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103 遮阳帽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阿泽”水清云出声“姐姐相信你不是坏人,只是,你也看到了,姐姐不想你这么跟着,你还是离开吧”

    “是,打扰姐姐了”少年的一双眼充满雾气,看上去委屈至极。

    他似乎极听水清云的话,水清云的话一出,他便转了个身,不再看水清云,朝着集市上而去。

    “真是个怪人”红花看得目瞪口呆。

    这么好说话,重要的是,他为什么这么听姑娘的话。

    “姑娘,瞧着他的样子,像是一阵风都要倒下去,不会是命不久矣了吧”不是她夸大其词,是这个少年给人的感觉就是这样。

    看着少年远去,水清云眼里滑过一丝水波。

    “让罗掌柜找个人看着他”

    “嗯”红花点头。

    心里暗想,是得找个人看住,万一这人死在她们店里或是别的地方,总归是不太好。

    “再过几天就是鬼节了吧”水清云向前走,愣不丁的问出这么一句。

    “姑娘,是的”红花被问得莫名其秒。

    鬼节不鬼节的跟她们有什么关系,姑娘也没有要祭祀之人,问这个干什么?

    七月半,又称鬼节。

    传说中,这一天是鬼可以在阴间活动的日子。

    所以,在这一天,人们大都会小心行事,谨慎出门,以免碰上什么不该碰到的东西。

    水清云之所以想起这个,是突然觉得,七月不宜动土。

    所以,她那个房屋规划的计划估计得延后一月。

    改到八月来实行比较好。

    快到院子的时候,看着院子门口多了两个黑衣人。

    红花看到这两人的时候,嘴巴大的能装下一个鸡蛋。

    水清云淡淡的看了那两人一眼,问向红花“他的人?”

    “是主子近身的两大侍卫”红花吐了吐舌头,看来那天晚上的动静,让主子觉得姑娘在此不安全,所以又派了两个过来。

    红花对着两人挤眼,意思是他们是木头人不成,看见姑娘也不知道说句话。

    “铁里”

    “铁原”

    水清云闻言倒是笑了。

    君远航是打铁的不成,养出来的属下姓铁不说,浑身还冷的如铁一般。

    “那你们就在这守着吧”水清云脚步轻盈的走了进去。

    陈氏和齐嬷嬷坐在院子里的桌子边,看见水清云回来似乎松了一口气。

    “云儿,你回来了,娘想问问,门边的那两个黑衣人是怎么回事,看着好吓人”一身黑不说,脸上还一点表情都没有,可不是有点吓人。

    “没事,不过是有人派来给我们守门的,院子里多了两个护卫,我们院子也能安全些不是”水清云在陈氏一边上坐下。

    齐嬷嬷赶紧为她倒上一杯茶。

    水清云端起来喝了个精光。

    还是觉得不解渴,对着齐嬷嬷道“嬷嬷,还有绿豆汤没,加了冰的那种”

    现在这个时候喝茶喝水都不管用,唯有喝冰才能止住她的渴。

    “有,有呢,老奴这就为小姐端去”

    绿豆汤自然放在厨房里面。

    里面加了冰进去,喝一口清清爽爽。

    “云儿,女孩子家家的还是少喝冰为秒,身子要紧”陈氏看着水清云一咕噜便把绿豆汤喝了个精光,小心的嘱咐着。

    女孩子身体娇贵,冰这种东西哪能随便吃。

    如她,在容州虽然底子已经大好,像冰这种东西也不敢吃,就怕吃下去之后身体会有什么不适。

    “娘,没事”水清云心满意足的靠在陈氏的身上,懒洋洋的样子把陈氏逗乐了。

    云儿有多久没有她面前逞现她女儿态的一面了,此时她依赖她的样子,让她又想起了她的小时候。

    伸出双手摸着水清云的脑袋。

    云儿真是长大了,这样,云儿算是不怪她了吧。

    “天气这么热,还是少出去吧,娘瞧着你最近都黑了不少”陈氏看着水清云的小脸,突然发现了什么一般。

    “真的?”水清云一下跳了起来,摸摸自己的脸蛋,看向红花“真的晒黑了?”

