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反派逆袭 > 第一百一十章

第一百一十章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家书】

    吾主,见信如晤。

    子期回来了。

    ……

    吾主,子期等了三十年,等不到您重临人世,子期好恨……

    我已时日不多,今后有后人迎接您归来……

    郾城的荒土上已长满野草,青葱茂盛。子期的骨灰也会撒在故土,陪着您,陪着阿父阿娘……

    吾主,子期将阵法留给您。此阵名曰返魂,待到时机成熟就可令您重回人世。子期不知道那会是几年后的事,吾主如临异世不见故人,不要害怕,子期的魂魄会一直守护着您。

    返魂之阵,禁术秘法。非万数亡魂无法起阵……

    吾主,您会回来的,对不对……

    子期好想再见您一面。好想再跟在您身边,就像小时候一样……

    封傲抬手轻轻摸了摸暗金色的字样,一时之间百感交集。

    这些穿越了千年的文字,带着淡淡的感伤和期盼。他仿佛也听到刻碑之人的饮泣,看到那孩子的无助,若不是一分期盼维持着他的信念,恐怕那孩子早就随葬在郾城荒土。

    郑宥廷看不懂文字,因此他一眼就看到书信末位的画。

    那是一幅图腾,莫名熟悉。

    郑宥廷仔细回想,终于确认那竟是——

    “封傲,你……”

    郑宥廷兴奋地让指了指图腾,正要说什么,就见封傲一脸沉痛,他的眼睛里竟然……泪光潸然。

    郑宥廷脊背绷了绷,下意识地环保他的脊背安抚他,轻声道:“你怎么了?”

    封傲将额头贴在他的脖子上,闭上眼睛。

    静默半晌,他缓了缓情绪才叹了一声。

    “廷,你可知我从何而来?”

    他问郑宥廷。

    后者奇怪地看着他,这个从小陪伴过他的人,与记忆中完全陌生的“父亲”,毋庸置疑,是郑老爷子的亲生儿子,郑家的大少爷,他名义上的父亲。

    那么,他又为何这样问?

    郑宥廷疑惑地看着他。

    “你知道,为什么贺元圳以为这里可以得到永生吗?”

    他又问。

    郑宥廷如实地摇了摇头,并未发表言论。

    或许是他魔怔了,又或许是他痴心妄想。但无疑,所谓永生不过是异想天开。

    封傲笑了声,“从某种意义上说,他并没有说错。”

    “什么意思?”

    见封傲卖关子,郑宥廷如他所愿地配合他。他隐约明白,封傲现在需要倾诉,却不知从何说起,才会反复对他发问。

    封傲指了指墙上的文字,“此阵名为返魂阵,可生死人而肉白骨。刻阵之人从一本古籍上发现了此阵的存在,便千方百计将它找到。并且,用于复活一个死无全尸的人。”

    说到这里,封傲又停住了,抱着郑宥廷的双手用力到被拥抱的人骨头隐隐作痛。

    郑宥廷冷静道:“不可能实现的。”

    “不。”

    “他成功了。”

    封傲直视他的目光,下意识地重复了一句:“他成功了。”

    郑宥廷猛地缩了缩眼睛,看向封傲的眼神遽然变得犀利了一瞬,而后又很快恢复自然。

    封傲笑起来:“廷,你真的很聪明。”

    “你猜对了。”

    “他复活的那个人,”封傲抬手摸了摸郑宥廷的脸,一贯面无表情的人此时因为紧绷的情绪而神情肃穆凛然。他的眼神想要阻止封傲继续说下去,但封傲只是勾了勾嘴唇,继续告诉他这个惊世骇俗的事实:“就是我。”

    “我和你说过,我到过郾城,其实不尽然。”

    “事实上,我来自那里。那是我亲手创建的魔宫,那里生活的都是我的至友至亲的族人。后来,我和他们一样,因为一场屠杀葬身在这座城。”

    “只有这个孩子,因为在外寻找古阵秘法而幸免于难。”

    郑宥廷冷声道:“既然如此,那郑晋峰呢?”

    “他死了。”

    “在我到这里的第一天,他就死了。”

    看着郑宥廷的脸色巨变,封傲笑着告诉他:“凶手就是他的妻子,你的母亲。”

    “是她亲手将郑晋峰送上了黄泉路,而我阴错阳差地进入这个身体。就在五年多以前,贺元圳和陈三把郾城古图带出墓室的那一天。”

    郑宥廷深吸了一口气。

    他以为郑晋峰颠覆性的改变,是因为他从前的窝囊都是他完美的伪装,离开一区离开郑家,才显露了他的本性。他完全没有想过有这样毫无科学依据的可能性——他被另一个人取代,不是易容,而是真实地,由另一个人接掌了这具身体。

    如果早两年他听到这个消息——父亲死亡,母亲就是凶手——郑宥廷或许会因此而失控。

    不论对他们抱着怎样的感情,再如何失望,作为他们的儿子,郑宥廷对他们的尊敬和爱重也不会更改。

    但是现在,虽然对父亲和母亲这两个身份他依然有着感激,但却再也没有从前的维护。他是不受欢迎的生命,与他的父亲郑晋峰没有血缘关系,父不详的他也不曾真正得到过母亲的关爱,她看重的从来都只是他的能力和身份能够为她带来什么。

    他没有怨怼,毕竟父母是这个世界上最霸道的单向选择题。

    经历过太多事,又与封傲发展成为这种关系,郑宥廷此时闻言虽然震惊,却竟对此没有一点伤心的感觉。

    甚至私心里,因为这个人的重生而觉得庆幸。

    “那么,你是什么人?”

