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宁愿相思 > 第四章

第四章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接连数日,在慕劭的悉心照料下,妍月原本孱弱的身子越发康健,显得容光焕发,恢复了原本沉鱼落雁之容,闭月羞花之貌。(:。那艳丽绝伦的容颜,白皙似雪的肌肤,乌黑亮丽的长发,美得令人屏息。

    只是她的双腿依旧无法行走,哪儿也去不了。

    坐在床铺上的妍月,听见雀儿的鸣唱声传来,她朝窗外看去,却什么也瞧不见,让她不由得有些哀伤。

    若是她能行走,就能立即走到窗边瞧瞧那些不停鸣唱着的雀儿了。

    今日,慕劭入宫觐见丹汝王,奏事议政,便差一名婢女服侍妍月。

    婢女端了碗汤药进入厢房,恭敬地道:“夫人,请您服药。”

    “夫人?”妍月脸上有丝讶异。

    “夫人,奴婢这么唤您,有何不妥吗?”婢女怯怯地问。

    妍月仔细端详着眼前这名相貌清秀、年纪还很轻的婢女。“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回禀夫人,奴婢名叫秀儿。”

    妍月轻叹了口气,柔声说道:“秀儿,我并不是夫人,以后就别这么唤我了。”

    “可是,爷与您共处一室……”

    顿时,妍月双颊染上一抹嫣红,低垂着头,“虽共处一室,但他并非我的夫婿,你万万别会错意。”

    “那么奴婢该如何唤您才好?”

    “叫我小姐吧。”

    “是。”秀儿小心翼翼地将汤药端上前,“小姐,请您服药。”

    妍月伸手接过碗,缓缓就饮,一口口将那苦涩的汤药饮入喉,直至饮尽,再将空碗递向前,交给秀儿。

    “小姐,爷还吩咐,奴婢得替您上药。”

    “这个我自己来就行了,你把药膏交给我,就下去忙别的事吧。”

    “是。”秀儿将药膏递给她,端着空碗退下。

    待厢房内只剩妍月一人,她伸手将双腿慢慢弯起,掀开罗裙,将那些裹在腿上的布条取下,然后看着自己的双腿。

    如此骇人、如此丑陋……就算这是自己的双腿,她看了也心生厌恶。

    她伸手来回抚着双腿,但却没有任何感觉,用力敲打,同样没有任何痛楚传来。

    顿时,她胸口好闷,好疼,泪水盈眶,模糊了视线,让她再也看不清自己的双腿。

    “你这是在做什么?”蓦地,一道低沉的嗓音自身旁传来。

    妍月连忙抬起头,泪眼蒙眬,看着不知何时前来的慕劭,哽咽着道:“我……”

    见她如此,慕劭的心仿佛被人紧紧揪住,不住发疼。

    他坐在她面前,伸出手沾了些药膏,动作轻柔的仔细涂抹着她的双腿,再妥善包扎。

    明知她的双腿已废,擦再多舒筋活血的药膏都只是徒劳,但,看着他那副专注为她涂抹药膏的模样,妍月胸口感到有些闷痛,无法再制止他。

    犹豫了会儿,她终于问出口,“你不觉得我很丑陋吗?”

    “我看待一个人,并不会以那个人的外表来决定好与坏。”美与丑对他而言并不重要。

    “你的意思是……”她凝视着他。

    “心,才是最重要的。”他抬起眼,以专注的神情直瞅向她。

    被他如此注视着,她芳心悸颤,心动不已,于是连忙撇开眼,不敢再与他四目相接。

    将她掀起的罗裙放下后,慕劭伸出长臂抱起她,迈步往大门外走去,然后乘上马车。

    车夫立即驾着马车往前行。

    坐于车内,偎着他厚实温暖的胸膛,妍月仰起小脸凝视着他,柔声轻问,“要去哪儿?”