    “姑娘,你天天行走在太阳底下,不黑才乖”红花吐了吐舌头。

    姑娘再怎么黑,有她和月影黑吗,她俩简直快要晒成了黑炭,就差和黑石一般。

    “呵呵”水清云轻笑起来“怕什么,黑就黑点,再怎么黑,也晒不成门口那两人的颜色”

    红花突然笑不出来。

    心里同情起门的的铁里和铁原。

    你们的脸这是有多黑。

    “小姐,往后中午你还是不要出去了,反正现在也没什么重要的事,这么毒的太阳,稍微一晒,皮肤都晒的通红”齐嬷嬷心疼自家小姐成天东奔西走,赶紧附和。

    水清云暗思也是这么一个道理,看来晚上有必要好好的修复一下自己的皮肤。

    “如不然以后出去的时候,带个面纱”陈氏皱眉道,让云儿在家待着怎么待得住,如是真要出去的话,带个面纱总能挡住一些阳光,不让太阳把皮肤晒伤。

    “家里不是有伞,以后出去的时候,我打把伞出去就是”面纱那东西她可用不惯,多碍手碍脚。

    突然想到,之前下乡的时候,觉得农村那种草帽挺好用的,她还见过人家自编草帽,编的是又快又好看。

    心思一动,对啊,她干嘛不动手编一个。

    虽说记不太全步骤,总归可以试试。

    “齐伯,咱家院子里还有高梁杆子不?”

    “有的,小姐”齐伯闻声从马厩房跑了出来。

    他抱了不少新鲜的高梁杆回来喂家里仅剩的一匹马。

    “抱一捆出来”

    “云儿,好端端的,你要那玩意干什么?”陈氏暗想,莫非高梁杆也能吃不成。

    齐伯抱了一把新鲜的高梁杆出来。

    水清云蹲下,寻找不粗不细的枝干为她所用“编个帽子试试,或许可以遮阳”

    陈氏愕然,云儿这又是要整那一出。

    “小姐,你想要什么样的,要不我也来一起帮忙”红花闻言,知道姑娘定是又想到了什么,蹲下身一起寻找。

    “就折这样大小的,小了的不行,大了的更不行”水清云拿了一根给红花做示范用。

    齐嬷嬷看了眼地上,又看了眼陈氏。

    “老奴还是和儿媳妇去做饭吧”

    “去吧,去吧,别说你整不明白,我也整不明白”陈氏挥了挥手,低头瞅着两人在地上趴拉着。

    水清云终于在自己手艺不精的情况下,织出了第一个草帽。

    编的虽说有点帽子的模样,总归手艺不精,看起来粗粗糙糙的,一点美感都没有。

    水清云自己看到嫌弃的不行,这个样子明显就是个锅盖,那像个帽子,为了好看些,她又编了好几个出来。

    最后一个总算是让她满意些。

    翻来覆去的看了一回,又让红花把房里的那条粉色的丝锦拿出来。

    在草帽的边上缝了几条花边,瞧着有些秀气的样子,水清云才高兴的放下了针线。

    “姑娘,还真挺好看的,我能试试不?”看着帽子的造型,红花的心有些痒痒。

    姑娘编的帽子不咋地,可是配上这样一条花边,生出了不少美感。

    “试吧,试吧,喜欢的话,给你们也编一个”水清云大方的很。

    红花喜滋滋的要头上套,手一轻,才发现帽子被月影夺了去,正被月影顶在头上。

    “果真是美极了”水清云一拍手“这个帽子就给你了,下午我们再编几个”

