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奸妃成长手册 > 第082章 .花玉佳人

第082章 .花玉佳人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八十三章

    大殿里的美人安安静静地站在那儿,除了清阳以外,谁也不曾抬起头来看过顾祁半分。因为昨日尚仪局的姑姑说过了,进了华严殿后,只有太子殿下看她们的份,太子殿下没发话,谁也不准私自抬头乱看,否则便是不敬 。

    于是十个美人都姿态优雅地垂眸而立,只有清阳一个人抬头直勾勾地盯着顾祁,显得格外突兀。

    顾祁只作没看见,垂头瞟了眼桌上的名单,轻声叫出了一个名字,“陈熙?”

    左边的队列里站出一个女子,微微抬头看着顾祁,“民女参见太子殿下。”

    这是苏州锦缎世家织锦庄的千金,父亲是织锦庄庄主,富甲一方,想来此番她能进宫……家中确实出了重金。

    她生得倒也确实标致,眼睛并不大,但弯弯的像月牙一般,很是讨喜。

    容颜秀丽,算不得倾国倾城,但自有一番灵动清秀。

    不管是哪个朝代,士大夫之族都一定比商贾之家来得尊贵,哪怕后者财富惊人,但在朝为官与在市井经商就是有地位上的区别。

    宣朝也是这样,但却多出了一条特殊的规矩,那就是富甲一方的商贾家族不得有后辈参与科举考试,一来避免了在地方举行的乡试中出现用重金砸出不真实的秀才的情况,二来也是压制这些势力,总不能家中有钱又有势,富甲一方又有人在朝为官,如若不然,才真真是个隐患了。

    这也是为何商贾之家不惜花费重金也希望家族里能有人在朝中占有一席之地的原因。

    苏州的织锦庄每年都为朝廷大规模制造锦缎丝绸,但也因为这规矩,至今家中无一人在朝中担任要职。

    想必此番让陈熙进宫,也是希望通过入主后宫的方式让陈家站稳脚跟,毕竟为朝廷提供丝绸的并不止织锦庄,还有其他地区的丝绸制造处。

    若是陈熙能顺利成为太子殿下的妃嫔,陈家也算是有了倚仗,若是上天眷顾,能给她一子半女的,那自然就是锦上添花了。

    顾祁看着这个叫陈熙的女子,面上倒是没什么情绪,心下有了数,便随口问了句,“家中可有兄弟姐妹?”

    陈熙开口答道,“回太子殿下,家中有个哥哥,如今帮着父亲在织锦庄做事。”

    顾祁点了点头,“你父亲也是个辛苦的人,一个人顾着织锦庄很不容易,确实该有个帮手。”

    他看了旁边手捧托盘的女官一眼,“赐玉。”

    于是一旁的小太监从女官手里的托盘中取出一块质地莹润光泽且串有璎珞的白玉翡翠,恭恭敬敬地走到了陈熙身边,把那玉递了过去。

    陈熙嫣然一笑,俯身谢恩。

    宣朝选秀,到了殿试这一关时,就没什么繁复的规则了。

    无非是太子叫到谁,谁就站出来,太子看看,太后看看,在场的几个宫妃看看,顶多不过问几句话。

    若是太子看中了,那便赐玉;没看中,那便赐花。

    因此一旁站着的两个手托木盘的女官,一个手里端的是珠花,一个手里端的则是款式相同的白玉。

    眼下第一个被叫到的陈熙得了玉,也就是留下来的意思。

    在场的秀女好些心中都是一紧,莫名忐忑起来。

    太后笑了笑,夸赞了陈熙一句,“这气度和身板,莫说是来自小地方,就是放在京城里,那也一看便是大家闺秀,丝毫不输名门千金半分。”

    明着是夸,可有心人若是非要挑点毛病,这句话也就成了明褒暗贬。

    陈家就算没有人在朝为官,至少也是连着几代都替朝廷做事了,哪怕算不得是什么朝臣世家,至少也是商贾巨头,在苏州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身为陈家嫡女的陈熙难道就算不得大家闺秀、名门千金了?

