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反派逆袭 > 第47章 救儿子(下)

第47章 救儿子(下)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周三在玩过二哥的老婆后就知道这件事情要是被二哥知道了,绝对不会善了。可他没想到周二竟然会派人刺杀自己!

    先是车里的输油管被割断,让他险些在一个烟头的燃力下跟车子爆炸成灰,他被属下救了出来,正心有余悸,却还有人开枪射杀他!

    好不容易才逃出一命,还叫他看见了那个射杀他的人的模样!

    妈的!那是周二的人,他死都不会认错!

    周二竟然要杀自己,那就别怪他也心狠了!

    周二在打听到二哥所在的位置后,便冲动地召集人马要来个先发制人!一下车就看到周二目光凶狠地对他老婆说话,周三一点怀疑都没用,就这样和周二干上了!

    场面陷入极度的混乱!

    周三也没想到没用自己的允许,会有人向周二开枪,而周二险中逃生,就发现自己的人手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完全被自己的三弟给制服住了!

    周二惊地失声道:“老三你发什么疯?!”

    周三此时又惊又怒,他举着枪道:“二哥,你别装傻了!你居然派人杀我!我不就睡了你老婆吗?你竟然为了一个女人要我的命!还好我命大逃了出来!我告诉你,我从小样样不如你,可是我不会蠢到给你第二次杀我的机会!”

    “你在胡说八道什——”周二的声音一停,他气急败坏地吼道:“你他妈刚才说什么?你上了谁?!”

    他总算听明白周三的意思,猛地抓起地上的女人,暴怒地吼道:“贱人!他说的都是真的?你们背着我干了什么?!”

    周二夫人浑身发抖,和周三一样,她方才在美容院出来就是受到了周二的手下拖进车里要杀她的恐吓!好不容易求着那个人把他带到周二面前,想求周二的宽恕,被他这样暴喝,周二夫人花容失色。

    她随时都可能吓昏过去,惨白着脸道:“老公我没有!是他逼我的!是他□我!”

    周三吼道:“你自己怎么爬上我的床的!竟然敢诬赖我!下贱的东西!”

    周二险些气绝,是个男人被当众揭了绿帽子都不可能还管得了其他事了,他掐住女人的脖子,凶狠至极地道:“你们两个混账!我杀了你们!”

    无人得知,此时二楼的毛坯房内,在地上呈现死状的厉涛在众人离开后,勉强地睁开眼来。伸长手勾住被丢在一旁的手枪,握进了手里。他已经无法站起来,拖着一路的血,一点点地爬向窗边。

    终于靠着墙壁,他站了起来。

    杀了他!

    杀了他!

    靠着强大的恨意和毅力,厉涛颤抖着手,瞄准了远处的周二。

    女人窒息地睁大眼睛挣扎着,她不断看向周三,“救……我!”

    那濒死的模样,让刚才经历了一场生死的周三内心最大的不安勾了起来,他手里的枪都对准了周二,周二吃了大惊,愤恨地道:“老三你想杀我?你竟然——”

    厉涛咬断舌头一般让自己清醒着,用尽最后的气力,扣下扳机!

    他的手却蓦地被什么碰得一抖,那粒子弹偏移了原本的移动轨迹!

    噗的一声!

    周二的脸上被溅上一片黏腻湿热的血花!

    周二惊地看过去,却是女人眼睛在死亡的痛苦瞬间几乎脱窗,她的太阳穴上的被钉了一颗子弹!

    周二猛地从子弹的方向看去,那边除了制服住自己布下的狙击手的周三的人,什么人也不见!

    周二大怒:“你竟敢真的动手!”

    兄弟二人的争斗,就这样不明不白地在封傲的计划中上演了。

    封傲跳入二楼的窗户,厉涛再也支撑不住地瘫软在地上。他捏着手枪的手指动了动,蓄积着力量想解决这个方才让他的枪法失了准头而没有成功杀死周二,反而打在他老婆的头上的人。在他眼里,这个人毫无疑问就是周二那方的人了!

    封傲可不会对此抱有任何歉意,在他的计划里,周二不会死在他手里的。

    封傲踢开他手里的枪,一把将失血过多已经呈现死气的厉涛抓在手里,原路从窗台飞身而上。

    郑宥廷看见窗台便的灯光蓦地被遮住又恢复如常,他正欲出来,就听见封傲道:“别动!”

