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宁愿相思 > 第七章

第七章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恰似寒光遇骄阳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层层山峦,奇峰四起……

    一辆马车于通往祈南山的古道前停下,一名挺拔的男子抱着一名绝色女子步下马车,朝山林里走去。

    几名旅人瞧见他们,纷纷投以异样的眼光,不明白为何他竟如此抱着一名女子入山。

    慕劭当然瞧见了他人猜疑的目光,但他压根不在乎,抱着怀中的妍月继续往祈南山深处走去。

    他前来这儿的目的只有一个-寻找能为她医治双腿的大夫。

    偎在他怀里,妍月抬起头凝视着他。感觉到她的视线,慕劭低下头看向她,以眼神询问她怎么了。

    “不……没什么。”她连忙垂下头,不再看他。

    见状,慕劭倒也不追问,继续抱着她往山林里走去。

    虽说他已经打听到那名医术高超的大夫就住在山里,但此处重峦叠嶂,大夫究竟住在哪个山头,并没有人知道。

    行走了好一会儿后,妍月瞧见他额间布满汗水,立即抬起柔荑,动作轻柔的为他拭汗。

    她的视线一直紧系在他身上,不曾栘开。

    他对她是如此在乎,执意治好她的双腿,但她知道,这一切不过是徒劳。

    他好傻……真的好傻、好傻……

    她的举动令慕劭内心充满愉悦,朝她露出一抹浅笑,以低沉浑厚的嗓音轻语,“谢谢。”

    “不……不客气。”一瞧见他那耀眼迷人的笑容,妍月不由得呼吸紊乱:心儿狂跳,俏脸绯红。

    她不得不说,他笑起来真的很好看,好吸引人。

    瞧见她娇羞的模样,慕劭自然是心动不已,俯下头在她额间印下一记轻吻。

    虽然只是个落在额间的轻吻,仍令妍月心中怦然。她喜欢他……真的好喜欢他,对他的爱意怎么也无法止息。

    “我们先找个地方休憩一下,可好?”她轻启红唇柔声道,不希望他太疲惫。

    慕劭点点头,看了看四周,发现前方不远处有棵枝叶茂盛的梅树,树阴下有块平?一的大石,可让她坐在上头休息,立即抱着她往前走去。

    一瞧见这株梅树,过去的情景立即浮现在妍月的脑海里,记忆犹新,宛若昨日才发生一般。

    待他将她轻放于大石上,她缓缓抬起头仰望着那枝叶茂盛的梅树,幽幽地开口:“还记得吗……我们第一次相遇的情景?”

    慕劭轻点头,表示记得。

    银白的雪地上,她身着素色衣裙,抬头仰望着枝头上的花儿……如此情景宛若一幅画,美得让他一时之间忘了所有,迳自迈步向前,开口询问她的身份。

    但,当时的他已有婚约,故无法将她放在心上,只能为她摘下那朵白梅,之后便抛开心中不该存在的情愫,转身离去。

    怎么也没料到,她竟会是公主,并且为了救他而被废了双腿,如今,她的身影早已烙印在他心底,成了他生命中绝不能失去的女人。

    这一切可是上苍的安排,注定的姻缘?

    如今,他什么都不要,什么都可以舍弃,只求上苍垂怜,能让她的双腿再次行走。

    闻言,妍月轻轻一笑,显得娇媚动人。

    她垂下头,取出一直放在身上的一条锦绣方帕,将方帕慢慢揭开,只见一朵干枯的白梅置于其中。

    慕劭见状,皱眉不解。为何她要如此小心翼翼将这朵干枯的花带在身上?

    蓦地,他心有所悟,瞪大双眸。

    “这……难道是……”

    “是,这就是你当初摘给我的那朵白梅。”妍月喃喃轻语,凝视着白梅的神情满是无限爱恋。

    “既然已干枯,为何不丢弃?”慕劭柔声轻问,凝视着她的黑眸中更有着前所未见的深情与疼惜。

    想不到她竟一直将这朵白梅带在身上,就算早已干枯,也不愿丢弃。

    “舍不得……”她唇边带着一抹浅笑,伸出纤指轻轻抚着那朵干枯的白梅,“我怎么也舍不得啊……”

    这朵白梅是他亲手摘给她的,是他俩相遇的见证,是她对他思念的寄托,她怎能丢弃?丢不得呀!再也压抑不了心中满溢的感动,慕劭伸出长臂将她紧紧拥入怀中。

    “你真傻……”他低哑着声音道。

    她的傻,她的痴,她的情,让他怎能不对她心动,怎能不爱上她?今生今世,他绝不负她。

    让他紧紧拥着,妍月的双眸轻轻地闭上,一颗晶莹的泪珠顺着粉颊滚落。

    她突然觉得,过去一切的苦难都算不得什么了。请记住我们的网址)

