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奉旨种田之王妃有毒 > V111 别院失火

V111 别院失火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多留意一下,最近估计什么人都回往容州里面走,让各个店铺的人多多留意一些,以免发生一些让人有可趁之机的事”水清云沈默半晌对着红花道,眼神却是有意无意的落在君远航身上。

    君远航摸摸鼻子。

    这可不关他什么事,别人想趁机混水摸鱼来除他,他也是没办法的事。

    水清云可不这么想,若不是君远航死乞白赖的非要住进容州来,容州怎么会突然变得这么复杂起来。

    “无常手那边有消息过来吗?”走在别院的路上,水清云想起那个少年,突然出声。

    君远航摇头“他向来行踪不定,不过,人既然被他带走了,自然有他的用意,至少对他的性命没有威胁”

    他若是真想取那个少年的命,大可以袖手旁观不救就是,何必费那个神把人带走。

    水清云没有说话,那个少年带给她的熟悉感,总是让她会有意无意的想起他,这个少年到底是谁,难道以之前的水清云熟识。

    这肯定也不可能。

    看样子也是第一次与她相见,若是之前见过,少年不可能认不出他。

    君远航见水清云不说话,以为水清云在担心他,不由向前走了几步,拽住水清云的纤手握在自己的手里,他就在他的面前,她却还有心思想别的男人,这怎么行,她的心里脑子里想的必须是她。

    水清云被突然的举动吓了一跳,抬起头看向君远航“你干嘛”

    “牵手啊”君远航回答的理所当然。

    这路上人来人往的,牵手,神经了吧,欲图甩开,君远航反而握得更紧。

    “王爷,你是男子你不爱惜名声,小女子我可是爱惜的很”挣扎之后,水清云便恼火起来。

    这世上怎么会这么没脸没皮之人。

    “那不是正好,两个不爱惜名声之人刚好配成一对”君远航瞧着脸上带着薄怒的女人,心里开怀。

    有什么好避讳的,他就得让所有人都知道,这个女人是他的。

    “懒得理你”水清云把脸转向一边,刚好对上红花那副想笑不敢笑的模样,心中一怒,又狠狠的瞪了回去。

    君远航哈哈大笑出声。

    “姑娘,别院那边怎么在冒烟?”红花忍着嘴角的笑意朝远处看了看,这一看不打紧,竟看见一大股的浓烟直冒天迹。

    “不好,只怕别院那边出事了,我们快去”水清云的话一说完,一个兄弟匆匆忙忙从别院那边过来,满脸的烟迹,看见水清云便大喊道“姑娘,别院失火了,你快去看看”

    “怎么回事?”水清云停下脚步,问向那个兄弟。

    “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别院突然就起火了,头头他们正在带人灭火,让我过来给姑娘们报个信”那个兄弟有些急,说话间上气不接下气。

    “好,我们现在过去”

    她们到达别院的时候,前一排院子无一幸免,或多或少都遭受了不风程度的火势,负责别院的工头老李正带领大家把一桶接一桶的水往上沷。

    “老李”红花走到他的身边“怎么回事,里面可有我们的人在?”

    “没有”老李摇头“本来有几个兄弟在里面,火势一起,他们便跑了出来”

    这算不算不幸中的万幸。

    “姑娘,老李说没有兄弟在里面?”红花跑回水清云的身边,肉肝都是疼的。

    这一排一别院一共有十八处院子,每个院子的风格各异,一把火下去,就算没有烧全,也得烧个面目全非。

    水清云扫视过去。

    心里最多的不是心疼,是恼怒。

    起火原因她一定要弄个水落石处,她倒要看看是个什么鬼。

    “立即再清点一遍人数,绝对不能有遗漏”

    “是”红花不敢耽搁,立即拉上老李核对人数去了。

    “姑娘,兄弟们都在”

    “有没有其他人员进过别院”

    “没有”

