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反派逆袭 > 第八十三章

第八十三章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nb【旧物】

    &nb切磋之后,几人用过午饭,一番武学心得上的交谈,白家人说封傲二人听着,偶尔才出言点一两句,白家人受益,受益最多的自然是郑宥廷。

    &nb其后,便由五爷和白九戈带领,请封傲移步到后院。

    &nb白师娘年岁未至一甲,与前任掌门老夫少妻,孕育有一女。前任掌门去世后,她便安居一室潜心修佛,走进庭院便能闻见淡淡的檀香,看见一颗醒目的菩提树。经过菩提树时,白九戈二人停下来拜了拜,态度虔诚,走过之后才出声道:“您别看这颗菩提树只有榕树大小,算起年份来,已经超过五百年了。宝树有灵,庇护我们白家不易。让前辈见笑了。”

    &nb封傲虽无信仰,但对于他们的举动却也见怪不怪。他在异世时那里人的信仰才是真正心人如一,遵守教义十分严苛,三叩九拜都是最基本的,如今人都讲究自由平等,对于这些礼教已经简略了许多,更没什么稀奇。“掌门。”一个身着古朴的双髻丫头见礼,对两位客人福了福身并没有任何好奇打量,而是低着头,听白九戈问话回话也轻声细语态度恭谨:“回禀掌门,夫人午睡已醒来,得了信已在主厅备茶迎客。”

    &nb不过一个不起眼的场面,却让郑宥廷晃神。他在现世生活久了,第一次直观地面对这样古朴而上下分明的环境,难免有些惊讶。早便听说隐士世家都是世代不变的家奴,没想到在人性解放到如此地步的时空里,还有人保留着古老的尊卑,这些人的虔诚完全不同于世家人聘用付薪的佣人,最底层的东西反而能更直观地显露隐世家族的底蕴。

    &nb郑宥廷看了眼完全无感的封傲,定了定神,随几人入内。他不知道对于前世前仆后佣的封傲而言,在那个奴隶可以直接买卖的时代,这些家奴完全不够看。

    &nb首位上的女人脸上没有血色,没有上妆脸上的细纹清晰可见,精神却还算好,气质温婉,正用着一碗燕窝,见了他们,便递给身边的仆人。

    &nb“拜见掌门。”

    &nb“拜见师娘。”

    &nb老女仆与白九戈二人见礼毕,白师娘看向封傲二人,微福了福身,婉言笑道:“两位贵客登门,我老婆子没能亲迎,实在太失礼了,在此同二位告罪一声。”

    &nb封傲伸手虚抬请她起来,回了一礼,道:“夫人客气,原本也是我们师徒二人蒙受贵府庇护,何来失礼一说。”

    &nb白师娘手帕掩嘴,凤眼弯了弯,“先生多礼,快请坐吧。我这辈子也算见人无数,今日见二位风姿才知鄙陋,咱们隐世家族数一遍都难找出先生这般人物,说什么庇护,当是我们白府蓬荜生辉才是。”

    &nb五爷见状出声道:“师娘,您就先别和封先生讲礼了,快请先生帮忙看诊才是紧要。”

    &nb他从前在白家就是备受长辈宠爱,师父和几位长老对他寄予厚望,关爱之余难免严苛,而师娘却是温柔关怀,无微不至的照顾,亦母亦姐,如今看她病重,自是心焦,不耐看这些客套话。

    &nb白师娘责怪地看了他一眼,白九戈也笑笑道:“前辈不讲究虚礼,师娘就不要怪罪五哥了,我们都担心您呢。”

    &nb“这两个孩子……让先生见笑了。”白师娘笑了起来。

    &nb封傲上前施了一礼,便给白夫人诊脉。按说他的医术在魔宫连子墨最差的弟子都比不上,半桶水水平,但在现世,哪怕是传承了千年的隐士世家里很多古医术也早已失传,反而显出他的高招来。

    &nb须臾,封傲起身回到座位,白五矛二人等不及地追问,小心地看封傲的表情,生怕看出什么不妥来。

    &nb封傲没理会他们,沉吟片刻,道:“白夫人并未习武,却中了这么阴损的硬功袭击,若没有贵人,恐怕夫人当场便不可能再活。”

    &nb白师娘知道他意在询问,也不隐瞒,道:“我确实是受了伤,若非当时他们师父给我喂了一颗救命药,这条命早便交代了。不过,那药是白家独门秘药,而且药方百年前就已经失传了,这最后一颗我服用后,谁也说不清方子,不知是否影响先生……”

    &nb封傲摆了摆手,“无妨。我不过好奇罢了。”

    &nb白五矛心急如焚,“哎呀,封先生,这方子的事以后再说,我师娘的病可还有转机?”