    说到底,太后眼里的她只不过是个商贩之女,虽说口头上说的是气度礼仪都到了,但也改变不了出身略上不了台面的事实。

    陈熙神情不变,仍旧带着淡淡的笑意,真心诚意地对太后道了声谢,也不知是真单纯,还是假恭敬。

    接下来又点到了工部侍郎刘成喜的千金。

    这回是沐贵妃问了几个问题,都是些寻常的客套话,比如在家做些什么,平日里有些什么爱好。

    一番对答后,顾祁只说了句,“赐花。”

    也就是说这位刘小姐进不了后宫了。

    她的神情微微僵了片刻,很快又恢复平静,仍是接过了太监递过去的珠花,俯首称谢。

    无妨,其实入宫前父亲就说了,能成事自然最好,不能成也罢了,毕竟她姿色算不得太好,与同进宫的朝臣之女相比,背景也算不得多好。

    再不济之后也能有个指婚,宫里的主子亲自指,想必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一个一个地点名,一个一个地提问。

    六轮之后,三个来自民间的秀女都被赐了玉,而三个朝臣之女,只有齐王妃的外甥女施颜亭一个被赐了玉,其余两个皆被赐了花。

    最终剩下的还有四人,分别是清阳,沐念秋,沈辛,以及崇筝。

    顾祁略微停顿,才缓缓地念出下一个名字,“沈辛。”

    相比沐念秋,这个女子他要更熟一些。

    毕竟楚颜刚进宫那会儿,沈辛是作为伴读一同进宫来的,只是后来不知怎么开罪了楚颜,哭着闹着要赶她走,不要她再留在身边。

    眼下,沈辛站出了队列,五官秀美,眉目都仿佛带着诗意,自成一副画。

    行动处似弱柳扶风,平凡无奇的动作也能体现出她的怯弱美丽,果然是个美人。

    顾祁平静地看着她,微微一笑,“赐玉。”

    竟是什么也没有说,直接让她留了下来。

    京城提督……沈君风在朝中的地位也算得是一员重臣了,再加上他一直就和沐青卓为伍,也是沐青卓的得力臂膀。

    若是沐家和沈家同时有了千金入宫,而恰好在朝中地位略低一点的沈家却在此事上占了上风,沈辛比沐念秋更得宠一些,沐青卓还会不会完全心无芥蒂地信任沈君风?

    那白玉就这么轻而易举地到了手,沈辛也略微差异,但面上只是露出一抹浅浅的笑意,声音也清澈悦耳,“臣女谢过太子殿下恩典。”

    接下来的沐念秋也是一样的,点个名,站出来,连个问题也没问,顾祁就直接让人赐了玉。

    原本这两人容貌也出色,你若说太子是看中了她们的美貌,也自然也没得说,更何况人家还有显赫的背景呢?

    下一个。

    “崇筝。”

    手中的名单上写得很清楚,这是镇南大将军的孙女,崇筝。

    镇南大将军曾经为宣朝立下汗马功劳,打赢了好几场最重要的战役,尤其是皇帝在朝时,他是一员猛将,地位远胜沐青卓和赵武之辈,但遗憾的是前几年的时候已经过世了。

    晚年之后,终是廉颇老矣,老来多病。

    皇帝一道折子,准了他去南方养老,赐了封底与府邸,也希望这个戎马一生的老人能得到个安定的晚年。

    只怪病痛折磨,没过几年他仍是去了,皇帝叹惋,却也无可奈何。

    顾祁略一迟疑,问了句,“将军走后,府中一切可还安好?”

    崇筝的睫毛微微颤了颤,眼里好似闪过些无助的情绪,随即又很小心地被她隐藏在眼底,声音稳稳地答道,“回太子殿下,家中一切安好。”

    看这样子,约莫是没法“安好”了。

    否则好端端的,怎的会让她又北上京城,参加什么选秀呢?