    十八处院子,一旦烧起来可不是惺惺之火,是漫天大火,古代救火措施太过落后,一桶一桶的水来灭火根本解决不了问题,火势没有灭的势头,反而更盛。

    “让兄弟们不要救火了,让它们烧吧,烧了省事”水清云皱着眉看着那些大火,似乎在看一条火龙,正在吞噬着她的别院。

    “姑娘”红花踌躇,满满的都是心疼。

    十八处刚刚完工的别院,就这样消失在一把大火当中。

    “这火来得蹊跷”君远航的眼睛深处跳动着一处火苗,该死的。

    “最好跟你没关系”水清云转头。

    君远航握拳,他心里也没有底,这把火到底在冲谁,又在警告谁。

    “我会查清楚的”

    “到底怎么回事,这火是怎么起来的”水清云把老李叫到跟前,询问着着火前的情况。

    老李一脸愧疚“水姑娘,我正指挥着兄弟们把往别院里搬一些刚从江州送来的新物什,忽然一零六那里有兄弟冲出来来说着火了,我心里一慌,忙带着兄弟们出来,想冲进一零六去看看,火势太大,我没能进去”

    一零六,第一排第六间院子的简称。

    “哪个兄弟最先发现火势,让他过来”水清云阴沉个脸,整个人看起来非常严肃。

    “姑娘,是我最先发现火势的”二根站了出来。

    “把你看到的情况说一遍”

    “是,头说让我和五壮到一零六去把一零六的院子打扫一番,说一会要搬一些新物什进去,我和五壮刚进去,里面便冒出熊熊浓烟,我和五壮就赶忙冲出来叫大家救火”

    “谁是五壮?”

    “我就是五壮,刚刚二根说的都对”五壮是个满脸胡子的汉子,身形不高,听到姑娘点到他的名他站了出来。

    “一零六之前有没有进去过的别的人员”水清云这话问出来,在场的兄弟都摇头,没看见谁进去过。

    “红花,查一下一零六有没有预订出去?”

    “姑娘,有,一零六,一零七,一零八都是镜南那位商人预订的院子”红花对这三处院子特别有影响,因为那个商人一下子订了三处院子,而且还要挨着的,她当时觉得可疑,便对那人多留意了一下。

    “找一下那个商人,看看现在在哪?”

    “姑娘,不好了,在一零八的房间里发现一具尸体”

    “什么?”水清云一惊“查一下是谁”

    刚刚都点了一遍名,兄弟们都在,那会是谁。

    “走,一起去看看”君远航看着这个女子,冷静,沉着,没有一丝慌乱,遇见这样的大事,她一点慌张都没有表现出来,她到底经历过些什么才练就了这样一副强大的内心。

    “嗯”

    一零八内一片残迹,到处漆黑一片。

    好在这是砖头房,用木头的地方不多,尽管如此,却也只剩下一个框架在那里,空气中传来的热气和烟灰无不说诉着这里刚刚经历了一场大火。

    地上躺着一具尸体。

    尸体被烧的面目全非,根本没办法去辨认。

    水清云蹲下身,死者平躺在地上,身上黑乎乎的,很是吓人。

    红花看见别过脸去,心里不由佩服姑娘内心的强大,看见这样的东西。,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去看看客栈里的那位镜南商人还在不在?”

    衣料虽然尽毁,但是从残余的布料来看,这人穿着不错。

    “云儿”君远航上前“这种布料属镜南特有,应该就是那个镜南商人”

    “镜南?”水清云低语,抬起头眼光里都是犀利“老李,他什么时候进了一零八”

    “姑娘”老李的脸一白,他真不知道这里面还有一个人,也不知道这个人什么时候进去的“我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进去的,之前也没见过他”

    “你们呢”

    “姑娘,我之前见过一个商人模样的在别院不远处徘徊,看样子不像是本地人,他还拉着我问,他能不能进别院里看看,我说别院还没完工,现在还不能进去看,如要去看的话,得让红花姑娘陪着”说话的五壮。

    他的脸色毫无血色,压根就没想到那个商人竟然会那么胆大,竟偷偷的进来。

    进来便进来,偏偏还出了人命。

    他就算是有理也说不清了,姑娘会不会认为是他把人带进去的,想起这个,五壮觉得双腿站都站不稳了。

    “什么时辰遇见他的”水清云看着五壮,脸上毫无血色看来被眼前这个死人吓得不轻,他若是说慌,完全可以称自己没有见过这个商人,他现在坦白的告诉她他见过这个人,并且有过这么一段谈话,不像是在说假。