    封傲带着已经气息奄奄的厉涛回到郑宥廷身边。

    郑宥廷已经完全适应了黑暗的双眼,在看见厉涛此时的模样时,不由神情一变。

    厉涛也看见了他,睁大了眼睛,他激动地想要说话,嘴里却不断有血水冒出来。

    郑宥廷急忙蹲在他面前,捏着他肩膀的衣服将他撑起来,出声道:“你撑住,我马上带你去止血。”

    厉涛死死睁着眼睛,他用力地抓住郑宥廷的手腕,撑着声道:“他们在、在江、都宾馆……你帮、帮我找到他们!就是死……我们一家……也能葬一块儿……”

    他心里其实再明白不过,周二不会放过他的家人的!被同样带到丰市用来钳制住自己的妻儿,恐怕在自己今天离开他们的时候,就已经遭了毒手!他不甘心啊!死,他也要拉上周二的一条命!

    可是,现在来不及了……

    “你别说话……”郑宥廷脸上有着压抑不住的痛苦,这一刻,心里对他的背叛的那点恨意也因为刚才还在自己面前活得好好的人变成这副模样而变得不值一提了,“不会有事的,我马上让人去接他们,谁都不会用事的。你撑着,你老婆孩子还在等着你,给我撑住!”

    厉涛似乎笑了,“任、任佑……你一点……都没变……没变……”

    虽然总是一副不近人情的模样,却从没变过,还是这样为人着想,还是这样正义善良。

    可他变了,早就变了……

    他的眼泪混着血水让脸上一片狼藉狰狞,他的眼睛涣散开了,郑宥廷最后只听他模糊地说:“原谅我……”

    “厉队!”

    湿重的头颅垂在他的手臂上,郑宥廷只觉浑身一冷。

    为什么会这样,他不该这样死去!不应该的……

    封傲蹲□将他抱进怀里,低声道:“时间不多了。”

    郑宥廷还是冷静的,他眼里一片沉寂,面无表情地点点头。伸手,试图将倒在手里的人扶起来,他似乎已经忘了自己身上的伤,不知疼痛地用力拉起已经没了气息的厉涛。

    封傲劈手将那人抓了起来,一手抱紧郑宥廷,道:“廷,你冷静点。”

    郑宥廷无意识地险些咬断了牙根,他看向封傲,声音在极度的克制中沙哑透了:“带他走。我可以自己走。”

    封傲只看了他一瞬,便就带着二人,往楼梯的方向走去。

    要抱着两个体重不轻的男人无知无觉地飞下五楼,对封傲来说还非易事,更何况……

    郑宥廷见他往这里走,正要阻止,就被封傲一个眼神截住了声音。

    外头似乎在混战,枪声不断,郑宥廷不知这么短的时间内外界发生了什么,封傲也没有对他解释,带着他和身上的枪口还没有随主人的死亡停住流血的厉涛的尸体,快速地向下移动着。

    外头的混战将所有的人手都集中去了,封傲带着他们没遇到什么人,停也不停地火速离开。

    直到到了远离工地的路段,才看到为防万一来而奉命驱车前来接应的阿超。

    封傲将那尸体往副驾上一丢,将郑宥廷抱进了车内,头也不抬地道:“医药箱。”声音微冷。

    阿超正因要和没气的尸体同排而心里发毛呢,听见这一声,赶紧将车内备用的医药箱拿出递给他。

    封傲的手在他胸腔的关节上试探地摸着,轻易发现他胸口的肋骨断了几根。封傲眉眼森冷,飞快用绷带缠住他的胸口固定住,对阿超道:“叫程非做准备,开车!”

    程非,是他们一群人中犯过大罪的黑道医生。

    阿超一惊,封傲的意思竟是要带这个男人去他们的大本营!

    他不敢反对,正要开车,却听一直不吭声的郑宥廷道:“去江都宾馆。”

    封傲的动作一顿,冷声对拿不定主意的阿超道:“开车!”

    阿超哦哦两声,扭过车头就往酒庄的方向开。

    郑宥廷抓住封傲,他蹙着眉头显然已经是痛极,声音也没什么气力,却是固执地道:“去江都宾馆。”

    封傲看着他,两人的视线对峙了几秒,封傲深吸了一口气,对阿超道:“掉头。让程非到我的住处候命。”

    阿超错愕非常,他不由深深看了一眼那正被老大抱在怀里的男人,这个人竟能让说一不二的老大改变主意,可见他在老大心中的特别超乎自己原本的猜测。他不敢耽搁,立刻掉头赶往江都宾馆。

    郑宥廷赶到时,终究晚了。

    他曾见过的,在那时怀着身孕笑得温婉的女人,此时脸上一片清淤,被胡乱地披了一层被单,就是死去脸上的痛苦丝毫没有减少。

    而床边被随意丢弃的,还裹在襁褓里的婴儿,脸色青黑,像被残忍虐待后丢弃的玩偶。

    郑宥廷僵在原地。

    他的眼睛死死盯着这一幕,好一阵,他猛地咳嗽起来!若不是封傲抱着他,他只怕不能支持地跌在了地上。

    郑宥廷看着母子两人的尸体,厉涛临死前的声音在他耳边回荡着,让他浑身颤抖着几乎忍不住眼睛的疼痛和脱眶而出的热泪,但他下意识地忍住了!忍受着,安静着,只有不断撕扯的呼吸泄露他的痛苦。