    镇南大将军一生为宣朝贡献良多,也没求个什么,为人正直、光明磊落,父皇从前在宫里时也经常感叹,若是朝中多出几个这样的重臣,那便太好了。

    如今他走以后,昔日就厉行勤俭节约的将军府里恐怕更是步履维艰。

    顾祁想了想,还是说道,“赐玉。”

    于是乎,大殿里没有经过选拔的就只剩下清阳了。

    看着这个眼中早有跃跃欲试之意的郡主,顾祁平平地叫了她的名字,“秦清阳。”

    清阳粲然一笑,毫无礼节地应了声,“太子哥哥。”

    ……看来是很有优越感了。

    顾祁没对她的称呼做过多评价,也没有跟她啰嗦,直接吩咐人,“赐花。”

    清阳一愣,看着那太监把珠花递过来,面色一变,也不去接,抬头便质问顾祁,“为什么赐我花?”

    她倒是大胆,得了花不接就算了,还有本事问个原委。

    回答的是沐贵妃,唇角一勾,笑得娇媚又漫不经心,“郡主这话问得可有些奇怪了,选秀的规矩难道不懂么?赐花便是去,赐玉便是留,既然太子殿下赐了花,那自然就是没法把郡主留在后宫了,何来为什么一说?”

    长公主昔日在宫里横行霸道,沐贵妃也是受过气的,如今清阳来了,她也犯不着给这郡主好脸色。

    清阳脸色一变,开口就是一句,“太子哥哥为何不要我?”

    眼神里有待怒气,毫不避讳地望着顾祁,似是要把他的心剜开看看,看他为何不要自己。

    这话问的……

    在场的秀女纷纷低下头,恨不能没听到。

    太后的嘴角都抽了抽,长公主究竟是怎么管教女儿的?这种不知羞的话都能说出来,这郡主真是绝了!

    顾祁轻描淡写地说,“大殿之上只看结果,不问过程,有什么疑惑下来再说,不要耽误了大家的时间。”

    清阳见他一脸平静,而自己又当着众人的面被拒绝了,又是不甘又是气愤。

    身旁的太监有些尴尬,又一次把珠花递了过来,低低地叫了声,“郡主……”

    清阳头脑一热,一把将他的手推开,“拿走!我不要!”

    那太监哪里见过这种阵仗?太子赐花,不拿着就算了,居然还出手推他,于是一个不留神,手里的珠花竟给推落在地,咕噜咕噜滚到了一旁的陈熙脚边 。

    陈熙也是一怔,蹲□去捡也不是,就这么原地发呆也不是。

    全场寂静。

    那太监心头一慌,立马回过神来跪在地上磕头认罪,“太子殿下,奴才一时手滑,没能拿稳珠花,请殿下责罚!”

    他虽慌,但也知道此事不关自己的事,所以认罪起来也稍微踏实了些。

    这位郡主当真是在是个人才,当着众人的面也敢拂逆太子,这胆色在京城里就是掰着手指头也能数出来的,她敢排第一,绝对没人敢排第二!

    ******

    楚颜与冯静舒相谈甚欢,两人坐在长廊那儿正品茶,楚颜好奇地问她在家中是如何与萧城相处的,毕竟萧城那人打小就严肃老成,似乎永远没个放松下来的时候,也难怪顾祁对他如此放心,能把宫中的侍卫什么的全部交给他。

    冯静舒闻言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喝口茶后含笑道,“还能怎么样?他那人的脾气就跟茅坑里的石头一样,又臭又硬,我也只能由着他来。”

    话虽如此,但她提到萧城时,眼里掩饰不住的笑意总也透露出了她的心意。

    楚颜能感受到她的心思,也跟着笑起来,“又臭又硬倒也不见得,至少一物降一物,我猜他遇见了你就跟冰遇见了水一样,再硬又如何?你总是不温不火地任他发作,迟早也会叫他慢慢化在你手上。”