    “巳时一刻左右”五壮白着一张脸,竟然说着清楚些,也好洗清自己的嫌疑。

    水清云思索着,那就是大火发生前的前一个时辰。

    他为什么会出现在别院附近,这场大火与他有没有关系。

    “姑娘,客栈的人说早上见那个商人出去便没再回来,他的几个随从也在找他,我把他们带了过来”

    那几个随从一看见地上的尸体,就扑了上去“老爷,老爷,你死得好惨哪”

    “老爷,你就这样去了,让我们怎么跟夫人交代哪”

    如此武断就认定地上的尸体是他们的老爷。

    水清云站在一旁,看着几人的呼天抢地,心里隐隐感觉,大火只是一个开端。

    “怎么办,夫人已在来的路上,老爷却这样去了”管家模样的男子突的站起来,直接走到水清云的面前“我们老爷在你们的别院里出事,你们应不应该给个交代”

    管家长着一张方脸,此刻的他一脸怒气的对着水清云质问起来。

    “我们谁也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对于你们老爷出了这样的事,我也深表遗憾,只是我想问一句,你们老爷一人独自外出,怎么没个人跟着”这么明显的来找岔,不是敌是什么?

    “我们老爷说他想一个人上别院看看,也好让夫人到了的时候给她一个惊喜,没想到老爷的这一去就是天人永别,这一定是谋杀,我要告你”管家一边说脸上一边露出狠狠的恨意,那眼神看着就像要吃人,狠不得把水清云吃下腹。

    “谋杀?”水清云冷笑“我也可以认为是你家老爷烧了我的院子?”谋杀,她用得着去杀一个不曾谋面的商人。

    “胡说”那管家怒火冲天“是你们盯上了我家老爷的财产才干出这种谋财害命之事”

    “你在胡说八道什么”红花一肚子的怒火,这到底是从哪来的神经神,一上来不关心地上的是不是他们老爷就来质问,就好像知道地上的人一定是他们老爷一般。

    “简直无法无天,你们不就认为无官无史,我们便拿你们无可奈何吗,我跟你们说,这事没完,我们老爷的死的不明不白,不清不楚,这事就算闹到天京城去,我也要还我们老爷一个清白”

    “对,要还我们老爷一个清白”

    君远航的一双鹰眼扫过每一个人,看着他们,他笑了。

    “谁说容州无官无史的,难道本王是摆设不成?”

    那管家看着君远航,目露不屑“谁知道你是谁?”

    “噢,我就是新到的容州父母官,圣上的胞弟,当今的十六王爷,还要本王说得更清楚些吗?”他的身份有时候不是摆设,也得发挥一下作用不是。

    “呸”那管家呸了一句“我说你是王爷便是王爷,我还说我是皇上呢,没有皇上的任命状,我们谁也不认?”

    不认?君远航嘴角玩味的勾起,这是老早就知他的底了,打算来个打死不认账。

    水清云冷冷的看着。

    对方是明显是有备而来。

    “即然几位认定是我们有意谋害,还请几位拿出证据,如没有证据,还请不要胡言乱语,相反,我也可以说你们纵火烧院”

    “我们不会放过你们的”那管家作了手势,后面的几人把地上的尸体准备抬走。

    “尸体你们不能动”水清云喝住。

    “凭什么?”

    “凭现在事情还没有水落石出”

    “笑话,你想让我们老爷抛尸荒野,我们可不干,我们得把老爷的尸身抬回客栈,让大家伙都看看,你们到底是如何谋财害命的”

    “怎么,真把本王当摆设”君远航一个冷眼过去,威慑力十足。

    那几人站着不敢乱动。

    “杨管家,是你们老爷在这吗?”不远处走过来几辆马车,前面的一辆马车一位夫人探了个头出来,声音里有些焦急道。

    “又来一个”水清云暗嘲。

    今天这事看来想善了,只怕也不可能,敌人明显不想这样轻易放过她。

    “夫人,夫人,你终于来了,老爷他死的好惨哪”名唤杨管家的男子听见声音立即哭哭啼啼的向着马车奔去。

    马车上的夫人被人掺扶下来

    急急忙忙的就朝人群中走来。

    拔开人群,看见地一团漆黑的人影,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夫人”身后的丫环赶紧扶住。

    在夫人的身后还跟着一队官差。

    领头的一看这架势,皱了皱眉,看着地上的尸体道“这是怎么回事?”

