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奸妃成长手册 > 第070章 .赎罪

第070章 .赎罪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七十章

    茅檐低小,溪上青青草。

    六王爷的茅草屋依山傍水,后面是一条通往深山老林的羊肠小道,而屋前是一片青青草地,再远些便是墨河。

    清净又简陋,颇有种不食人间烟火的意味。

    六王爷…… 或者到现在,我们该叫他顾知了。

    顾知朝门口的水缸抬了抬下巴,示意顾祁把鱼扔进去,然后推开半掩着的门,似笑非笑地回头说了句,“住处简陋,还望太子和太子妃莫要嫌弃。”

    楚颜大大方方地跟在顾祁之后走进了茅草屋,微微一笑,“斯是陋室,惟吾德馨。”

    顾祁失笑。

    这话要是放在皇叔身上,那还合适,被楚颜这么一说,倒像是这简陋的地方因为她的到来而蓬荜生辉。

    顾知倒也不计较,一副我是长辈不屑于与你这种小辈多费唇舌的模样,指了指旁边那间小一些的屋子,“厨房在那儿。”

    言简意赅,倒是顾祁迟疑道,“皇叔,楚颜她……”

    “既然皇叔要赏脸吃我做的饭,楚颜恭敬不如从命了。”楚颜朝顾祁点点头,随即往门外走。

    屋内简陋至极,一方古旧木桌,几张布满灰尘显然很久没有坐人的凳子,靠窗的地方还有一张竹椅。

    再往里走是一间更小的屋子,那是顾知睡觉的地方,仅有一个书架,一张床。

    顾祁显然是有些以外,站在门口看着楚颜俯身去水缸里捞鱼,忙道,“让我来。”

    楚颜摇摇头,双手抓住了滑腻腻的鱼身,“殿下进去和皇叔说话就好,这点小事难不倒我。”

    顾祁略微迟疑,却听顾知在身后悠然道,“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

    这个皇叔一向不拘小节,肆意妄为,可是在这样玩世不恭的表象之下,一直心如明镜,做的每一件事都有自己的用意。

    顾祁于是转过身去,随手拿起窗台上的抹布把凳子给粗略地擦拭了一番,这才坐下。

    门外的楚颜走得远了些,显然是懂了顾知的意思,在给他们让出说话的空间。

    但屋子里的两人都没说话,一个饶有兴致、一个略带担忧,目光均是凝固在了那个纤细的背影上。

    顾知显然是经常吃鱼的人,院子外面有一块青石,上面还摆着把刀,一旁摆着只竹篓,应该是拿来装杀鱼后剩下的部分的。

    楚颜情知屋子里的人都看着自己,却丝毫没有胆怯地蹲□去,动作生疏却利落地开始剖鱼。

    不管是上辈子还是这辈子,楚颜都没有亲手杀过鱼,只是看见过别人杀鱼罢了。

    她的手有些抖,但是每一个动作都毫不迟疑,果决利落。

    这皇宫里除了强者,其他人都不过是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她连最险恶的人心都看过了,还怕区区一条鱼?

    不矫情,不做作,这就是她要给顾知留下的印象。

    这个皇叔光是看着都觉得不简单,如今做的一切都像是在试探她,她又何必示弱?

    何况六王爷自己看起来就是个不拘小节的人,恐怕也不会欣赏一个弱不禁风、胆怯柔弱的太子妃。

    她要与顾祁并肩登顶,所以绝非池中物。

    想一想,就算在现代时,她也从没见过哪本小说哪部电视剧里有提到女主角杀鱼的场景。

    她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不让自己全神贯注地盯着那条鲜血横流的鱼。

    这算不算是开了个先河呢?

    若是今后史官给她写了传记,她会不会成为因为第一个拥有杀鱼的勇气而流芳百世的后宫之主?