    “还别说,还真挺好看的”陈氏瞅了月影一会,只见月影露出一小侧脸,其它的都挡在帽子之下,而且帽子上边还有花边,咋看上去,月影可是变秀气了不少。

    “谢谢姑娘”月影笑嘻嘻的应下。

    “姑娘,你早该编这个东西出来,你看把我和月影晒的”红花不满帽子被月影抢走,嘟着嘴道。

    “现在编也不迟,还能少了你的”水清云拿起桌子上的东西,又着手开始编了起来。

    有了先前的经验,这回编的不仅好看了许多,速度也是快了不少,又给帽子边缝了几条花边,这才放手。

    “不错,不错”陈氏笑呵呵的看着红花与月影头上的帽子,不止是在夸帽子漂亮,还是在夸她女儿的手艺不错。

    “真是好看呢”徐芳芳端了一盘菜过来,瞧着两人头上的帽子,煞是羡慕道。

    “你要是喜欢,让云儿也给你编一个”陈氏笑着应了一句。

    反正一个也是编,两个也是编,就是多编几个的事。

    “好啊,那芳芳就先谢过小姐了”徐芳芳一听陈氏的话,面露喜色的朝着水清云道。

    吃过午饭,又让齐伯抱了梱高梁杆过来,水清云便又忙开了。

    她给自己的帽子上缝着紫色花边。

    这个样子像什么呢。

    对,就像前世的遮阳帽。

    干脆它们也叫遮阳帽得了。

    高梁杆子编的帽子,再加上丝锦花边,怎么看怎么不伦不类。

    不管它了,遮阳要紧。

    能起到遮阳作用即可,美观第二。

    “姑娘,你这帽子是从江州买的吧,真好看”水清云走在田地里,不少农妇看见她们三人的帽子,都得停下来评头论足一番。

    每被问及,水清云只是笑笑,并不答话。

    “姐姐,我也想要一个这样的帽子,你能帮我买一个吗?”一个小女孩扯住水清云的衣裳,眼睛却是紧紧盯着水清云头上的帽子。

    “召娣,不可这么没礼貌”刘氏忙上前,牵住女儿的手。

    “娘,姐姐的帽子真的很好看,召娣想替娘买一个”召娣松开水清云的衣裳,低下头小声道。

    “姑娘,不好意思”刘氏听到女儿的话,有些难为情的望着水清云,谁知道召娣会讲出这样的话,让她这个做娘感动女儿懂事的同时,又难为情。

    “无事”蹲下身摸了摸召娣的脑袋“这是姐姐自己编的,召娣想学吗?”

    “嗯”召娣点了点头。

    “姑娘,这~”刘氏有些不知所措。

    “不过是些小玩意,她若是愿意学便让她学吧”水清云站起身。

    “娘,姐姐愿意教我了,等我学会之后,一定编一个和姐姐一样漂亮的给娘”召娣双眼眯起来,笑起来还有两个小小的酒窝,长大后也会是个小美人。

    “好,好”刘氏笑的合不拢嘴。

    “都道女儿是娘亲的小棉袄,今日一见,果真是呢”红花也颇为喜欢这个小姑娘,小小年纪就知道替别人着想,这样的姑娘可不多见。

    召娣被说的不好意思,挠了挠脑袋,傻傻的笑着。

    召娣年龄不大,却生得一双巧手,水清云教了几遍,编出来的东西,竟比她编的还好看。

    水清云心里是即有成就感,又有落差感。

    看来自己的双手确实不如人家小姑娘的手巧。

    “召娣啊,以你这手艺,可以编几个上集市上卖卖,说不定还能卖到个好价钱呢”红花也颇为感慨,看着那么小的人儿,学起来东西竟是那样快,而且还编的那样好,思索着要不要叫召娣再给自已编一个。

    “真的吗?”召娣抬起头,一双手却是没有空着,手指飞快的编着。

    “召娣这手艺可以”水清云也点了点头“召娣你就多编几个,过两天开集的时候,你拿到集市上去试试”

    反正她也没那个功夫,召娣手巧编得好看,让她编了去卖,也挺好的。

    “那我一定多编些”召娣高兴的应着,随即又发愁了起来“不过,没有花边的没那么好看,姐姐还有没有剩余的布料,给召娣一些,召娣卖了钱之后,再把钱给姐姐”召娣想了想,有些羞涩道。

    “你这个鬼灵精”水清云用手指点了点召娣的脑袋“姐姐还剩下些丝锦,召娣都拿去用吧”

    “嗯”

    “姑娘,上次那个少年,好似病得越发严重,已经有两天没出客栈的门来面馆吃面了”把召娣送回去,红花回来的时候对着水清云的耳朵悄悄道。

    “让客栈的小二敲开门进去看看,是怎么回事?”水清云蹙眉。

    “唉,他一个人孤怜怜的在这也挺可怜的”想起那个少年,那弱不禁风的模样,化作无声的叹息。

    阿泽感觉只剩下一口气在身体里游荡。

    他感觉他的灵魂已经走了,不知道已经走去了那里,肚子里空荡荡的厉害,他想起来吃点东西,使了半天的劲也只能抬起个脑袋,如同身体里的力气会部被人剥离,只剩下一具躯壳及脑海里残存的意识躺在床上。