    “大人要为我们老爷做主哪,我们老爷不过在这买了三处院子,竟被人放火烧死了,老爷你死得好惨哪”

    “什么,地上的是什老爷”官差明显吃了一惊。

    “是啊,大人,你一定要为我们老爷做主哪”杨管家一把鼻涕一把泪,哪有刚刚的半丝狠劲。

    “我去禀报世子来”领头的匆匆而去。

    走过来一位身穿银白色锦袍的男子,剑眉入鬓,还长着一对好看的丹凤眼,嘴角紧紧的抿着。

    水清云眉头轻皱。

    世子,怎么又冒出一个世子。

    君远航虽然不认识眼前的男子,但是能称世子又生在镜南的,就只有一位,那便是镜南王世子。

    镜南王手中握有十万兵权,是大晋朝先皇封的一位异姓王,镇守镜南。

    在兵权上说得上话,这位镜南王世子在大晋朝自然是一位炙手可热的人物。

    如今镜南王世子即然来到了容州,事情果真是越来越有趣。

    传说镜南王世子白戈英勇无双,小小年纪便已建下了不少功业,有其先祖的风范。

    “镜南王世子”君远航带着些邪魅的声音,眼光肆无忌惮的扫在白戈的身上“长得的确有几分身姿,只是好好的镜南不守,跑到本王的地方来做什么?”

    皇上他都不买账,何况是个小小的镜南王世子。

    “这位想必就是十六王爷了吧,白戈见过王爷”白戈微微施礼“父王不放心家姐一人前来容州,命我前来护送”

    “老爷,老爷,你死得好惨哪”昏迷中的夫人醒过来就是一阵哭天喊地。

    “姐姐,这未必是姐夫”白戈看了一眼地上烧焦的尸体,细眉拧在一起。

    “戈儿,这就是你姐夫哪,你一定要杀了这几个贱人,为你姐夫报仇哪”地上的夫人三十来岁,是镜南王的一个养女,不过与镜南王的感情交好,嫁给了镜南的一位首富。

    想来地上的这具尸体便是镜南首富什方塔。

    “夫人说话可得注意些”君远航冷冷的出声“本王在此,还容不得你放肆”

    “家姐一时心急,口出狂言,请王爷莫怪,只是王爷能否就眼前的景象给白戈一个说法,如不然姐夫在容州身处异首,白戈回到镜南也不好跟父王交待”

    白戈的话听着温和,却有着一股强硬在里面。

    “交待?”君远航冷笑“交待就是你家姐夫擅自闯入我容州未完工的院子内,院子突遭大火,而他葬身火海”

    “一定是有人要谋害我家相公,弟弟,你一定要为你姐夫讨个公道。你姐夫身为镜南王的女婿,不明不白的死在容州,这打的就是父王的脸面,是我们镜南王府的脸面”白静瑶突地站起来,不在嚎啕大哭,而是厉声质问。

    水清云无语。

    要打镜南王府的脸面,镜面王世子就是最佳选择,谁会选择对着他的一个女婿下手。

    “姐姐,放心吧”白戈拍了拍白静瑶的肩“你们先带夫人找个地方住下来”

    “不,弟弟,我要把相公一块带走,他留在这里,姐姐担心尸首都会被人毁去”

    “王爷,姐夫的尸首我们先带回去,至于姐夫到底为何葬身火海,还希望王爷能给出个合理说法”白戈双手抱拳,公事公办的模样。

    “世子放心,不会让人白死的,世子好走不送”事情真巧,这边人刚死,这边镜南王世子便赶到。

    这看着像是皇兄的手笔又不像。

    如果是皇兄绝对不会拉上镜南王,要知道,皇兄这些年对镜南王也忌惮的很。

    难道说是镜南王想控制住容州,所以便安排了这样一出。

    “大家先回家休息几天,等什么时候开工再通知”他们一走,水清云便对着兄弟们吩咐道。

    “姑娘,那放火之事?”