    冯静舒失笑,“殿下的比喻倒是新鲜有趣,但他那人打小就老成惯了,很多习惯改也改不过来,可教人头疼了。”

    “比如说?”楚颜这下还来劲儿了。

    “比如说每晚亥时之前一定得上床就寝,你若是耽误了时间,他就唠叨个没完;比如说早起上朝前一定要喝一杯浓浓的普洱,不管你如何劝他这样伤胃,他也不听,硬说是这样才有精神时刻保持清醒;再比如……”

    说起丈夫,素来温婉文静的人终于打开了话匣子,可是一口气说了许多,忽然又发现自己似乎一不小心失态了,冯静舒脸一红,略微抱歉地垂下头来,“殿下赎罪,嫔妾失态了。”

    楚颜正听得起劲儿呢,见她这样忍不住失笑,“怎么停下来了?我听得正有趣呢,你哪里就失态了?”

    她伸出手去拉住冯静舒,笑得很真诚,“我说过你这样很好,不要太顾及我们之间的身份差异,说到底,大家都是姑娘家,年纪差不多,阅历也差不多,若是你能这样真心诚意与我做朋友,有什么有趣的东西都能分享,我会很开心的。”

    冯静舒朝她笑,也不说话,只是点点头。

    楚颜看着这张看似平凡,但不知为何就是很灵动很美丽的容易,长长地在心底舒口气,“静舒,我自小进了宫,宫里的人事与外面大相径庭,几乎人人都在算计,所以我必须时刻保持警惕,一句话也不能说错,一点失误也不能有。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以为我总该习惯了,可是遇见你之后,很多该说不该说的话我都无所顾忌地说了出来,却觉得心里舒畅多了。大概也只有在毫无利益瓜葛的人面前,我才能稍微不那么谨慎小心……活得没那么累。”

    冯静舒笑了,回握住她的手,“殿下这样很好,您身处高位,总是要承受一些平常人所体验不到的辛苦。可您做得很好,也看得很开,这一点就算是妾身也做不到。若是您希望,以后我得了空就进宫来陪您,不过……”她唇角笑意愈浓,“只怕太子殿下会嫌嫔妾烦,老把他的太子妃抢走。”

    楚颜意有所指地看了看华严殿的方向,“今日过了,恐怕他巴不得你把我抢走呢,否则他哪里来那么多功夫去陪他的新宠们?”

    话题终于还是转到了这里。

    冯静舒收敛了笑意,拉着她的手温柔地笑了,“殿下,您是您,秀女们是秀女们,太子对你们是不一样的。”

    楚颜没说话。

    “上回您去沐府给沐夫人拜寿,太子殿下亲自让夫君来找我,要我陪着您去沐府,好好照看您。不光如此,其实来永安宫见您以前,他甚至让夫君带我亲自去见了他一面,叮嘱了我许多。殿下日理万机,却还因为这点小事亲自接见我,叮嘱我,我看得出,殿下的心是在您身上的,所以您别担心今日的选秀……”

    她顿了顿,却又觉得不管如何说,都始终有些词不达意,因为身为女子不可能不在意自己的丈夫有了小妾,万一若是萧城有了侧室……想到这里,她终于还是停下来,只轻轻握着楚颜的手,“如果您心里难受,我在这儿听着。”

    楚颜笑起来,“行了行了,我是那种伤春悲秋的人么?他是太子,三宫六院是迟早的事儿,今日不过才这么点,我都膈应,那他日后宫佳丽三千的时候我该如何是好?”