    这时,一旁的草丛内传来一道沙沙声响。

    慕劭连忙放开她,警戒的往草丛看去,只见一只褐兔自草丛内探出头来,瞪大双眸看着他俩。

    一见到那只褐兔,妍月先是一愣,随即轻笑出声。想不到他们竟会被只兔子吓着。

    瞧见她的笑容,慕劭原本警戒的心也放松下来。然后,他伸出长臂,欲抱她起身继续上路。

    然而,妍月却朝他摇摇头。

    慕劭不解,皱眉望着她。

    “背我,好吗?”她轻声要求。

    闻言,慕劭扬唇一笑,转过身背对着她蹲下。

    看着他那宽阔的厚背,妍月伸出雪白的柔荑,轻轻地搭在他的肩膀上,再将身子往前倾。

    慕劭伸出大手,动作轻柔的将她的双腿轻夹于他的腰际,背起她那轻盈的身子,往前走去。

    看着他宽阔厚实的肩背,感受着从他身上传来的温暖体温,缓缓地,妍月将小脸轻偎在他的背上。

    “我可以拜托你一件事吗?”她小声问道。

    “什么事?”

    “如果我们真找到了那名医术高超的大夫,但对方还是对我的双腿束手无策,那么……你就别再替我找大夫了,好吗?”

    慕劭剑眉紧蹙,不发一语。

    他不愿点头,怎么也不愿意。只要有一丝希望,他定会不计一切代价,找大夫医好她的双腿。

    知道他固执,不愿答允她所提出的要求,妍月轻叹口气,“如果我的双腿一直好不了呢?”

    “那么,我会成为你的双腿,带你踏遍这世上每一个地方。”慕劭以低沉的嗓音坚定的回答。

    闻言,妍月心中激动不已,泪水模糊了视线。

    是啊,一切都值得了,只要有他这番话,再苦都值得……

    慕劭背着她,继续往前方的山林里走去,心底不断祈求上苍,让他顺利找到那名大夫,治好她的双腿。

    月夜,静谧。

    慕劭拾来一些枯枝,燃起火,拥着妍月坐于火堆旁取暖。

    偎在他怀里,看着他厚实的大手,妍月忍不住伸出柔荑,轻轻地将小手置于他的手掌上。

    “你的手好大,好温暖。”她轻轻说着,唇边有一抹笑。

    慕劭笑而不答,轻握住她的小手,将她的手整个包覆在掌中,另一手则是轻拥着她的娇躯。

    “冷吗?”他轻问。

    入夜后的山林总是特别冷,就伯身子赢弱的她会受风寒。

    “不冷,因为有你在我身边。”妍月抬起头,朝他绽出一抹艳丽绝伦的笑,眼底有着对他的深情爱意。

    见状,慕劭的心跳为之加快,再也克制不了,大手轻捧着她的脸庞,俯身吻上她艳红的樱唇,舌尖轻柔的窜入她檀口内,与她的粉舌缠绕吸吮,极尽缱绻缠绵。

    “嗯……”妍月闭上双眸,柔顺的迎合着他的吻,不禁轻吟出声。

    一听见她的*声,想要她的*倏然涌起,慕劭连忙结束这一吻,放开她的身子,坦身往一旁退去。

    该死,他的冷静与自制力上哪儿去了?这里可是深山野林,绝不能做出任何不当的举动来。

    妍月坐在原地,眨着眼,以困惑的神情看着他,不明白为何他突然抽身退去。

    见她双眼迷濛,双唇艳红,模样娇艳诱人,慕劭连忙转过身不再看她,努力平息内心对她的渴望。

    “怎么了?”望着他挺拔的背影,妍月柔声轻问,希望他能告诉她,究竟是发生什么事了。

    “没……没什么,我只是想冷静一下。”慕劭怎么也无法说出自己竟在方才对她涌起*。

    看着他的背影好一会儿,蓦地,妍月领悟了一事,双颊立即染上一抹嫣红,连忙低垂着头不敢再看他。

    此时,一旁的树丛里突然传来声响,慕劭立即箭步向前,将妍月护在身后,瞪向树丛。

    “哎呀,顺着火光前来,没想到竟会瞧见人。”一名戴着笠帽的女子自树丛后方现身。

    慕劭与妍月大为讶异,没想到竟会在此刻的深山里瞧见他人,而且还是一名女子。

    “我可以过去取暖吗?”