    慕劭抿唇,并未答腔。

    好半晌后抵达目的地,他掀起车帘,抱着她进入一间药铺。

    大夫一见他们前来,立即走向前。

    “请替她医治双腿。”慕劭沉声说道。

    “那么请让这位姑娘到这儿坐下。”

    慕劭抱着她往前走去,让她坐于木凳上。

    大夫弯*,伸手抬起她的双腿,做了些动作,但他脸上的神情却是越发沉重。

    接着,他转过身看着慕劭。“爷,恕老夫医术不精,请您另寻高人。”

    闻言,妍月低垂着头,看着自己的双腿,眼底有一抹哀伤。

    慕劭并未多说,朝大夫轻轻点头,再抱起妍月走出药铺,乘着马车离开。

    一路上,妍月皆未开口说话,只是低着头静静的看着自己的双腿。

    早已知道自己的双腿已废,永远都无法再行走,但此刻她的心为何还是会感到悲痛?

    马车内的气氛十分沉重,令人快要喘不过气来。

    慕劭本想开口对她说些什么,但此刻马车却忽然停下,他只得扬声询问车夫,“怎么回事?”

    “爷,前方有辆马车坏了,斜躺在路上,咱们过不去。”

    “绕路。()”

    “是。”车夫只得将马车掉头,朝另一条路前进。

    忽然想起了什么,慕劭掀起布帘,往外看去,只见前方不远处有座被烧毁,荒废多时的废墟。

    “停。”

    车夫连忙勒马停下,慕劭抱着妍月步下马车,朝废墟缓缓走去。

    “这里是……”妍月抬起头,却望进他那满是愤怒的双眸,连忙止住话,不敢再问。

    这是什么地方,她心里已有了答案。环顾四周,断壁残垣,景象凄凉,令人不忍卒睹。

    慕劭抱着她来到废墟内,迈着沉重的步伐继续往前走去。

    每走一步,他的回忆便更加清晰。

    他脚下的这个地方,以前曾是慕府大厅,再往前走则是书房,他和爹以前时常在那儿研读兵法、古书;后院一角则是灶房,以往厨子总会笑着站在灶房门前,和他谈论着今晚的菜色……

    但,那一切已是过往,再也不复存在,留下的仅是悲伤。

    看着眼前的景象,妍月的眼眶早已泛红,泪水静静的、不断成串落下。

    难以言喻的悲痛紧紧缠绕着她的心,宛若刀刚,她仅能紧咬着唇,不许自己哭出声。

    不……不该……不该是这般……万万不该这般……

    慕劭低下头,瞧见怀中的她早已泪流满面。这一切不是她所造成的吗?为何她会有这样的反应?“为何落泪?”他低哑着声音询问。“我……”

    妍月泪如雨下,不住哽咽着,双唇掀了又掀,却因为过于心痛而一句话也说不出口。

    她很抱歉,真的很抱歉……若她有办法制止这一切,定会竭尽所能阻止这场灾难发生,但她无能为力,最多只能救出他一人,却也让他失去所有亲人,只能独活于这世间。

    慕劭不再追问,只是凝视着伤心欲绝的她,好一会儿后,他抱着她离开这处废墟,回到车上,吩咐车夫驾车返宅。

    妍月偎在他怀里,虽闭上了双眸,泪水仍不断自眼角溢出,沿着粉颊滴落在他的衣襟上。

    好一会儿后,马车在宅第大门前停下,他抱着她步下马车,往前走去,进入厢房内,动作轻柔的将她放于床铺上,随即欲转身离去。

    这时,他的衣角被人轻轻扯住,他转头一看,只见她仰着小脸,双眼含泪直瞅着他,双唇轻颤。

    “我……真的很抱歉……”她的嗓音沙哑哽咽,一颗颗晶莹的泪珠不断自颊边滚落。

    凝视着悲痛欲绝的她,好一会儿后,慕劭伸出修长的手指,轻轻地拭去她脸上的泪。

    他轻柔的动作令妍月好讶异。

    本以为他会因为慕氏一家被灭的恨,用力甩开她的手,对她的歉意毫不领情,没想到他竟会这么做。

    他究竟是恨她,还是对她有意?