    &nb“五矛,不得无礼。”

    &nb白师娘严厉地喝了声,郑宥廷瞧见五爷五大三粗的模样,听言有些忍俊不禁,忙低头喝茶才算没有失礼人前。封傲转头看了他一眼,见他侧脸紧绷,知他忍笑,不由露出笑容,戏谑地睨了他一眼。

    &nb白五矛看在眼里,不由暗骂:这不要脸的师徒打情骂俏也不挑时间,真是急煞人也。

    &nb他重重咳了一声,封傲收起笑脸,也不同五爷计较,说道:“夫人这病需要内家高手早晚以刚劲之气推宫过血。”见白五矛二人眼睛亮起就要说话,他截住道:“其实夫人的病症没什么难度,以前给夫人看诊的人却不曾对你们说过,可知为何?”

    &nb师兄弟二人对视一眼,白师娘皱了皱眉率先想到了其中的为难之处。

    &nb“这种内伤非常霸道,只能用至阳之气抵御,夫人有生之年早晚两次都不能中断。纵使有人能不辞辛苦,但修炼至阳内功的人本就难得——”

    &nb“二哥三哥还有我和九弟修炼的都是主阳的内功,不可用吗?”

    &nb“勉强可用。”

    &nb“太好——”

    &nb封傲摇了摇头,“你们的功力不到家,就算能够输入夫人体内,两者相冲,只会让白夫人伤上加伤。”

    &nb白五矛跌回座上,看了看淡然的师娘,不知怎地就想起最初万念俱灰的自己,他燃起一丝希望看向封傲,别人不知,他可是知道封傲的内功至阳,而且功力……白五矛顿住,一次两次或许可以,但让封傲一生为白夫人输送内里化解体内的阴损残力,怎么可能?至亲之人都不一定能做到,能何况是毫无瓜葛又冷心冷情的封傲呢。

    &nb白五矛抹了抹脸,恨声道:“如果师父和三师伯还在的话……”

    &nb白九戈哑然,心中阵痛。

    &nb白师娘比两个小辈沉静多了,一则她早不对自己的病情抱有希望,二来若不是放不下女儿和小辈们,她原本不会选择苟活,对于死亡,她欣然接受,并不惧怕。

    &nb她笑了笑,安抚了白五矛二人两句,对封傲道:“先生的话还未说完吧。”

    &nb总算还有个明白人。封傲见几人不约而同地看向自己,说道:“虽然治病的法子不可行,难以延年,但也有些草药能够缓解夫人的病痛。”

    &nb白师娘一怔,白五矛先于张口的白九戈急声道:“什么草药?”

    &nb下人伺候笔墨,封傲在纸上写下两株草药的名字和特征,略画了一个草图,交给白九戈,道:“这是两味主药,我在外面没有听闻应该是失传了,你们只是看能不能找到吧。其他药草倒是简单,等你们找到主药,我把方子开给你们便可。”

    &nb白九戈道谢,小心地接过,与白五矛看了眼,发现是全然陌生的草药。白九戈等不及吩咐人誊抄,分别送往两个隐士世家中的古医世家,另外的送给几个长老动用白家所有人脉去寻找药草。

    &nb白师娘出言感激,“让先生费心了。”

    &nb封傲道:“举手之劳。”

    &nb其实,还有另一种缓解办法,那就是以至阳的内力灌注银针,以针灸的办法止疼,白九戈目前的功力就可以做到。只不过习武之人练就一身功力不易,灌注银针损耗非常大,这种治标并不治本的办法他便没有说。或许白家师兄弟愿意付出,但这位白夫人恐怕不能接受他们的牺牲,届时若自伤一了百了不拖累小辈而弄巧成拙,封傲纵然无错和白家的交情也要断送。