    手上染上了鲜血,那鱼也终于勉强被剖干净了,楚颜回过头去对上两双神色各异的眼眸,从容不迫地捧着鱼朝厨房走。

    屋内一时无言,片刻之后,顾知轻轻笑起来,“祁儿,你这太子妃似乎不是寻常女子啊。”

    顾祁回过头来,看着皇叔眼里若有所思的锋芒,也是微微一笑,“皇叔说得是。”

    那厢的楚颜在厨房里琢磨怎么做鱼,这边的叔侄从从容容地开始了谈话。

    顾知从不主动问宫里的事,顾祁就一桩一桩地说,比如朝政之事,再比如……即将到来的选秀。

    顾知倒了杯冷茶凑到嘴边,在听到选秀二字时,手上一滞,似笑非笑地问他,“选秀?你的主意?”

    顾祁沉默片刻,“算是。”

    “娶太子妃是你不得不向赵武妥协,而今选秀、广充后宫,是要打他的脸,把其他朝臣的地位也给提起来,好让新旧势力自相残杀,你就趁此机会稳固皇权,顺便坐收渔利?”

    “是。”

    “那我猜一猜,外面那个太子妃是赵家千金,而你要打击赵武,首先就要打她的脸,所以才会刚刚大婚,又在人家刚死了母亲的时候,你却在这边如火如荼地要选秀,对么?呵……倒是个好主意。”

    “皇叔!”顾祁面色倏地一沉,猛地抬头望着顾知,而后者眸光清明,宛若高山之巅的耀耀白雪,有刺穿一切的力量。

    顾祁握紧了拳头,涩涩地说道,“不是这样,我自始至终都没有想伤害她。”

    顾知轻笑两声,抬眸看了顾祁一眼,不紧不慢地说,“不想伤害她?”

    顾祁没说话。

    顾知悠悠地把那口冷茶喝了下去,这才淡淡地说,“自欺欺人是懦夫才会做的事。祁儿,你长这么大,皇叔并没有一路看着你走过来,但你的心思我看得比你父皇更透彻。你的优点是执着,一旦认定的事情就会不顾一切地去完成,哪怕前路艰险,也决不妥协。可是你的缺点也是执着,因为你固执到了冥顽不化的境地,一旦心有执念,就会想方设法去达成目标,而在这个过程里,你很可能失去一些对你而言至关重要的东西。”

    顾祁还是沉默着。

    “你扪心自问,为什么娶她?因为赵武逼你,还是在这个表象之下,你的心里也有那么一丝雀跃?”顾知一字一句很轻很淡,但放在一起却像不断攻向顾祁的利剑,一寸一寸剥开他的伪装,“在我眼里,若是你不希望自己做的事情,哪怕别人把刀架在你脖子上,你也绝不会做。可你终究妥协了,娶了她,这代表什么?”

    “你愿意把她带来给我看,已经表示她在你心里有了不一样的地位,而今做下这样的决定,真的以为对付的是赵家,而不是她这个赵家千金么?”

    顾祁面色阴沉,艰难地说,“她既已嫁入永安宫,就不再是赵家的千金,而是我的太子妃,与赵家再无半点关系。”

    顾知笑了起来,饶有兴致地看着侄儿,“是你天真,还是我现实?一个人生来就有的身份难道还会因为身处的境况不同而改变?我只知道你要是休了她,她就不再是太子妃,却不知道原来你娶了她,她就可以不是赵家的女儿。”

    顾祁的眼神终于彻底暗下来。

    他一直以来都自欺欺人地告诉自己,既然她说了从今以后都是他的太子妃,他就能将她保护在永安宫里,只要在那里,所有的伤害都能远离她。

    哪怕他纳妃,哪怕他选秀,哪怕赵家的地位在他的掌控下起起伏伏,至少她在他身后,安安稳稳,不受风雨侵袭。

    可是顾知揭开了他天真的期盼,把现实的一面摆在他面前。

    “你选秀,她不会受伤?”

    “……”

    “你纳妃,宠幸后宫,她不会受伤?”

    “……”

    “你对付赵家,她可以装作看不见,但宫里的人对她指指点点之时,她也不会受伤么?”