    突然意识到自己做出了不该做的举动,慕劭连忙抽回手,转身离开,无法继续在她面前多待一刻。

    他究竟是怎么了?只要一见到她,他的行为举止便完全失控。

    对,他非得和她保持距离,不能再被她所迷惑了。

    妍月只能眼睁睁看着他的身影离去,不明白自己究竟是做了什么,令他如此迫不及待的离开她身边。

    她缓缓抬起柔荑,轻抚着方才被他以手指轻柔拭去泪水的脸颊,心不禁感到暖暖的。

    她……可以对未来多点期待吗?

    翌日,天未明,慕劭已穿上朝服,来到宫中奏事议政。

    然而他的心并不在朝中,只在一名女子身上,而那名女子,正是戮杀慕氏一家的凶手——妍月。

    不该想她,不该让她的身影缭绕心头,他却怎么也办不到。

    待退朝后,慕劭转身步出大殿,正好瞧见一名宫监经过,他思索片刻,便决定向前询问。

    “你可知妍月公主之前被囚禁于冷宫一事?”

    “回禀将军,奴才并不知晓此事。”

    慕劭垂下眼睑,神情难掩失望。

    “将军或许可以问问宫监总管,他必定知晓。”

    “那么烦请通知一声。”

    “是,奴才这就去禀报宫监总管。”

    那名宫监离开后,没一会儿,慕劭便瞧见另一名已有些年纪的宫监走来,恭敬地向他施礼。

    “不知将军唤老奴前来有何要事?”

    “你可知妍月公主当初为何被至宁王废了双腿,囚禁于冷宫?”

    “这……”

    “快说!”他低暍出声。

    “是是是,老奴这就说、这就说。”宫监总管看着慕劭,好一会儿后才缓缓开口:“实不相瞒,妍月公主是为了将军您,才会被至宁王废了双腿,囚禁于冷宫。”

    宫监总管所说出的话令慕劭大为震惊。她是为了他,才会受到这样的对待?

    “这……怎么说?”

    “确是如此,当时吴普与丞相向来水火不容,吴普每日皆在至宁王面前说丞相与将军意图谋反,非得尽早除去,所以便决定选在您的大喜之日,带领数百卫士前去慕府,好将慕氏一家灭绝。

    “而妍月公主似乎知晓了此事,差了名宫监传您入宫,吴普知道此事,立即与至宁王前去质问,公主却表示您已不在宫中,并极力说服至宁王,将军您绝不可能图谋反叛。

    “但吴普却一口咬定公王与将军意欲共同谋反,至宁王闻言震怒,便废了公主的名号,并教刑部废去公主的双腿,永生监禁冷宫,而吴普更是假传至宁王与公主之旨,要老奴传旨下去,于各地张贴将军的画像,通缉捉拿,归案后毋需审问,就地正法……”

    慕劭瞪大双眸,难以相信自己所听到的一切。

    这么说来,慕氏之所以被灭门,全是吴普一手策画,压根与妍月无关,她不是灭杀慕氏的罪人,而是救了他一命的恩人。

    但为何她什么也不说,却选择默默承受这一切,就算被他所憎恨也不在乎?

    他不懂,真的不懂……她心里究竟在想什么?

    而他知道,现在要做的事情只有一件——立即返回宅第,将她紧紧拥入怀中,再也不放开。

    “将军……”

    “嗯?”

    “将军,请您好好对待公主,别再让她吃苦了……”宫监总管一张老脸布满祈求。

    他知道妍月公主已被将军带出冷宫,只求将军千万别伤害公主,让她能好好度过下半生。

    慕劭唇边泛起一抹笑,沉声回答,“我知道。”接着便转身离去,乘上快马离开皇宫,直往宅第方向飞奔。

    一返回宅第,慕劭立即翻身下马,朝妍月的厢房走去。

    妍月正在秀儿的搀扶下缓缓坐起身,瞧见慕劭喘着气奔入厢房,她眨着眼直瞅着他,眼里有着困惑。

    “可是发生了什么事?”她轻问道。

    慕劭不语,比了个手势,秀儿立即退下,并将门屝掩上。

    厢房内只剩下他们两人独处,四目相接,无人开口,一片寂静,仅窗外传来鸟雀的鸣唱声。

    他那专注且炽热的眼神,令妍月没来由的感到心慌意乱,连忙撇开眼,不敢再看他。

    慕劭走向前,来到她面前,伸出手紧紧握着她雪白的柔荑,怎么也不愿放开。

    他那布满厚茧的粗糙厚实大手并下很烫,却烧炙得她喉头发干,她试着挣扎,而他却握得更紧了。

    “你……”