    他盯着客栈上的方。

    一块块结实的木梁牢牢的固在上方。

    他很想知道他是谁,可是脑海里除了与养父养母在一起的记忆,再也寻不出别的痕迹。

    走的时候,养母说“我们已把你养大成人,也算是对得起自己的良心了,至于你以后怎么样,就看你自己的造化”

    他到底是谁,为什么为得这样的怪病。

    他的亲生父母又是谁,为什么一生下来就把他抛弃。

    脑海里点点滴滴的意识,让他的脑袋更加痛疼异常。

    他突然想起那天见到的那个女子。

    清冷的身姿,清亮的双眼,初见她,她竟然给他一种类似亲情的感觉,就如同他对养父母那样的感情。

    他马上就要死了,如果可以,他真想见见那个女子,只怕一眼就好,呵~

    “客官,客官,你在里面吗?”门外响起了一个有礼的小二声“客官,我是客栈的店小二,给你送一壶热水进来,你在里面吗?”

    阿泽动了动双唇,想开口,出口的声音竟比蚊子的声音还小“进来吧”

    声音太小,小的如同一缕空气从他的嘴里飘出。

    店小二叩了叩门,又唤了几声,见里面还是没人答应,便道“客官,你若是不应的话,我就开门了,我就送壶开水就走”

    接着门吱的一声推了开来。

    门外的小二提着一壶开水望里张了张,而后便把开水放在桌子上,准备离去。

    扭头一看,看见阿泽气息游离躺在床上,本来泛黄的脸上,此时白的不像话,双唇干燥,如同一个即将离世的病人。

    小二一看有些慌神,上前唤了几句,阿泽动了动手指,终究没答应出来。

    “掌柜的,掌柜的”小二几乎躲门而出。

    “什么事这么火急火燎的”沈梅看着急急忙忙人二楼出来的小二,脸上有些不悦。

    自从容州变为一个帮派,帮里主事的变多,她在帮里的地位也小了很多,地位小了,管的事自然就少,这家客栈帮里也有份,刚好她今天有空,便来客栈转转,一进来便见小二见鬼似的从客人房里出来,可不是有些不悦。

    “沈主事,二楼的客人病的太重,只怕命不久矣”小二感觉自己的双腿都在打颤,他从来没有见过那样的病人,如同一个鬼魂一般,好可怕。

    “上去看看”沈梅看着小二的样子不像是在说谎,不管如何,一定不能让客人死在客栈。

    “小二,让你去楼上看看那个客人的情况,你看了没有”掌柜的原先张家帮的二当家李大力,看见沈梅也在这,唤了句“沈主事”

    “掌柜的,二楼的客人,病的快要死了”小二哭丧着脸。

    “什么?”李掌柜的闻言脸色拉了下来“我与沈主事的过去看看,你去告诉水姑娘身边的红花,把你看到的情况告诉她即可”

    “是”小二可不像再去见那个病人,一溜烟走了。

    “怎么,这个客人与那人认识”沈梅叫不出水清云的名头,李掌柜也听出了沈梅话里的意思“认识不认识我也不知道,只是早上红花姑娘过来让我们盯着这个人”看了看楼上“上去看看”

    小二出来的时候,慌张的没有把门关上,两人径直朝里走去。

    阿泽听到有人进来,但他浑身动不了,只是睁着一双眼看着上方。

    沈梅与李掌柜的看见床上的人儿时,不由怔了一下。

    床上的少年瘦的只剩下个骨架子,脸上,唇上都泛白色,一双眼睛也如同死鱼眼一般死死的瞪着。

    沈梅在少年的鼻间试了试“还有鼻息”

    李掌柜的松了一口气,还有一口气就意味没死,只要没死就好。

    “他这是得了什么病,什么会成了这个样子”李掌柜的脸长得浑圆,说话间也带着些斯文,看上去很有亲和力,这也是水清云请他来做掌柜的原因。

    “谁知道,我又不是大夫”沈梅可不关心这个少年身患何病。

    “不过,看他的这个样子着实是可怜”李掌柜的叹了口气“只是小小年纪,又身患重病,不在家好好待着,怎么就来了这里?”

