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反派逆袭 > 第48章 周家覆灭之始

第48章 周家覆灭之始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封傲与郑宥廷才刚入睡,就被一阵电话铃声惊扰。

    是郑宥廷的手机,封傲隐约听到是周管家的声音,说周老爷子急病,让郑宥廷赶紧赶回周家。

    郑宥廷问道:“出了什么事,周爷怎么会突然昏倒?”

    周管家沉默了一阵,叹了一声道:“二少爷他……去世了。”

    郑宥廷捏着手机的手蓦地用力!

    周二死了?

    是谁干的?

    郑宥廷霎时想到这两个问题,他的表情因为思考而冷硬起来。他对周管家说了马上回去,挂断通话后,便撑着身体起了身。

    昨天的衣服已经不能穿了,他换了一身封傲的衣服,准备离开。封傲也换了衣服,道:“我同你一起。”

    郑宥廷没拒绝。

    他原本是做好准备面对周二的揭穿,可没想到周二竟然死了!且听周管家的语气,他根本不知道周二与自己的事!

    这时候,他与封傲一起回周家,自然能让自己这一晚的行踪做一个很好的交代。

    确实也没人怀疑到郑宥廷。

    他昨天上午与封傲一起离开是周老爷子的意思,而郑书记在东郊被村民碰瓷勒索的事情还闹得不小,几乎是整个丰市领导层都知道的事了。当时是郑宥廷通知人来的,那么多人看着两人一同离开,如今又一同出现,又有两人的关系,之前在封傲住处里能干些什么不言而喻。

    周家人在这紧急关头没人怀疑到郑宥廷的身上。

    周管家看到他和封傲,还叹着气说:“偏偏这个节骨眼上,任少爷你怎么就……”就算复原力如何强悍,郑宥廷也不可能在短短的时间内恢复神气,脸色还显得苍白。但这苍白理所当然地被周管家看做是两个大男人纵欲过度的证明。

    医生被留住在了家里,郑宥廷向他了解了周老爷子的病情,得知老爷子是因为急火攻心和情绪的过分悲恸才以至于气厥过去,并没有脑溢血或是中风的危险。

    封傲陪了一阵,便也就告辞离开了。

    除了郑宥廷和周管家,本该守在病床边的周三却不见人影,郑宥廷没多问,可也知道周二的死和周三绝脱不了关系。昨晚的事,后来到底如何,是郑宥廷不得而知的,牵扯出人命,死的还是比周三不知有谋略有手段有胆识过几倍的周二,那这其中就绝对简单不了了。

    周老爷子在天未尽亮的时候,醒了过来。

    人到老年,最痛莫过于白发人送黑发人,何况那还是他最看好的一个儿子,但周老爷子没有沉浸在悲痛中,他还是道上那个狠戾杀戮的周爷,他还清醒着,将自己关到书房中开始联系各方人物。

    局势要乱了,他首先一件要做的便是将内部与外界的事情打点好。

    周二死了,可周家不能败。

    处理完这些事后,周老爷子颓然地捶着窒闷的胸口,直到郑宥廷和周管家敲门提醒他吃药的时间到了。

    周老爷子道:“你们,随我去找那个畜生!”

    他撑着书桌站起来的姿势都显得有些艰难,他终归是老了,在这样大的变故中,原本老当益壮的气色也再不见,不过一夜连头发都灰白了许多。

    周管家上前想扶他,被他挥开了。

    “我还能走!”

    他坚定的强调着这句话,但郑宥廷从他的强势里听出了一丝悲哀。

    周三被关在周家的刑堂里,没人对他用刑,但阴冷的密闭囚室还有不断在耳边回响起的枪声和二哥震愕凸起眼球,而后在自己面前倒下的模样,已经折磨得他快崩溃了。

    现在想起来,周三是又惊又怕。

    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动手了!

    扣住扳机子弹脱膛时震得虎口一阵麻的感觉似乎都还留在手里,让他神经质地左手不断捏紧开枪的右手,控制住这只手越演越烈的颤抖。

    他是真的怕了,他不敢想他杀了二哥老头子会怎么着他?