    “不是有你们王爷吗,让你们王爷好好查,我等着他的好消息”水清云脸色平静。

    一个世子,一个王爷,中间可没她什么事。

    “不错,有本王在呢,云儿不必费心”君远航大步跟上来。

    “是啊,别等那天人家烧了我的院子才好”说大话谁不会。

    “呵呵”君远航轻笑,眼低闪过一丝冷咧,云儿说的没错,他们今天能够对别院下手,难保那天不会在别的地方动手。

    “世子,今天失火的地方叫容州别院,一共建了三排,一排十八处院子,每一处院子风格各异,而且售卖的价格也不菲,什老爷一共在别院订了三处院子,分别在第一排的六七八三处,早上什老爷听说别院已的完工,他便跟杨管家说前去看看,不过十六王爷那边的人说,没让什老爷进去”白戈手下的一名侍卫不出半天便把事情大概问了个清楚。

    “别院的东家是谁?与什方塔是否认识”白戈眼底幽深如海,幽幽道。

    “别院的东家是天京城水家的一位庶长女,半年多以前被圣上遣来容州,据当地的百姓称,水姑娘简直就是容州的救世主,自从她来了这里之后,容州便有了现在的模样

    ”水家庶长女“白戈目光停顿了一下”这位水家庶长女当真有那么大能耐,来了之后让容州来了个大变样?“白戈半信半疑,容州之前什么样他不知道,不过现在的容州,确实处处都透露着一股欢乐的气息。

    ”这个属下不知,这里的人都是这么说“

    ”去把那位水姑娘请来,就说本世子想见见她“白戈眼神闪烁,是不是有那么厉害,见过就知道。

    ”是“

    过了一会,那侍卫回来”世子,水姑娘门前都是十六王爷的人,我把世子您要见水姑娘的事跟他们说,他们竟然说要世子您亲自过去“侍卫脸上闪现些不平,世子什么时候受过这个待遇,不过是个十六王爷就这样对他们世子,简直欺人太甚。

    ”噢?“白戈眼中流露出浓浓的兴趣”那女人与王爷是什么关系?“

    ”什么关系也没有?“

    ”没有关系“白戈不信,传闻十六王爷入慕之宾无数,莫非这位水姑娘也难逃他的魔掌。

    ”居然如此,走一遭也没什么不可以,准备准备,我们去会会这个水姑娘“容州把她传的如此神奇,不去见见岂不可惜。

    ”镇南王世子要见我?“水清云执笔的手停下”他不去找你们王爷,来这做什么?“

    ”谁知道,估计是想见见姑娘的真面目,毕竟别院的东家的名头已经够他侧目“

    红花自然不告诉他,他刚刚已派人来过,没想到这个世子也是个拧的,真的会亲自前来。

    ”世子,坐“水清云站在院子中央,亭亭玉立。

    一身淡蓝色的小祅衬托的她落落大方,余晖洒下,竟也掩不住其的光茫。

    ”你是水家的长女?“白戈细细打量,这个女子他之前见过,当时她在一边说话,他也没放在心上。

    ”我正是水清云“水清云一脸的淡然。

    她从来不说自己的水家长女,她只会告诉别人她是水清云。

    ”呵呵,白戈“白戈有些刚硬的唇上露出一抺淡淡的笑容。

    ”不敢直说世子的名讳,世子前来不知有何要事?“

    ”本世子一来容州,最先听到的便是水姑娘的大名,心中好奇,故来认识一番“白戈性情本就有些武将的豪爽,说起话来倒没有遮遮掩掩。

    ”现在见了,世子以为如何?“水清云的眼底一片清明。

    ”现在还不敢妄断,不过看姑娘院外都是王爷的人,不知姑娘与王爷……“白戈这话问得有些直白,就差直接问水清云是不是十六王爷的人。

    之前对这个白戈还有些好感,白戈这话一出,水清云对他的那点好感荡然无存,这不是一个谦谦君子问的出来的东西。

    轻轻抬了抬衣袖”世子以为是什么关系?“

    ”恕本世子唐突了“白戈没有忽略眼前女子眼底那一丝对自己的厌恶,这么说这个女子与十六王爷不是自己想的那样。

    那么门口十六王爷的人又是怎么回事?