    慕劭警戒的瞪视着来人,本想拒绝,然而身后的妍月却轻轻开口。

    “当然可以,请快过来一同取暖,暖和身子吧。”

    “真是太好了,多谢两位。”女子走向前,取下头上所戴的笠帽,露出隐藏在帽下的绝美容颜。

    然而,慕劭仅是看了她一眼,便迳自坐于妍月身旁,大手轻搂着她的纤腰,让她偎在他怀里,温暖她的身于。

    他亲昵的举动令妍月娇羞,抬头看着他,小声地说着,“别……这里还有他人在。”

    “那又如何?”慕劭毫不在乎。

    她的身子向来孱弱,非得好好照顾,一刻皆不得马虎,倘若真受了风寒,那怎么得了?

    那名女子只是看了他们一眼,笑了笑,收回视线,迳自坐于火堆旁取暖,没有再说话。

    “请问,你是这附近的人吗?”妍月柔声轻问。

    “嗯……算是吧!”女子脸上堆满了笑。

    “那么,你可知在这祈南山里住了名神医?”

    “你们是来求医的?”女子看着眼前的他们,“但,你们看来不像是患病之人。”她说得直接。

    妍月轻咬唇,垂下眼看着自己的双腿。

    那名女子立即明白,原来她的问题出在于被罗裙遮掩住的腿上。

    不待妍月回答,在一旁的慕劭率先开口:“抱歉,她的情况只会告诉大夫。”言下之意,请她别再追问。

    “喔?你是她的夫婿?”女子兴味盎然的看着慕劭。

    慕劭剑眉紧蹙,“此事与你无关。”

    “怎会无关?”女子笑眯了眼,伸手指向自己,“因为我就是你们所寻找的那名神医。”

    慕劭皱紧眉瞪向她,满脸不相信。突然冒出个人来,自称自己就是神医,而且还是名女子,他怎能相信?

    “不信就算了。”女子笑着耸了耸肩,看着妍月的双腿,“只是,除了我之外,这世上再也无人能治好她的腿。”

    闻言,慕劭与妍月均讶异的瞪大双眸,彼此相视一眼,随即又转过头看着眼前的女子。

    “你说的可是真的?”他难以置信。

    “你真能治好我的双腿?”妍月神情激动,原本以为自己今生只能与床、椅为伴,没想到竟有机会能再次站起来。

    “当然。”女子说得信心满满。“只是,你的腿还是得先让我看一下情况如何。”

    妍月看了眼身旁的慕劭,神情显得犹豫不安。

    也许这名女子是看出了她的双腿不良于行,但,若是真见到了实际的情况,她会不会跟其他大夫一样,要他们另请高明?

    她怕,真的好怕再次失望。

    慕劭点点头,动作轻柔的将妍月抱起,绕过火堆,来到那名女子面前,掀起妍月的罗裙,好让那名女子仔细看看她的双腿。

    女子轻颦蛾眉,看着她的双腿好一会儿后才缓缓地道:“嗯……是麻烦了点,但还有救。”

    “当真?”慕劭极为欣喜。

    妍月亦十分激动的看着眼前的女子。

    这……这会是真的吗?上苍可是听见了她的祈求和慕劭的心愿,所以才让他们在此遇见这名神医?

    “但是……”女子接着开口。

    慕劭敛紧眉,“有什么条件请尽管提出,在下必定办妥。”

    “绝不能告知任何人有关于我的事。”慕劭与妍月闻言点了下头,表示可以办到。

    “那么,医治她的双腿,必须费时数月,而她治愈后还得靠自己的力量,每天一步步自己行走,直至如同寻常人那般,这段时间怕是又得花上数月……如此一来,她必须经过将近一年的时间才能完全恢复。”

    “无妨,不管花多少时间我都愿意。”妍月连忙点头。

    无论是一年、两年,甚至三年、五年,她都不在乎,只要能再次站起身,与慕劭并肩同行就好。

    “但是,这段期间你必须和他分离,直到双腿恢复行走,这样可办得到?”女子直瞅向她的眼。

    女子听说的话令妍月震惊不解。

    一旁的慕劭立即沉声低暍,“为何需要这么做?”他不能接受!

    “试问,若是你见到她跌倒,可会扶她起身?”

    “当然。”他没有多想,立刻回答。

    “那么,她又要到何时才能靠自己的双腿站起来?”女子沉声低问,词锋犀利。

    慕劭登时无言以对,转头看着妍月,神情复杂。

    或许正如这名女子所言,他在妍月身旁,其实并不是帮助她,而是害她。

    妍月亦凝视着他深邃的黑眸,神情同样复杂。

    或许大夫所说的话没错,他在她身旁,她只会想依赖他,这么一来,她又怎能靠自己的力量站起来?