    她笑得如沐春风,眼底是真的没有一丝阴霾。

    因为她是来自很多年后的楚颜,她知道人生里有很多事情身不由己,若是困在里面就死定了。虽然这句话时常会让人觉得像是牵强地在找借口,可人不能总是困在自我惆怅中,就像鲁迅笔下的阿Q,虽然看上去莫名可怜,但至少他在精神胜利法中获得了片刻的安宁。

    她是楚颜,却又不是属于这个时代的楚颜,她不会像这个身体的原主那样为了太子纳妃的事情痛苦,只会积极地去寻找战斗方式。

    冯静舒不会知道她心里在想些什么,可是楚颜面上的笑意却令她隐隐觉得,眼前的这个女子似乎不属于这个皇宫,她的笑容恣意又无拘无束,光是看着都叫人觉得她的身体里有什么东西似是要乘风欲飞。

    而就在此时,在外打探消息的重山回来了,看见冯静舒在,一时不知该如何开口。

    冯静舒观察力敏锐,当即站起身来,“我先去倒杯茶来。”

    楚颜笑着点了点头。

    哪怕她喜欢冯静舒,但该避讳的事情一定要避讳。

    为了自己好,也为了她好。

    重山见人走了,这才附在楚颜耳边轻轻地说了方才大殿上发生的事。

    楚颜哭笑不得,“你说清阳郡主把殿下赏赐的珠花给扔了?”

    “不是扔了,是给打掉了……”

    那有什么区别?

    楚颜又问他,“那太子殿下什么反应?”

    “殿下的脸色……很难看。”重山想了想,没想出合适的形容词来。

    楚颜大概能想象到顾祁会是什么反应,大概就像……吃了翔一样……

    她默了默,“那现在呢?”

    “奴才回来那会儿,似乎太子殿下已经叫人把清阳直接带下去,送回公主府了。”

    好家伙,居然直接打包送回去了?

    楚颜点点头,哭笑不得地说,“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重山没走,迟疑地问了句,“主子不问……殿下选了哪些人么?”

    楚颜微微一笑,摇摇头,也不说话,于是重山只得一头雾水地走了,他这番回来,汇报清阳郡主倒还是其次,主要是想说说秀女们的情况啊。

    主子竟然不关心?这还真是奇了怪了。

    楚颜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又一次端起君山银针,水面上尚且漂浮着一根一根碧绿色的针状茶叶,还有氤氲雾气在往外冒。

    她笑了笑,有的事情其实不用问也猜得到。

    重山前些日子就把十位要参加殿试的秀女名单给打听清楚了,这些人背景如何楚颜只能知道个大概,可是光凭推断也能猜个j□j不离十了。

    富甲一方的商贾之家,太子势在必得。

    在朝为官颇有潜力成为重臣之辈,太子势在必得。

    尚在京城为官的齐王,太子依旧要让他彻彻底底成为完全支持自己的皇叔。

    所以其实最终结果如何,真的没有什么必要再问。

    倒是清阳……还真是大大出乎她的意料,楚颜觉得这女子着实不像个古人,反而更像是曾经看过吐槽过的某部清穿剧女主角,天不怕地不怕,凭着一股傻劲儿和冲劲儿妄图得到真命天子的瞩目。

    只可惜她演错了地方,太子不是那穿成筛子的清宫剧里的四四或八八,喜欢的不是这样的姑娘。

    总之这一日,有了冯静舒的陪伴,楚颜过得平和悠闲。

    毕竟能和闺蜜喝喝茶,聊聊天,这是她进宫之后就再也没有过的事儿——哦不,进宫前也不曾有过。

    这一日是过度日,大概也就是所谓的……暴风雨前的宁静,明日秀女们都入住后宫了,恐怕也该来拜见拜见她这个太子妃殿下了。

    楚颜唇角微挑,嗨,情敌们,拭目以待了。

    作者有话要说:清阳蠢成确实这样也不容易……

    因为感觉今天的两章有一点太过叙事,所以就放在一起发出来,免得描述得太多,大家觉得冗长无趣。

    我要酝酿一个小番外,讲一讲冷面石头萧城和吃定他的冯姑娘的故事~

    下章预告:造起来吧太子妃!

    明天见╭(╯3╰)╮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奸妃成长手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容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容光并收藏奸妃成长手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