    ”我从来不在乎世俗的眼光,世人爱怎么想便怎么想,不过世子今天上门来不但但是问这个事吧“外人眼里什么样无所谓,在她心里,虽然不想与君远航有所牵扯,终究还是有所牵扯。

    ”也不全是“白戈打量起水清云这处院子,颇有些欣赏”水姑娘的院子似乎与大晋朝大多数的院子风格不太一样,坐在里面,本世子竟也有种到了家的感觉“白戈说的是真话,水清云的这处院子,太阳一照折射出淡淡的红晕出来,这种红晕让人看见培感舒服与温馨。

    ”总归是一个院子,有什么一样不一样,不过随着人的心境不同感受有所不同罢了“她把这里当成一个家,但是一个外人一进来就说这个有家的感觉,就有点夸大其词。

    ”水姑娘果真是与众不同,水姑娘半年的时间就坐上了容州老大的第一把交椅,看来果真是有两下子,只是水姑娘能不能解释一下,什方塔为什么会出现在水姑娘的别院里,而且还被烧的死无全身“白戈的脸突然阴沉下来,眼前这个女子说话从容,思维敏睿,绝非简单之辈,这样一个女人为什么会被水家放在容州,到底是水家的意思,还是大晋朝的一颗棋子。

    若是皇上的意思,还可理解。

    若是被水家人放到这里,并在这里开荒扩土,其目的就有些费夷所思。

    ”世子爷这话我就有些听不懂了,我还想问世子爷呢,我的人明明告诉过什方塔现在还不能进别院,他偏巧去了别院,还着了火,我是不是可以认为这是你们欲牵制我的一步棋“水清云也不恼。

    在没有证据之前,什么话都可以说。

    你可以说成黑,我也可以说成红。

    ”哈哈“白戈像是听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你不过一个女流女辈,虽然有些钱财,还不至于让我们镜南王府盯上“

    ”我是不值得你们费心“水清云莞尔一笑,低下头压低声音道”可是容州总有你们费心的东西,比如拿下容州,让容州成为镜南王府的蘘中之物“说完水清云便轻笑起来。

    笑容中略带轻微的嘲讽。

    不知是嘲笑什方塔的死,还是笑白戈也现在容州的意图。

    容州?”白戈眼眸一闪“水姑娘还是高看我们镜南王府了,镜南王府几十年不曾出过镜南城,又如何会惦记这弹丸小地”

    “弹丸小地?”水清云垂眸“不见得吧”

    “我对容州不敢兴趣,现下对姑娘倒有些兴趣了”眼前的女子太过聪明,这样聪明的女人如是在商场上还好,顶多就是顶着奷商的名头。

    如是为敌,就有些危险。

    “可惜了我对世子不敢兴趣”水清云站起身“如是世子无其它事还请离开”

    “水姑娘莫不是心虚,怕本世子查出点什么?”

    “世子想查什么便去查吧,可别在这里浪费功夫”笑话,她有什么可查的,身世在哪,查来查去她也变不成别人。

    至于她的发家之道,爱怎么查怎么查,前提是不要挡住了她挣银子的道路。

    “希望水姑娘不要让本世子失望才好,要知道本世子最喜欢聪明又不给自己挖坑的女人”白戈银白色的衣衫在院子里红砖的反射上,形成一道道斑驳的红影,白净的脸上看起来比之前更加冷硬。

    水清云冷笑。

    这个白戈不仅讨人厌,还是个狂妄自大之人。

    喜欢她的人多了,你算老几。

    “我也最喜欢自以为是之人”喜欢看着你们自己给自己挖坑,然后再把自己埋进去“红花,送客”说完这一句,眼神都不给白戈留一个,砰的一声进了房间。

    一个两个都什么人。

    “世子请”姑娘不待见之人,就是她不待见之人,所以也不要希望她能给这个镜南王世子什么好颜色。

    “王爷,镜南王世子去见水姑娘了”何管家闪身进来。

    “见就见吧,云儿不是对谁能和颜悦色的”君远航说的淡定,云儿对那个白戈的态度真是不错。

    “查出没有,白戈怎么会突然来这里?”这才是他最关心的。

    “据鬼阁那边递来的消息说,白戈护送是假,其实暗地里是在找什么人,具体找什么人现在还没查出来”