    就算在老爷子眼皮底下搞了自己的二嫂,他也没真的怕过老爷子知道后会如何,从来不关乎周家大事,老爷子对他们向来是宽容的。可他知道自己这次犯下了多大的事!

    老头子不会放过他的!或许还会真的给自己上刑,让他给二哥赔命……

    周三被自己的想法弄得恐慌无措,听到铁门被打开的声音时,看过来的眼神怯懦惶恐得让周老爷子满心的愤怒悲恸变得更加痛苦。

    周三一看是父亲,顿时扑跪在他面前,哭喊着道:“爸!你饶了我,我不是有心的!我,我没想要二哥的命!爸,我知道错了!我再也不敢了!”

    周老爷子踢了他一脚,却没有把他踢开,周三抱着他的腿这么哭喊了好一阵,太过害怕以至于他都没有感觉到老爷子浑身在惊痛中的战栗。

    “畜生!那是你亲哥哥啊!你竟然下得去手,你怎么……你怎么就下得去手!畜生!”

    周二的死对于周老爷子而言实在太过意外了,他没有提前收到二儿子回来的消息,当听到时,是和二儿子的死讯一起来的。

    更有二儿子的死,不是因为道上的仇杀,而是手足相残!

    在场那么多人,上百双眼睛都看到了,是周三带人堵了周二,先是杀嫂后又弑兄!

    周老爷子就是想骗自己这是场阴谋是仇人的陷害都不可能啊!

    作为一个父亲他痛心疾首,作为一个耗费心血培养出色的继承人的当家人他恨到要杀人,若非尚且有点理智,他当场就会掏枪崩了这个畜生,他还哪里有命留在这刑堂!

    周三还在哭着:“爸,我是鬼迷心窍,叫二哥吓怕了,是二哥派人杀我在先的,我才去找他的。爸,我和二嫂那事我也不想的,我本来就要和她撇清关系了,可是二哥知道了,他不放过我啊……爸,我是没办法,我真的没有想过真和二哥动手的,我只是想求他不要杀我。爸,你原谅我,我知道错——”

    周老爷子再听不下去了,“收拾东西,我会安排你离开一阵。”

    他出声打断了周三的哭嚎,周三声音一滞,待反应过来这话里的意思,更是惊恐交加,“爸!你别赶我走!你打死我都行,别赶我走!”

    周老爷子气恨地看他一眼:“你不走!等着别人杀你吗?!”

    道上的规矩,同门相残是大忌,是要受到最严酷的惩罚的!周家同样如此,虽然有周家明面上的光荣为其余地下的势力做前锋和后盾,可规矩就是规矩!何况周三杀周二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这是赖也赖不掉的!

    周老爷子失了一个儿子,断不会让手下那些堂主再要了另一个儿子的命。就是帮派里真有人那这件事做文章,他作为当家,又是死者的父亲,一口咬定说是道上仇杀,那其他人也不敢如何纠缠。

    可周三留在这儿,若是被那些早想把他从当家位置上拖下去的‘兄弟们’盯上,少不得要出些变故,不如让他先走得远些好。

    周三离开的事,周老爷子交由郑宥廷安排,郑宥廷亲自送他上了飞机。

    临走,周三还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过不了三个月,我一定回来,这段时间老爷子还劳烦你多照顾着些了。”

    郑宥廷眸光微沉,周三没能看透他心中的想法,只听他淡淡地对自己道:“三少,一路走好。”

    周三离开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周家都处在一片焦头烂额中。

    从前的周家固若金汤,地下的势力完全没有出面的必要。盖因,明面上的功夫做得太好,有周大周二以正当商人的大集团掩护着各大路子,还有周三手中大把用来将钱洗干净的正当买卖,这就是为何国家派下那么多人都无法得到将以周家为核心的军火走私集团彻底击破的证据和机会的原因。

    封傲看得透彻,要击碎这样的对方,从内部让他们自毁长城,才是最有效的方式,而事实证明确实如此。

    周二死了,周老爷子为保住三儿子的命将他暂时送离,将一概的事物揽回自己手中,处处打点和防范,且如同惊弓之鸟让整个周家不论是明面上还是地下的势力人人自危,可见形势是如何的急转直下。

    广省那一处的势力更是首当其冲!

