“喝上瘾就不好了,酒能伤身,还能惑人。”他可不想看到哪天她因为喝醉了酒落入别有用心的人手上!

    上自由者号第一天的那个晚上就是这样,她喝醉的时候有点迷糊,像个没有任何防御能力的小白兔。

    沈清苏眼睛一转,突然对他笑得明媚,笑得白瀚月有些莫名其妙,心跳加速,就见她后退一步,速度奇快地跃上吧台,想要就此翻进去!

    白瀚月唇角弧度上扬,虽然她的身手近来长进了很多,越发灵活,可对他来说根本不够看,一只胳膊拦腰就将她接住,挡住了她的去路!

    沈清苏徒劳挣扎了一阵,泄气地趴在他的肩头没精打采,眼睛放在后面的一瓶瓶酒上,馋得要死,“白瀚月,你就成全我吧,我保证只有这一次!”今天晚上她已经放任自己很多次,不差这一次。

    “你还小,不能喝!”

    “那到什么时候才能喝?”

    “成年。”

    沈清苏听到这样的话较真了,“对,你说的都对!我没成年,什么事情都不能做,酒不能喝……那也不能早恋……更不能和你这么亲密!那之前的事,白瀚月你不会愧疚吗,因为你在勾引一个未成年做不该做的事!”

    白瀚月呼吸一紧,似笑非笑地看着她,“是啊,我愧疚了,所以现在要拦着你,绝对不能让你喝!至于其他的事……”他抵上她的额头,对视,视线相缠,鼻息相交,“你好像忘了,一开始……是谁先勾引谁的!”

    沈清苏气短。

    于是接下来,白瀚月将沈清苏放在他旁边的椅子上,当着她的面,挑了一支最好的红酒,在她的注视下拆封,洗杯子擦净,开酒,暗红色如血的液体倾倒出来,液体撞击杯子悦耳的声音刺激着她的神经。

    沈清苏捧着手中的温牛奶,不仅没有喝到酒,反而被逼着坐在他旁边看着他喝。时而清醇时而浓烈的酒香味飘荡在她的鼻间,她舔了舔唇,祈盼他会大发好心让她喝一口也好。

    可是一杯见了底,他都没有好心,沈清苏怨念重重地瞪着他。

    昏暗的灯光下,他看都不看她一眼,又倒了一杯,红酒色泽饱满漂亮。他的双眼只温柔地衷情他手中的酒,修长的手指执起杯脚,轻轻摇晃,嘴角擒着抹醉人的微笑,晶莹剔透的玻璃杯靠上唇瓣,轻酌慢饮起来。

    在这样的氛围中,沈清苏眼睛闪了闪,看着他轻轻滑动的喉结,不知该嫉妒白瀚月抢了她的酒,还是嫉妒酒抢了白瀚月的注意力,她捏紧玻璃杯,心里默默哭泣,倍受打击。

    她就不信他不是故意的!

    “大晚上的喝那么多酒形同慢性自杀!”这瓶酒太香,沈清苏眼见着他一杯又下去了眼睛都不眨一下就坐不住了。

    小手一伸,抓住他的酒杯,他也抓了过去,抓的却是她的手,手指在她的手背上轻轻游离。

    心中一跳,沈清苏连忙将手收了回去,他也没在意,继续倒酒。

    沈清苏总觉得今晚的白瀚月心事很重,不再像之前那样放纵她,无论她撒娇还是耍赖,他都只是意味深长地看着她,那种眼神好似在考虑怎么把她打包处理,或者拆吃入腹。

    此刻他在笑,身上的气息却无端低沉让她不敢多说话,可不代表她就要把这瓶好酒都让他灌了!

    沈清苏装模作样地喝了一口牛奶,眼睛却在注意他的一举一动,见他仰头喝酒时,她盯住他手旁的酒瓶,一跃而起,开抢!

    白瀚月轻笑,如筝瑟低鸣,在她快要碰到的时候,意态悠闲地将酒瓶推了下去——

    啪!

    “我的酒……”沈清苏一惊,似乎听到心碎的声音!

    这个时候他却迅速地按住她的腿和肩将她放倒在吧台之上。

    沈清苏惊讶地发现自己一根手指都动不了了!碧眸有些警惕地看着他,想说话,就被他堵了上来。

    一口红酒顺着交叠的唇蔓延而下,沈清苏没有做好准备承接,让一缕红色液体从嘴角滑了下去。

    好喝,沈清苏享受地闭上眼睛,似乎听到花开的声音。

    启唇还想再来点,他的唇却偏离开,追逐着顺着她嘴角滑下去的酒。

    啄到下巴时,沈清苏有些难受地抬了抬,她发现自己能动了,抓住他的肩头,眼神熏醉,“我要喝酒!”