    郑宥廷问他。

    他了解,要说出事实的真相有多艰难。若非全心信任,甚至是同样依赖于他,封傲不会因为此时的神经脆弱和一时感伤而对他倾诉这些匪夷所思的秘密。

    他既然说了,那么,郑宥廷就要知道全部。

    “我?”

    “我是封傲。是郾城的主人,也是江湖正道所鄙弃的魔教教主。”

    说起当年事,封傲竟有些失笑。

    “你可知,郾城这个名字从何而来?”他并不需要郑宥廷的回答,自顾地说道:“我曾是剑宗的弟子郾。这是师父收养我之后,为我取的名字,因为他是在一条名为郾溪的河流下游捡到我的。”

    “剑宗是正道第一大宗门,为所有人所敬仰。而我的师父,在我十岁的时候,接掌了掌门之位,我作为他唯一的亲传弟子,那时也是风光无二。如果……没有后来的事,或许,我真如他们所说,会接掌剑宗也说不定。”

    “我十五岁那年,无意知道了师父残杀师门的事实。他先杀自己的大师兄以夺掌门之位,而后又将事后知情的师弟杀害。我逃离师门,被冠上罪名,正道人士人人得以诛之。自那以后,我便为自己改了名字,与前尘过往做个了断。”

    “可是那日……为魔宫取名之时,不知为什么,我竟又想起这个名字来。或许,是因为我从郾溪而生才会耿耿于怀。所以,我便为魔宫冠上了这个名字。”

    “我的过去,现在和我当时想要的未来,都在这座城里。我原以为,我能够有平静的生活。”

    郑宥廷动容,他压低了声音问:

    “是谁杀了你?”

    “朝廷,正道人士。或许还有一些西域魔教人也说不定。”

    封傲轻描淡写,仿佛真的过往如云烟,再提起也可以一派轻松似得。

    “为什么?”

    郑宥廷不解。

    他了解封傲,他绝对不是一个没有分寸,会将自己和在乎的族人陷入险境的人。哪怕有隐患,也一定会在对方动手之前铲除,何至于落到满城被屠杀的境地。

    “没有为什么。大概,是他们怕了。”

    魔宫教众对于这些人来说,实在太过危险了。

    不说封傲自己,哪怕是魔宫里任何一个人,都身怀绝艺,个个都能凭一己之力搅弄风云。

    可怕的不是魔宫有反心,而是只要他封傲想做,完全有能力做到覆灭朝廷,将这些所谓正道人士杀绝。

    他们中或多或少得罪过封傲,日日不能安眠,又怎会放过他?

    郑宥廷张了张口,却不知该说什么。

    封傲将他按进自己怀里,让他的脸埋在自己的肩窝,不让他看到自己此时此刻的表情。

    “血战了整整三天三夜……那些人死伤太多,知道自己想要拿到的东西不可能得手,便引爆火药。整个魔宫不过半日就被夷为平地,而那些人,自以为能够全身而退,我又怎么会让自己黄泉路寂寞呢?他们也被我的阵法困在郾城,剩下的一半火药都留给了他们自己,与郾城陪葬。”

    “只可惜,我没有活下去,否则这些人的九族,都别想有一个活口。”

    封傲满面阴森。

    两人相拥着沉默,半晌,郑宥廷才叹了一口气。

    “这封信上,说了什么?”

    他想知道,是什么,让封傲如此动容。

    连不可言说的来历封傲都不再隐瞒,自然对他知无不言

    “这孩子叫封子期,他父母逃命到郾城,这孩子也九死一生。后来,他父亲便有意将他过继到我的名下,让他以后奉养我,报答我的恩情。我没答应,他们还是一意孤行,将这孩子改了姓氏。”

    封傲无声地笑了笑。

    “他父亲擅长奇门遁甲,祖辈都在造皇陵,他也不例外。不过,他的祖辈都给皇室陪葬了,但他没有,而是逃了出来。”

    封傲道:“这孩子虽然只有十几岁,在阵法玄学上的成就比我强多了。连这样绝密的上古阵法都被他找到。而这个阵法,需要极恶的风水,像万人死城这样的凶煞之地,才能成阵。他守了三十年,我却没有像他以为的那样复生,临死……也不能再见一面。”

    郑宥廷摸了摸他的脊背,冷清的眼眸看着墙上的墓志铭,眼底浮起一股惋惜和伤感。

    “他给你们报仇了。对么?”

    “嗯。”

    封傲笑了声。

    “这孩子从小就淘气。他在我身边长大,脾气也像了十成,这些人既然敢动手,就注定要付出代价。”

    “该死的全都死了,连记录那些人的功勋典籍都被他烧得一干二净。想来也是因此,现世才没能找到关于那时的记录文献吧。”

    焚书坑儒,除了情商尚有欠缺的秦始皇,有多少人做过同样的事,却成功地躲避了历史的谴责,淹没在历史的尘埃之中呢。

    “隐世家族,应该还有保留。”郑宥廷说,他指了指墙上的图腾,“这是他留给你的,是吗?”

    封傲眯了眯眼睛。

    “是啊,他说会有后人来迎接我。只可惜,时间过去太长太久了,这些孩子更迭了一代又一代,也早就分崩离析。”

    “还有谁真正记得,先祖的初衷呢。”

    那图腾,正是楼家和段家家徽合成的徽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重生之反派逆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谢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谢亦并收藏重生之反派逆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