    封傲将他的头按在肩窝,死死地抱住他。

    这样简单的一个动作,却让郑宥廷强悍的自制力濒临瓦解。封傲听到耳边像在嘶吼却又无声的‘啊’‘啊’声,还有跌落在颈部的湿热液体。

    第一次,感受到什么叫做心疼。

    有那么一瞬,郑宥廷几乎要在他怀里崩溃地痛苦出声。

    但他还是忍住了,自虐般地忍住了。

    郑宥廷推开了封傲,急促地摸索着身上的匕首,想起那俱已被人缴获,疯了似的将一拳一拳将地上的壮汉往死里打!

    地上被打晕的两个等待周二进一步指示的壮汉,是这一出悲剧的执行者,他们残忍地将一个毫无还手之力的女人□至死,甚至连周岁不到的婴儿都不放过。

    他胸口断裂的肋骨他都不管了,一拳一拳不断拉扯这伤口,封傲只好将他抱住。

    “放开我!”

    郑宥廷在极度的失控中,胸腔像是拉风箱一样地喘息着。

    封傲看了他一眼,伸脚踢开了那两人被自己封住的穴道,在他们醒过来还来不及出声时,看也不看地一脚踩下。

    颈椎骨碎裂的声音让室内的空气都僵硬住了。郑宥廷看着那两人瞬间脸孔扭曲,在死亡的那一瞬间,他们受到了非人的痛苦,他们脑袋重重倒在地上,暴胀的眼睛溢满血丝。

    郑宥廷的眼睛睁了睁,他沉默了一瞬,无力地倒在封傲怀里。

    “是他们该死,他们该死……”

    他的声音喃喃的,不知是在告诉封傲,还是自己。

    封傲没有丝毫杀了人后的压力,人命在他曾经的世界里如蝼蚁,他手上早已不知沾满了多少鲜血,更何况是这样该死的人,还不够让他封傲在意。

    他将后续的事丢给了阿超,自己带着郑宥廷火速回了住处。

    程非已经等着他们了,处理完郑宥廷的伤口,天已经蒙蒙见亮。郑宥廷身上的其他伤口都靠养,在他们这些生死里打混的人来说还不算严重,只是他被厉涛重伤的手指,若非救治得及时,以后根本不能那样灵活地用枪或是匕首。

    封傲听后,松了一口气。

    他开口让程非离开时,程非才忍不住道:“您的伤?”

    床上已经浅浅睡去的郑宥廷蓦地睁开眼来。

    他看向封傲,封傲混不在意地道:“无碍,只是小伤。”

    郑宥廷没信,撑起自己看向他。其实封傲的伤伤在很明显的位置,右手臂整条袖子都已经被黑血染透,而自己却毫无所觉。

    程非将他的袖子剪了,他手臂上的三个弹孔就露了出来,还有周边被子弹擦破的密布的伤口。

    这是当时他闯进室内,拍碎木椅带走郑宥廷时被快速而密集的枪击弄伤的。

    郑宥廷看着程非将那三个子弹夹了出来,没有上麻醉,封傲却也只是皱着眉头,没发出一丝声音。弹孔重新又有血液流出来,程非动作利落地给他包扎上一边不怕死地道:“这要是猛点,您这条手臂以后想抱这种个头的男人,难了!”

    他说着,还看了眼郑宥廷。

    郑宥廷的脸上依然看不出什么,更没有程非想象中的心疼或是自责,他的脸色因为伤势而略显得苍白,眉头在今晚这些遭遇下根本没有松开过,只是现在痕迹越深了。

    程非不等封傲再开口赶他,交代了两人伤期的注意事项,痛快地走人。

    封傲脱了污秽的衣服,坐回郑宥廷身边。

    郑宥廷看了他一眼,往后倒回床上。今晚遭遇的事情太多太多,都快要超出他的负荷,可在封傲身边,他似乎又觉得自己的精神慢慢在恢复平静。

    他看着天花板,久久才出声:“你到底是怎样的人……你到底想要我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乃们可千万要知足哟~ 存稿君不是属猴王的,不能一天几发~~~么么!要是情况允许,我肯定给乃们加更的,我是如此如此的疼爱乃们呀~(*^__^*)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重生之反派逆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谢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谢亦并收藏重生之反派逆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