    白瀚月理解为“我要亲吻”,唇舌只在她的下巴停留一阵就重新覆上。

    这两人说话形同放屁,什么狗屁的愧疚未成年不能做都去见鬼了,情到浓时,所有伦理道德都溃不成军……

    深夜,一只放在床头的黑色手机震动了一下,白瀚月赶在它响第二声之前将它拿了过来,接通。

    那边的声音温和稳重,却不怒自威,大约是个五十多岁的男人,“孤狼,墨西国千城那里解决的怎么样了?他不会发现你的身份吧。”

    “嗯。”他靠在床上,摸着女孩的头发,她睡在他的腿上,依恋的姿态,很沉很香,他笑了一下,叫那边的人听到,“你现在在哪?我听说你昨天匆忙赶回华夏……”

    “嗯。”显然他没有谈下去的*,让对面的男人有些无奈,却又拿他无法,“墨西国的事情没有做完,你还是尽快赶回去,不要让Arlen从中作梗,搅混水!现在的世界格局还算稳定,虽然千城和他是你的敌人,但必要的时候就是你需要帮助的人!他缺你补,他盛你打,总之这个度你自己把握,谨记一点,亚洲现在经不起动荡,必须借助黑三角维持平衡!”

    “嗯。”白瀚月用鼻音回答一声就挂了电话。

    其实在自由者号回到魔都港口之前,白瀚月就带着一队人追上了逃跑的千城,因为他发现了白瀚月是夜的秘密。

    这个秘密被谁知道都会不得好死,可千城不一样,伯尼一死,北美洲的一角就需要他去维持。虽然伯尼的儿子很多,却没有一个人有他这样的魄力,所以他是第一个知道白瀚月秘密还能活下去的陌生人。

    当初伯尼是怎么死的,正因为他发现了白瀚月身份的迹象,所以白瀚月设计将他引到Y国由Arlen亲手击杀。

    千城逃跑的路线根本不用想,他们赶在他之前等在墨西国国境,拦住他的路。

    千城看到追过来的白瀚月立马就有不好的预感,还没来得及做好防备,就被缴去了所有的电子设备,一一检查,确保没有任何关于白瀚月身份的讯息被泄露。

    一干人等很快被白瀚月的几个手下制服。

    看着云淡风轻站在他们游艇之上的白瀚月,千城不仅没有害怕,反而发出一声冷笑,“你这样的行为让我更加确信你就是暗夜组织的夜!怎么,我发现了秘密,你就想杀人灭口吗?”

    白瀚月盯着他没有说话,半天突然笑了一下,“自由者号很好……”

    千城没明白他的意思,好一会才恍然,“没想到在黑道里呼风唤雨的夜也会有弱点,讨一个小女孩的欢心不遗余力……难道你不知道她是你的对头Arlen……嘎吱吱……”千城接下来的话被白瀚月掐断在喉咙里!

    他惊恐地看着一只手掐住他的脖子就让他游移在死亡边缘的男人,头一次意识到他的强大!俊脸迅速涨红变紫,千城很快明白他的目的!

    他的手下还不知道沈清苏是Arlen外甥女的事情!

    他不让说,很可能是因为害怕被他的手下知道这个事实后,会给沈清苏或者他们的感情带来阻碍!

    千城是何等人精,迅速明白他的意思后,对上他酝酿着风雨的暗沉眸子,点了点头!

    白瀚月松手,插回口袋里,后面的秃鹫看到,疑惑地问了一下,“头,怎么了?”

    “没事。”

    千城干咳了一阵很快恢复平静,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不怕死地问:“我很好奇你们暗夜到底是做什么的!”

    他一话落秃鹫突然拔枪而起,对准他的额头!

    白瀚月挥手让秃鹫下去,秃鹫不放心,咬牙半天才作罢。

    “暗夜……”白瀚月沉吟,带着微讽,“算是黑道的一个另类,涉及的领域涵盖了药物、国防工业产品等绝大多数的高新技术产业。”

    “但真正的利益来源于不为人知的高新军事科技与生命工程、生物兵器等秘密行业,其中包括许多不能公诸于世的绝密计划。”

    千城听罢全身冷汗都冒了出来,声音带着莫名的愤怒,“看来我之前猜的生化与核武器并不算错,只是你们怎么敢!以一介黑道之力去对付……”

    “以一介黑道之力去对付整个国家,甚至成为全世界的公敌?”白瀚月笑了起来,“所以我说它是另类啊,因为它并不是单纯的黑道,它的背后站着整个国家,或者说,它是由国家秘密出面成立的黑道!”