    &nb白师娘却不会因为他言语平淡就抹掉其中恩情,出声吩咐身边的老仆一句,老仆应声退下。

    &nb说话功夫,一个年轻女人快步跑了进来:“母亲。”

    &nb正是先掌门老来得的独女,长相与白夫人有三分相似,但气质全然不同她的婉约,反而如火般骄艳。她年至二十五六,比白五矛等人小了许多,同辈的几个师兄都当女儿对待,备受宠爱,名副其实的掌上明珠。

    &nb“你就是九哥请来的神医吗?我母亲的病怎么样,你有办法对吗?”见了在场的两个陌生人,白青青盯着二人看了一遍,锁定封傲急声问道。

    &nb白九戈连忙拉住她,道:“青青,不得对前辈无礼。”

    &nb白青青看他脸色就明白这一次看诊同样没有达到她所想要的结果,顿时变了脸色,瞪向封傲:“连我母亲的病都治不好,你配称什么神医?不知所谓,打着旗号来我们白家骗——唔唔!”

    &nb“不许乱说!”白九戈捂住她的嘴,少有的严厉让白青青畏缩了一下,不敢挣扎,乖顺下来。“前辈,这孩子被我们宠坏了没有规矩,还请您不要和她一般见识。”

    &nb白师娘欲责骂,老女仆正巧端着托盘出来,白青青打眼看到托盘中的玉佩,登时撑大眼睛,在白九戈松懈的时候拉下他的手叫道:“母亲,这是黑龙玉?你竟然要给一个外人?!他凭什么——唔唔唔!”

    &nb放开我!

    &nb白九戈脸色难看,没理会她的眼神,一点没有手软地点住她的哑穴,拧住她的手不许她再动。

    &nb白师娘气恼地呵斥:“闭嘴!我平素怎么教导你的?对长辈如此无礼不知轻重,九戈,带她下去领罚,抄百遍家规门规,你们谁都不准宽恕偏帮她!”

    &nb“!!”白青青不敢置信。家规就有一本书那么厚,更何况是厚如字典的门规!她母亲最生气的时候都不曾对她这样严厉过。

    &nb“是,师娘。”白九戈不敢耽搁,歉意地看了封傲一眼,将这个风风火火的女子同样如疾风一般带走了。

    &nb白师娘尴尬,对封傲道:“是我教女无方,实在惭愧。”

    &nb封傲却未放在心上,说道:“令爱也是关心则乱,人之常情。”

    &nb白五矛干咳了两声,小心道:“封先生,错在我们,您大人不记小人过,这一次就记在我老五头上了,若有差遣,只管说。”他走的时候白青青还是个小女孩,哪怕当初和他再亲近,相隔这么多年,他顾念这个孩子,白青青却和他生分了,方才都没将他放在眼里。

    &nb不过在场除了郑宥廷,唯独他最清楚封傲睚眦必报的本性,他是不会忍受委屈的人,让他受辱受骂的人也通常没有第二次张口的机会。

    &nb别说他是以小人之心度人,实在是怕了封傲。封傲就算真心不计较,那他也得把这份便宜还给封傲,免得哪日他不痛快想起这一遭来,那自己和白家才是真正的不痛快呢。

    &nb封傲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白五矛赔笑了两声,对白师娘道:“师娘,封先生说不在意便不会计较,您别放心上了,青青我们几个都会看着的。”他义正言辞,摆摆手让老女仆将玉佩端到封傲与郑宥廷之间的矮几上,笑道:“也不怪青青急眼,这块黑龙玉也是难得一见的宝贝。虽然不知原理,但我们白家几代传下来,这块玉确实有助人练功的功效,能够平复习武之人的心境,温和经脉,带在身上修炼内功的时候再好不过了。”

    &nb封傲闻言,拿起软布托着的九龙黑玉,稍稍输入内力,见玉佩如他所想镀上一层微白薄雾,心里一怔。

    &nb继郾城古图之后,竟有让他重见旧物。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重生之反派逆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谢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谢亦并收藏重生之反派逆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