    想不到之前是为了救他而和他分离,如今却是为了双腿得和他再次分开,再一次饱尝对他的相思之苦。

    她熬得过去吗?

    “这样吧,我给你们两个月的时间考虑,如果你们认为可行,那么,两个月后,玄月望日,在玉霞城的齐来茶馆碰面。”

    妍月低下头,看着自己的双腿不语。

    慕劭亦低头看着她的双腿沉思。

    好不容易找到了能为她医好双腿的神医,代价却是要两人分离将近一年的时间……

    答应,或是不答应?两人的内心均陷入两难。

    很快的,黑夜过去,天际露出鱼肚白。

    那名女子站起身,伸手拍去沾于衣服上的草屑,“两个月后的今天,若是午时过后我仍不见你现身于齐来茶馆,那么就表示我俩无缘,以后也别来找我了。”语毕,她迳自转身离开。

    慕劭看着她的身影走远,消失于密林间。

    他连那名女子的姓氏、来历都不晓得,真能放心将妍月托付给对方吗?然而,或许那名女子真是唯一能医治妍月双腿的人……

    见他剑眉紧蹙的模样,妍月心中亦不知所措。确实,他们需要一些时间好好考虑。

    未来会有什么样的情况等着他们,谁也不得而知,但,她不希望慕劭再为了她的双腿而费心,更希望能和他一起行走。

    不发一语,慕劭抱起妍月,往山下走去。

    一路上,两人皆未开口说话。

    好一会儿后,妍月才轻启红唇,缓缓问道:“你的决定呢?”她想听听他的想法。

    “那么……你的决定又是如何?”他沉声反问。

    抬起头看着他那俊逸的脸庞许久,妍月轻咬着唇。

    若说心中没有丝毫犹豫,那肯定是骗人的,她希望自己的双腿能恢复,但也不希望与他分离……唉,她该如何是好,究竟该如何是好呢?

    迟迟未听见她的回应,这时,慕劭瞧见前方有棵树,枝头绽放着无数的白花,便抱着她往前走去,最后于树下停住脚步。

    缓缓抬起头,妍月瞧见头顶上方那些不知名的白花,当时与他初次见面的情景再次浮现脑海。

    忘不了……怎么也忘不了……她对他的痴,对他的情,就从那一刻起持续至今。

    慕劭先将她轻轻放下,往前走一步,纵身一跃,从枝头摘下一朵白花,再转过身走向她,弯*将那朵花插入她发间。

    他的动作是如此轻柔,他看着她的眼神是如此深情,令妍月芳心轻颤,呼吸紊乱。

    “妍月……”他柔声唤道。

    “嗯?”她直瞅向他的眼,心跳得越来越快。

    “嫁与我为妻吧。”慕劭深情款款的凝视着她。

    闻言,妍月讶异不已,瞪大双眸,脑海中几乎一片空白。

    他要娶她为妻?这样可好?这样可行?他若是娶她进门,倘若被他人得知,他又会被人如何议论?虽然她是开心的,但是为了他好,她该拒绝吗?

    “别拒绝我。”慕劭一把握住她雪白的柔荑,深邃的黑眸直瞅向她那黑白分明的艳丽双眸。

    “但……”她轻启红唇,眼里有着不安。

    她是前朝君王的胞妹,而他如今则是效忠灭了前朝的敌国君王,是位将军,他若是真娶了她,定会惹人非议。

    不,不成,万万不成啊!

    慕劭伸出手轻轻地覆在她的柔荑上。

    “为了你,我愿上山下海;为了你,我愿舍弃一切。所有的问题由我来面对,你只要顺从真实的心意,告诉我你愿意,这样就好。”

    他看得出她内心的犹豫与不安,但这些事情都不必她烦忧,今生今世,他唯一要的女人就只有她。

    凝视着眼前的他许久,泪水逐渐模糊了视线,令妍月再也看不清他的脸庞。

    “我……”她不禁哽咽。

    从来没想到,有朝一日竞能听到他亲口对她这么说。这一切若只是场梦,那么就让她永远别醒来。

    慕劭凝视着她,等待着她的回答。

    妍月伸出柔荑,主动搂住他的身躯、紧偎着他,“是,我愿意,我愿意成为你的妻。”

    已经顾不得一切,也不在乎一切了,他对她的深情爱意让她怎能不接受,怎能不答应?

    是的,她愿意,愿意成为他的妻子,与他厮守终生,白头偕老。

    慕劭难掩心中的激动,立即伸出长臂抱起她,紧紧拥着,怎么也不愿放开。

    感激上苍让他遇见了她,他定会倾尽一生呵护疼惜她。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宁愿相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嘉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嘉恩并收藏宁愿相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