    顾祁的拳头越来越紧,握住杯子的手猛地一用力,那只白瓷茶杯砰的一下被他捏碎,瓷片扎入掌心,鲜血一颗一颗渗出了出来,滴在桌上。

    他却好似感觉不到痛,眼里一片阴霾。

    “……真可怜。”顾知看着那堆碎瓷片,无奈地摊了摊手,也不知是在说那茶杯可怜,还是眼前的人可怜,“看来你下次来的时候,得替我再带一套瓷器了,本来就只有三只,上个月被玛瑙打碎了一只,如今又被你给捏碎一只,万一哪日再来贵客,我拿什么招待人家?”

    玛瑙是他的猫,眼下跑到后头的林子里去觅食了,不在现场,听不见他的吐槽。

    顾祁点头,声音平平地说,“过几日我会派人重新送一套景德镇的茶具来给皇叔。”

    “让他们搁在我平常钓鱼的地方就行了,别过河。”顾知像是提到了什么令人厌恶的东西一样,眉头微微一皱,似乎连宫里的气息都不愿意沾染。

    顾祁低头看着扎入掌心的碎瓷片,没有急着把它j□j,反而轻轻一笑,“皇叔如此不愿看见宫里的人事,我还总来惹您烦心,倒是委屈您了。”

    “知道就好。”顾知像是完全没看见他手上的伤似的,反而又倒了杯茶,边喝边优哉游哉地说,“所以那套茶具最好给我选套贵点的,也算是今日你们一来,我这茅屋蓬荜生辉了不是?”

    顾祁的视线一直停留在手心,鲜血还在不停渗出来,只是速度不如开始快了,似乎血渍有点凝固了。

    半晌,他忽然轻轻地问了句,“皇叔……可曾后悔当日做出的选择?”

    顾知笑了笑,“你说的哪一个?毁了她全家,还是自残了这条腿?”

    “……都有。”

    顾祁问得艰难,顾知却答得异常轻松。

    “我这辈子几乎都不知道什么是后悔。”

    “那如果还能重来一次,您还会那么做么?”

    “会。”答得斩钉截铁,毫不犹豫。

    顾祁一怔,随即淡淡地笑起来,“那皇叔有什么资格指责我伤害她呢?”

    顾知也跟着他一同笑,眼眸里光彩熠熠,慢条斯理地问了句,“谁说我和你一样了?”

    在顾祁询问的眼神里,他轻描淡写地说了句,“我依旧会毁了她全家,做我该做的事,只是一切结束之后,我会陪她一起死。”

    顾祁瞬间怔住。

    顾知于是自顾自地笑起来,无奈地叹口气,“这么说来,我倒是想起来了,这辈子果然还是有一件后悔的事,那就是当初为什么没和她一起死了,也好过现在这样……”

    行尸走肉地活着。

    像是在赎罪,赎一辈子都没法洗脱的罪。

    说完,他伸了伸懒腰,“累了,先去打个盹,一会儿你的太子妃把饭做好了,再进来叫我。”

    就这么若无其事地离开了外室,走进了里面的屋子。

    留下顾祁一个人坐在那里,眼里是雾色一样氤氲模糊的情绪。

    作者有话要说:发现自己埋了好多伏笔,写了好多支线,目前一个都没结果,通通都埋在下面不见天日。

    不着急,慢慢来╮(╯▽╰)╭致力于每一个故事的结局都颠覆你们的观念。

    皇叔:……所以在你的设定里,老子的女人死了,脚也残了,你还能颠覆什么!!!颠覆个屁啊!

    么么:我还可以让你和她一起死啊╮(╯▽╰)╭。

    皇叔:……人间自是有毒妇_(:з」∠)_

    CCCCCC0129扔了一个火箭炮 投掷时间:2013-12-10 14:26:45

    感谢CC的火箭炮!看了专栏,真的破费了╭(╯3╰)╮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奸妃成长手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容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容光并收藏奸妃成长手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