    沈梅心思一动,或许是想起自己的遭遇,沈梅不由朝床上的少年多看了两眼。

    这个样子,多么想多年前的自己,病的只剩下最后一口气,若不是主子救了自己,她现在或许也是一缕幽魂。

    “让袁深过来给他瞧瞧,或许还有救”沈梅说完这一句便转身离开了。

    她不能待在这里,她待在这里越久,她便越能想起的她的血海深仇,越是想,越是恨,她怕她等下看见水清云会忍不住杀了她。

    “我也是这么想的”毕竟是一条人命,就算是病死在他们的客栈,传出去也太好听。

    沈梅离开没多久,红花便领着水清云上来了。

    “水姑娘”

    “他怎么样了”水清云望着床上只剩下进的气无出的气的少年,心里面就好像是有什么东西在抽缩。

    “已经派人去叫袁大夫,袁大夫估计一会就过来”李掌柜的哪知道他怎么样了,只有等袁深过来才知道,他到底是死还是能活。

    水清云靠在床边坐下,用她的手抚上少年的双手。

    他的双手极冷,如同他的身体里面放着寒冰一般。

    “你还能说话吗?”水清云轻轻的问了一句,话语里的关心连她自己都没能发现。

    少年想张嘴,心里在挣扎,到最后还是化作无声。

    “袁大夫,你快看看床上的这个少年”袁深背着个药箱一进来,便被李掌柜的拉到了床前。

    水清云看见是袁深,点了点头,站起身,示意他上前。

    袁深坐下来,先是查了查了少年的眼皮,接着便是手上脚上的皮肤,最后才停下来为他把脉。

    他的眉皱的几乎能夹死一只苍蝇,脸上的神色也是罕见的沉重。

    水清云瞅着他的样子,心底一沉,这是没救了?

    良久,袁深才放下搭脉的手,重重的叹了口气。

    “袁大夫,他得是什么病?”红花首先问了出来,那天见他脸上至少还有点人气,此刻见却如同死人一般苍白,他的病当真有那么重。

    “他这个看起来不像是病,倒像是中毒的症状,这种毒已侵入他的五脏六腑”他的脉象极怪,似中毒又不似中毒,他不能确定是不是。

    “毒,什么毒这么厉害,可有办法解去?”

    “我现下也不能确定是什么毒,所以也没法配解药,不过看他的毒像是世间罕见的奇毒,只怕我也配不上”他的医术不是世间罕有,这种世间罕有的毒也不是他能解的。

    “这么说,他只能在这等死了?”红花望着阿泽,可怜道。

    “他这个样子还能活多久?”水清云低低的问道,她的心里感觉特别的难受,这种感觉让她很压抑。

    “也是明天的事,也许后天的事?”袁深实在是不想说出这个残酷的事实。

    医者以救人为本,救活一个是他们的本分,看着病人在他们眼前死去,他们心里也是非常的难受。

    “好可怜”红花嘘嘘。

    “有没有什么东西可以让他多活几天?”水清云心里想救这个少年,她现在也没有办法,只能先把他的一口气保存下来再想办法。

    “我手上有一种还神丹,可以续他几天性命,不过用处也是不大”袁深转身从箱子里面拿出一个小瓷瓶,从里面倒也两颗红色的药物,橇开少年的嘴巴,把药丸喂了进去。

    “嗯”水清云点头“回头对红花道”去叫齐伯把马车驾过来,让他住到我们院子里去“

    红花一惊,姑娘这是准备救这个少年?

    “姑娘,袁大夫都没有办法,让他住院子里会不会……“红花话还没说完,接受着水清云不容拒绝的目光,乖乖的出去了。

    “水姑娘,恕袁某无能为力,不过,大晋朝有一位能解百毒的的名医,世人唤他“无常手”,意思是这人下毒厉害,解毒也厉害,如是姑娘能找到这个人这个少年或许有救,不过无常手居无定所,寻常人难于见到,只怕少年等不到那个时候“袁深好心的提醒道。

