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奸妃成长手册 > 第116章 .鸠占鹊巢

第116章 .鸠占鹊巢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一百一十六章

    深夜,长街寂静,月华如练。

    公主府里,清阳正心神不宁地坐在屋子里长吁短叹,想到心上人,她的胸口胀满了各种甜蜜滋味,可是一想到因此和母亲大吵一架还害她离家出走,至今下落不明,她又忍不住红了眼。

    窗外忽然响起了叩叩的敲击声,她身子一震,走到门口低低地问了句,“谁,”

    一个低沉悦耳的嗓音响起,“是我。”

    清阳先是一怔,随即面露喜色地打开了门,又惊又怕地闪身让他进来,随即朝外面看了看,确认无人后才又合上门,对身后的人说:“你怎么来了?”

    “怎么,不欢迎我?”那男子对她微微一笑,张开双臂。

    清阳会意,乖乖地走上前去,任由他将自己抱在怀中。她闭眼深吸一口气,终于展露笑颜。

    “怎么了?你哭过?”那男子抬起她的下巴,仔细地看了看她泛红的眼眶,“发生什么事了?”

    “母亲到现在也没有回来过……”她说着,眼圈又红了几分。

    男子皱了皱眉,好言相劝:“长公主不是小孩子了,一个人在外也不会出什么事,已是做母亲的人,自然是有分寸的。你且放心,她应该是在府中待久了,所以想要好好放松放松,又或许是在友人家中相谈甚欢,因此才多耽搁了几日。”

    清阳点点头:“但愿如此。”

    她把头乖巧地依偎在他的怀里,安心的模样像只温顺的小猫,再也不是从前那个张牙舞爪的小郡主。

    男子揽着她的腰,又缓缓地说道:“其实长公主在这个时候离开也好,她不同意你与我来往,无非是因为担心你嫁过来受委屈,让她趁这个机会缓一缓,多想想也好。至少你相信我,我们可以共同努力,证明给她看。”

    “怎么证明?母亲不在府里,你做什么她也看不见,难道还有什么别的法子?”清阳奇道。

    男子轻轻地拍着她的背,微微一笑:“法子自然是有的,只是不知……你愿不愿意暂时先受点委屈。”

    “什么委屈?”她抬头看着他,迷恋地伸手沿着他好看的眉目一点一点划下来,最后落在他的唇边,被他轻轻咬了一口,于是咯咯地笑起来,末了才说,“只要能跟你在一起,受多大的委屈我也不怕。”

    他亲了亲她的额头,这才温柔地说:“那就好,只要你不怕就行。”

    “那我们到底要做什么?”她追问。

    他笑得不怀好意,眼神牢牢地锁住她:“生米煮成熟饭,你怕不怕?”

    清阳的脸唰的一下红得彻底,急忙挣脱出来,又羞又恼地打他:“你说什么呀!”

    他牢牢地抓住她的小爪子,认真地说:“清阳,你不信我?”

    “我,我当然信你,只是……”她还有些迟疑,哪怕平日里再任性妄为,女儿家的矜持终究还是在那里摆着,女四书上的教条也牢牢刻在心上,她又怎么敢在婚前做出这种大胆的事情?

    “只是什么?”男子慢慢地松开她的手,眼神一点一点冷下来,最后低低地笑了,“口口声声说信我,结果还是不信。”

    他看了看她,摇摇头,似是失望之极,与她擦身而过,往门外走去。

    “承恩!承恩你别走!”清阳慌了神,赶忙上前拉住他的手臂,然后从背后一把揽住他,慌里慌张地说,“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绝对相信你,你别走啊!”

    男子定定地站在那里,由着身后的女子抱着他,缓缓地说:“你说信我,可到头来仍是怕我对你始乱终弃,只是玩玩而已,是吗?”

    “不是,不是的!”清阳急于解释,头摇得像是拨浪鼓,最终鼓起勇气说,“我愿意,我愿意和你做任何事情。”

    男子转过身来,迟疑地问她:“当真?”

    “当真!”她说得信誓旦旦,看他又重新展露欢颜,终于笑着抱住他的腰,“我知道你不会生我气的,也知道你肯定会娶我。”

    夜色如迷雾,月华当空,亮如白玉,只可惜无论如何照不进人的心底。而那些为情所困的人就身处这样的迷雾之中,至死方休。

    ******

    长公主最后还是没找到,萧彻带着人在京城找了又找,平日里那些长公主爱去的酒肆茶楼都寻了个遍,杳无音讯。

    秦殊也从蜀地赶了回来,听闻公主失踪,秦远山又落入拜火教手中,下落不明,这个当丈夫当父亲的人面色惨白。连日来在蜀地忙于洪涝灾害的他本来就瘦了一圈,如今看着眉宇间俱是疲惫,还要为长公主的事情担忧,着实令人有些不忍。