    “为何不告诉我,是你救了我?”慕劭深邃的黑眸直瞅向她的眼,低哑着声轻问。终于查明事实的真相……对她的恨,早已被爱取代。

    他知道了!妍月先是一愣,没料到他竟会这么快知道真相,随即静下心来,凝视着眼前的他,好一会儿后才幽幽开口。

    “我只能救出你一人,无法救出慕家上下和你的妻子,还使得你成了敌国的将军,永生背负着叛国之名……这一切以及所有的过错,由我一人承担就好,何必说呢?”

    “为何你要这么傻?为何你什么都不说?”他低吼。

    若他在冷宫里见到她时没有停下挥出的剑,定会当场杀了救了他一命的她。

    为了救他,她被废了双腿,无法行走……为了救他,她被禁锢冷宫,不见天日……

    这些日子以来,她究竟是如何活下去,又是靠什么力量才能让她活到现今?而他却什么也不知情,一直憎恨着无辜的她。

    妍月垂下眼睑,紧咬着唇不语。

    是的,她很傻,但她不后悔。

    慕劭倏然伸出长臂,将她的娇躯一把拥入怀中,仿佛要将她整个人都揉入他体内一般,紧紧拥着,再也不愿放开。

    他的心因为她而紧揪,疼得他快要喘不过气来。

    “求你……别这么傻,别什么都不说……别让我被仇恨蒙蔽双眼而一直憎恨着你……”他嗓音低哑,带着哽咽。

    她的痴、她的傻实在令他心碎!

    被他紧拥在怀里的妍月,小手紧紧揪着他的衣袍一角。

    泪水决堤,心不住发疼,她试着想开口说话,但千千万万的话语却梗在喉间,发不了声。

    “你什么都不说,一直被我误会着,这样子值得吗?你说啊!”慕劭紧拥着她,悲痛的低吼。

    “若是……我说出口,你却不信……那……又有何用?”她偎在他怀里哽咽着说。

    在这分不清是非的时代,若是说出了真话,反而会被视为谎言。

    被误会或不被相信,她宁愿选择前者。

    她的回答令慕劭的心更加疼痛。“你怎么这么傻?没试着说出口,又怎会知道结果?”

    妍月闭上双眸,依旧止不住泪。

    是,他说得没错,但……她已经经历过太多事,生怕再度受到伤害,尤其是来自于他的伤害。

    慕劭往后退开些,伸出手轻轻地抬起她那布满泪痕的艳丽容颜,缓缓地俯下头吻去她的泪。

    他轻柔的举动令妍月讶异,轻轻地睁开双眸,眨着眼,以困惑的神情凝视着他。

    望着她那双仍带着泪光的清澈眼眸,慕劭再度俯下头,缓缓地在她的注视下吻上她的双唇。

    妍月惊讶不已,小手抵着他结实的胸膛,想往后退去,但他的大手却紧搂着她,让她无法退开。

    他那炽热的唇办正熨贴着她的,属于他的独特阳刚气息窜入鼻端,令她无法自拔。

    最后,她臣服了,迷失了,沉沦了,柔顺的迎合着他的吻。

    慕劭的吻变得更为炽热,轻轻以舌尖轻舔着她艳红的唇办,诱导她为他轻启朱唇。

    他的*令妍月无法抗拒,红唇为了他而轻启。

    慕劭的舌尖立即窜入她的檀口内,轻柔地与她的粉舌缠绕着,极为缱绻,大手更顺势挑开她的农襟,她柔嫩似雪的肌肤立即呈现在眼前。

    心一惊,妍月连忙退开,伸手按住了他的大手,制止他的动作。

    “我……”她轻咬着唇,欲言又止。

    慕劭凝视着她,静待着她接下来的话语。

    妍月知道,此刻他想要她,但……

    “我的身子很丑。”她小声说着。

    那双已经称不上是腿的双腿,令人见了只会作呕,若是他褪去了她的裙子……怕是连看也不想再多看她一眼。

    轻轻叹了口气,慕劭的额头轻抵着她的,深邃的黑眸凝视着她那黑白分明的清澈双眸。

    “我为你的双腿上药多少次?”