    周二的死瞒不过两天就在广省传开了,周家在虎口之下,不得不择重形式,弃卒保车,势必将周家的大本营和广省之外的其余势力先保住再说。

    也正是周家分不出身率先解决广省的问题,在突生异变的当口广省周家的各大势力就被虎视眈眈的其余势力强势侵吞。

    更给周家在广省的势力致命一击的是,原本周二的几个心腹叛变,将好不容易保存下来的势力瓜分了个四分五裂!

    封傲再次见到郑宥廷,已经是在医院分别后的大半个月之后了。

    这个人夜行都成了习惯,但这一次夜色都掩不住他浑身的疲惫。封傲的脚步顿了顿,闪身在他面前。

    郑宥廷这段时间四处奔波,来到封傲这里也是有歇一口气的意思。被他抱住也没什么反应,径自说出自己来此的目的:“明天一早我就会去广省。”

    说话间,封傲已经带他进了卧室,闻言,封傲眉峰微动,“周家要让你去收拾那烂摊子?”

    郑宥廷躺在床上,浑身的神经不自觉地松开,闭上眼睛道:“苏荣松和周家合作的路子很大一部分走的广省,要处理广省那边的事情,任佑是最好的人选。”

    他这一趟是非去不可的。

    若是险中求全,让任佑掌握住周家的某些势力,那么他势必要回南洋苏老鬼身边,毕竟苏荣松不会让自己最得力的属下耗在周家给他们打手。要是他一走,那么好不容易打进周家的这条线也就失了威力了。

    所以,他一定不能无功而返。

    封傲感受到他的决绝,略一想便也明白他现在的处境,微沉了沉表情。闭着眼睛的郑宥廷没能看到他闪过了怎样的心思,只是在他圈住自己的腰身的时候,抖了抖睫毛。

    封傲抚了抚他结实的胸口,低声问:“身上的伤势可还要紧?”

    郑宥廷睁眼看了他一眼,边说着:“已经好了。”边坐了起来。

    他在床边坐了一阵,缓了缓方才似乎被什么熨烫而过显得松懈的神经,才站了起来。他往卧室门边走,嘴里说道:“我会有很长一段时间不在,若是发生意外,你便去火车站找到2号站台的张警卫,他会立刻安排你回京。”

    时局越乱,周家的处境越堪忧,周家对任何危险抱着的警惕就会越高,处理的方式也会越极端暴虐。

    因此,郑宥廷不得不在离开之前,为封傲安排好退路。

    封傲从背后抱住了他,郑宥廷听见他轻笑着对自己说:“你坦然许多,可是不逃了?”

    这种时候,他哪有时间和精力考虑这种事,但对方却念念不忘。

    郑宥廷冷着脸转身,要让他明白此时时局的紧迫,收起他漫不经心的模样,哪想,这动作正遂了封傲的心。

    他一口重重地亲在郑宥廷嘴上,在对方皱起眉头的时候,笑着伸手抚上他的脸,道:“我都明白,你自己行事当心。”

    郑宥廷眸光一动,看住了封傲眼里的笑容,那眼底的深邃退去了素来的轻浮和不经意,对自己有着惊人的蛊惑。

    他,是在认真地叮嘱自己。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土亢、维京、篮子的地雷!!!么么哒!!

    另:别嗷~剧情还有后续,就是关于这两只这样这样那样那样的,明天会传上来,如果被黄牌了,就转到扣上,用下一个章节的内容顶上~【准备好纸巾哟!】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重生之反派逆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谢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谢亦并收藏重生之反派逆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