    “找人?”君远航脚尖敲了敲地板。

    “对”何管家继续说“什方塔会出现在容州,据说是想在容州做一笔大买卖,白静瑶得知什方塔在容州跟随着镜南王世子找寻了过来,以消息看,这中间没有什么可疑的地方,只是世子来的的太巧合,什方塔死得也有些莫名其秒,就不得不让人深思”

    世上那有那么巧的事,这边刚出事,那边就赶了过来。

    而且死者这身份也不简单,挂着镜南城首富以及驸马一名,再说这容州之前谁也不知道他的身份,也想不出到底会有谁想取他性命。

    “再查”他宁愿相信有鬼,也不相信巧合。

    再说这事已经把云儿扯了进来,他一定得查个明明白白。

    “是”

    何管家退了下去,君远航对着暗处道“卫公子从鬼阁出来之后,让他来这里”

    “卫公子估计得高兴坏了”阿信从暗处走了出来。

    “云儿,外面发生什么事了,怎么到处都是官兵”陈氏看着外面的阵状,本想出门的她脚步又迈了回去。

    多久没见过这样的阵状了,小半年了。

    之前在将军府的时候,进进出出都是守卫的官兵,见得过了,倒觉得没什么。

    到了容州,院子里几个个清清静静的,突然多出一些人马,她心里上感觉别扭,这种感觉和她身在将军府时的感觉不一样,就如同她们现在犯了什么事一般。

    “娘,这几天你便待在家里吧,有个富商死在了别院那里,而且来头不小,正有人查此事呢”水清云捧着一本书坐在椅子上面看,见陈氏问道,实话实话道。

    “这事娘也听说了”陈氏退回来坐在水清云的对面“好端端的人怎么就死在我们建的别院里了呢”

    “谁知道呢,反正这事跟我们没什么关系,若说有关系,就是我也为此损失了不少银子”水清云眼皮没动,翻了一页纸。

    十八处院落呢,说没就没了,损的可不是一小笔银子,那可是一大笔银子。

    这个什方塔也奇怪,好好的境南城不待,跑到容州来什么,你来便来,偏偏还死在了这里,说出去都丢人。

    “出了人命到底不是什么好事”陈氏愁眉不展“要不你去跟王爷说说,让他把这些士兵都撤走”这么多士兵堆在门口,真是心慌的很。

    “娘,怕什么,他愿意派就让他派,反正也不会碍着我们什么事”水清云合上书抬起头“娘,我今天想吃虎皮辣椒,你中午给我做一个呗”

    “你这爱吃辣的习性也不知随了谁,看这架势,娘想出去也出不了,你想吃什么跟娘说就行,娘给你做”

    “谢谢娘”水清云重新低下头打开书本。

    “对了,嬷嬷,芳芳这么久没见她出来,平时云儿也不在家,今天云儿刚好在家,不如叫她出来说说话,别一个人在房间里闷坏了”陈氏看了看徐芳芳所在房间,低声对齐嬷嬷吩咐道。

    “她最近心情不好,老奴一进房间都被轰了出来,随她吧,等过段时间她自己想开了便好了”作为一个母亲,她也能理解芳芳。

    “她这是跟谁生气呢”水清云抬头“孩子没了又不是嬷嬷的错,她心情不好可以理解,只是这院子里也没谁对不起她,她做出这个样子是给谁看呢”

    齐嬷嬷心里对徐芳芳内疚,所以才会让着她。

    这件事压根就怪不上谁,要怪只能怪她自己,嬷嬷对她这样好,她应该感到知足,她现在摆出这样一副态度,难不成认为嬷嬷不要这个孙子不成。

    水清云的话说的有些大声,她是故意的,就是说给某个人听的。

    她实在看不下去了,齐嬷嬷对她这样好,她还有什么可气的。

    “小姐”齐嬷嬷紧张的看着水清云“算了吧,她现在算起来也是在月子里,老奴忍忍就过去了”

    “嬷嬷,这事你又没有错,你为什么要忍”

    “云儿,你少说两句,芳芳她刚经历失子之痛,有些脾气什么的也正常”陈氏见齐嬷嬷的头垂的老低,不由拉了水清云一把。

    云儿今天是怎么了,火气这样大。

    ------题外话------

    谢谢bebegirl的钻钻,么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奉旨种田之王妃有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水中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水中花并收藏奉旨种田之王妃有毒最新章节