    他请命前去江州助恭亲王一臂之力,救出秦远山,剿灭拜火教,但顾祁摇摇头,只说让他安心休息,要对恭亲王有信心。

    楚颜素来就听闻长公主夫妇不和,眼下见他开口闭口都只提秦远山,对长公主却是只字不提,心下也有些寒意。长公主也下落不明,可他似是全然不关心,这等男子,着实是铁石心肠。

    她今日是来给顾祁送些午后的茶点的,就在御书房多做了一会儿,偏生秦殊回宫了,前来御书房觐见,她便在顾祁的示意下坐在内室等待。

    秦殊的话不多,说话也是言简意赅,从容淡迫,听上去也是个人物。

    只可惜对长公主的态度令楚颜心生反感,不自觉就对他有了偏见。

    秦殊走后,她这才走出内室,来到顾祁身旁,替他倒了杯茶,又打开食盒,拿出今日和含芝冬意一同做的芝麻饼,递给他:“尝尝看。”

    顾祁就着她的手咬了一口,吃了之后后喝了口茶,眉头却微微有些紧皱。

    “怎么,不好吃?”她问他。

    顾祁摇头,叹了口气:“我是担心远山……”

    楚颜也一下子说不出话来,想起那个朗朗清风般的男子,她有些惆怅,却只能安慰顾祁:“秦大人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不会有事。”

    她还欠他良多,两人的关系不及友人,却又多了一层恩情,只盼着他当真平安无事才好,否则这恩情岂非要欠一辈子?

    ******

    从皇宫出来以后,秦殊没有急着回府,而是策马去了苏意容的小筑。

    彼时苏意容正在绣荷包,荷包上鸳鸯成双,自在戏水,而她眉头紧蹙,愁眉不展。

    珠帘被人掀起,她以为是婢女进来了,于是低低地吩咐了句:“替我倒杯茶。”

    那人替她倒好茶,又伸手递给她,她微微抬头去接,却在看见那只端茶的手时倏地一怔,随即抬起头来不可置信地往着来人:“你,你回来了……”

    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她又哭又笑地把荷包随手往桌上一放:“几时回来的?已经进宫见过太子殿下了?你怎么不出声哪,害我以为是……还叫你倒茶!你,你这个没良心的……”

    因为太过激动,她开始语无伦次地说起来,秦殊只是笑吟吟地听她说,一直以爱怜的目光凝视着她,末了才拉住她的手:“好了,容容,不是口渴了么?怎的还一口气说这么多话?”

    他把水递给她,看她喝了一口,立马又红着眼圈对他说:“你瘦了,在蜀地吃了不少苦,是不是?”

    他欲与她打趣,却又忽然想起了什么,唇边的那抹笑意也消失不见。

    苏意容敏感地察觉到了什么,于是停下来问他:“怎么了?是不是在那边不顺利?出什么事了?”

    秦殊迟疑了片刻,才又摇摇头,展露笑颜:“没事,一切顺利,只是长公主失踪了,方才我进宫的时候,太子殿下说她已经将近十天没有回府了。”

    苏意容的脸色唰的一下白了:“公主……失踪了?”

    她拽着秦殊的衣袖,手却隐隐有些颤抖:“可是因为……因为知道了我们的事?”

    “安心。”秦殊安慰她,“不是因为我们,似乎是清阳与她吵了架,她一气之下就离家出走,然后再也没回来。”

    见苏意容不说话,他略一沉吟:“公主虽然任性妄为,但也从来不曾连续十日不归家过,指不定已经遭遇不测……这样也好,若是她在外出了意外,那自然再好不过。我身为驸马虽不能续弦,但太子殿下与长公主并无感情,也不是迂腐之人,想来若是我以通房的名义接你入府,也不是什么难事,届时只要你入了府,名号只是表面上的,权利却是我可以决定的。”

    苏意容一急,忙摇头道:“不可,这些年来你一直瞒着公主与我在一起,已经是对不起她了,我如何还能鸠占鹊巢呢?”

    她神色黯然:“若是公主有什么不测,那我这辈子良心都难安了……”

    “有没有不测还难说得很,到时候走一步看一步吧。”秦殊安抚她,眼神里却有些冷意。

    长公主最好有什么三长两短,也免去了他日后的许多烦忧。他心中一动,忽然有了一个主意,不如由他来亲自动手,让她就算没有什么,也从此以后再回不了府。

    傍晚的时候,他离开了小筑,往府里去了。

    秦远山的事情他没有告诉苏意容,怕她因为担心儿子而寝食难安,秦殊想到了恭亲王,两人到目前为止都还一直保持着合作关系,他应该会尽心尽力救回远山。

    想到这里,他稍微安心了些。

    作者有话要说:今晚还有一章~秦大人要回来啦!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奸妃成长手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容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容光并收藏奸妃成长手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