    千城失神地后退一步,很快在这混乱的关系中抓到头绪!原来如此!

    很多国家都会建立秘密军事基地,成立秘密科研组织或进行绝密计划一类的。或是用于研究各种被世人不容的东西,或是用于不被其他国家发现、从而强大自身国力。

    像是M国就有51禁区。

    51区被认为是M国用来秘密进行新的空军飞行器的开发和测试的地方,这个地方因为很多人相信它与众多的不明飞行物阴谋论有关而闻名。

    因为一直被封闭起来,这片不毛之地开始被M*方数度选中用于秘密实验,后也用作核武器试验地,由于那里经常出现一些神秘异常的事件,民间就有了“51禁区”的说法。

    没想到华夏会有一个类似的暗夜组织存在,而且属性如此复杂!毕竟黑道在哪个国家都是被打击的对象,没想到华夏却反将其用作秘密武器!

    难怪暗夜从不参与毒品枪支交易,难怪很少见到他们的人活跃,难怪他们能得以营生并且强大……

    而这把秘密武器,就由眼前之人执掌!

    如果说黑道是私人的,千城原本对上白瀚月,以为只是对上一个暗夜组织,那么现在他和他说了那么多以后,他觉得自己对上的就是整个华夏及其同盟国!

    如何不惊!他看着白瀚月,知道的越多死得越快的感觉在他心中翻腾,现在他的人都被掌控了,“你为什么和我说这些……”

    白瀚月从口袋里掏出一个东西,千城立马惊得就地一滚,躲到一处,迅速拔枪,朝着他连开!

    一阵白烟过后,他只看到倒了一地的人都是他自己的人!“该死!”他站了起来,“人呢?”

    刚一疑惑,就被突然出现在他身后的秃鹫打晕了过去,“头,好了!”

    白瀚月拿出来的是一支细小的注射器,不同于新型生物试剂S4710的妖冶蓝色,也不同于他用来吸引海洋生物的碧绿色药剂,这次针管里的液体是黑色的,如同一管墨水。

    技术部的人称之为“记忆片段”,试验成功率高达99。99999%,五个小数位点的精确度。

    秃鹫按捺着激动看着白瀚月把药打进千城的头皮,好似能看到液体渗进他的脑皮层,抵达中枢神经,摧毁记忆片段一样。

    秃鹫上前将千城的几个手下逐一击毙,推到海里。

    “头,据说记忆片段进一步研发可以拓展功能,不仅能摧毁记忆让人失忆,还能编程记忆,让他的记忆出现假象!”

    白瀚月拔了针管站了起来,淡漠地说:“这种技术,遥遥无期。”

    将用过的注射器丢给一人,接过他手里的仿真面具戴上,清俊精致无匹的面容彻底一变,变成了一个面相极为普通的人,那种丢到人群中都找不到的相貌。

    一行人早已习惯,将晕过去的千城也推下了海,任其漂流。

    不知过了多久,白瀚月下了游艇上了岸,在海上暗礁后面找到醒过来的千城,千城醒来后在海上挣扎良久不见任何人影,这会终于看到一人,“救命!快来救救我!”

    千城记得自己明明逃到了安全地方,怎么游艇不见了,自己的人也不见了?费尽全身力气在海上挣扎,又饿又渴,就在他以为自己快要死在这里时,这个相貌普通的年轻人划着一只小船出现在他身边。

    千城忘了所有有关白瀚月的事情。

    年轻人将他拉了上去,千城四肢瘫软地躺在船上,大口喘气,“你救了我,你想要什么?”

    清晨雾下,白瀚月在船头立一支鱼竿,钓上来一条大鱼。

    ……

    华夏的天空,夜色渐渐变淡的时候,白瀚月极为不舍地将她抱回她的家中,站在窗前,他看到了清晨早起赶到这边来的沈君念。

    面无表情地戴上这张陪了他很久的面具,他走到她的床边,久久注视,弯身在她额上落下轻吻。

    小白在窝中已经醒来,这会又在阳台看到了他,大眼睛有些委屈,低呜连连却不敢上来惹他,任由他翻出去。

    白瀚月想,就连一只狼崽都知道畏强避害,她却不知道,胆大得很,令他又喜又忧,甜蜜,又负担。

    ------题外话------

    需要说一下,对于军界特种兵孤狼,他们叫他头,像是秃鹫、赤猴等人就这么叫;黑道的夜,他们叫他主子,像是小吴、齐忱等人;商界白瀚月,他们叫他先生。身份虽然多,但归根结底都是为国家服务,权力很大,白瀚月的人,除了商界的下属们,一般都知道他的身份,忠诚不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萝莉学霸娇萌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习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习颜并收藏重生之萝莉学霸娇萌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