    “好,我知道了”水清云点头。

    院子里突然多出来一个病人,让原本祥和的院子里,突然多了一丝沉重。

    “云儿……”陈氏欲言又止。

    不是她想阻止水清云救人,是这个少年明显已经无药可救,云儿又何必多此一举。

    随即又叹了口气。

    云儿现在做事向来有自己的主张,她又怎么会听自己的。

    她想救这个少年,毕然有她想救的理由,便随她吧。

    她都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她已经太过依赖云儿。

    “给你们主子去个信,让他过来一趟,就说我有事找他“从阿泽房里出来,水清云对着红花与月影两人说道。

    这是水清云第一次主动找君远航。

    君远航接到信,心里很是得意,心想这个女人终于舍得主动找自己了,当即便放下手里的事务飞了过去。

    等他过来的时候,才知道,原来她嘴里的有事,就是眼前的这人少年。

    心里很是不爽。

    她第一次主动找他,不为别的,只为一个陌生的男人。

    当即对着床上的少年没有好脸色。

    “我又不是大夫,你找我来做什么?”君远航在床边的不远处坐下,脸色不太好。

    说难听点,这个世间值得他费心费力去救的人,只怕只有眼前这个女人,其它人的死活与他何干。

    “你有没有无常手的消息?”水清云直入主题。

    他的时间已经不过,找不到无常手,他就只能等死。

    “无常手”君远航不屑一顾“看他的样子,只怕是神仙来了也是无力乏天”

    “废话那么多做什么,你只须告诉我你能不能找到”水清云的声音变得冷咧起来。

    君远航到底有多少势力她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此刻,她却相信他有办法找到这个人。

    见她的语气突然变得不一样,君远航不由眯起眼打量起这个少年,暗思,这个少年到底是什么人,值得她如此费尽心思。

    “我试试吧,也不能保证能找到“君远航最终选择了妥协。

    他不是为床上的这个病秧子,纯碎是为了水清云。

    不管这个少年是谁,也不管她为什么想救,他也只是救她所救。

    “那就多谢“水清云难得的对君远航吐了这几个字。

    “如果要谢,你是不是应该来点实际行动“君远航又恢复其邪邪的模样,脸上的笑容笑的也极尽暖昧“比起口头的,我更喜欢你用实际行动来表达”

    “滚“水清云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

    这人就是脸皮厚。

    “真伤心,你就不留我在这里用个饭再走“君远航温柔的看了眼水清云,几天没见,他甚是想念。

    这个女人怎么一点都不想他呢。

    好郁闷。

    “时间宝贵,你还是赶紧走,你若是找到无常手,事后你想吃什么,我便做什么?”水清云说着就去推君远航的身体。

    君远航双眼含笑,有些享受。

    虽说这个女人为了另一个男人跟他妥协至此,不过这感觉也是还不错。

    而且她话里的意思,不仅让他有些悬崖勒马,他想说,我最想吃的就是你。

    “好”君远航侧身在水清云的唇上轻轻点了一下,转身走了出去。

    水清云如触电般立在原地。

    双手不自觉的抚上双唇,那里的点点的热意还在,不仅是又羞又恼又无奈。

    转过头看向床边,不由拍了拍胸脯,这人也真是的,在一个外人面前都敢占她便宜。

    她缓缓走向床边。

    她不是大夫,这种奇毒她自然是束手无策。

    到底是什么毒那么厉害,让人看上去就像是一个久病入体之人。

    “云儿,这都两天了,还是没有办法,不然就把他送到江州或是别的地方去瞧瞧,或许还能救他一命“陈氏在一旁出主意道。

    不是她爱操心,只是云儿也不是大夫,天天守着这么一个人也不是办法。

    你看,几天下来,云儿人都憔悴了。

    “小姐,要我说,这人或许丢了魂魄,若不然,给他招招魂,或许他就醒过来了“齐嬷嬷也在一旁出主意道。

    不怪她这样认为,实在是那个少年看着就像是一具没有灵魂的躯壳。

    “对,招魂,我怎么没想到“陈氏一听齐嬷嬷的话,举双手赞成”看他的样子就像是个没有灵魂的孩子,不过现在是七月,这魂怕是不好招,万一魂没招回来,招回来脏东西可如何是好?“说着陈氏又发起愁来。

    “可不是”齐嬷嬷一听也是这个理。

    过几天就是鬼节,万一真把什么脏东西招了回来,那不是得不偿失。

    “嬷嬷,他那是中了毒,不是丢了魂“看着主仆两人越说越起劲,水清云不得不打断。

    “中毒啊,那真是没办法了“陈氏可惜的叹了口气“挺可怜的一个孩子,谁会下这样厉害的毒”

    “老奴突然想起一件事”

    “有什么事就说,神神叨叨的干什么”

    “夫人,还记不记得,早年将军说过在战场上发生的一件怪事,将军在回来的路上,碰到了一对身中奇毒的夫妇,当时那对夫妇也只剩下出的气没有进的气,身上的症状也似乎也和这个少年一般,这个少年的毒会不会是打娘胎里带出来的”说完齐嬷嬷还看了陈氏一眼。