    妍月轻眨双眸,照实回答,“数不尽……”

    只是她不懂,为何他突然这般询问?

    “我哪一次说过你丑陋?”他再问。

    “不曾……”是啊,他早已看过她那双丑陋不已的双腿无数回了,但从来不曾露出厌恶的眼神。

    “那么,你还要拒绝我?”

    他说过了,看待一个人,绝不会从那人的外表来评断,而且她的双腿更是为了救他一命而被废,他又怎会嫌弃?

    望着眼前的慕劭,妍月的双颊染上一抹绋红,轻轻地收回按放在他手背上的白皙柔荑。

    明白了她的意思,慕劭再次吻上她艳红的樱唇,并伸出手解下一旁的床幔,遮去一室春光……

    是夜,月色皎洁。

    慕劭端了盆温水与干净的布巾进房,来到因为太过疲惫而躺卧于床铺上休憩的妍月身畔,伸出手轻轻的为她拂开落在脸庞上的一缯青丝。

    他的动作虽轻,却仍旧惊醒了她。

    “你……”妍月睁开双眸,瞧见了站于床畔的他,便挣扎着欲坐起身。

    “别动。”他轻声制止。

    妍月只得再度躺回枕上,看着他将布巾浸湿后拧干,然后动作轻柔的为她擦拭身子。

    “我自个儿来就好。”她羞红了双颊,小声说着。

    “如何自个儿来?你不倦?”

    他这么一问,令妍月羞得无以自容,辩驳不了,只能任由他拿着湿布为她拭身。

    轻拭着她那雪白*上的每一寸肌肤,这时,慕劭瞧见被褥上的点点殷红,目光变得更为柔和。

    “我可有弄疼你?”他以低沉浑厚的嗓音轻问。

    妍月红着脸,轻轻摇头。

    他待她极为温柔,让她感到无比欢愉,甘愿成为他的女人。

    为她拭净全身后,慕劭为她穿上差人自布庄拿回来的衣裙,然后轻柔的抱起她往外走去,坐在宽敞的庭院里。

    似水般的凉风阵阵拂来,如霜般的月光洒满一地。

    坐于他腿上,偎在他怀里,妍月轻轻抬起头仰望满天星斗,唇畔不自觉绽起一抹笑。

    “想不到我竟能在你的怀里,与你一同仰望星空。”

    “要不然呢?”慕劭柔声轻问,下颚轻抵在她的肩窝上,厚实的大手轻揽着她的纤腰。

    “以往我只能在梦里幻想着,哪一天能再与你相见……从不敢奢望着能与你一同仰望星空。”

    所以她为此感到欣喜,因为心中的梦想与奢望均已实现。

    缓缓抬起头,慕劭凝视着在月光下越发惹人怜惜的她,“那么,你还有什么心愿,何不一次说明?”

    只要她开口,不计一切代价,他定会为她达成。

    妍月低垂着头,伸出柔荑,轻轻地覆上他那轻搂在她腰间的手。

    “我什么都不要……”她缓缓地开口。

    慕劭挑眉,静待着她接下来的话。

    “只求能一直伴在你身边。”荣华富贵、珍鳝佳肴、珠宝首饰……她什么都不要,只求能永远待在他身边,如此而已。

    她的痴,她的傻,她的情,教慕劭怎能不动容?

    他的大手反握住她的柔荑,与她十指紧拙,脸上的神情认真且坚定。

    “你的愿望,我会为你实现。”

    闻言,妍月的心仿佛被一股难以言喻的情愫紧紧包覆,泪水顿时模糊了视线,紧偎在他怀里,啜泣哽咽。

    “嗯……谢谢你……”

    慕劭俯身,逐一吻去她粉颊上的泪珠。

    不必任何言语,两人的心已然紧紧相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宁愿相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嘉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嘉恩并收藏宁愿相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