    陈氏一惊。

    身体有些坐不住。

    这不是水溶跟她们说的,是有一次她和水溶出门,在路上碰见的。

    齐嬷嬷不说,她完全记不起来。

    齐嬷嬷一说,她脑子里似乎还残留着那两人的样子。

    的确如这个少年一般。

    她的眼神有些奇怪的望着水清云,看见水清云安好的样子,她的心又突然松了下来,尽量用平静的声音道“我也想起来了,他好像是说过这么一件事,不过那对夫妇与这个少年会是什么关系,怎么会中了一样的毒”

    “谁知道呢”齐嬷嬷叹了口气。

    “那是多少年前的事了?”水清云闻言随意的问了问。

    “好像是二十年前了吧”陈氏尽量回忆着“看这少年的样子,顶多也就十五六的样子,怎么也不可能是那对夫妇的孩子,只怕是巧合,或是和那对夫妇有一样的仇家”

    “说到底是个可怜的人”陈氏说到最后又加了一句。

    二十年前。

    水清云的睫毛颤了颤。

    “那对夫妇死了没有?”

    “肯定是死了,我们……”陈氏一顿“你爹说的时候还嘘嘘了好一阵”

    死了,水清云默念,还是在二十年前死的,那肯定与这个少年没什么关系?

    集市上今天热闹的很。

    召娣编了不少遮阳帽到集市上去卖。

    有些缝了花边,有些没有。

    年轻些的妇人偏爱有花边的多一些,年老一些的偏爱没有花边的多一些。

    她们长了年纪,总觉得带有花边的帽子花里胡哨了些。

    不到一会,召娣的帽子就被抢购一空,乐得召娣一双小眼眯成一条线。

    尝到了甜头的召娣,心里乐开了花。

    她高兴的是,她也能挣银子了,虽然不多,却也能补贴家用。

    等她们家条件再好些,或许她娘又能给她添个小弟弟了。

    召娣收起自己的小钱袋子高高兴兴的往回走,回到家看到刘氏静静的坐在床前暗然流泪。

    小心的走到刘氏的跟前,拿起帕子为刘氏擦了擦眼泪“娘,爹还不回来吗?”

    张氏的相公与刘氏的相公,原先两人同在青州城做活,张氏的相公也就是面馆的罗掌柜,早早便从青州城回来容州。

    只有刘氏的相公罗二水,一直托信让他回来,他总是各种借口不回来。

    偶尔回来几次,也是住个两天又匆匆离开。

    现下家里的土地又是归她们自己种,刘氏就更希望他能回家来。

    每每想起这个,刘氏可不是有些失落,想着想着便掉了眼泪出来。

    “你爹他说现在在青州城这活干的也挺好的,等做完这阵再回来”刘氏见是召娣回来了,匆匆收起自己的眼泪,而后关心道“帽子都卖出去了?”

    听到刘氏问起帽子,召娣高兴的点头“娘,这是今天卖得的铜钱,你收好,等我多编一些,娘就可以和爹生个小弟弟了”

    “好,娘帮你收好,召娣最乖了“刘氏摸了摸女儿的头,心里很是欣慰。

    不管他回不回来,她与女儿还是要生活的。

    “娘再去给你寻些高梁杆子回来,这个活是姐姐教你的,一会召娣记得去谢过姐姐”刘氏在一旁教道。

    “嗯,召娣知道,召娣刚刚已经去过啦,姐姐也很为我高兴呢,不过姐姐家里好像有个病人,召娣跟姐姐说的时候,姐姐的情绪都不太高”召娣朝刘氏甜甜一笑。

    别看她年纪不大,不过姐姐对她好,她也是会记得的。

    “那我们这两天就不要去打扰姐姐了”接着刘氏又望向外边,用无限幽扬的声调道“马上就是鬼节了,也不知道你爹回不回来?”

    “娘,你放心吧,爹肯定会回来的”

    “嗯,我们现在去桑树园里剪些蚕叶回来,喂过蚕,娘陪你去找一些高梁杆回来”

    “好”召娣乖巧的应着。

    ------题外话------

    飘过N个字~~周未愉快么么哒~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奉旨种田之王妃有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水中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水中花并收藏奉旨种田之王妃有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